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二十五、哥哥01

   

   

   

  『那是只能活在回忆里的人,他灿烂的笑刻骨铭心,随着时间放在心里、融进血里,越沉越深、无法抹灭。

 

 

 

  不是透过别人言语,这一次我真正看见了他,与我无缘的另一名后代。我能在他的眉宇间看见席娜的影子,举手投足都能牵动思绪,早已平息、压抑下来的思念彷佛要冲出牢笼。

 

 

 

  如果他能一直笑着就好了。我在第一眼见到他时不自觉产生了这样的念头,那是一位漂亮的人,有着跟雷西相似的五官、跟席娜近乎相同的气质,只要站着就闪闪发光,好像整个世界都为了他旋转。

 

  可他终究倒在血泊中,与他全然不衬的血色化为一体。而他最后定格的表情,仍然是笑着的。

 

 

 

  我看不透那抹笑的深意,但那是我看见他以来第一次,希望他不要笑。』

 

 

 

 

 

 

 

  「小西、小西──?」

 

  「!」

 

 

 

  他睁开眼睛,紧绷的情绪在看见眼前人时松了下来,但残留在脸上的薄汗显然出卖了他,他刚刚睡得不大踏实。雷西醒来的位置跟一开始躺下时差了一大截,好在床够大,但他的脚也擦到边缘,险些跟地板亲密接触。

 

  他默默收回脚,没摔下床真是万幸,免得被语西看见,要他脸往哪摆?

 

 

 

  他看向语西,对方坐在床上,跟他离得不远。他的心脏仍在剧烈跳动,梦里的内容已经模糊不清,但他能确定绝对不是什么好事。雷西眼神还有些涣散,虽然茫然却仍目不转睛看着眼前的人,好像亟欲想确认什么的样子。语西被他逗笑了,伸手将他的发丝揉得更乱。

 

 

 

  「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妈喊着说要吃饭了。」

 

  「现在几点了?」

 

  「快中午了。怎么?」语西好笑地看着那个小自己不过几分钟的弟弟将手圈上他的腰,那双手正微微颤抖,「你是梦到什么了?」

 

  

 

  他的手很冰,是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的冷意。语西不着痕迹蹙了眉,圈住他的手依然止不住颤抖,雷西的脸贴在他的背上,嗓音也跟着模糊,「……想不起来了,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好了,别想了。」他将手覆在那双手上,「只是梦而已,我还在。」

 

 

 

  圈在腰上的手松开了,「我先去吃饭了,你慢慢来,心情平复点之后再出来,别让妈担心。」说完之后就离开了。

 

 

 

  雷西又躺回去,床上还残留语西的温度,他拉过被子将头埋进去,梦里血肉模糊的场景越发清晰,他看清了血海中的人,和他一样的宝蓝眼眸,衣服已经残破不堪。

 

  他茕茕站着,那一道人影在一片血泊中显得突兀。

 

 

 

  「雷西你冷静点,只是梦而已……」

 

 

 

  是啊,只是梦而已。

 

 

 

  所以,不要怕、不要慌……大家都还在,一个都没少。

 

 

 

 

 

 

 

  「雷西、雷西──!这是怎么回事?」伊诺环顾四周,这里已经没有研究室狼藉的样子,是一间再平常不过的房间。

 

 

 

  房间很简约也不大,不过雷西躺着的床倒是不小,光那张床就占去房间四分之一的位置。在床的对面有两张并排放着的书桌,桌上有几本零散的书籍,还有翻开一半的笔记本,上头密密麻麻的,但因为距离关系,伊诺没有看清上面写了什么。

 

  然后他看见了雷西──应该说是以前的雷西。

 

 

 

  他的样貌没有什么变,只是脸上还有一点稚气,看起来也没有现在的内敛沉稳,还是一副天真无邪的可爱样子。大概是遭逢变故之前的事吧?

 

  然后他看见了另一个人。他有着跟雷西相似的五官,加上雷西刚刚对他的称呼,他应该是语西没错。看起来是个成熟稳重的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看着他几个小动作,伊诺感觉得出来这对兄弟感情真的是很好了。

 

  如果没碰上冰锥变革,他们之间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伊诺想着,探究的视线越发复杂起来。

 

 

 

  「应该是瑟尔的手笔,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拉斯试图伸手碰触眼前的人,但是手在要构到的时候硬生生穿了过去,「推测是幻境或是回忆之类的东西,你有看到雷西吗?」

 

  「在这。」

 

 

 

  伊诺微微侧身,雷西倒在一旁,看来没有因为幻境的出现导致人消失的情况,但依然是昏迷不醒,「刚刚瑟尔针对的是雷西,这片幻境大概跟他能不能醒来有很大关联。」

 

  「比较麻烦的是我们无能为力,我刚刚做的你也看到了,直接穿过去,表示我们无法干预眼前正在发生的事。如果说这是真实存在的过去,那就是我们无法干预历史,充其量只是个幸运目睹的见证者。」

 

  「幸运……吗。」看到这种事,他真不觉得自己算是幸运。

 

  「当然幸运了,纵使是现在,科系再发达,还是没有技术能够看见过去的,不管基于什么原因我们都算是幸运了。」拉斯看了房间几眼,暂且无法推估这是多少年前。

 

  「可是──」

 

  「至少能够知道雷西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伊诺没有应声,他看着拉斯把手探了过去搭在雷西身上,确定没有生命危险之后他才安下心,跟伊诺一血族一边把人小心移到一旁。

 

  另一方面,画面里的雷西已经离开床,慢慢走出房间。伊诺他们看见的场景随着雷西的离开有了转变。

 

 

 

  雷西离开房间走到客厅,语西坐在餐桌上,在他出来时对上视线,他微微一笑,用眼神示意他赶紧坐下吃饭。雷西拉开语西对面的位置坐下,他们家的餐桌并不大,不过有种温馨的氛围,母亲做菜的本领特别好,整间屋子弥漫着香气,光闻着肚子都饿了起来。

 

 

 

  「妈,别忙了。快坐下吃饭。」雷西朝厨房的人影唤了一声。

 

  「没用的你别喊了,我刚刚只差喊破喉咙她就是不理我。」语西苦笑一声,夹了一小片肉塞进雷西碗里。

 

 

 

  雷西不死心,依然对着厨房又喊又叫的,语西本想劝他安静吃饭,等母亲忙到满意了、菜多到吃不完了自然就消停了,都不知道母亲哪来的兴致,明明父亲早早就出门了,只剩三人根本吃不完一大桌菜,她还是坚持要做满四人的份,甚至这次的份量比父亲在的时候还夸张。

 

  谁知道她还真被雷西喊得停下动作,朝餐桌边看了一眼,在看到雷西之后勾起了迷人的浅笑,拿着餐巾纸简单擦拭之后就到餐桌坐下了。

 

 

 

  「起床啦?多吃点,菜有很多,我跟你哥可吃不完。以后别这样喊,伤喉咙,妈给你倒杯水。」女人笑着,还真拿过杯子倒了杯水放到雷西面前,而后夹了几口菜给语西后又夹了几口给雷西,后者还多分到了几口鱼。

 

  「……妈,你不觉得这差别待遇太夸张了吗?我刚刚喊到嗓子都要哑了怎么都没见妳心疼我。」语西佯装不满,嘴边的笑意倒是毫不掩饰。

 

  「你都多大人了,还跟你弟弟计较啊?」女人忍不住,掩嘴笑出声。

 

  「行了行了,我也才大他一分钟好吗。」

 

 

 

  雷西在一旁静静吃饭,听着哥哥跟母亲一来一往的对话。他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他们一家子都长得很像,他跟哥哥是双胞胎不提,但是他们跟父母的相似程度着实令人吃了一惊,好似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妈,爸今天怎么没跟我们一起吃饭?」雷西忽地开口,眼前两人的闲话家常硬生生煞了车。

 

  「冰锥有点事情,他被叫去开会了。」雷西点头,她见雷西没要接着说,闷头吃饭之后,又跟语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

 

 

 

  哥哥跟母亲的感情总是这样好,话题像永远聊不完似的,每到这种时候他总会怀疑,母亲是不是根本就跟他们同龄,不然怎能聊得这般惬意没有代沟?雷西想着,嘴角勾起若有似无的弧度。

 

  他喜欢听他们说话,不论是语西说到一半时发出的轻笑声,抑或母亲说到兴头上因兴奋而突然拔高的嗓音,都让他感到自在惬意。

 

 

 

  他的母亲生得貌美,圆圆的杏眼搭着一双柳眉,加上唇边挂着的淡淡笑意,就是个看着都觉得温柔的人。这样的面容在生下他们之后过了不知多少个春夏秋冬,时间依然没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她还是像多年以前雷西在父母房里看见的照片一般动人。

 

  而母亲不谙武术,对于暗杀什么的更是一窍不通,诗书琴画倒是样样精通,活脱脱的大家闺秀。这样的人本该嫁个白领好好生活,却在爱上父亲之后义无反顾跟着他进到冰锥。

 

  ──怎么说都显得格格不入。

 

 

 

  但母亲的性子却不像外表看来这般柔弱,当时面对加入冰锥的问题她没少跟父亲僵持,一开始的冰锥强制令还没有不讲理到无法通融的地步,对于母亲这样的人,的确不适合踏入黑帮这样深沉的是非之地。

 

  席娜也很谅解,当父亲跟她提起时她没有任何不愉快的神情,倒是自然地关心了母亲的意愿跟身体,其他的没有多谈。

 

  对于席娜,父亲一直是尊敬的。不同于洁馨的冷然,席娜就像是暖阳,虽然那位首领大人一直是温柔带点疏离的态度,却总是不着痕迹地关心着所有人。雷西知晓这段往事,但不是父亲提起,而是他跟语西在无意间听见的。

 

  这自然是不能说的,他便跟哥哥一起三缄其口,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这顿饭吃得很愉快,稍加收拾后两兄弟便一起回房。语西一进房间就做到书桌前继续在笔记上涂涂改改。途中,雷西有些好奇地凑上前去看,那本笔记上几乎是面目全非,大概除了语西以外没人看得懂。

 

 

 

  「……哥,你要写作何不直接输在手环里面,这样比较方便也比较快,而且你写成这样──」鬼才看得懂。

 

  「这是草稿,还没定案的,这样的我还是自己写过一遍比较好架构剧情。还有看不懂才好啊,这样就不会被偷了。」虽然没有把话说完,但解读对语西来说完全不成问题,雷西见他笑着倒也没说话,静静趴在一旁看他写作。

 

 

 

 

 

 

 

  「找到突破口了吗?」

 

  「还没,完全没有办法。」

 

 

 

  在身处的背景不断推演的同时,两血族也在这空间里不间断地寻找能够打破幻境的方法;但不论怎么试,结果都是徒劳。

 

 

 

  「那你看出这是什么时候了吗?」伊诺这次试图动用血液,他凝聚了一下,手掌依然毫无动静,能力被封得死死的。

 

  「既然语西还活着,那么表示席娜还没过世。但印象中雷西的父亲被召集参加的会议八成是首领继位。也就是说洁馨上位,这代表什么你知道的吧。」

 

 

 

  拉斯盘腿坐下,得到做什么都是无用功的结论之后他索性坐下,乔个舒服的角度继续看着这段「历史」。

 

  伊诺没应声,但攥紧的拳头出卖了他。代表什么?怕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他跟着拉斯在一旁坐下。这对他来说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他必须看着,他要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如果错过了,或许就再也没机会了。

 

 

 

 

 

 

 

  后来雷西睡着了,语西有些好笑地看着他歪歪斜斜垂在一旁的脑袋,然后失去平衡正准备向后倒──

 

  语西看了一眼,宝蓝色的眼眸在瞬间染上血红,雷西的身影忽地一闪,而后落在不远处的床铺上。他踏着步伐移动到雷西面前替他盖好被子,才又回到书桌上继续跟他的稿子奋斗。

 

 

 

 

 

 

 

  伊诺跟拉斯瞠目结舌,彷佛时间被定格。过了许久,他们才找回声音,伊诺捏了拉斯一把,听见对方的哀号之后才确定自己没有眼花。

 

 

 

  「拉斯……那是空间移动对吧?我没看错?」伊诺缓缓启唇,嗓音还有些干涩。

 

  「没有、我也看见了……这是怎么回事?雷西不是说语西没有血族的能力吗?以之前的时间推算,他们俩应该未成年。伊诺,空间移动你应该会吧?」

 

  「会啊,但我的路痴程度如何你也知道了,就算会也没办法用,只会徒增困扰。」

 

  「那不重要,你是什么时候学会的?」

 

  「一千五百岁,换算成人类年龄的话……差不多十五岁吧?但我是纯种他是混种,不能这样比较的。」

 

 

 

  纯种在血族能力方面自然是优于混种的,这点看雷西就知道了,他天赋异禀,等到他到了伊诺他们的年纪自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血族能力比起纯种还是有一种先天上的劣势。

 

  而语西却在跟伊诺差不多的年龄上学会了一样的东西。

 

 

 

  「这家伙难道血统比较纯吗?可是他们是双胞胎,但血族的后代又不能用常理推敲……好烦,看来雷西并不知道这件事,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隐瞒,但这事我们也管不了。」伊诺糟心地揉着眉间,他怎么觉得自己的后代一个比一个还让他不省心?

 

  「所以说果然是你的后代啊,你看搞事的能力根本如出一辙!」拉斯得出结论,喜孜孜看戏去了。

 

  「……」读心术不是这样给你用的,谢谢。

 

 

 

 

 

 

  傻眼,我到底欠了多少睡眠债,再睡下去稿子真要被我窗了……这章没有瑟尔,下章不确定有没有,总之他还是会出现的不要担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