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朝俞】他们

   

   

  

  谢俞小朋友最近异常忙碌。

 

  平时医学系教授给他的实验已经很多了,最近又多了某人在旁边添乱,导致中央制冷空调温度直直下降,来到了负数。

 

  「欸老谢,你觉得──」

  「不觉得。」

  「你知──」

  「不知道。」

  「哥丑吗?」

  「滚。」

  「……」

 

  比起把注意力分给这位「随便考考」就上清华的顶级流量。谢俞比较想知道他的思路是不是错了,总觉得实验的成果跟老师展示的样子有些落差。

 

  「小朋友,你已经很多天没陪我了。都回宿舍了,实验什么就先别想,不如想想我?」

  「你们卖保险的是不是真的很闲?三不五时看你在这闲晃。」

  「你怎么不想想是因为你朝哥天赋异禀,处理事情特别快啊?」

 

  谢俞这次没吭声。他那位姓贺名朝的男朋友……喔,现在可能得叫未婚夫,虽然看起来傻逼,但不得不承认,能力的确不错。原子笔在手上转了几圈,无名指上的戒指被光线一照亮了一瞬。

  那一瞬间,他好像看到旁边那个傻逼的眼神一瞬间亮了起来。

 

  贺朝一把把人捞过来,谢俞大学依然是一个人住,虽然少了校霸的恶名,但一脸生人勿近的样子,还是吓得没人敢跟他同寝。

 

  「小朋友,戒指好看吗?」贺朝亮起同样戴着戒指的手,对戒的光芒尤其耀眼,谢俞用看傻逼的眼神看他,「蛮好看的,肯定不是你选的。」

  「你怎么这样说呢?你朝哥──」

  「哥,就你这种一眼就能挑出最丑的才能,你选不出来的。」

  「……」

 

 

 

  某位卖保险系的红人最近一直频频往医学系跑,碍于那张特别惹眼的脸,看得许多女生芳心萌动,甚至有不少人上前向他搭话。

  但一律被他以「谢绝推销」拒绝,一如既往的情商残障。

 

  偶尔他巧遇戏剧社的同学,这时就会发挥他的长跑天分。

 

  「贺朝同学!你别跑啊!我们是戏剧社的!」

  「操!你说不跑就不跑,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戏剧社的人在后头穷追不舍,自从他「及时息影」之后,那群人还是阴魂不散。三不五时想看看这位顶级流量有没有回心转意的可能,贺朝一开始还会委婉拒绝,后来直接放弃抵抗,逢人便跑。

 

  他百思不得其解,明明他们手上还扛着一堆道具,到底怎么维持这种速度的?不过在医学系大楼附近玩追逐战也是有好处,偶尔能幸运地巧遇他家小朋友。

  ──然后拉着他一起跑。

 

  「操!贺朝你又搞什么!你被追你拉我干嘛!」

 

  谢俞才刚从课间出来,人都还没缓过来就被拉来急速冲刺。

 

  「啊!是医学系的谢俞同学!等等!你们别走!」

 

  「你男朋友很有先见之明吧?是不是得跑?」那位骚哥转过来对他挤眉弄眼。

  谢俞简直要被他气笑了:「先见之明个屁!老子等下还有课!放手!」

 

  说是这样说,那双交叠的双手直至最后都没有分开。

 

 

 

  他们虽然同校,但两人都忙。比起高中,约会的时间反而更少。为此,某人非常不高兴。在谢俞的宿舍,他一直在对他们家小朋友的课表,找到空余时间后又要对另一张实验室的课表,越看越不高兴。

 

  「小朋友,你怎么这么忙啊……」

 

  谢俞刚洗完澡出来,发尾还低着水,一条毛巾搭在颈部。他在贺朝身旁坐下,让某人拿着吹风机替他把头发吹乾。

 

  「哥。」

 

  某位哥猛地把吹风机关掉。谢俞看着他,道:「你这礼拜六有没有空?」

  「可是礼拜六你不是──」

  「提前做完了,多的时间拿来陪我男朋友。」

 

  贺朝的血槽差点清零。要糟,他家小朋友越来越会撩了,可爱死了。

 

  「我订好电影票了,一起看个电影吧哥。」

 

 

 

  礼拜六当天,当他站在电影院门口,看着那个斗大的电影标题《忐忑》,电视墙上正放着最新一期的惊悚片。

 

  『撕裂你的灵魂!探索你内心深处的恐惧!踏入此门,妄念绝尘!跟着主角一同体验忐忑的心境!』

 

  预告片里是一连串凄厉的惨叫。

 

  贺朝看着手里的电影票根,上头写着《忐忑》。

 

  贺朝:「……」突然觉得自己男朋友在整他。

 

  「抱歉抱歉,不小心下错了。原本是要看隔壁的文艺片,一时手误。你还行吗?不如我们换部?」

 

  谢俞拎着两个爆米花,他的头上扣着一顶鸭舌帽,外套拉链拉了一半,看起来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贺朝攥紧他的手,「没事!哥什么人?看这文案写得这么浮夸又没创意,肯定是假的!」

  「那你敢不敢手放开?」

  「不敢。」

 

  「啊啊啊啊啊──!」

 

  某厅放映《忐忑》的影厅里传来一阵阵凄厉的惨叫。

 

  「……」

 

  进到影厅内,电影还没开始放,贺朝已经开始忐忑了。他家小朋友的手搭在他的手上,若有似无、一下一下拍着,脸上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有够可爱。

 

  他轻轻地笑了。不过,直到他看见一张张狰狞的脸衬着浮夸的配乐,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害怕就别看了。」谢俞将帽子摘下,压在他头上。一手吃着爆米花,另一手则和他十指紧扣。

 

  就这样维持到了电影结束。贺朝从头忐忑到尾,一半是因为电影,另一半则是因为他家小朋友。他们没有马上离开,由于坐在最后一排,没有太多人注意他们。

 

  贺朝把脑袋搁在谢俞肩上,双手虚虚环在对方腰上,「我觉得我今天又睡不着觉了,收留我?」

  「要点脸。」谢俞笑了一声,没拒绝。

 

 

 

  晚上某人直接占了他的床,应该说连人带床一起占了。

 

  「你敢不敢过去点,很挤!」

  「不敢。」

 

  贺朝凑过去吻他,谢俞的唇很软,跟人一点也不像。越吻越深,舌尖探了进去,在里头纠缠。一吻结束,某人搭在男朋友背上的手开始不安分,逐渐往下。

 

  「老实点。」谢俞拍了他一掌,还是没能制止他的动作。

 

  见阻止无效,谢俞索性把这人的衣服跟裤子扯下来,身体往贺朝的方向凑近了些,又欺上去吻他。贺朝整个心都软了,反被撩了一把。不过小朋友最近都没怎么睡,他并不想在这时过度消耗对方的体力。

 

  吻越来越激烈,谢俞还在他的嘴上狠狠咬了一口。

 

  「嘶──」他吃痛一声,正欲开口就对上小朋友含笑的脸。

 

  然后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了,天晚了。小朋友该睡觉了。」贺朝在心里不知道默念了几次心经,才把心里的邪念暂时屏除。

 

  他搂着自家男朋友,准备同床共枕一起到天亮。谁知,他们家小朋友似乎没打算放过他。刚闭上眼,他歙然感觉耳边一阵湿润,然后那双手沿着胸口向下,探到了胯间。他一个没忍住喘了一声。

 

  失去视觉后,其他感官变得更加敏感,他感觉到谢俞的鼻息打在他身上。脸似乎凑到了耳边,贺朝几乎要失去理智,想丢盔弃甲直接把人办了。

 

  他心里持续抗争,最后理智线彻底断裂。

 

  谢俞朝他耳朵吹了一口气,缓缓启唇──

 

  「哥,做吗。」

 

 

  521快乐!原本昨天就该写,可是昨天写了三篇,发烧到后来倒了……

 

  谢俞小朋友太过可爱,贺总是个飘浮不定的男人,我抓不住他。

 

  怎么粮这么少呢qwqqqqqqqq

评论(14)

热度(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