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二十一、再次相遇01

   

   

  

  『我又再次遇见了他,他还是跟记忆中相同,模样也没什么变,这大概就是血族与人类间的差别。他依然在笑,眼尾微微勾起,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他笑着唤我的名,好像我们之间从来不存在什么矛盾,好像他从未伤害过我的父亲。或许,他觉得自己并没有错,只有我自己在纠结应不应该的问题。

 

  我发现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就算多年过去,我们之间还是没什么改变,他依旧视我为总是在他身旁的娜娜──而我,也依旧对他感到恐惧。』

 

 

 

  『后来呢?』席娜一直倚在他身上,虽然看不见脸,不过可想而知状况不是很乐观。

  『那几枪没有伤到要害是不幸中的大幸,但是瓦砾的数量实在太多,父亲还是在那场战役中受了重伤,就算日后康复了身体还是留下病根。后来就如他所愿把位置传给我。』

 

  伊诺没应声,他的眼神直直望着眼前人……应该说血族,总觉得这家伙给他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在外表上也接近血族中的王族;但他的印象中并没有认识一个叫琉恩的血族,又或者这只是他在人界用的假名。

 

  『琉恩?这是你的本名吗?』

  『嗯?你又是谁?真没想到娜娜会认识除了我之外的血族。』他笑笑,完全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我认识谁应该跟你没有关系,琉恩。』席娜直起身站到伊诺面前,脸上难得地浮现了怒容。

  『这次你又想做什么?八年前骗了我们一次,当时根本没有什么叛党,出现了一堆衣服只是你把人吸干之后留下的「尸体」。明明知道却没有告知我们真相,把我们骗进里面的房间设计父亲。父亲受伤之后你就消失了,等到我们一行人全部脱困后外围已经有一排医护人员待命,一切就像精心设计好的骗局。』

 

  八年前的往事,却对『冰锥』造成一次大家始料未及的重创,几乎连擦伤都不曾出现的首领受了重伤躺在医院昏迷不醒,下任继承人回来后只字未提,甚至连话都不说了。

  那段时间甚至有人在胡乱造谣帮派重了什么诅咒,才让帮派的重要台柱变成这样。听来可笑但那时却没人能够笑出来,气氛真的如帮派名字般降到冰点。

 

  『我后来有请人私下调查,天罗首领在很久以前就失踪了,比父亲收到消息的时候还要早了几个月,因此我合理怀疑你伪造讯息,目的就是要将我们引入天罗一网打尽。』

  『唷,妳果然比妳那个老爸聪明多了。不错,讯息是我传的,只是我真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简单就上当了,以首领来说真是失职,就算是老朋友的讯息也该留意一下是不是冒充的才是。不过有一点妳说错了。』

  『什么?』

  『我没有要将妳们一网打尽,我的目标至始至终都只有现任首领,其他人只是顺便,不然妳怎么可能安然无恙出去呢?』

 

  席娜愣了半晌。他说得没错,琉恩的实力是无庸置疑的,单就匕首上的造诣就不知道甩她几条街,如果他真打算认真的话自己铁定不是他的对手,而且席娜身上还带伤。

  之后席娜想了好几遍,她试过各种思路,却没有任何一种能够解释为什么琉恩没对她下手,是有其他的打算,还是目标真的只有首领一人?答案始终无解。

 

  『我想你根本知道首领的位置吧。』

 

  席娜的语气是肯定的,那天天罗的布局看起来就像精心设计过,对方知道内部所有情况,唯一可能算漏的只有『冰锥』的进攻时间。她还记得当时琉恩知道她在天罗时,另一头传来的慌张语气。

  她果然不该自作多情认为对方在担心她,亏她当时还乱高兴一把,看来根本只是担心自己的计画被打乱而已,总觉得自己愚蠢得无可救药。

 

  『如果我说不呢?妳八成也不会相信我。』琉恩还是一派从容,『我的确知道他在哪,顺带一提,我杀了他。』

 

  这次不只席娜,连伊诺都被这消息吓得不轻。谋杀帮派首领可是重罪,甚至是下任继承人下的手,更令人匪夷所思。

 

  『你杀了他?没道理啊,你一定是天罗下任首领,根本没有必要为了篡位背上一条人命……』

 

  通常会杀害首领,不是为了篡位,就是接到暗杀委托,但他两者都不可能,席娜原先的想法只是认为对方把首领藏起来,却没料到他直接狠下心来灭口。天罗首领怎么算都算他的救命恩人不是吗?

  伊诺原本在想大概因为他不是人类才无法明白帮派间的勾心斗角,不过他发现席娜也想不通,那就不是他的问题了。

 

  纯粹是遇上了神经病。

 

  『妳以后会明白的,有时候活着不见得是件好事,他应该要感谢我直接给他一个痛快。像天罗这种聚集一堆脏水的地方,是时候改革了。』

 

  他话说得轻巧,好像他杀害了首领大家应该要感谢他似的。天罗内部的问题一直不少,大概也不是他们能管的范畴,但这并不表示他们可以对其他帮派恣意妄为。

 

  『你想怎么弄你的帮派我不想知道,但你的权限可没大到能够干预其他帮派!』

  『小娜。』伊诺朝她摇了摇头,失去理智不能解决问题,席娜也是明白的,但只要看见琉恩再次出现在她眼前,她就无法冷静。

  『既然你们认识的话,能够告诉我们为什么要派人偷袭吗?』现在席娜的状态不是很好,伊诺决定代替她当一下发言人。

  『为什么?答案不是明摆着的吗?』琉恩勾勾手指,手中摸出一把匕首,『现在的帮派已经开始分裂了,强大的帮派只需要一个就够了,再多只是增加争端而已。火炬我已经处理掉了,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个。』

  『等等、你说已经处理掉了?你们不是跟火炬联盟一起打压我们吗?』

 

  这跟席娜当时接收到的讯息不一样,她蹙起眉头,这种情况似乎跟八年前重迭,那种感觉并不好。

 

  『我不知道你们误会了什么,或许他们也打算向冰锥施压,但我们跟他们可没有合作关系呢。』

  『所以你并没有停手的打算是吗?』

  『都到这一刻了,不然我为何要出现呢?』

  『既然这样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伊诺唤出武器,血红色的双刃出现在手上,『既然帮派只能存在一个,那么就用实力分晓吧。』

 

  伊诺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血色双刃闪出一抹剑光朝对方袭去,琉恩不躲不闪,匕首对剑光一划,剑光中间倏地出现裂痕而后消散。

 

  『那是……空间切割法术?』伊诺一愣,琉恩的匕首转瞬成了四把朝他袭来,匕首上绕着妖异的红光,他连忙闪开,红光擦过脸颊留下几条血痕。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血族王族的切割法术!』

 

  空间切割法术在上一代就绝迹了,普遍的血族继承者具备狙击、血液控制还有幻化武器的能力,而空间切割法术则是只有王族才能学会的技巧。不过空间切割法术风险太高,已经成为禁咒,被禁止使用。

 

  『空间切割法术?』那是席娜在人界不曾听过的名词,她猜想大概是血族那边特有的招数。

  『使用者能够切割空间,例如剑光或是血液法术都能切断,但若是使用不当很有可能对身体造成严重的副作用,空间切割法术本身就是极消耗血液的能力,因为所需的量太高,除了王族以外没有血族能够承受。』

  伊诺顿了顿,『以前更有传闻指出空间切割法术不只消耗血液,更会消耗灵魂,使用者的身体机能会大幅下降,最终导致死亡。因为种种原因在很早之前,也就是我父亲那一代就已经禁止使用了。』

 

  攻击还在持续,伊诺刚刚被红光擦过的地方不断溢出鲜血,他感受到身体的能量逐渐流失。该死!那是血族的毒液!

 

  『谁跟你说过战斗的时候能够分心了?』两道身影互相碰撞,彼此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琉恩在途中也被剑光扫中几次,速度跟刚开始相比也慢了许多。

 

  席娜蹙起眉头,眼前的刀光剑影虽然有逐渐变慢的趋势,不过两方的攻击倒是越发猛烈,时不时就有剑气往一旁扩散,她带伤在身,闪攻击闪得有些吃力。

  匕首跟剑持续碰撞,那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什么跟剑互扛还不落下风?伊诺有些诧异地盯着对方手中的匕首,看着上头妖异的嫣红,初步推估是用王族血液幻化成的武器。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伊诺将其中一把剑收回换成血枪,血剑和对方的匕首再次碰撞,他抓准时机子弹上膛对准匕首,射击!

 

  匡当。

 

  琉恩的动作出现短暂的停滞,伊诺抓准时机上前,剑刃直逼对方的匕首。血红色的光芒圈在掌心,一剑刺出,正中!琉恩的匕首弹落在地,手上残留着剑锋留下的血痕。

 

  『唉唷,不错嘛。』他收手,脸上丝毫没有落败的不甘,彷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自由变化的武器还有能对我造成伤害的毒液,是王族吗?』琉恩的眼神锐利起来,伊诺警觉地看着他,却看不清对方究竟想做什么。

  『只有王族的毒液才能对你造成伤害?你果然是王族。』也是,只有王族血液幻化成的匕首才能正面挡下他的剑,『我可不记得王族历代有叫琉恩的家伙,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在问我之前,你好歹该自我介绍吧。』

  『……我叫伊诺。』

  『伊诺……噢,原来是那家伙的后代,难怪了。』琉恩露出了然的表情。

  『你认识那个……我父亲?』

  『呵呵,不用刻意换称呼无所谓,反正我也不喜欢他。』他捡起掉到一旁的匕首,『我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只是个弃子罢了,告诉你也无妨,我以前的名字叫兰恩。』

  『你是兰恩?』

 

  他曾经看过历代的记载,在上一任掌权者还没决定之前,有位血族被硬生生剥夺继承权并驱逐出境,那位血族的名字就叫兰恩。他曾经询问过原因,得到的理由是对方并未具备血族继承者应有的三项能力。

  这种事前所未闻,狙击、血液控制还有武术通常是王族一出生就会的技能,只是差在后天努力的熟练程度而已,而伊诺一直视为例外的那个男人现在正站在自己面前。

 

  『怎么可能?传闻是说你不具备三项能力,但是你的实战技巧明明相当优秀……』

  『不具备三项能力?』琉恩冷笑一声,『原来是这样欺骗后代子孙的。』

  『欺骗?……唔!』

 

  身体倏地涌上排山倒海的剧痛,伊诺吃痛地低下身,这种疼痛感他无比熟悉──是适应期。可是不可能啊?以时间来推算至少也要几个月后才会发作。

 

  『哦?已经发作了吗?』琉恩正欲向前,席娜一个箭步冲到伊诺身边挡住琉恩的视线,警戒地看着他。

  『娜娜,妳不用紧张,我不会对他怎样的。』只见席娜拾起匕首对着他,他摊手,索性往后退了好几步,席娜的武器才放下。

  『那边那个王族听好了,我的确不具备血族拥有的三项能力,虽然能靠后天努力去弥补先天上的劣势,但依旧比不上其他的继承者。只是相对的,我拥有其他血族无法使用的能力。』

 

  现下的伊诺无法说话,倒是席娜闻言想起了什么,『你是指空间凝滞?』

  『没错,娜娜妳看过的,能够停止周围对手的动作数秒,还有刚才的空间切割法术,所以没有继承王位的能力的理由是不存在的。』

  『那你为什么……』会被驱逐出境?

  『妳看那位血族的状态大概也猜到了吧?答案已经很明显了。』琉恩顿了顿,『我的血液会诱发适应期。对于随时需要互相切磋容易碰血的环境里,我的存在对其他王族来说太危险了,所以那时的王直接把我赶出领地,要我自生自灭。』

  『可是你明明也是王族,血液带有诱发适应期的能力,那你的身体……』

  『以人类的说法来说,就是先天性疾病。如妳所想的,我的时间不多了。』他说得落落大方,似乎早就接受这个事实,『所以我才会出现,是时候我们该做个了断了。』

 

  他再度拾起匕首,『八年前我教给妳的东西在妳身上会产生什么可能性,我很期待。』他勾起嘴角,『妳不用担心那位血族,他死不了的,那毕竟不是真正的适应期,不过痛苦还是免不了。』

  『强大的帮派只需要一个。』席娜缓缓朝他走近,『这句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

  『这些年来你欠我们的,我要一次全讨回来!』她拿起匕首。

 

  在那一瞬间她彷佛忘却了恐惧,所有记忆顿时涌入脑海,她看着眼前的人,那早已不是她所认识的琉恩──他现在只是天罗首领,也只会是天罗首领。于是她冲向前,手持匕首向他攻去!

 

 

  好了殿下回来了(死目

 

  琉恩真的不怎么重要,真的,他只是你叔叔而已。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