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五、幸福的伪装脱落01

  

  

  

  『那并不是我所能选择的事,就像虚无缥缈的梦,一旦梦醒,终将消逝。

 

  我不后悔,一心一意地编织美梦。与你相守的日子幸福得不切实际,所以我很珍惜这短暂的幸福。

 

  然而仅存梦中的幸福是远远不够的,我贪婪地许下心愿,希望梦醒之时,你仍在我身旁。』

 

 

 

 

  『我很爱你,你知道吗?』

 

  「──!」身子一颤,猛然从床上弹起。

 

  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之后,他终于清醒过来。伊诺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熟悉的房间,也是,已经办完事情从血族领地回来了。

 

  「嗯?诺诺你醒了啊?你一直在冒冷汗耶,真的没问题吗?」蕾希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她的视线还是没有离开电脑萤幕,好像有听她说过当时为了去祭典她罢工了好一阵子,导致稿子进度严重落后。

 

  对于这件事情伊诺非常愧疚,不过想到她到祭典时又吃又喝又玩的,道歉的说词就卡在喉咙怎么样也说不出口。不管怎么看这家伙都很乐在其中啊,一点也不像去找人。

 

  「没什么,只是梦到以前的事。」想到当时的场景还是心有余悸,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永远都不要再想起。

 

  「是说蕾希你的变声器在祭典那时被压坏了吧?修的好吗?」他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

 

  当时那个混账身上爆出光芒时场面十分混乱,血族和人类发疯似地四处逃窜,不知道哪个白痴乱传什么光芒是战争的预兆,害得原本很热闹的祭典被搞得一团乱,蕾希的变声器也是在那时被压坏的。

 

  「『嗯,就有时候会怪怪的,就像现在。会变成之前那个声音。』」回应的是之前听到的低沉男声,刚从祭典回来时还有点不习惯,不过现在已经渐渐习以为常。

 

  「这样啊,对了,蕾希听过『冰锥』吗?」虽然只是梦,但伊诺还是有点在意。已经过很多年了,不知道冰锥现在怎么样了。

  「嗯……诺诺是指那个『冰锥』吗?有听过传闻,据说现任首领把上头的人全杀了,后来不知道怎么样了。」蕾希偏着头思考了下。

 

  呃,不过这个情报很惊悚欸,把上头的人全杀了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妳可以一派轻松说出这种话?

 

  「之前要写黑手党的故事有稍微调查一下比较有名的帮派。」妳不需要报备妳为什么会知道,只要是从妳嘴里说出来的不管是什么理由都不奇怪,真的。

 

  蕾希不知道在何时将脸转过来,脸上还挂着灿烂的笑容,似是看穿伊诺的想法般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妳真的不觉得妳的表情跟说出来的话很不搭吗!伊诺一脸挫败地低下头决定不再思考这方面的问题,不然他可能会提早去见上帝……

 

 

  『我唤你的名、听你的声,感受你紊乱心跳。

 

  能够感受到吗?早已满溢而出的炽热爱恋。

 

  「Yes,No?」

 

  我试着凝望你,你的眼眸平静,里头映上我的身影。只有我、只有我……

 

  爱与不爱,能与不能,是与不是,我在等你。

 

  「Love,Hate?」

 

  涟漪荡漾,染血的眼眸清澈,请告诉我,那不是我,不是我。

 

  血色的眼眸、纯净的心,包裹在黑暗中纯粹的爱。

 

  究竟该何去何从,就听你一声令下。

 

  我为你堕落、为你杀戮,只愿你寻见纯白羽翼。

 

  你的瞳孔逐渐放大,我唤你的名、听你的声,感受你心跳归于平静。

 

  能够感受到吗?早已满溢而出的炽热爱恋。

 

  「Yes,No?」

 

  我试着凝望你,你的眼眸平静,里头映上我的身影。只有我、只有我……

 

  爱与不爱,能与不能,是与不是,答案不再重要。

 

  「Love,Hate?」

 

  涟漪荡漾,染血的眼眸清澈,请告诉我,那不是我,不是我。

 

  血色的眼眸、纯净的心,包裹在黑暗中纯粹的爱。

 

  苍白的脸庞、挂在嘴边的笑,你已经告诉我答案。』

 

  这是『扭曲的变奏曲』中某一段的开头,描叙弟弟对哥哥之间疯狂且偏执的情感,明明诗里没有提及任何「我爱你」之类的词汇,字里行间却能清楚感受到提笔者强烈的执念。

  他无法明白,究竟要对对方抱持怎样的心情,才能写出如此扭曲隐晦的诗句。而更令他想不透的是,写出这部作品的作者还是个看起来天真浪漫的少女。

 

  算了,继续探究这个问题没有意义,伊诺阖上书本向电脑桌前还在跟稿子奋斗的人说声晚安后就躺回床上,沉沉睡去。

 

 

 

  『我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在哥哥过世后所有事情都乱了。必须防止事情继续恶化,于是我代替了他。身为双子,要在外貌上骗过其他人非常容易,要伪装成哥哥的个性对我来说也不困难──自那天起,我开始了两种身分的生活。』

 

  早上醒来后蕾希已经出门了。

 

  『我要去很远的地方取材喔,可能要好几天才会回来OAO』

 

  留下很不负责任的话就走了,那个表情符号是怎样……看着蕾希留下的字条,伊诺抽抽嘴角不做任何表示。

  定格半晌,他瞥了眼放在床边的『扭曲的变奏曲』,突然惊觉自己已经成了蕾希的忠实粉丝,甚至非常介意自己回去以后就看不到内容,根本病得不轻。

 

  『哥哥是位作家,而且是非常有名的那种,出版的书籍已经多到无法细数,我沿用他的笔名将这个工作继续下去。一开始他的编辑相当反对这件事,毕竟除了让一个外行人接手大作家的后续工作很不妥之外,更大的原因是这行为根本在欺骗广大热爱哥哥文章的读者。

 

  不过就在编辑看过我写的后续之后果断采用了提案,让我接续哥哥的工作。对此我并不意外,以前哥哥在写稿时我就常常帮忙校稿跟内容构想的工作,写作能力方面,由于本身也会写写文章,其实并不会差哥哥太多。至于哥哥的文风,我从小就看着他的书长大,努力一点的话应该是可以模仿得很像的。

  在种种考量之下,我还是接任哥哥的位置将他的工作继续下去,我想这应该是我唯一能做的,最大的赔罪。

 

  ──为世人塑造一个哥哥还存在于世上的假象。』

 

  借用蕾希的电脑在搜寻上方打上『扭曲的变奏曲』的资讯,伊诺正盘算着等下去书店一趟把书买回来。喜欢就要支持,这是他的鬼生准则──虽然是刚刚才成立的。

 

  不过令他惊讶的是『扭曲的变奏曲』集数并不只有一集,作者名为语西。

 

  嗯?这不是蕾希男神的名字吗?她究竟有多爱那个男神,连笔名也把人家的名字拿来用。不过她的书封并没有印上作者名,刚刚翻开确认了一下,作者介绍的确写着『语西』,应该是这个没错。

 

  动别人的电脑是非常不道德的事,不过机会难得还是想要看一下,伊诺关掉搜寻页面后,就开始端详别人的电脑桌面。原本以为桌面上应该会布满各式零散的稿子档案,没想到不但有用资料夹分类起来,而且还设了密码,看起来在专业领域上她还蛮谨慎的。

 

  等一下……为什么会有一个资料夹叫做『诺诺观察日记』?他点了进去。

 

  「干!」他才刚点开就无法控制地飙出脏话,他睡觉跟洗澡的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还有张着嘴流口水睡觉的糗照,连从床上摔下来的照片都有啊啊啊!这是什么可怕的东西!虽然很想删掉,但碍于这是别人的电脑,伊诺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开启网页打开蕾希的脸书,还好这家伙的脸书从来不登出,不然他根本猜不到密码。

 

  『此次图片已上传喔☆──于 伊诺粉丝后援会』

 

  一打开就看到讯息,贴文底下附了好几张伊诺看到就快抓狂的糗照。等一下,记得拉斯说过他是粉丝团的管理员之一,其他还有两位,一个是那位喜欢性骚扰的变态,另一个非常神秘,平常都不会露面,代号是『蕾蕾』。

 

  ……

 

  ……

 

  ……

 

  原来『蕾蕾』就是妳吗!你们这群可恶的变态居然联手搞了这个诡异的粉丝团出来贻害世人!为什么还破一万赞!这不科学!

 

  伊诺沉痛地关掉网页后,顿时觉得自己心灵受到非常强烈的冲击。正当他要把该死的资料夹关掉时瞥见了底下的一行字。

 

  ──妳所珍视的事物将永远长存于此。

 

  ……实在是理解不能,而且这句话还特地做成图片档跟诡异的糗照放在一起。算了,那个女人的思维可能想到进棺材还想不出个所以然。伊诺索性关掉资料夹。

 

  关掉电脑后伊诺动身前往书店,碍于讨厌阳光,他硬是等到傍晚才肯出门。在陈列的书柜上他很快就找到『扭曲的变奏曲』,一套三集,书封也和家里的截然不同。他快速拿去结账后就扛著书离去。

 

 

 

  『我能隐约察觉,弟弟对我有着不单纯的想法,他看我的眼神非常不寻常,参杂着炽热的情感与浓烈的占有欲,那并不是正常兄弟间该有的眼神。于是我心里大致有底了,他非常『迷恋』我这个哥哥。

 

  他大概没发现我其实知道吧?我也就顺他的意装作不知情,或许这样的作法对我们现下的关系而言,才是最好的。

 

  他很优秀,我以这样的弟弟为傲;可是他却对自己没有自信,由于本身长相中性,个性又阴柔,时常被同年纪的男生欺负。』

 

  他回家后打开书翻了几页。奇怪,居然是哥哥视角吗?没有多想,他继续看下去。

 

  『我总是将他护在身后,从小时候开始我就很疼他,虽然我们是双子,年纪差不到几分钟,我还是将他捧在手心上。或许也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这么依赖我吧?他的个性会变成这样,可能我得负最大的责任。无条件的纵容和包庇,大概永远也戒不掉。不论经过多久、不论他变成什么样子,我还是会持续付出。

 

  实在是糟透了,各种意义上都是。

 

  我并没有他所想的那样完美,相反地相当丑陋。以保护弟弟这种廉价的理由、以弟弟只是特别依赖自己这种虚假的谎,来掩盖不堪入目的真相。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他将这份『迷恋』永远放在心底,若是如此我们还能当一辈子的兄弟。不然的话……不,我想没有后续了。或许会很惨澹地画下句点吧?

 

  那是最糟糕的结果。为了不让它发生,我用拙劣的方法进行抵抗,就像躲避告白对象那般和对方保持距离,非常愚昧;但是是我目前想到最好的方法。

 

  ──为此沾沾自喜的我过了很久才知道『一步错,步步错』的道理。』

 

  砰──

 

  才刚阖上书,还来不及消化书上的内容注意力就被门口的撞击声吸引。

 

  拜托,现在已经很晚了,到底哪个疯子会这样撞别人家门口。虽然不情不愿,伊诺还是走到门口准备开门。

 

  等、这股血腥味──!

 

  他猛然打开门,原本倚在门边的人顿时失去重心往伊诺的方向倒去。眼前的少女身上满是怵目惊心的伤口,衣服早被染得鲜红,就连围在脖子上的围巾也躲不过被染红的惨剧。

 

  「妳到底在搞什么!妳不是去取材吗?是跑去参加战争吗!」他已经很久没有动用血液控制了,将手放在蕾希身上,对方身上的伤口相当深,他必须消耗相当庞大的精力才能勉强止血。

 

  倏地,伊诺的手上溢出淡淡蓝光,只见血液以缓慢的速度渐渐倒流,为了避免不小心动到伤口,他慢慢地将人搬到沙发上,才继续进行止血的动作。

 

  「妳这样要我以后怎么放心让妳一个人去取材?」明明知道她不会回答,伊诺还是忍不住抱怨,到底要跑到什么地方才能把自己弄成重伤?好不容易止血完毕,他累得瘫在沙发旁,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他已经几十年不干了,要是这疯女人再乱搞,他就把她丢在路边让她自生自灭!

 

  「『哥、哥……』」沙发上传来若有似无的嗓音,但伊诺此刻只想叹气。连取材也要把变声器带在身上吗?根本莫名其妙。将手往蕾希的后口袋探去,却没摸到要找的东西,他才刚收回手,对方又再度吐出呓语。

 

  「『你就、真得这么、讨厌……我吗?咳、咳──!』」她皱眉,嘴角还不断流出血,这样的场景令他不禁忆起『扭曲的变奏曲』中主角的自白。

 

  『「我不在乎别人说了什么,你的答案呢?连你也觉得我这样子很恶心吗?哥哥。」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你不厌恶我这样就够了。我不奢望还有谁能够了解,我有多敬爱眼前的这个人,只要我自己和他知道就够了。

 

  但如果连这个人都觉得恶心的话,那我就不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活着了,干脆就这样死掉算了。就好像一切都被否认一般,有种很讨厌的、很令人难受的挫败感。』

 

  腐败的扭曲、丑陋的自我厌恶,如此情绪不断蔓延。莫名地,这种感觉似曾相似。或许别人常在说的小说会反映作者的心境,这句话到了现在才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

 

  就像主角一样,以远离来掩盖自己的痛,以贬低自己来成就内心景仰之人,正因为不够好、正因为很恶心,所以不被选择是必然的结果。

 

  『我啊,在做事情的时候是不会去考虑后果的,就算结果不是好的,我也不会后悔--因为那是我所选择的道路。』

 

  她曾那样说过。或许是因为那时的表情太过坚定,他才不曾质疑对方话语中的真实性;连带地,他忆起了对方在说到自己的兄长时露出的苦涩笑容。事到如今才在疑惑那是不是同一人吗?包装在开朗的外表下脆弱的心,就在伪装崩毁的剎那原形毕露。

 

  伊诺不发一语地凝视躺在沙发上的少女,神情难得严肃起来,过了不知道多久才缓缓地往房间走去。

 

  她习惯不被选择,就像她习惯失去;但并不代表她不会害怕。

 

  ──包装得再完美,早已碎得四分五裂的玻璃终究留有裂痕,如同留在她心中的缺憾。时间并不万能,无论过了多久,放在心中的遗憾并不会被抹去。只会一点一点地,步入地狱。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