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冰秋】Recall

   

     

*记一个短打

* @一斤 我愛我的神仙綁畫



 

  洛冰河是个可怜的人。

 

  沈垣曾无数次闪过这样的念头。

 

  第一次是在他看完原著时,虽然向天打飞机的文笔操蛋到想骂娘,但他脑中竟是浮现了那位魔界圣尊清俊却阴郁的脸庞。

 

  原著是这样说的:『最终,一代仙魔传奇洛冰河,一统三界万里河山;坐拥后宫无数,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他亲手手刃所有曾陷他于不义的人,将沈清秋削成了人棍;他一步步血洗苍穹山脉,强得所向披靡;他坐拥后宫无数,地位更位于最高点。

 

  但沈垣就是知道,他并不快乐。

 

  ──看似什么都有,实则一无所有。

 

  第二次,是沈垣穿进小说世界后将他推入无间深渊时,洛冰河看他的眼神。

 

  他当时还不是叱咤风云、威风凛凛的魔界圣尊,只是个黏着师尊的清静峰小徒弟。沈垣想要遵从原著,但他看着对方的眼神,除了原先的「洛冰河是个可怜的人」之外,脑里浮现了另一句。

 

  自己真是个人渣,果然是人渣反派不假。

 

  时至今日,日子归于平静,魔界圣尊跟清静峰峰主厮混到一块,他总会忍不住想,倘若不是他义无反顾地护着洛冰河,事态是不是会朝着原作发展,哪怕沈清秋已经换了一个灵魂,还是不会改变任何事。

 

  对于这点,他或许还是有点骄傲的,把一个粪作改造成高端上档次的作品是老子的功劳!虽然一不小心把种马男主歪成了基佬……哎,男人就不该拘泥小结,反正大抵来说是好的!

 

  「……师尊?」

 

  环在腰上的手又收紧了一些,沈清秋本是想让他放开,但那毛小孩又哭又闹,最终沈清秋还是没让他把手放开,算是默许。

 

  他已经跟洛冰河同居好段时间,自从清净峰峰主被魔界圣尊拐跑的消息传开后,整个修真界一直都不太安宁。但两人都不怎么在意这些,该去哪去哪,偶尔回回清净峰跟峰里人叙叙旧,平时就跟洛冰河腻在一起。

 

  又或者说,单方面被他缠在一起。

 

  「无事,睡吧。」

 

  洛冰河果然又闭上眼睛。沈清秋凝视那张脸,总是会想到飞机巨巨三不五时叨念的「不愧是瓜兄,冰哥都被你拿下」。沈清秋从来没给他好脸色看过,觉得这人没脸没皮,自己搞出来的事不自己擦屁股,居然还让他来收拾残局。

 

  而且,什么冰哥啊?那才不是他养出来的好吗?

 

  他认识的那只洛冰河,江湖人称冰妹。个性扭捏、爱黏人、时常搞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搞得他一个头两个大,会因为他一点小事紧张得要命,永远把他的安危放在自己之上,用生命护着的人。

 

  什么操蛋的狗血爱情?

 

  沈清秋被自己的想法雷了一把,却发现自己的嘴角上扬得不象样,随即欲盖弥彰地板着脸,后来睡意上拥,模模糊糊抱着洛冰河睡了。

 

  恍惚之间,沈清秋好似回到当年,那个还在清净峰的日子。梦里没有系统,没有任何东西会在脑中嚷嚷着OOC,他遵循自己的意念,在清净峰散心。然后看见了被一群弟子团团围住的洛冰河。

 

  看起来似乎是要抢他身上的玉,沈清秋瞇起眼,这一次毫不犹豫走上前,把洛冰河拉到身后,清净峰弟子看见师尊吓得抬不起头。而后就见他们那位师尊面无表情,劈头就是一句:「你们干什么呢?一群人围着一个人,是不是为师太惯着你们,太闲了?一个个都上天了?」

 

  吓得他们落荒而逃,洗衣妇留给洛冰河的玉还好好地挂在身上。

 

  「冰河。」

  「弟子在。」

 

  沈清秋分给他一个眼神,此时的洛冰河不过是个少年,没有少年人年少时的傲气,也没有恣意妄为的性格,温温顺顺的,因童年遭受的待遇不得已提前学会了稳重与隐忍。

 

  他似乎不明白沈清秋为何会出面帮他,一双眼明晃晃地盯着他看。沈清秋被他看得尴尬,轻咳一声:「下次不用跟他们客气,有理有据地反击在允许范围内,为师不会说什么。」

 

  洛冰河轻轻地笑了。

 

  沈清秋拉着他的手,缓缓离去。

 

  后来,沈清秋觉得比起洛冰河,自己要来得更可怜些。成天到晚被这小崽子折磨,又没办法对他生气,他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任由他胡搞。

 

  又更后来,洛冰河知道这件事后笑得合不拢嘴:「师尊,弟子以为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他拉着沈清秋的手贴上自己的心口,沈清秋隔着一身衣物感受到里头躁动的心跳。

 

  「我喜欢的人待我好,舍不得我受半点苦,我又怎会可怜呢?」

 

  沈清秋笑了一声。关于这点,他又何尝不是?

 

  幸好,这个世界的洛冰河遇到的不是那个忌妒他天资的沈清秋,而是他;幸好,虽然走了很多弯路,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抓住了洛冰河的手。

 

  魔界圣尊洛冰河不需要坐拥后宫无数、不需要一些华而不实的虚名、更不需要一一报复那些曾陷他于不义的人。

 

  他如同年少时的自己,只需要一个会在他无助时带他走出来、适时拉住他的那双温暖的手。

 

 

  在前阵子台湾发生了好几起的谋杀案。

 

  那时我同学曾跟我提过:「我真同情他们(罪犯)。我并不是觉得他们杀人没问题,更不否认他们是人渣。我可怜他们即使做了自己喜欢的事(杀人),还是得不到快乐。」

 

  「他们喜欢杀人并不是他们自愿的,只是运气不好,爸妈生给他一个喜欢杀人的性格;同样的,常做善事的人也没有多高尚,他们只是运气好有一个做好事就会快乐的心。」

 

  我突然想到她这番话,似乎在某种意义上重迭起来。

 

  ……我怕不是没救了。

 

  明明要写进度又跑来写同人,还是剁手吧……

评论(25)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