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十三、我似乎忘了谁02

  

  

  

  「诺先生,你肚子会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在吃了一堆蛋糕还没消化完的现在听见,伊诺觉得这问题是有些侮辱智商。

 

  「当然好啊,妳要煮什么?」不过他是个好血族,向来对恋人有问必答。

 

  「好像没剩什么东西了,泡面可以吗?」

  「妳煮的都好。」

 

  说完就走向客厅脱下外套随手往旁边一丢,准确地落在一边的沙发上,而后跳上另一边沙发上躺下,翻着不久前看到的杂志,动作一气呵成不超过十秒。

 

  『冰锥首领疑似交接!下任首领竟是金发碧眼大美女?』

 

  伊诺看着这期杂志头条,暗自猜测这究竟是多少年前的杂志,席娜当上首领已经多久了?现在才爆出来。不过想来也是,『冰锥』的行踪一向隐密,保护措施也做得滴水不露,过了很多年才更新情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杂志的封面是一名金发美女上车的画面,身旁有好几位黑衣人守着,相貌模糊,不过光看轮廓推测,大概是位美人。

 

  「小娜,这本杂志是什么时候的?」模糊成这样也好意思取这标题?当然席娜的美无庸置疑,不需要靠这些庸俗小辈去证实。

  「嗯?我也不清楚,前几天去帮里的时候属下给的,不过封面上的照片是我上个月被父亲叫去参加固定会议的时候被拍到的,内容大概很新。」

 

  席娜还在厨房忙碌,要不是因为伊诺拥有的一身本事包含炸厨房这项,不然他还挺想帮忙的,但是想想自己不得了的本事,为了大家着想,也为了不要闹出火灾祸害民众,他还是默默躺下看他的杂志。

 

  没过多久,席娜端着面走出来,伊诺的动作相当迅速,立刻爬起来把杂志收到一旁,然后奔向厨房,在席娜放好面之后他的碗筷也摆好了,速度之快令人佩服。

 

  「喔喔!妳加了两颗蛋!还是半熟的!」

  「还是诺先生厉害,不用看就知道。」席娜笑着,她连盖子都还没掀开呢,到底怎么知道蛋是不是半熟的?

  「这个嘛,血族向来对气味敏感。」他故作神秘说着,而后在席娜掀开盖子后咽下好大一口唾液。

 

  顺带一提,对气味敏感的全天下也就他一位,血族只对血敏感……好吧,退一万步来说血族的嗅觉的确灵敏,但绝对没有厉害到用闻的就能闻出蛋是不是半熟,眼前的某血族完全是个例外。我们换个比较好懂的词来形容──就是个吃货罢了。

 

  席娜自己盛了一小碗面还有几口汤,其他的食物全进到伊诺肚子里,某血族吃得津津有味,瞧他夸张的吃相,要是被他的部下看见肯定直接罢免了再选一个新的,丢鬼现脸。

 

  「泡面果然是世上最好的发明!为什么血族国家没有呢?下次回去一定叫拉斯去进口弄来,没办法也要有办法。」他满足地摸摸肚子,还顺便胡言乱语。

  「那其他食物呢?」席娜收着碗盘笑道。

  「其他的血族那有,不过还是人界的好吃!啧啧,我早说过血族的厨师要能赢过人界的厨师还得修练好几个世纪他们就不相信!」

 

  然而血族根本不需要吃东西,喝血就够了。

 

  吃东西只是好玩,吃不吃都无所谓,国家里会有厨师绝对跟某位殿下拖不了关系,而那位殿下正毫无悔意地嫌弃自己部下的手艺。

 

  席娜没回答他,把碗盘拿到厨房后顺道泡了一壶茶拿到客厅。

 

  『我说你,你还要自主放假到什么时候?回来工作了!』他才想开口跟席娜要一杯茶喝,脑袋却被某鬼足以穿脑的音量轰炸。

  『这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你今天怎么火气这么大?喔,我知道!亲戚来看你了是吧,那你担待点啊,前几天可能比较不好受,之后就好了。』

 

  用念想回完话后,他跟席娜拿了一杯茶喝,席娜泡的是花茶,茶里有股淡淡的清香让他格外放松。

 

  『你少废话!留点口德!最近的文件都需要王批准,给我识相点马上死回来!』另一边的血族持续暴怒,看来绝对是大姨妈来了没错,伊诺想想,决定不跟对方一般见识。

 

  他迅速喝完一杯茶,正想要第二杯时,眼前倏地出现两道身影。在看清是谁之后,伊诺眼角一抽,这效率也太好了吧?再让他多喝几杯茶不行吗?

 

  「啊啊,欢迎,要喝茶吗?」席娜似乎对眼前的血族突然出现见怪不怪,可见经验十分丰富。

  「妳好,冒昧打扰十分抱歉。席娜小姐,妳男朋友可能得借我们一阵子,不好意思。」泷岚勾起笑颜,见状,席娜也笑着回应,「没关系,尽管借吧,国家的事情重要。」

  「我又不是物品,说什么借不借的……」伊诺嘀咕了句。

  「是物品还好一点,免得尽说些没营养的话造口业!」拉斯显然还在记恨,这话说得咬牙切齿。

  「哎,大姨妈来要在家好好休息啊,跟着过来干嘛?」

  「闭嘴!」

 

  看着两鬼吵得不可开交,泷岚早已站在安全范围内,席娜则一脸淡然继续喝茶,过了半晌,两鬼还是吵得没完,泷岚叹了口气,「抱歉,让妳见笑了,他们真的蛮丢脸的。」

  「「闭嘴花心男!你说谁丢脸了!」」

  「默契也蛮好的。」

  「「你说谁默契好!」」

  「好了,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噗哧。」席娜倒是很不给面子地笑出声。

  「你看都你啦!害我被小娜笑了!」

  「还不都你太丢脸!害我被女神笑了!」

  「什么女神!警告你那是我女朋友!」

 

  最后为了避免他们继续在人界丢脸,泷岚二话不说直接用瞬移将三血族移送回国,至于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这么做,纯粹是嫌生活太无趣,想看点低智商对话增加生活乐趣罢了。

 

  看着空旷的客厅,席娜默默地喝完最后一口茶,拨了通电话给帮里的属下,「出什么事了?」

 

  她静静听着,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深蹙起的眉头。

 

  「冷静点,我马上过去。这事先别让父亲知道,他最近身体不好,不要太刺激他。」

 

  通讯中断,屋内早已没了女子的身影。

 

 

  回到领地后,泷岚没跟他们一起回宫,说句还有事之后就先走了。要不是拉斯没有瞬间移动的能力,泷岚也不会跟他到人界去抓鬼,而伊诺虽然什么都会,但瞬间移动这项对路痴来说有跟没有一样,为了避免他把自己移到大家都找不到的鬼地方,他非常识相地不使用。

 

  「说吧,你是遇到什么困难?你们平常不都直接拿我的印章去盖吗?也不见什么非得需要我的场面。」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确认没有闲杂鬼等之后,伊诺坐在椅子上,只手撑着桌子。

 

  他很清楚自己下属的办事能力,这点小事他们三两下就处理好了,根本用不上他,他们前来席娜房子抓鬼的理由弱得站不住脚。

 

  「唉,不就那个吗。」拉斯叹了口气,「你的粉丝后援会会长又来了,他的约到期了要续签,我不用多说了吧?」

  「靠!」一听到那名字,伊诺忍不住骂了脏话,「所以你就把我叫回来送死的?你还有没有点良心啊?」

 

  说到那什么粉丝会员会会长,他简直都要怀疑那家伙的性向了,明明是个男的,却对另一个男的上下其手!每次伊诺坐在他对面都觉得胸口快被对方炽热的眼神灼伤了。

 

  「我亲戚来嘛,只好请你两肋插刀了。」拉斯一笑,堵得伊诺说不出话。

  「……」去你的亲戚来!

 

  隔天,伊诺硬着头皮去见那位粉丝后援会会长,果然对方一见到他所有刁难瞬间变调,爽快地把合约签了,条件还随便伊诺开,他一定全力配合。和颜悦色的样子让一旁的拉斯眼角跟嘴角同时抽蓄,突然觉得前几天的冷眼男大概是自己眼睛业障重,看错了。

 

  「果然咱们殿下就是不一样,一出场就威震四方,你看那什么东西啊?一看到你还不是乖乖签字?」拉斯狗腿地巴着他不放,伊诺的脸色从刚才就非常难看,好不容易撑到对方滚蛋,他的脸色才稍微好了一点。

 

  听到拉斯的声音怒火一来,马上破口大骂:「靠!刚刚他摸我的手你为什么没有帮我挡下来?是不是兄弟啊!」

  「欸欸你说话凭良心,你们交合约的时候他摸你我要怎么挡啊!拦截那张纸吗?而且我如果没帮你,你被摸的时候就不只交合约那时。」

  「……我可不可以找个时间毁约?国家不缺他那点东西,为了我的鬼身安全着想,我觉得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他沉下脸,认真严肃地探讨这个问题。

  「关于这个,其实我也这么想很久了,你平常不在国内的时候那家伙还不是我应付!你都不知道他跩得二五万的,一下这个不行那个不要的,根本存心找麻烦,好像整个国家都欠他!区区血液供给协会的会长跩什么跩,老子看他不爽很久了!」伊诺一说似乎戳到拉斯的痛楚,两人同仇敌忾。

 

  不过说着说着,拉斯的气势突然软了下来,「唉,可是你也知道,这块外交是泷岚在管的,以那抠门的……你知道的。」少了那一条大收入,他不怪罪下来才怪。伊诺有时想不通到底谁才是殿下,为什么他做事向来没有绝对的决定权?

 

  一片静默。

 

  「他知道我被骚扰的事吗?」伊诺语带期待。

  「我想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拉斯一针见血。

  「他能不能看在一国之君鬼身安全的份上准许我们毁约?」伊诺还是不死心。

  「伊诺,说句实在的,血族要懂得认清现实。」拉斯拍拍他的肩膀,「在国家的收入面前,泷岚绝对不会管你的鬼身安全,你还是自己看着办吧。」致命一击,伊诺宣告阵亡。

 

  折腾了一天后,伊诺满是疲惫地回到家里,视线掠过隔壁的房子,他莫名有股异样感,好像那里有谁在似的。

 

  不过这一区都属于他家,除了他之外还能有谁?大概今天被缠怕了,连脑袋也变得有些短路。伊诺没再继续想,进了家门后简单梳洗一下就回房间睡了。

 

  『诺诺。』

 

  他辗转难眠,还断断续续听到有人喊他,那声音莫名耳熟,好像在那里听过,不过不论他怎么想,还是没半点线索。

 

  后来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梦里依然是那个耳熟的男声,看不清长相,只是一直喊着他的名字,最后视线逐渐清晰──

 

  伊诺的视线落在眼前的男子上,他仔细一看,发现那名男子竟是自己!而且吐了满地的血,脸庞毫无血色,虚弱的模样看得伊诺心底发寒。

 

  这是怎么回事?他正想靠近,熟悉的嗓音再度传来,不过这次跟前面几次相比却显得虚弱无力。

 

  『诺、诺……』

 

  他的头莫名痛了起来,而后视线逐渐模糊,化为一片黑暗。

 

  「──!」

 

  一早,他猛然惊醒。伊诺伸手摸向后背,背部早已湿了一片,忆起梦里的自己吐血的场景,他还是心有余悸,到了浴室稍微梳洗过后气色才好了一些。

 

  当天他很早就到办公室去办公,这让每天准时打卡的拉斯吓得以为自己眼睛又业障重了。看到平时总是按自己心情决定上班时间的上司突然守时了,还处理好了一迭公文,拉斯顿时觉得世界玄幻了。

 

  「欸伊诺,不会你亲戚来找你吧?身体不舒服要说,反正我帮你代理过不少工作了,也不差这一次。」不要说他没义气,就是太有义气才让眼前的浑蛋翘班成自然!

 

  听见声音的伊诺昂首,他惨白的脸色让拉斯一震。靠!他只是胡说八道、开开玩笑,谁知道真的一语成谶,他真的来大姨妈啊?

 

  当然他只敢在心里想想,没种说出来。要是真的惹伊诺生气,下场不会比惹到泷岚还好过。

 

  「我没睡好,做了恶梦。」真的活见鬼了!伊诺居然没呛回来?看来病得不轻。

  「那你还是回去休息吧,反正你也不是第一天翘班了,难得你有正当理由,回去补眠吧。」闻言,伊诺横了他一眼,拉斯讪讪一笑,识相地闭嘴了。

 

  伊诺没开口,不过他也不想跟自己过不去,潇洒地把手上公文丢给拉斯后就回家了。

 

  对此拉斯欲哭无泪,他虽然已经处理好一迭,但是以伊诺的翘班次数来算,公文积得如山高,拉斯平常又有研究室的活要干,自然不可能常常代理职务。日积月累下来数量十分可观,他突然很想把某血族拉回来工作,无奈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他看着早已空无一鬼的办公室槁木死灰,什么想死的心都有了。去你的伊诺!不用工作溜得比谁都快,血族的速度不是让你拿来落跑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