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朝俞】哥的生命是老天给予世界的救赎

  

  

*祝 @自古一笑 630生日快乐!最近太累了,拖到今天才打完

*前文看我,两篇独立不影响阅读

* 图@临鱼鱼🐳 



 

  谢俞一直以为,贺朝在文学奖消停了一阵子,那事应该是真的过了。他那位姓贺名朝的男朋友应该好好卖他的保险,新兴一下祖国的产业发展。

 

  事实证明,他真的想得太美。

 

  在期中结束之后没几个礼拜,有一篇论述文像台风过境横扫了清华论坛,强势地夺人眼球,取名的人是个人才:惊现奇文《哥的生命是老天给予世界的救赎》!?

 

  谢俞正在喝水,看到帖子差点一口把水喷了。

 

  那是一篇论述文,楼主说这是某门课的老师出的题目,要学生对『自己生命的意义』这点加以论述,字数不限。

 

  谢俞原本无聊滑个几句看,结果第一句就看到「哥的生命是老天给予世界的救赎」。

 

  谢俞:「……」

 

  他开始认真往下看,看这人还能扯出什么花来。

 

  『我常常在想,一个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可能是考取功名、可能是成家立业,也可能……梦想干件大事,在死后被万人歌颂、名垂千古。这个问题我想了很多年,幼年、少年、青少年……它陪我度过人生很多个阶段。至今为止,仍没有答案。

 

  我想,或许是因为什么事都毫无意义,太简单太容易了,所以显得没有归属感,没有想要去努力争取什么的热情。大概太完美本身就是一种罪过吧?

 

  我可能有点自恋,虽然朋友都说那不是有点,你误会了这个词,但我还是坚信自己的理解没错。客观来说我的相貌不凡、脑子好四肢也发达,做什么都能很快上手,所以能轻易得到很多人需要努力才能得到的东西。

 

  我觉得自己与别人格格不入,别人需要努力很久的事自己不费分毫就能做到,这样的落差形成一种隔阂,无形之间把我与旁人隔开。表面上大家和谐相处,我尽量装作与他们相同,然而实际上却渐行渐远。

 

  我很努力地去找自己不会的东西,样样试却样样落空,对我而言都太容易了。

 

  好吧,我可能真的挺自恋,但我说的是事实。

 

  ……』

 

  谢俞一生的耐心扣掉忍受傻逼男友之外,其他的铁定都耗在这篇文上,他快坚持不下去了。这位笔者挺有想法,光是自己怎么烦恼「过于优秀」的问题就烦恼了快一千字,看得出来生活过得很滋润。

 

  批卷老师怎么没直接给他零分?

 

  吐槽归吐槽,底下的评论已经炸开了。

 

1L

这我知道,那老师出的题目我们系也得写,敝人看过这么多愣是没看过如此有想法的同学,肯定是个人才6666666666

 

2L

不是这口气,我想到朝哥在开学访问那个视频,差点没笑岔气233333333333

 

3L

LS你别说,你一说我也想笑了23333333333333

 

4L

不是,我就想知道怎么个人才可以烦恼自己太过优秀烦恼了二十年还没消停

 

5L

LS有的,显然就是文上那位人才233333333二十年挺好啊,你看还烦恼了一千字2333333333333

 

6L

那个……有件事我觉得还是该说下。

本人是金融本科的,我们系也有这老师的课,不论哪个班都有,然后我跟我们系某个大佬同年,我就这样说你们意会一下……

 

7L

……LS我劝你善良,你这样跟直接说了有什么不同?

 

8L

………

 

9L

…………

 

10L

卧操!那必须是朝哥啊!有哪路人才知道朝哥这次写什么吗?

 

11L

无可奉告。

 

12L

沉默。

 

13L

沉默是我本人。

 

14L

别提这个,自从之前有别校的好兄弟把朝哥的陈年巨作爆出来之后就不得安宁了,这文比起背影肯定有过而不及!!!

 

15L

我的背影真他妈帅气?????

 

16L

哈哈哈哈哈

 

17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8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说我就想笑,那篇不是吹自己800字吗,事隔两年刚好增值200,凑成千23333333

 

19L

LS有才,大写的服气

 

20L

就没人好奇这种东西为什么没被打零分吗?

 

21L

同楼上,那老师很严的,字不工整还会被扣卷面,LZ传的图字是漂亮,但是这内容……虽然是没贴完啦,可是看前面这样……

 

LZ

 

好了我是楼主,关于LS跟LSS的问题我一并回答。

 

根据那位老师的说法,我直接还原原话啊:的确是很想直接赏个蛋的,写那什么狗屁玩意儿。但是这篇文正好都扣在题意上,虽然表达方式有那么点不妥……

 

23L

有那么点不妥2333333333

 

24L

有那么点不妥233333333333333

 

25L

怕不是跟优秀兄一样对有点有所误解23333333333

 

26L

什么优秀兄233333333333333

 

……

 

  谢俞直接把帖子关了。

 

  都什么鬼,那图片他看了一眼就知道是贺朝的字,左手写的。这家伙还知道要用左手写字,至少不要再写出天书来,也算是创举。

 

  那家伙说最近挺忙,这阵子就没跑来医学大楼瞎转,楼下的猫最近瘦了几斤,显然少了「临时认的」铲屎官还是有差。

  至于他忙,看来也是真忙,忙到烦恼自己过于优秀烦恼了一千字。

 

  期中刚过,医学系一向没得悠闲,杨老的实验项目刚开机,指这比那的,根本闲不下来,有能看论坛的时间实在是偷笑。

 

  「小朋友,看什么呢。」

 

  谢俞抬头,贺朝正好站在他面前,挡住了他头上一片阳光。

 

  他在金融大楼等了某人好一阵,这会儿下课了,很多人走了出来。有些不怕死的想过来打声招呼,生生被中央空调的寒气冻得倒退八尺。

 

  「你又写了什么傻逼玩意儿。」

 

  他把手机解锁后丢过去,上头是论坛页面,贺朝看到后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会被拍下来:「不是、这些人无不无聊?这种东西有什么好拍的?」

  「他们无不无聊不重要,就算不拍,在金融也传疯了,你怕是没看到墙上贴的都是什么鬼。」

  「什么鬼?」

  「贺朝夫斯基的大作。」

  「……」贺朝噎了一下,「靠!小朋友!没有你这样损男朋友的!」

 

  谢俞留给他一个背影,洒脱程度直逼两年前的某作文。

 

  贺朝赶紧追了上去,谢俞嘴上不留情,人倒是没说的话这么狠,走路的速度比平常还要慢上许多。

 

  贺朝看破不说破,嘴角勾起,朝眼前人喊着:「老谢,等我一下!」

 

  今天之后就放假了,谢俞早早就没了课。实验室虽然是忙,但杨老看着他日渐消瘦觉得不行,半强迫地放了他几天假,他们才能溜达去外头约个会。

 

  搭上了去外头的公交,贺朝从包里掏出保温瓶,喝了几口后递给谢俞,问了一句:「喝水吗?冰的,保证凉!」

 

  谢俞接过后把瓶子转到贺朝刚喝过的位置灌了几口,再把保温瓶塞回某人手上,挑衅似的勾勾嘴角。

  贺朝:「……」

  他低头看了保温瓶沉思许久,缓缓地从肚子里憋出一句「操」。

 

  「小朋友你可以啊,你是不是有事没事就要玩玩我?」

  「还凑合吧,你不是烦恼自己太过优秀吗?一千字挺多余,我帮你想起来当凡人什么感觉。」

  「……」

 

  贺朝直接凑上去堵住他的嘴,两人坐在最后排,没什么人注意到,路上只有车偶尔颠簸的响声,除此之外静得慌。

 

  他们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消停,贺朝伸手摸上谢俞的脸,指腹擦过眼睛底下,「小朋友,你黑眼圈挺重啊。」

 

  谢俞恍惚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最近的工作量确实大,堪比古代皇上的日理万机:「事情多吧,很多项目刚开,没办法休息,怕耽搁了进度会延误。」

 

  贺朝皱眉:「你们医学系那什么不是人的东西,是人都要休息的。」

  「所以我放假了。」

  「说得是,」贺朝笑得嘴开了一半,「老子没有任何时候比今天看他还要顺眼了。」

  「有完没完。」谢俞笑了一声。

  「没完。」贺朝把头搁在谢俞肩膀上,见他没反应,又借机蹭了几下,「跟我男朋友有关的事,永远没完。」

 

  从交往后,谢俞渐渐发现,这人表面上看来接地气,什么事都无所谓,没心没肺的,酒肉朋友挺多,随便叫上几个都能去踢足球。

 

  实际上占有欲挺重。

 

  虽然不会没事就过来查冈,但也是跟男朋友的身分有关;若换了一个不是校霸又不制冷的,大概整个人都会黏上去。

 

  谢俞生性淡漠,没太去细想这方面的事,虽然没想过自己会早恋,但真谈了也没什么,就是适应一下,之后又没事了。

 

  说是约会,其实无非是吃个饭再看场电影。他们下了公交后,就到附近随便找了餐厅吃饭。谢俞忌口多,可能就贺朝记得乐此不疲,他的了解程度连谢俞本人都甘拜下风。

 

  贺朝踩着安全线点了几样菜后回到位置上,「要喝点什么吗?」

  谢俞想了片刻:「冰水?」

  贺朝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靠!你有完没完!」

 

  谢俞大笑出声。

 

  「其实不是我吹,我那论述文拿的分数还是不错的。」菜上了之后,贺朝夹了一点到谢俞碗里,「老师还有夸过我,虽然前面开头是谦虚点。」

 

  谢俞想了一下开头,第一句就是「哥的生命是老天给予世界的救赎」,登时觉得老师能心平气和跟他说这句大概是用尽一生的力气。

 

  「至少你记得要用左手写了,右手的字简直狗屎。」

  「哪有!你回想一下我那大气磅礡的笔锋,一划下去那个潇洒劲……」

 

  谢俞喝了一口汤:「朝哥,做人真诚点也务实点,认清现实。」

 

  「我很真诚的!我就跟老师说我很真诚地把我的烦恼贴切挨个写了个遍,所以一不小心写到四位数去了,惭愧惭愧。」

  「……」没被打零分真是个奇迹。

 

  吃饱喝足后他们去了附近的电影院,随便找了一部看,两人都不挑,贺朝除了恐怖片什么都可以,谢俞就是完全的随便了。反正去了完事出来可能都还不知道电影在演什么。

 

  他们坐在最后一排,看的是挺有名的动画片,写作动画念作动作的片子。这次他们意外看得挺认真,电影厅内人是满的,除了声效之外竟意外地没有聊天声。

 

  他们的手轻轻迭在一起,放在扶手上的饮料还透着一股凉气,水珠沿着杯壁滑了下来。片尾响起后,谢俞偏头看了一眼,微光打在贺朝身上,他莫名觉得,这人可能浑身上下都透着光。

 

  从高中时就如此,即便学渣包袱重,还是没能掩盖他的光彩。就像星辰一样,在一滩泥中顽固地闯进来,照亮他的生命。

 

  贺朝注意到他的视线,递给他疑问的眼神,谢俞没说话,拿起手边的饮料往男朋友的脸颊边凑。电影院冷气挺强,贺朝顿时被冰得一颤,一个没忍住骂了一声「操」。

 

  一天过得很快,等回到谢俞宿舍,天色已经晚了。

 

  「唉,小朋友,你是不是又要开始忙了?」贺朝待在床上打滚,全然没有要走的意思。

  「明天早上能睡一下,下午要进实验室。」

  「缺送饭的吗?」

  谢俞看了他一眼,笑了一声,「缺啊,怎么不缺。」

 

  谢俞看着他拿着手机摆弄了好半晌,「你忙什么大事业呢朝哥?」

 

  「喔,快好了,没什么。」贺朝的手速快得飞起,果然很真诚地好了,「弄点东西瞎看。」

 

  谢俞的眼睛已经闭上了,能听到浅浅的呼吸声。贺朝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把他的被子掖好,才走去关灯。

 

  过没几天,清华的论坛又被一篇文带走了流量,比起上次程度更甚,这次直接传到了医学系。谢俞抽空点开,看到了跟上次差不多耸动的标题:惊现奇文《哥的生命是老天给予世界的救赎》完整内容!?

 

  谢俞:「……」发帖的人怕不是同一个。

 

  他的眼睛直直往下扫,直接略过了「太过优秀」的一千字。

 

  『我一直很迷茫,感觉自己陷在雾里,看不清方向。担子很重,压得要喘不过气,他们总跟我说:像你这样的人,要考什么学校没有?你就安心读书,剩下的什么都不要担心。

 

  我直到那天才知道,原来太过优秀有时带给别人的,是无止境的伤害。若说我以前曾沾沾自喜自己的天赋,现在是完全没有了,我觉得那可能不是我能承受的东西。

 

  我跌倒过很多次,很疼、很绝望,但我还是回到这里。

 

  很久以后,我终于找到了想做的事。我们家的教育方式比较特殊,我爸跟我说过,跌倒了我不会扶你,有本事你就在地上躺一辈子,没本事就起来。

 

  有时我很不谅解,但又好像能够懂。他怕我疼,可是他也相信我,哪怕现在找不到方向,也绝不会认输。

 

  后来,我遇上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那是指引我的光,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想做什么,为什么要活着。

 

  我想要跟某个人,跟那么一个人,一起去更远的地方。去那个很长、永不平息,看不见尽头的未来。

 

  那就是我生命的意义。』

 

  谢俞愣了很久,这次他没去看底下的评论,直接走神。他们的课刚好结束,老师宣布下课后,人开始散去。

 

  谢俞恍惚地走出教室,一抬眼就看见一个拔尖的人影,真是到哪都招摇。贺朝穿过人群,来到他面前,冲他一笑,就跟平时一样。

 

  ──我想要跟某个人,跟那么一个人,一起去更远的地方。去那个很长、永不平息,看不见尽头的未来。

 

  他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那个背影真他妈帅气的同桌、那个自称贺朝夫斯基的傻逼,还有那个说只要是男朋友的事永远没完的傻逼男朋友。

 

  他们拨云见日、兜兜转转绕了好大一圈,最后终于走到一块。很多事好像变了,又好像都没变。

 

  没变的是,他们还有很长很远的未来,那个有对方在的未来。

 

  还有那个傻逼盯着他看的视线,朝他说──

 

  「老谢,约个饭吗。」


 /


  系列连结已补


评论(53)

热度(1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