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同居三十题】五、做饭

  

   

  

  贺朝做了一个美梦,他梦见小朋友很温柔地亲了他的耳朵,轻声喊了他「哥」。然而醒来一切成空,都是梦一场。

 

  唉。

 

  他不奢求太多,再多喊个一两百次差不多吧,真的。

 

  他摸了摸旁边的位置,凉的。谢俞说过今天医学系有点事,早早出门去了,他没得验证自己那个究竟是不是梦,虽然他觉得十之八九错不了,大概是梦。

 

  没事,失望过后又是一条好汉!贺朝点开昨天百度下来的菜谱,决定好好研究一番,明天放假,四舍五入今天晚上就是假日,他有自信绝对能让对方说出好吃两字。

 

  他今天没课,有很充足的时间能准备,住的地方附近就有超市,他稍微盘算了会儿,脑中逐渐浮现出了谢俞惊喜的表情。越想心情越好,突然觉得人生充满希望,就差一个谢俞的微笑。

 

 

 

  谢俞今天早早出门去了,他记得系上教授通知他,今天实验室有个重要会议要开,他起来的时候贺朝睡得很熟,谢俞就没吵他,替他把被子掖好后就匆匆出门了。

 

  会议持续了两个小时,主要是叮咛某些药物的实验上需要注意的事项,有些危险性高的暂时不会让学生去尝试,零零总总说下来也就那些事。谢俞的脑袋有些疼,到底是睡眠不足,又听一些琐碎的事更加费神。

 

  他硬是撑到散会,之后提早去教室补眠了。

 

 

 

  贺朝盯着菜谱,思绪回到他跟谢俞第一次做菜那天,两个人差点把厨房给掀了。

 

  『少许盐是多少啊?一匙?两匙?看心情?』

  『你问我我问谁?』谢俞回得很不耐烦,网上的食谱看着像天书,也不知道到底在折磨谁。

  『妈的,这也太拉仇恨了,不能写清楚点吗?』贺朝拿着手机,横看竖看就是没看出个所以然,『应该要放点油吧,倒多少来着?』

  『喂!停手!』

 

  然而为时已晚,贺朝直接把油罐倒了下去,锅底滋了好大一声,顿时冒出大片火光。谢俞眼疾手快,赶紧把瓦斯关了,所幸火光只是昙花一现,并没有折腾他们的意思。

 

  但两人的大动作撞到了其他东西,厨房本就不大,被两个大男人一撞,厨具七零八落散了一地,搞出来的动静太大,连房东都过来关心,确认没什么事后语带威胁地「提醒」他们务必小心。

 

  他记得当时谢俞的脸黑得像要把他生吞活剥。贺朝能活到今天姑且能算半个奇迹。

 

  还好他的炸厨房神迹没有得到妥善的教育,那天后就跟着油烟消失殆尽。之后他们又试着做了好几次饭,状况有明显的好转,至少食物能吃,卖相还成。

 

  后来越来越忙,开始没有做饭的时间,甚至在外面随便凑合。贺朝存了几张谢俞大概会喜欢的菜色,忆起当时他黑了半边的脸,情不自禁弯了嘴角。

 

 

 

  谢俞刚下课手机就响个不停,这几乎是个常态,连系上的人看见他们俞哥频繁拿起手机的反应都从大惊失色变成见怪不怪。

 

  谁让某人没课呢。

 

  哥的背影真他妈帅气:在吗?

  哥的背影真他妈帅气:刚下课?

  哥的背影真他妈帅气:回家吃饭吗?应该回来吧?

  哥的背影真他妈帅气:今天哥给你露两手

  XY:?

  XY:你又想干嘛?

 

  谢俞盯着手机看了好半晌,贺朝大概又发病了,只是不知道这次想做什么妖。他没再回复,对方没回讯息,大概是没看手机,他从不想去揣测贺朝的想法,是个正常人都不会想那么做。

 

  「俞哥,你忙完了吗?这边的实验教授说可以换手了。」

 

  谢俞「嗯」了一声,喊他的同学往办公室去了,他披上实验袍,又再次进入工作模式。

 

 

 

  贺朝去了趟超市。他跟谢俞一直都跟生鲜区不怎么熟,两人晃去超市大多买些零食跟泡面,顶多再加些日用品。连他自己都没想到有天居然就这样踏入了未知领域。

 

  「这个菜……比较绿的跟比较浅的有什么差吗?这个怎么黑了啊?哎,马铃薯好圆啊。」

 

  他不怎么挑菜,自然也不会挑。拿食材全凭直觉,他想着都放在一起应该不会差太多,拿出当时玩换装游戏的魄力,有顺眼的就往篮里丢,目测数量差不多了就接着进攻下一区,如此简单粗暴。

 

  这个时间的家庭主妇还不少,他伫足生鲜区时就有好几个从他身前经过,然后拿了一个他觉得其丑无比的老姜丢进篮子。

 

  谢俞不吃香菜,葱跟蒜也不吃,能吃的调味东西估计也就剩一个姜。可他又不吃油腻的东西,这着实让贺朝伤透脑筋,总之先买了再说。

 

  他看见周围的阿姨都拿了他鄙视不已的丑姜,贺朝疑惑,看着自己篮里干净的姜愣了愣,突然觉得自己这种挑法似乎不太对,虽然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但若是谢俞吃下去出了什么问题,他可承担不起这种风险。

 

  算了,丑就丑吧,又不是挑男朋友。

 

  他悄悄顺到前头的阿姨身后,利用极其优秀的眼力瞟了几眼,又装作若无其事经过,之后回到不久前经过的生鲜区,把东西换过一轮才回去结账。

 

  贺朝买了一大堆菜回家,其实他对于自己想要做点什么东西还是没个准数。男朋友忌口特别多,这些日子来虽然收敛不少,人在学校身不由己,学校食堂可不能这样挑嘴。

 

  但依旧香菜、葱、蒜三不,不辣不甜不油,贺朝一开始还担心过谢俞要怎么在食堂活下去──事实证明不辣不甜不油的菜色其实不少。

 

  小朋友爱吃清蒸鱼,他也就这样挑得特别娴熟,手法那是一个大写的专业。身为一个连姜都不大会挑的家伙,居然懂得把鱼的血水放掉,说出来贺朝都觉得自己的男友力简直能毁天灭地。

 

  说起来要不是别人送的姜用完了,他也不会沦落到得自己去挑的地步。也罢,人总是有那么一天去面对未知的事物。

 

  他能如此成功,第二个要感谢的是食谱。当时他学这道菜时,上头的食谱清清楚楚写着盐放一小匙,也有注明是鱼身两面各一小匙,才没发生初次的少许惨案。

 

  按理说,清蒸鱼是要加葱姜的,但是谢俞不吃葱,贺朝只好默默改了材料,一开始他担心清蒸鱼会变得不像清蒸鱼,好在成品出来,除了没有那么香之外,吃下肚的味道还是不错的。

 

  只加了姜的清蒸鱼还需要点米酒跟香油,香油不能再不放了,味道可能会惨绝人寰,做一顿饭像战争。贺朝感叹了声这是爱的力量,一说完差点没被周围的空气恶心死。

 

 

 

  谢俞下课时,天空已经黑了一片。贺朝的讯息不断在口袋里震着,他收拾好东西后点开,几乎都是让他赶快回家之类的话。这令他有些困惑,他回家时间不都差不多吗?

 

  或许是傻逼又想挑事,弄出什么大动静之类的,谢俞不想继续想下去,果断骑车往家里方向去。

 

  以结论来说,贺朝的确弄出了一个大动静。谢俞打开家门,看见一桌子菜时愣了片刻。

 

  正在端菜的贺朝对上他的眼:「啊你回来啦,时间抓得真准,我刚好全部做完。」

 

  谢俞心说觉得我抓得真准,那你他妈催个毛线。

 

  他把包放下,瞥了眼厨房,似乎有些狼藉。贺朝一个错位挡住他的视线:「男朋友,洗手吃饭了,尝尝你朝哥的手艺。」

  谢俞瞟了眼那一桌堪比满汉全席的菜色,面无表情:「你还记得我们只有两个人吗?」

  「没事,吃不完冰着而已,明日再战!」

  「……」神他妈明日再战。

 

  他自然是尝过贺朝的手艺,清蒸鱼他就做了不只一次,只是他不大明白为何这次如此慎重。谢俞洗过手后也没跟他客气,直接往眼前的鱼身上戳了一大口,贺朝的鱼肉处理得一向不错,至少吃起来不老,也挺顺口。

 

  这次除了鱼之外又炒了好几样菜,碍于同居人忌口实在是多,降低了贺大厨的食材选择范围,他弄了好几盘盘肉跟青菜,又煮了一锅蛤蛎汤。谢俞在这方面倒是很给他面子,每样都有夹,味道意外的不错。

 

  「老谢啊。」贺朝夹了几口菜到碗里,有些欲言又止,「那个,我昨天做了个梦……」

  「然后?」

  「我梦到你那个──」他想着豁出去了,就算被打也要问出来,「你亲我耳朵,喊了我哥。」

 

  他一说完,明显看见谢俞的手顿了一下,眼神微妙地看着他。他特别熟悉这种眼神──他被当成傻逼的时候谢俞就是这样看他的。

 

  谢俞叹了口气,贺朝不明所以。不过他没再开口,贺朝只好跟着闭嘴,专心演绎食不言的真谛。

 

  一顿饭结束得很快,两人收拾到一半,谢俞突然开口:「你还记得你昨天干嘛去了?」

  贺朝愣了半晌才意识到对方在问他话,他想了一阵:「我记得我在客厅弄资料,弄完之后我好像睡着了?」

  「那你今天早上醒来在哪。」

  「在床──」

 

  他蓦然哑了声,谢俞已经绕过他转身往房间走去。他一时之间无法思考,幸福来得太突然,砸得他猝不及防。但罪魁祸首似乎嫌不够似的,在火苗旁又倒了一桶油。

 

  「你说,你难道是梦游爬床的?」

 

 

  我的内心是崩溃的,我在写这篇的时候找的资料是这个,娘的。



评论(13)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