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番外、嗜甜成瘾

   

  

   

  真要说伊诺为何这么爱吃甜食,血族里不流行这种人类吃的食物,他们只需要喝血就能果腹,毫无疑问,这个习惯是从人界带回来的。说起来渊源颇深,可能需要说上三天三夜……

 

 

  血族大人今天心情非常不美丽。

 

  原先他跟席娜约好要到咖啡厅去喝下午茶,但是首领大人公务繁忙,在要启程的前一刻临时接到帮里的人事调动需要她亲自处理。

  于是在席娜满是歉意跟他说必须改期的时候,他表面上笑着说没关系,实际上则在心里暗自问候了恋人部下的祖宗十八代。就在他心情郁闷准备自己去咖啡厅喝茶看天空的时候,席娜居然也跟她的部下约在这里谈公事!

 

  他的心情更不美丽了。

 

  尼玛霸占老子的女朋友就算了,还霸占他跟他女朋友难能可贵的下午茶时光!简直欺鬼太甚、岂有此理!

 

  他愤恨地吃着刚刚送来的巧克力蛋糕,因为力道过大,外型精致的巧克力在某血族的摧残下扭曲变形,模样惨不忍睹。好在味道还是一样好,不然糟蹋食物的罪名真不知道要怎么算。

 

  「啧啧!怎么今天的口味特别苦,老板忘记放糖了吗?」听说心情也会影响味觉,看来所言不假。

 

 

  首领大人今天心情非常不美丽。

 

  原先她跟伊诺约好要去咖啡厅喝下午茶,但临时接到帮里的人事调动需要她亲自处理,她百般无奈,在跟伊诺道歉而对方也微笑示意工作重要的情况下,席娜只好取消跟伊诺约会的行程跟着帮里的人手折腾去了。

 

  当然,她不会知道自家恋人已经在心里默默问候了下属的祖宗十八代。

 

  「不好意思娜姊,还让您牺牲自己的休假时间来替我们处理。」

  「不会,这是我的责任,你不用跟我道歉。」

  「那个,是这样的,请您看一下这边的标注,主要是人力分配的方面──」

 

  席娜边听边蹙起眉头,问题比她想得还要麻烦,时间上可能要拖上很久。她烦躁地吃了一口巧克力蛋糕,按着有些沉痛的脑袋,突然觉得今天的口味异常的苦。

 

 

  靠!有完没完!已经快一个下午了怎么还没讲完!这些人是认为首领不需要休息时间吗?伊诺吃了不知道第几块蛋糕,眼睛瞪得好像要喷出火来。讲话就讲话干嘛动手动脚的,素质呢?

 

  「不好意思,谢谢娜姊的配合。」

  「不会,这是我的责任。」

 

  喔喔!终于说完了是吧?伊诺的嘴角上扬几分,把血族傲然的听力用在这种用途,不知道替国家丢了多少脸面。

 

  「那个、娜姊……其实还有一件事想请您帮忙。」

  「嗯?」

 

  靠!你又想干嘛?你刚刚才拉你们首领的手喔!现在又有私事请她帮忙!搞什么东西!

 

  某血族完全忘了自己的身分,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眼前……有点远的位置上某双被紧紧握住的手。

 

 

  几天后。

 

  首领大人现在心底非常困惑。

 

  「诺先生,最近甜点店有优惠买一送一,要不要一起去?」

  「不用了,妳找别人吧。」

 

  嗯?不曾被拒绝过的首领大人觉得世界突然不美丽了,湛蓝的眼眸不解地看着眼前抑郁寡欢的恋人,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拒绝。

  她看着某血族默默把泡面拿出来加水,又看着他默默盯着泡面碗等了三分钟,再默默把它吃掉。吃饱喝足后就躺在一旁的沙发上睡着了。这些动作都跟平常一样,席娜表示无法理解

  诺先生应该没什么事要忙吧?就算有事他也会当没事不是吗?记得拉斯曾经用手环批哩啪啦骂了一大串,全被伊诺当作垃圾简讯无视掉了。那一次好像是血族几百年一次的例行会议,虽然席娜不太懂,不过感觉应该是很重要。

 

  连那个都推掉了就因为那天他们约好了要去吃饭,那么现在宁愿躺着睡觉也不要出去吃甜点又是为什么?席娜歪头想了一会儿,得到了「自家恋人想法太高深莫测了自己猜不透」的结论之后就摸摸鼻子去吃饭了。

 

 

  血族大人在今天非常罕见地对自家恋人闹了别扭。

 

  在交往几个年头以来,他第一次对席娜说了「不」字。不过没出息如伊诺,从拒绝的那刻起他就后悔了。甜点啊!约会啊!少到比拉斯对他说谢谢还要少的席娜主动邀约啊!

  他就这样拒绝了,现在想来内心都在淌血,只因为他想到某月某日某个下午某个男人拉着席娜的手的场面!非常矫情相当狗血,愚蠢到无药可医。

  试问,脑袋会随着年龄增长吗?活了上千年的血族告诉你:不要傻了孩子,砍掉重练比较有机会。

  基于走回头路的血族很孬,他大爷潇洒地拿了一条棉被躺到一旁的沙发上睡觉去了,希望席娜能发现自己的反常然后再问他一次,他就能顺理成章答应,perfect!

 

  然而,并没有。

 

  那天他一下午无梦,睡得很沉。席娜像是不想吵到他睡觉似的,还特地换了一个地方办公,导致他醒来时周围一片荒凉,看不到半个人。他就这样盯着空荡荡的首领办公室,一脸蒙逼地看了好几分钟。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最后,伊诺只能用一排省略号控诉内心的不满。

 

  晚上醒来,首领办公室还是空荡荡的,看得他心情更不美丽了。他起身将棉被踢到一旁,发现桌子上放着上次被他嫌弃味道的巧克力蛋糕,大概是席娜怕他睡太久饿着买给他的。

  他吃了一口,果然变苦了,不过跟上次相比似乎又甜了一些。

 

 

  首领大人现在非常困扰。

 

  邀约数年从没被拒绝过的纪录在今天毫无预兆被打破了,然而她完全搞不明白理由是什么。少了伴又应该说少了约会理由的席娜理所当然也不去了,她没有太想吃什么甜点,纯粹是想找个理由跟伊诺一起吃东西罢了。

  不过想了想,她还是绕去店里买了他平常爱吃的巧克力蛋糕回去。下午的例行会议她魂不守舍,吓得部下以为首领大人生了什么大病。开玩笑,这可是天塌下来都能面不改色的首领大人啊!是出了什么大事才能导致精神无法集中?

  众部下在脑中脑补了首领大人不能说的一千个秘密,然后心照不宣地缄口不提,那是他们对首领的体贴。不过你们误会了,首领只是在烦恼很简单愚蠢的感情问题而已。

 

  「那个……」

  「什么什么!有什么事首领您尽管说!小的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不是、我是想说──」

  「还是有什么问题需要商量?没关系没关系,我们都能够谅解的!」说完似乎还怕没有公信力似的,在场的部下重重地点头。

  「没有,我只是想说会议结束了。你们待在这里不走,一直看着我干什么?」

  「……」

 

  顿时,一室沉寂。大家像约好似的三缄其口,脸上还带着不知名的红晕。尤其是方才脑补了首领不能说的秘密的那些人,脸尤其红。

 

  「呃、既然你们看起来很有空,有件事我想问问大家的意见……」席娜搔搔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您请说!我们都很有空的!」

 

  底下剎时不淡定了,今天的冰锥非常的不安宁。他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出得了厅堂进得了厨房全知全能的首领大人居然有烦恼!晴天霹雳大头条!

 

  「好吧,那个……如果情人的行为突然间变得无法理解该怎么办?」

  「……」

 

  什么啊?刚刚首领说了什么?部下顿时不能理解了,所以首领在会议上魂不守舍的原因竟是因为感情问题吗?

 

  「欸那个谁,你前阵子不是才有过这类问题吗?后来没看你提起了,是不是解决了?快点出主意啊!」旁边随即有人点名一旁的兄弟,有经验的靠过来没经验的靠边,古今中外皆通的定律。

  「靠!没有了啦!早分手了!」被点名的兄弟说得一脸沉痛,显然是段黑历史。

  「哈哈!就说脱团会遭报应你就不信邪!让你不信邪!天道好轮回哈哈哈哈──」

  「你们安静点!没看首领正烦恼吗!」

 

  周围顿时静了下来,显然这句话的份量挺大。不过席娜仍处于「诺先生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理我」的状态,对下属吵杂的声音彷若未觉。

 

  「那个首领……」一名部下弱弱地开口,「我想是不是您最近太忙了,所以恋人对此感到不满呢?」

  「有道理,好像很多情侣都是因为这样分手的。」

  「靠!闭嘴啦!会不会说话?」

 

  说话的仁兄因为有人应声,大概有了勇气,又继续说了下去:「我想首领您可以试着找机会跟他说说话,旁敲侧击一下对方最近有没有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或是有什么烦恼。说不定也只是您想太多,他其实没有变。」

 

  洋洋洒洒的一段话,听得众人一愣一愣。他们顿时有了危机意识,这人怎么这么专业?难道又是个脱团狗?许多双锐利的眼睛带着斥责、质疑的视线朝那位兄弟看了过去。

  冰锥向来是个团结友好的帮派,绝不允许脱团这种背弃兄弟的无耻行为!凡被举发证实,鞭数十驱之别院!

 

  席娜结合了下属的种种意见之后,决定跟伊诺好好谈谈。基于不会冷战的情侣不是情侣打是情骂是爱的道理,虽然不知道逻辑生在何处,不过首领大人在这方面实在是很好忽悠的。

  哪怕那群弟兄提了什么「不行就硬上」的理论,她恐怕还会当成意见把它放到脑袋里好好统整一番。

 

  她想了很久,也订好咖啡厅的位置,再来最关键的就是邀约。这可难倒她了,上次的口头问话已经是她最大的极限,实在很难想出让人无法拒绝的邀约借口。席娜拿了张纸,上头涂涂改改的到处都是擦拭过的痕迹。

  后来她挫败地将纸扔到一旁,回到位置上办公去了。

 

 

 

  叩叩,「首领,有公文需要您过目。」敲门的人等了一阵子,见里面没有回应之后就径自开门。

 

  首领不在吗?开门的兄弟环顾四周,的确没有首领的身影,八成外出谈公事了,他将公文放在桌上顺手压下注记注明审阅最后期限之后,眼角余光瞥见被孤零零丢在一旁的白纸。

  他狐疑地上前,白纸上头是首领的笔迹,有许多涂改的痕迹,看得出来主人的烦恼程度非同凡响。前来送公文的兄弟当机立断打开手环的分享功能将白纸的内容一键分享到冰锥八卦三缺一。

 

  【我爱你你爱我吗?上传了一个图片档。】

 

  >图片内容(首领的烦恼)

 

  我爱你你爱我吗?:兄弟们!团结的时候到了!

  当然不爱:你又抽什么风?这什么东西?

  总之先按个赞:这是首领的字迹?你偷拍首领的信干什么!不得不说你真是──干得太好了!!!首领的字迹是珍宝!需要申请保护!

  安安我路过:莫急莫慌莫着急,这不是上次我们会议建议首领直接当面谈的事情吗?首领是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比较好?

  席娜女神美如画:女神这种存在当然不会邀约人啊!别人约都来不及了!我说诺哥这实在太不厚道了,竟然让女神这么烦恼!下次大家约赌的时候记得不要对他客气!

  所以我说钱呢?:靠!诺哥上次说要请客是不是没请啊?你这么一说我才想到。

  我爱你你爱我吗?:好了行了都静下来!别歪楼了!我们现在应该要发挥帮派爱帮首领度过难关!

  总之先按个赞:怎么帮?

  当然不爱:哎我说那张纸你偷渡出来没有?

  我爱你你爱我吗?:有啊在手上呢。

  当然不爱:好,那么等下在XXX集合,记得带着纸。

 

  三十分钟后,冰锥干部会议厅。

 

  「欸欸,占用这里真的好吗?我们又没要开会!」

  「屁话!谁说没要开会的!首领的人生大事是区区开会能比的吗?」来人吼着,正看着白纸上的内容沉思。

  「真的要这样做吗?我们跟首领的字迹又不一样。」

  「笨啊,不会用打的再用手环印出来吗?」

  「可是这样算不算欺骗啊……」

  「不要废话那么多了,你们到底想不想帮!」看着众人点头,说话的弟兄继续说下去,「你们等下一个去调查首领的行踪,再来跟她说我们会帮她约诺哥出来,另一个人负责把信送出去,注意信绝对不能让首领看到!」

  「首领真的不会起疑吗?」被点名的兄弟弱弱地问。

  「所以,考验说话的艺术的时间到了。」策画的兄弟拍拍他的肩膀,说得语重心长。

 

 

  伊诺觉得自己面临了人生的难题,他盯着手环上收到的内容陷入漫长的沉思。

 

  『伊诺,我觉得我们之间有些话需要谈谈,可能我已经累了,不想要继续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对你我来说都是一种折磨,我们约个时间见面吧,地点就约在平常常见的咖啡厅,时间XX:XX。』

 

  完了,死了,世界末日了。不想要继续这样下去是几个意思?小娜想要分手吗?他被自己的想法吓得倒抽一口气,可是非常有可能啊!她已经气到不叫他诺先生改叫伊诺了,这不就是一种疏离的表现?

  如此想着的血族先生坐在首领办公室的沙发上看着席娜办公,眼神瞬间变得小心翼翼。

 

  「那个、小娜……?」

  「怎么了?」没有抬头。

 

  居然没有抬头!怎么可以没有抬头!已经厌倦到连他的脸都不想看见了吗?伊诺顿时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仔细想想他们处在同一个空间,如果要约咖啡厅的话不会直接约吗?还需要传讯息通知,根本就是不想要跟他讲话。

 

  「不、没什么……」他有些挫败地垂下头,觉得事情似乎真的被他搞砸了。

 

  他默默站起身往外走,席娜看见他突然离开也意外了一下,略带迟疑地唤了声,「那个……你要去哪?」

  「没什么,出去走走。」

 

  说完头也不回离开了,丝毫没看见首领大人脸上落寞的神色。

 

 

  『首领,诺哥跟妳约在咖啡厅见面,时间是XX:XX。记得要去喔!』

 

  指定时间,席娜准时出现在咖啡厅,她走到他们平常常坐的位置,伊诺还没有来。不得不说她现在的心情有些忐忑,不知道等等见面到底该说些什么,冷场啊、沉默不语啊什么的她都想过,而且还没想到解决方案。

  席娜喝了几口刚点的拿铁,看了一眼时间,伊诺还没有来。在她以为伊诺今天不会出现的时候咖啡厅的门猛地被推开,一名男子朝她的位置走来,最后沉默坐下。

 

  席娜一时之间没有说话,伊诺也没有,只是跟柜台要了杯黑咖啡,之后是诡异的沉默。席娜一直看着他,明明天气有些凉了,伊诺身上的衣服却被汗水浸湿,看起来在来这里之前应该去了不少地方。

  该不该开口问一下?正有这个想法,伊诺却突然一语惊人:「小娜,我们不要分开好不好?」

 

  席娜想过冷场想过沉默,但现在这桩她真没想过,被他的话吓得拿铁都洒了出来,最后只能愣愣地回了句,「啊?」

 

 

  伊诺觉得今天真是倒楣到家了。他前脚刚踏出冰锥,就马上收到领地通知要他马上回去处理他积欠不知道几百年的公文,并且再三强调这些内容非常重要绝对不能签字了事。

  他想想也是,签字就能了事的东西就不会叫他回来了,上头高层应该每一位都能准确模仿出他的字迹,伊诺不禁替自己有一群能干的部下感到自豪。

  然而他一回去才发现那堆公文简直不能用山来形容,已经到了海的程度了。他默默思考着上次签公文是什么时候的事,却悲哀地发现自己没有上次的记忆。

 

  他被公文折磨到了很晚,看了手环才发现已经到约定要见面的时间了。死定了!他立刻用超高速飙了出去,让路过的血族以为他们家王又发生了什么事,紧张地跑去高层办公室报告了。

 

  他就算加快速度一路上也难得没有迷路,还是花了一段时间才到咖啡厅。原本以为席娜已经走了,却没想到对方依然坐在那里。就这么想跟自己谈分手吗?伊诺想着,心底也苦涩起来。

  他默默地走到对方的对面坐下,朝柜台要了杯黑咖啡,然后一语不发。原本他想等席娜开口的,他怕自己一说话颤抖的声音会出卖自己,让对方发现他其实没有表面上这么镇静。

  不是说过至少气势上不可以输吗?但那是不可能的吧?他明明爱她爱得死去活来了,怎么看都是处在下风的。算了,丢脸就丢脸吧!只要有一丝转圜余地就不能放弃!她不就在这里等自己等到现在吗?

 

  「小娜,我们不要分开好不好?」于是他说了。用尽一生的勇气,恐怕当时告白都没这么紧张。

 

  席娜似乎也被他的话吓到,手上的拿铁洒了出来都没发觉。她在惊讶什么?因为自己发现了她想说什么吗?还是她其实还没想过该怎么说出口却被他抢先了?

 

  然后她就维持举着拿铁的姿势,愣愣地回了句,「啊?」

 

  他想过对方一语不发直接离开,也想过她冷漠地回一句「是吗」,就是怎么样都没想过竟是一个疑惑的单音节,那一声「啊?」啊得他也蒙了。

  什么情况?

 

  「小娜妳找我不是为了要提分手?」

  「嗯?不是诺先生找我过来的吗?你这么久都没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我找妳?可是讯息上明明是──」咦?怎么好像有哪里怪怪的?

 

  在他迟疑的同时席娜又跟柜台要了两个蛋糕,然后迎上他的眼,「什么讯息?我是部下通知我说你有事找我跟我约在咖啡厅,难道不是?」

  「……」

 

  伊诺将手环的讯息转发给席娜,席娜盯着讯息看了很久。久到蛋糕已经出现在桌上他们依旧维持沉默的状态。

 

  「这个不是我传的。」她说。

 

  嗯,我想也是。

 

  「所以妳没有要跟我分手?」他又问了一次。

  这次席娜笑出声,吃了一口蛋糕,「看起来像吗?」

  「像,超像的。」伊诺说得诚恳,他突然想到他刚进来的时候那个诡异的宁静,莫名觉得毛骨悚然。

 

  席娜似乎从他的语气里听见一丝委屈,笑得更欢了,「我会缠着你很久的,就算你厌烦了我也不会放手。」

  「哎是吗?」伊诺被她的话逗笑了,「我等着。」然后吃了一口蛋糕。

 

  这做蛋糕的师傅到底怎么回事?糖也加太多了吧?

 

 

  首先恭喜好友潋霜◇赶稿闭关 比赛拿了冠军!当时说要写的结果拖到现在才完成……(死目

  字数不知道为什么破了六千大关,不知道到底如何我还塞给室友看(室友:大半夜你塞什么狗粮)

  不要问我到底在写三小我也不知道(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