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八、原来我从未认识过你01

  

  

  

  『我一直认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只要我笑着,没人会认为我在难过;只要我不哭,那就等于没事。这样就好,我一直告诉自己这样就好……

 

  直到哥哥去世、直到你出现在我面前,像是漂流许久的难民找到了浮木,我抱得死紧。心底隐约有个声音,千万不能让他溜走,会后悔的,如果是这个人,会崩溃的……

 

  我已经禁不起失去,丧兄的我已经赌不起任何事,任何可能造成你伤亡的因素哪怕是分毫也不行。

 

  我无法失去你,诺诺,你知道吗?真的、不行的……』

 

 

 

  伊诺一个重击,第三个人倒下。身旁的人数已经骤减许多,只是他隐约察觉不对劲,他们身上散发一股很不妙的气息。他唤出血枪,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减少近身战比较保险。

 

  他单手甩枪,不眨一眼地往后方一射,精准毙掉第四人的脑袋,好了,剩下最后一个。对方从口袋掏出手枪,伊诺敛眉,将手上的武器转成长刀,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他清楚听见子弹上膛的声响,只是对方的视线还有动作跟不上他的速度,就算胡乱射击,伊诺也能轻松闪掉。他挥动手上的长刀,血色的剑气朝敌方飞去,对方一个闪神,身体被震飞数尺。

 

  伊诺看着对方嘴角溢出的血,这个估计也撑不住了吧,差不多可以收工了。

 

  看见敌方最后一人倒下,他连带看见了对方手腕上的图案。果然是『冰锥』的残党,等等、手腕?不是肩膀吗?算了,他收起武器,正欲离去──

 

  后头忽地传来爆炸声响,伊诺反射性往前一蹬,勉强躲过一击。

 

  「该死。」

 

  他的脚被波及到了,即使避开直接伤害,爆炸的余波威力也不容小觑,他蹙眉看着脚踝处汩汩流出的鲜血,试着用能力控制但似乎没什么成效。

 

  唉,又忘记自己的能力对自己不管用了。好了,这下要躲炸弹是不可能了,不知道会不会死呢……

 

  能够见到妳吗?小娜。

 

  他闭起眼,准备迎来第二波爆炸──

 

  蓦地,伊诺的身体被一股强劲的力道猛然往后拉,向后跳了连续好一段距离,最后停在屋顶上。

 

  爆炸声震耳欲聋,不过预期的疼痛感没有传来,他张开眼,还来不及开口便听见对方凉凉的嗓音,「殿下晚安,出来暗巷逛街?真不像您的风格呢。」伊诺突然感觉背脊发寒。

 

  「……」死了,下下签。

  「你怎么会在人界?」

  「谁知道呢,大概突然感觉到殿下有逛暗巷的兴致所以跟来了也说不定。」灿笑。

  「……」

 

  泷岚的笑容越灿烂就表示他越生气啊!呜呜,他这下什么想死的心情都有了,刚刚干脆被炸到还比较开心啊!

 

  「他们的血里埋着自爆程式,只要一群人全军覆没就会启动。」泷岚看着底下血肉横飞的尸体,眼底没了笑意,「他们的血里有着对血族有害的物质,刚刚只是被余波伤到还好,真的碰到血的话您真的能够跟恋人团聚了呢。」

 

  完了,他又笑了,这时候伊诺总是情愿他调儿啷当点,总比现在这种咄咄逼人的样子好过太多!

 

  「殿下,请您搞清楚一件事,对方是针对您来的。」应该说,是针对血族来的。

  「我们的殿下只会有一个,目前暂无替代人选,请您搞清楚了。您的安全攸关国家,我们承担不起任何风险。」

 

  泷岚的手一划,脚上的伤口止住了。他将伊诺扛在肩上,选定一个落点后在屋顶上穿梭,不到几分钟已经能看见蕾希的家,只是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现在说不要进去行吗?

 

  看向泷岚,他维持相当完美的微笑,那个笑容的另一个意思是「你最好安分点别搞小动作」。

 

  啧!失算。

 

  「那就……姑且谢谢你送我回来吧?你可以走了。」

 

  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发现泷岚依然笑得一脸灿烂倚在他身后的墙,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就好人做到底护送到您进门为止吧。」

  「……」真他妈的,居然来这招,算你狠!

  「那个、我……还不想这么早回──唔!」

 

  碰一声,他听见脑袋的悲鸣声。该死!哪个杀千刀的?早知道就不要站在门口说话,后脑杓被门撞到很痛啊!

 

  「诺诺!」蕾希从门口扑过来,一个闪躲不能她就这样挂在身上不下来。真是够了,你们都这样对待伤患的?

  「看来您应该不需要我护送了,那么我就先回去了。」

 

  看见屋主,泷岚倒是离开得很干脆,在我以为他要走了的时候他的身影突然一滞,「记得我们说好的事。」这次真的离开了。

 

  等一下,朋友这样当的吗?你看她就这样挂着都不帮个忙把她移开?不过什么说好的事,他们有什么说好的事吗?你刚刚不是废话一堆之后就到蕾希家了?

 

  在他思考这些的同时蕾希已经把他拉进屋子里了,她的力气到底多大啊?不过问女生这种事好像蛮失礼的,还是别问好了。

 

  「诺诺你的脚还好吗?会不会很严重啊?」她很紧张地抓着伊诺的脚,好像是第一次看见她这么紧张,手一直抖个不停。这下他的罪恶感更严重了。

  「呃、还行啦,只是小伤而已。」

 

  被余波震到应该算小伤吧?管他的,不管是不是小伤,总之这是善意的谎言。血族的恢复能力很快,这点程度的伤不用多久就会好了。

 

  「所以我不是一开始就说不要出门吗!为什么你还是跑出去!」……谁知道这么刚好啊,当然理亏在先不能反驳她。

  「好啦,对不起嘛,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啊?」希望道歉有用,她如果搞一哭二闹三上吊他一定会发疯的!

  「好吧,好像也是。」

 

  咦、这么干脆?她会不会在想什么可怕的事啊?拜托千万不要!在他神游期间她继续说,「诺诺我等下要出去一趟喔,如果很晚还没回来你就先睡吧。」

  「咦、已经九点了耶,妳这时间还要出门?」

 

  奇怪,蕾希不是向来都早睡早起的吗?除了有时候会不回家之外她的作息一向都挺正常,会在这时间出门怎么想怎么诡异。

 

  「……嗯,编辑说新书的事情临时有变动要我马上过去讨论。」

 

  好吧,听起来合情合理,她对自己小说的狂热程度远胜于她的作息。蕾希说完之后就回房间去了,一个人待在客厅也是无聊,基于病人要多休息的道理,他决定回房小睡一下。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他们?』

 

  伊诺颤抖着身子盯着眼前残破不堪的血族尸体,亲眼目睹死亡瞬间对他来说太过震撼,他的双眸倏地瞠大,愕然望着眼前全身遍布鲜血的父亲。

 

  『为什么啊……当然是因为太弱了。』他开始发狂似地大笑,那画面简直丧心病狂。

 

  看着眼前逐渐消散的血族残骸,伊诺的脑袋得出结论──这个人是染血的恶魔,而自己是恶魔的后代,他全身流淌着那个人的血液。

 

  看着男人毫不在乎地离去,伊诺崩溃地跌坐在地,有好一阵子发不出声。在那之后这件事成为他的梦魇,当时看见的尸体时不时侵扰他,卓越的能力变成诅咒,无时无刻提醒他,自己是那个人的后代,无法抹灭。

 

  「──!」

 

  猛然惊醒,他刚刚做了恶梦,伊诺抬起手,发现双手都抖个不停,脸上还频频出汗。

 

  这样下去不行,纵使过了许多年,他还是无法克服当时的恐惧,现在的时间已经接近深夜,伊诺起身到客厅倒水喝,同时发现蕾希还没回来。

 

  他思起不久前蕾希说过如果太晚回来就不用等她,他准备回房,却在门口的地板看见蕾希的变声器。

 

  「奇怪?她不是说这个很贵,所以一向不离身的吗?」算了,帮她拿回房间放好了。

 

  不对,这个她好像都放收藏品室的样子……呃、收藏品室要怎么走啊?伊诺相当扼腕地在屋子里左弯右拐。

 

  蕾希家真的大得像个迷宫,除了他们各自的房间之外,其中还有收藏品室、游泳池、小型图书馆、藏酒的隔间,不过除了各自房间还有收藏品室之外,其他地方他完全没去过,就连收藏品室他也只去过一次而已。

 

  伊诺发挥冒险精神,每间房间都开过一遍之后,终于在数十分钟之后找到收藏品室。

 

  「真他妈的……一个人住这么大间干嘛。」他在门口喘了好一阵子才进去,将变声器放在离门口最近的柜子上,而后他开灯看起了里面的收藏。

 

  第一次来的时候听见蕾希滔滔不绝赞扬她的男神,伊诺当时没看得很仔细,现在一看他相当无奈,每一张都戴着墨镜跟帽子,脸早就挡住大半,这样到底是帅在哪?隐约能看见的只有跟蕾希相仿的碎金发丝。

 

  伊诺沿着墙边的海报看过去,正巧瞥见最里面的墙角有个镶着璀璨宝石的摆饰,那是颗相当瑰丽的蓝宝石,伊诺凑过去看,上头的水蓝透着光,像银河似地闪着微光,仔细看的话能够看见里面刻着「only」的字样。

 

  他情不自禁将手放了上去,才刚碰到宝石就爆出耀眼的光芒,伊诺吓得抽回手,顿时感觉地面正在摇晃。房间传来巨大的声响,墙角逐渐向后退去,灰尘飞起,他难受得闭眼往后退开一段距离,等到声音结束后才睁开眼睛。

 

  没看还好,眼睛一睁开他立刻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愣在原地。

 

  「这是……」

 

  墙角边多出了一个相当大的透明玻璃箱,箱子本身很干净,感觉有在定时清理,而伊诺在里面瞥见一个人,他缓缓走到玻璃箱旁,看清楚人后诧异地瞪大双眸。

 

  里头的男子似乎睡了很久,模样相当安详,胸口处凹陷了一块,穿的衣服上能够窥见淡淡的血迹,看来应该是被枪击心脏后身亡。

 

  所以这应该是类似棺材的东西?遗体很干净,而且完全没有腐蚀的迹象,不知道是利用什么技术才能做到这种地步。只是碎金的发丝、精致的五官,还有微微抿起的唇,这根本就是……

 

  「蕾希……」

 

  不,不一样。虽然脸几乎是一模一样,但是对方的个头明显比蕾希高出许多,胸膛虽然失了一角却仍看得出平时有在锻炼,不过很像、实在太像了,世界上为何会存在相貌如此相似的人,除非……

 

 

 

  「『是哥哥喔。』」后方传来淡淡的嗓音,伊诺警觉性地往旁边躲,一把匕首微微擦过他的发丝。

  「『麻烦不要靠得太近,尸体是没有免疫能力的,如果感染细菌就麻烦了。』」

 

  伊诺错愕地转身,看见蕾希慵懒地倚在门边,全身遍布怵目惊心的血迹,雪白的围巾顿时染成鲜红色。

 

  对于她这个样子,看过第一次后已经见怪不怪,他已经懒得去管为什么去跟编辑讨论新书会弄成这个样子回来,只是有件事很奇怪。

 

  「蕾希,妳的变声器有两个?」他盯着不久前放在柜子上的变声器,确定是未开启的状态后开口询问。

  「『没有喔,那个是特别订做的,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个呢。』」她勾起嘴角。

  「那妳的声──」

  「『你还不懂吗?诺诺。』」

 

  她以相当不科学的速度移动到伊诺面前,满身鲜血令伊诺皱起眉头,脑中浮现数年前鲜血四溅的血族尸体。他有些反胃地别过头,看见了方才擦过他头发的匕首,上头印着『冰锥』的图样。

 

  蕾希扬起嘴角,眼眸里的空洞似曾相似,他却记不起究竟在哪边看过。

 

  这个人……是谁呢?这并不是他所认识的蕾希,蕾希虽然总是有惊人之举、虽然总是让人担心,即便眼底的笑意参杂哀伤;但她却从未露出这样的笑,这样的感觉令人发寒、宛若看透一切般地令人畏惧。

 

  「『诺诺不是一直想知道吗。』」她淡道,默默地摘下围巾。

 

  白皙的脖子上有着一条显著的疤痕,伊诺瞪大双眸,那条疤跟自己使血液操控的大小如出一辙,而且痕迹是流线型,也只有他的攻击才有办法办到。

 

  只是这伤口看起来有段时间了,他的血鞭上有着剧毒,就算抵抗力再好也不可能毫无后遗症,但是蕾希的脖子除了淡淡的疤痕之外,连腐蚀也没有。

 

  但令他错愕的不只这些,他在蕾希的脖子上看见了微微的突起,那是在女性身上绝不可能出现的东西。

 

  「『这就是,我的秘密。』」伊诺震惊地说不出话,她……不,他头也不回地将围巾往后一抛,染血的围巾精准地进到垃圾桶。

  「『你看见的是我的双胞胎哥哥,语西。他是艺人也是作家,如果还活着的话肯定能继续在电视上发光发热吧。』」

 

  蕾希看着玻璃罐里的人缓缓开口,眼神有着说不出的柔和与不舍。只是伊诺没有发现,那样的情绪还埋有更深的、无法言喻的情感。

 

  那一瞬间,伊诺似乎懂了。为什么不跟哥哥联络、为什么说哥哥不会原谅他、为什么总是在提到类似话题时露出苦涩的笑,全部全部,他沉默不语。

 

  「你之前说的,无法原谅的事,能告诉我是什么吗?」伊诺看着他,似是下定决心般,眼神相当坚定。

  蕾希看着他,宝蓝的瞳孔闪烁了下,「……我杀了他。」

 

  伊诺的脸霎时垮了下来,语西胸膛上的伤痕精准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就连伊诺都不见得能够如此分毫不差地正中心脏,蓦地,他突然忆起之前跟蕾希上山时那两只一枪毙命的野猪尸体,他的全身止不住颤栗。

 

  「你、你到底……」你到底是谁?

 

  蕾希望着他,淡淡启唇,「请容我重新自我介绍,我是冰锥现任首领,我叫雷西。」

 

  短短一句话在伊诺脑中炸开,他顿时觉得天旋地转,一切彷佛要四分五裂。啪答一声,碎成千片万片。

 

  他所认知的所有,全都不复存在。犹如他过了一百年后睁开眼时的彷徨,支离破碎。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