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同居三十题】四、一方的起床气

  
画特别帅气梗来自 @落叶祭春夏 
   

/
    

  

  谢俞有起床气从来不是秘密,曾经的立阳二中宿舍就因为这事说上好一阵子:今天西楼谢俞还是跟平常一样很爆啊。

 

  那时贺朝回了什么来着?喔,似乎是:对啊,可爱吧?

 

  吓得问话的仁兄以为自己起得太早出现幻觉。

 

  贺朝通常都醒得早,谢俞还在睡,呼吸声平稳,完全没有要起床的意思。贺朝原先没打算惊动他,但他看见床边的民间怪谈时引发的动静太大,一个不小心吵醒了旁边睡觉的大佬。

 

  谢俞醒来的状况十分莫名,他以为贺朝做了什么怪梦,大呼小叫的,他正想让那傻逼住嘴,别大清早就扰人安宁。

 

  不料一睁眼发现自己竟动弹不得──某个傻逼正抱着他瑟瑟发抖。

 

  谢俞不明所以,想他大清早的发什么疯,后来逐渐清晰的视线对上眼前的民间怪谈,再转身看看贺朝,他似乎懂了什么。

 

  但并不妨碍他做些适时的管教。

 

  「起开傻逼,上课了。」

 

  冷酷杀手哪怕对待同床共枕的枕边人也一样毫不留情,挣脱那个怀抱是毫不犹豫,走的那是一个潇洒。

 

  「老谢你不能这样对我!说好的有它就没有我呢!」

 

  贺朝深受打击,完全无法接受男朋友居然把这种玄学放在家里,还放在离自己这么近的位置上,四舍五入就是要夺权!他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宗教信仰是大事,让不得!

 

  贺朝在脑内抗争的同时,谢俞已经开始洗漱,忽视了某人好半晌,直到他吐掉了牙膏沫,才终于想到应该回一下那个戏精:「你有时间跟一本书计较,不如想想怎么跟你们教授解释你迟到的问题。」

  「靠!小朋友你不能如此无情!」

  谢俞直接走出厕所,背上背包扬长而去,临走之前丢下一句:「不好意思,我们杀手没有心。」

  「……」娘的,还有没有天理了?

 

  贺朝坐在床上,显然无法接受对方睡了他一晚就翻脸不认人的事实。为什么会这样?昨天明明是他主动亲上来的,怎么搞得自己像倒贴似的?

 

  唉,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贺朝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谢俞问他怎么跟教授解释迟到的问题,他以身立行做出了回答:直接不去了。

 

  没办法,他怂。

 

  金融男神跟系上教授混得很熟,平时也没少被开过玩笑,他倒是无所谓,但若是因为迟到被拿来做文章,他可就笑不出来了。开玩笑,他还是得在清华立足的。

 

  还是请假比较好,方便省事。

 

  于是他当机立断,在来学校之前就戴上了口罩,大概是戏感优秀,一路上愣是没人发现不对劲,还收到不少慰问,关心他要好好休息的、送东西给他的,除了当天谢俞看他的表情有点微妙之外,可以说是毫无破绽。

 

  下午贺朝有门专业课,他没忘记今天自己是个「身体不舒服的贺朝」,于是果断换成了右手写字,抄的笔记尽是些奇怪的涂鸦,看得旁边同学不明所以,偏偏他们男神只字未提,就是埋头写他的画他的。

 

  天啊,朝哥病得连自己是个左撇子都忘了。

 

  如果他们能看见贺朝的表情,就会发现他其实很高兴。那些诡异的涂鸦有些是笔记不假,但绝大多数被他偷渡了许多不该在课堂上出现的内容。

 

  还好贺影帝还记得自己是个「病人」,否则过没多久,大概论坛上就会多出一个热门帖,配图是一张完全看不懂到底在写三小的诡异涂鸦,标题:《我觉得我的画特别帅气》。

 

  普天同庆。

 

  他演戏演得不亦乐乎,一天过得很快,贺影帝刻苦耐劳,拖着带病的身体也要来上课的形象更深植在清华校友的心里。对此,谢俞不置可否,冷笑了一声,完全不想多做评论。

 

  等到贺朝抵达医学院时,他的手非常忙碌,一路上被人塞了不少「慰问品」,祝他早日康复的、好好休息的、注意身体的,他一个个点头称是,一个大写的敬业。

 

  谢俞出了教室,看见某人手上的东西挑眉,「你这些东西怎么回事?」

 

  感觉比平常多出不止一倍,而且送的东西也很诡异,维他命C跟B群,还有一些水果?

 

  「喔,这有点一言难尽,回家再跟你说。」

  谢俞直觉上觉得不太对劲,看见贺朝今天诡异的打扮,那股异样感更甚,又问:「你怎么戴口罩了?」

 

  他忆起今天整天听见系上跟别系的人提起贺朝都是那副担忧的样子,思来想去就是觉得不太对劲,那傻逼不是好好的吗?

 

  贺朝脸上带着一股深意:「老谢,你这些问题问到一个点上了,还是一样,回家说吧。」

  「……」行吧,你爽就好。

 

  谢俞自然是没管他又要做什么妖,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贺朝的生病人设直到回家之后才多了一个人知道秘密,谢俞身为唯二的知情人士,一点也不想搅和进去。

 

  贺朝自然是存有一些私心的,专业课上写的涂鸦,全是一些科学与玄学上的差异,之前听说过有人因为宗教信仰离婚的,虽然谢俞没有任何宗教迷信,但防范于未然!

 

  他正想鼓起勇气提个开头,但谢俞没买他的帐,早早摸到床上睡了。他愣了片刻才想到最近医学系似乎在忙什么专案,谢俞每天都忙得挺晚,难得能休息的假日被贺朝拉去看玄学片,导致睡眠完全不足。

 

  靠,他居然忘了这桩,简直是个失败的男朋友。

 

  成功的男朋友马上把什么玄学科学的纸条撕了,转行研究有什么可以补身子的食物。他开了冰箱,又在厨房翻箱倒柜的,结果一个不小心把床上那位祖宗给弄醒了。

 

  谢俞的起床气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贺朝凭着直觉侧过身,视线里一个枕头顺着拋物线凭空而过,差点跟贺朝的脑袋亲密接触。

 

  「……」真他妈惊险。

 

  他小心翼翼观察着那位的脸色,看着谢俞只是翻了个身,没有其他动静之后才轻手轻脚地把枕头捡回来放在床上。

 

  贺影帝学乖了,直接网路连结他最爱的百度搜寻起菜谱,动手下载了几张看起来不难的菜谱。随后他看了眼床边的人,谢俞总算是睡着了,呼吸声轻而浅,平时也容易醒,睡眠品质极差。

 

  贺朝静静看着,顺着脸部轮廓看了下去,看见他眼皮下浅浅的黑脸圈时愣了愣,连忙起身帮他把被子掖好,就顺到沙发边忙活去了。

 

  谢俞再次醒来是两个小时后,他起身看了几眼,没看见那傻逼,倒是看见床边用他的被子装的牛奶,他捧起来喝了几口,温的,是谁准备的不言而喻。他难得心情不错,就不跟某人计较把他吵醒的小事。

 

  他从床上醒来才发现衣服还没换,到底是最近忙疯了,一回到家沾床就倒了,连衣服都还来得及换。他去厕所换了套居家服,才走出房间,顺带把牛奶带出来喝。

 

  他走到客厅时贺朝正坐在沙发上,他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脑屏幕,大概在忙系上的事,连谢俞坐到一旁都浑然不觉。他看着贺朝难得专注的眉眼,突然觉得那些女生说的话倒也不无道理。

 

  他男朋友是挺帅的。

 

  谢俞好笑地把手在他面前挥了挥,贺朝愣了一下,才转身面对他:「你醒了啊,怎么不多睡会儿?」

  「睡够久了,你在忙什么?」

  「也没什么。」贺朝敲键盘的手未停,「最近教授跟我要一些资料,时限要到了,我把最后收尾完善一下。」

 

  谢俞「嗯」了一下,没吵他,坐到旁边滑手机去了。贺朝不知道的是他那幅涂鸦还是上了论坛,旁边同学拍的。谢俞看到时顿了片刻,还是没告诉他,反正迟早都会知道。

 

  等谢俞收了手机,贺朝已经趴在一旁睡着了。电脑的屏幕还亮着,他凑过去看了几眼,东西都弄好了,他按了保存后就把电脑关机,贺朝还是没有醒来的意思。

 

  这怕不是累坏了,真搞不懂为什么还把床让给他。

 

  他小心翼翼把人扶起来,拍了拍贺朝的肩膀:「起来了,要睡去床上睡。」贺朝迷迷糊糊应了一声,一个倒头倒在谢俞肩上,大有一觉到天亮的觉悟。

 

  「这又是哪招?」谢俞失笑,也不生气,缓缓把脸凑了过去,难得亲昵地吻了吻他的耳根,语气温柔得腻人,轻声道:「哥,去床上睡。」


  

  我替自己的手速感到欣慰。

 

评论(19)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