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二十三、亘古的思念02

  
  
  
   
   
  记忆中他们去露营的次数并不多,不对,如果爬山取材那次不算的话应该是完全没有过,雷西悄悄更正了想法。
  他读不懂眼前这位曾祖父的脑回路,无法明白过度消沉之后恢复精神想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露营,伊诺没有太忙而无法去哪玩的问题。
  这件事从来不是秘密,就连已逝的娜姊都知道,伊诺向来是看心情上班的,又或者说他根本没上过班,每次回去不是迫于无奈就是被高层抓回去盖章,而他盖的公文大概没半个有把内容看进去──这一定也不是秘密。
 
  那么他们相约出去玩的次数呢?答案是没有。
 
  距离第一次遇见伊诺的时间已经过了好几年,除了雷西当时半强迫伊诺跟他上山取材之后就没有出过远门,没人提起这事,两家伙也不是非玩不可的性格,玩乐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综合以上观点加上伊诺目前不稳定的情绪再加上自己好久没露营了还有自己好久没露营了,雷西觉得自己似乎没有拒绝的立场,于是行程就这样定了下来。
 
  事情发生得很快,雷西的眼前晃过一片绿,耸立的山脉摊在眼前,还充斥着鸟鸣,他的周围没有血、没有人群,一切彷佛在顷刻间静了下来。多久没有这么安静了?
  他想不起来上次是什么时候,他突然闪过一个荒唐的念头,觉得自己似乎真的与世隔绝,跟大自然融为一体。
  伊诺从来都没理解错误,露营的确不是现代人会做的活动,尤其是雷西这样忙的人,上次跟伊诺去山上取材也是他第一次去──以前有不少打打杀杀的任务发生在荒郊野外或是深山,如果那些也算是露营的话,雷西「露营」的次数倒是挺多。
  距离伊诺提起要去露营的时间已经是三天前,他却觉得好像不久前才发生,好像才一眨眼他们就瞬间移动到山里,连行李都拿好了。雷西侧过头,那名血族领袖正站在一旁,一脸小孩第一次来郊游的兴奋脸盯着看起来似乎没有尽头的山顶。
 
  他都几岁了?
 
  雷西默默把脑袋里的想法更正,形容一个少说三千岁的家伙像小孩本来就是件惊悚的事,他一定是最近太累了才开始胡思乱想,希望那名殿下行行好,在非常时期就别再添乱了,雷西不敢指望他能帮什么忙,别再添乱就谢天谢地。
 
  某人显然忘了他们上次露营的时候究竟是谁在给谁添乱。
 
  伊诺已经开始往上爬,雷西默默跟在后面,他抖了抖背包,乔一个好背的姿势。喀啦喀啦——雷西皱眉,背包似乎有些卡,里面的东西撞在一起,还有奇怪的声音,而且重量有些不科学……
 
  「以防万一,我帮你把猎枪带上来了。」伊诺非常适时地回答了他的疑惑。
  「……」难怪他觉得身上的背包特别沉,平常背重物背习惯了没特别去想,怎么露个营而已重量也跟平常没两样。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雷西脑中莫名浮现这句话。
 
  伊诺说了一句之后就继续往上走,雷西没多说什么,他们什么也没带,想说今天的食物来源又是打猎,他把猎枪拿出来,心情不由得有些复杂。
  他不知道伊诺在想些什么,自从他从领地回来之后变得很奇怪,原本就已经很奇怪了,一回来更是变本加厉,开口就说要去露营,雷西完全无法理解他的跳跃性思考。
 
  砰一声,猎枪的子弹已经正中心脏,远处的山猪嚎叫一声就倒地不起。伊诺走在前头,忽然觉得这一幕有些熟悉,他的眼睛莫名酸涩起来。上次听见枪声时他还是很紧张的,那个时候雷西在他的认知里还是蕾希,一个充满神秘感又莫名其妙的女人。
  当时他生怕对方出了什么事,还动用力量赶回他们的扎营地,结果就看到两只一枪毙命的野猪尸体还有一个烤肉烤得正欢的女人,场面非常滑稽,吓得他捡回来的柴火跟猪都散了一地。明明也就几年前的事,他却觉得时间似乎过了很久,事实上也就短短几年。
  他们都已经不一样了,伊诺继续往前走,枪声未停,他没去细算这是雷西射出的第几发子弹,这家伙到底想打多少食物?等到他爬上山顶,枪声也停了,他回过头,雷西依然站在他的身后,不过手上却多了不少东西。
 
  「你一路上满载而归啊。」伊诺抽抽嘴角。
  「还不是因为你不帮忙只顾着往前走,这些东西很重欸!」他如同上次一般把两只猪弄了上来,只是上一次伊诺没看见雷西是怎么把猪弄到山顶去的。
 
  雷西的脚边还有散落一地的木材,伊诺挪开视线往上一暼,看着看作秃木读作树木的某些残骸,一个人到底要懒到什么地步才会用枪直接制造木柴出来?算了,也好,得来全不费工夫。
  等他们把该弄的东西都安顿好时已经是晚上了,伊诺随手把下午雷西打下来的木柴迭好,手轻轻一指,一团火烧得旺。雷西在一旁已经把帐篷搭好了,很快就摸来伊诺旁边坐下。
 
  「其实我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你真的会答应跟我来露营。」伊诺随意烤着雷西不久前打猎来的食物,山猪的味道还不错,如果技术好的话。
  「反正我也没事啊,我还比较讶异你居然还会想来第二次。」任何跟娜姊扯上关系的事,我以为你都不愿意去回忆。
  「是啊,连我也很惊讶。」伊诺笑了声,把刚烤好的肉递过去,雷西接过,很豪迈地咬了一大口。
 
  要是以前根本不可能发生,他一直认为蕾希是个端庄的淑女,虽然行为举止怪异但绝不会有粗鲁的动作出现。现在想想他以前的想法根本可怕到了极致,不过这人也不再是蕾希了,那个名字终将成为过去,随着时间一并被掩埋。
  他们早就跟以前不一样了。
 
  「诺诺。」
  「嗯?」
  「你在前阵子的战争里是不是放走了一个人?」
  「一个人?」
 
  他偏头想了一阵,当时的战争太乱太杂,场面乱得像一锅粥,随便在领地走着都会有人朝你冲过来。不过他的确想到这么一个人,他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但他很亲昵地喊了洁馨的名字。
 
  「好像有……也不能说放走,我只是没有杀他罢了。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说将死之人没有必要知道。」伊诺苦笑了声。
  「……他叫瑟尔,是洁馨的丈夫,冰锥的高层之一。看来我的猜想没错,你果然没有杀他。」雷西的脸色沉了下来。
  「他怎么了吗?」
  「前几天我收到消息说他回冰锥了。」
  「是吗。」伊诺不以为然,帮派高层回帮本就天经地义,没什么好奇怪的。
  「他是洁馨的丈夫,会无条件服从洁馨,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他属于彻底的守冰,而且那个人根本是个疯子!」
  「疯子?」伊诺皱眉,他思考了一下对瑟尔的印象,但是除了狂妄的年轻人之外什么也没想到。
 
  雷西像是忆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脸色变得很难看,「我不知道洁馨怎么跟那个人认识的,但是瑟尔对洁馨有种莫名的偏执,已经到了很疯狂的地步,只要洁馨开口,他从来没有拒绝过──不管她要求了什么,也不管合不合理。
 
  我的父母就是被他杀掉的,那个时候帮里新来了一个没见过的男人,这很正常,帮派的人口流动很大天经地义。但是那个人打从刚露面就跟首领走得很近,这就有些不寻常了。除非是帮里高层,不然一般的成员不可能跟首领有如此频繁的接触。
 
  那个时候大家就在猜想或许这个人是首领的心腹,只是到了现在才露面。毕竟这种藏人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历代几乎都有过这样的案例。过没多久,洁馨就跟瑟尔结婚了。大家说意外也不怎么意外,就只是给予祝福。
 
  但那是灾难的开始。」
 
  你说,疯子加上疯子,那会是怎样的光景?
 
  而雷西说,那是一场灾难──一个彻底属于冰锥的灾难。
 
  「所以说瑟尔之于冰锥,还有一段故事?」伊诺听出来了,他似乎放走了一个很不得了的人,但是就算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会重复之前做过的事。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可是诺诺,这是战争。死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就算你想试着力挽狂澜也什么都改变不了,只是多让自己难过而已。」雷西没有回答他,他仅是严肃地提出他的看法。
 
  他说的伊诺不是没想过,拉斯很久以前就跟他说过了,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但是他还是无法痛下杀手,去杀害那些本就跟他不相干的人。
  可是这是战争,死伤本来就是正常的,敌方打过来,你怎么能断言他一定是无辜、不相干的?从来就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谁都一样。
 
  『你还想要让你的天真害死多少人?』
 
  其实他在见过泷岚之后有去找过拉斯。出乎意料的拉斯看见他并没有很激动的情绪,就像是平常看着一个常常翘班的高层回来了的那种眼神,他还是会跟他聊天打屁,天南地北地扯些无关紧要的事。
  好像什么都没改变。
 
  伊诺看得出来,即使他做了那样的事拉斯还是在顾虑他的心情,知道自己恨了那么久的家伙其实救了自己一命,那会是什么感觉?伊诺觉得那就像自残,你不会感觉到痛,但是伤害存在,血汩汩流着。
  你没办法欺骗自己什么也没做,但是你却一点感觉也没有。无法前进,也后退不了。
 
  最后他什么也没做,还是笨拙地道了歉。跟预想中的一样,拉斯并不接受。
 
  『与其跟我说这些,你不如好好想想要怎么让国家变得更好。陛下已经不在了,只有他才有资格接受你的道歉,换了谁都没办法替他收下。你有空在这里消沉不如好好整顿一下国政。你还想要让你的天真害死多少人?』
 
  你还想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诺诺,我知道你有你的顾虑。不管以什么立场我都不应该跟你说这些,但世界上有太多我们无法选择的事,你应该比谁都要清楚不是吗?杀人也好、继承王位也罢,那都不是我们愿意的。」雷西说着,又拿了另一盘肉开始吃。
  「……我没杀了那个人,是不是给你造成很大的麻烦?」伊诺低着头,他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还不确定,不过就算因为瑟尔发生了什么事,那也不会是你的问题。」伊诺愣了一下,抬头撞进了雷西的眼眸里,那双宝蓝色的眼睛闪着漂亮的光芒,他一瞬间恍惚了。
 
  果然一模一样──就像是席娜看他时的眼神,坚定又充满信任。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个一个都这么信任我?」
  「你平常处理事情的时候明明很可靠,可是怎么遇到自己的事智商瞬间变成零?」雷西歪着头。
  「……你不要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骂我笨。」
  「哎,我哪有。」
  「……」
 
  雷西突然站起身,营火照亮他的脸庞,「哥哥在书里说了很多事。我以为我什么都知道,什么事都隐瞒得很好;但其实哥哥才是最厉害的,他早就知道了。他早就知道我喜欢他,顾虑到我的心情,他什么也没有说,就这样直到……」
 
  直到他死去。
 
  雷西还是什么都不知道,语西是个怎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但他却不清楚自己的哥哥究竟是用什么心情去看待他。
 
  如果不是伊诺的话,他大概一辈子也不会打开吧?伊诺当时那句无意的「如果连你都不相信自己的哥哥,还有谁能相信他?」,明明再平常不过,雷西却觉得温柔得烫人。
  伊诺自己大概也不知道吧?他就是这样神奇的血族。
 
  「不为什么,因为你是诺诺。」雷西没有多说什么,就只是笑着。虽然那只拿着肉的手非常煞风景,伊诺还是笑了。
 
  小娜,这就是你的后代,我好像可以了解妳为什么这么喜欢他了。虽然很多理由都非常牵强,有时候根本就是胡说八道,却有种莫名奇妙的感染力能够让人信服。
 
  他们厮混到了很晚,后来怎么睡过去的都不记得了。只知道他们好像吃肉吃得很欢,野猪被他们吞得半点也不剩。隔天中午,雷西模模糊糊起床,手环一直亮着刺眼的光,他按下通话键,里头的人慌张的嗓音透过手环传了出来。
 
  『首领!您之前要我们预防的情况发生了!麻烦您赶紧回来!』



  复更了!期末又要爆炸了,各种赶稿人生觉得惨。保佑自己能够活到寒假……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