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同居三十题】三、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贺朝怕鬼四舍五入算是个秘密。

 

  除了天知地知他知谢俞知,姑且还不存在第五个人。

 

  谢俞手上拿着前几天从书店顺手买来的中间民间怪谈,稍微意思意思翻了一下,内容倒没什么特别的,全是些没有营养的无稽之谈。不过他一直感受到一股视线,某人正从不远处用哀怨的眼神看向他──手上的书。

 

  呵,看来怕鬼这点还是一样没什么长进。

 

  「你打算看到什么时候?不上课了?」谢俞把书丢到一边,终于抬头直视贺某人的眼睛,表情似笑非笑。

  贺朝顿时把理论的勇气都喂狗,讪讪一笑,开始胡扯:「说什么呢老谢,我这不是在等你吗?」

  谢俞挑眉,颇有兴致地把一旁的书捡起来,不慌不忙对上贺朝如临大敌的眼神,道:「是吗,我看你刚刚盯着这书看了挺久,不如我一起拿去好了。」

  「老谢,我劝你善良。什么都好说,放下你手上的书!」

 

  谢俞恍若未闻,直直朝贺朝的方向走去,那本民间怪谈看上去沉甸甸的,谢俞倒是拿得毫无压力。贺朝还在走神,谢俞已经走到他面前,平常看一眼都像欠他八百万似的,今天倒是难得弯了弯嘴角。

 

  贺朝看着那张脸越来越近,心头小鹿狂跳。操、不是、不会吧?今天福利这么好的吗?他有些紧张,不自觉地闭上眼睛,又像是不舍,偷偷开了一条缝暗中观察。

 

  然后他就看见谢俞绕过他的脸,鼻息打在他的耳廓,似乎还笑了一声,轻声说了一句:「走了傻逼。」

 

  那本怪谈早不知道被扔到哪去,反正是不在谢俞手上了。

 

  「……」

 

  贺朝一时无法言语,厚如城墙的脸皮竟是泛起了红,一点点的从脖子攀上脸颊。过了一阵他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罪魁祸首还笑着倚在门上观赏他的糗样。这把气差点没缓过来,贺朝憋了许久,才从喉咙里吐出一句脏话来。

 

  他难得不怂了,脑子一热就朝着谢俞大喊:「老谢你有本事撩就得有本事负起责任!」

 

  谢俞哪里理他,头也不回走了,走得不留情面。

 

  贺朝没想到对方竟如此无情,他抬脚跟了上去,正巧听见空气里带着男朋友笑意的一句「我有本事撩自然有本事跑」,瞬间气结。

 

 

 

  贺朝最近很认真严肃地思考一个问题,他觉得自己应该要信奉科学,避开没有毛用的玄学,坚信科学的力量,别去为那些不值一提的东西伤神。他想着想着,越发慷慨激昂,就差没在课堂上高喊着我他妈想得真对。

 

  想象力就是你的超能力,这句话一点也不假。贺朝感动了天感动了地,只可惜没感动到自己的勇气,以至于他想到某些没有脚又没手没头的东西时,好不容易涌上的勇气通通吞回肚子里,再次怂成一团。

 

  旁边同学看着他们金融男神丰富至极的脸部表情,时而傻笑时而纠结,有时还会间歇性抽蓄,开始担心起他们朝哥最近是不是压力太大。

 

  一节课的时间漫不漫长取决于用什么方式消遣,至少对贺朝来说,这节课是漫长的。在他不知道多少次因为脑内幻想出的红衣女子想要逃离座位时,下课钟声才终于传进他脑袋里。

 

  随后同学就看着他们系的传奇,那位伟大的金融男神,不带任何风度、脚底抹油地跑了。同学一脸莫名其妙,只得转身问:「朝哥最近有什么项目要忙吗?」

  「你问我我问谁?你不如问问那个医学系的大佬,他知道的机率比较大。」

  「靠,又不是不要命了,要有勇气问他我不如问朝哥。」

  「算了吧,神的想法我们凡人不懂。」

  「……」

 

  贺朝选手溜达到了医学院附近,谢俞还没下课,专业课似乎是连着上的,他想了想,决定去买个食物到男朋友院里蹲点。贺朝去贩卖部顺了两瓶饮料,找了个视野良好的地方坐下,开始他的偷窥……关心男朋友的大业。

 

 

 

  谢俞坐在教室里,教授正说到兴头上,对外头的喧闹浑然不知,自顾自说得很高兴,他转了转手上的笔,笔记本内页已经被他戳得千疮百孔,数十个黑色的孔洞遍布,几乎没有地方幸免。

 

  「跟你们说啊,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

 

  有完没完。

 

  说上课内容就算了,说自己过往情史,谢俞可对这种事一点兴趣也没有,他果断把东西收好,前面讲桌的教授依旧滔滔不绝:「哎你们这些做法都太老土了,连我那个年代都不管用了,这个追女人啊──」

 

  谢俞直接从后门走人。

 

  一出门口就看见一个人影,这人倒是难得没做妖,老老实实待在椅子上,一旁还放着两罐冒着水气的饮料。谢俞朝他的方向走去,贺朝一跟他对上眼,眼睛随即亮了起来。

 

  「老谢。」

 

  贺朝把其中一罐递了过去,谢俞没怎么注意,转开就喝,喝了才发现他妈是贺朝喝过的。他面无表情,看着贺朝笑得像个傻逼,莫名被他的样子逗乐了,心想算了,饶你一条狗命。

 

  一回到家,他突然感觉贺朝有些诡异,常常盯着他发呆,问了也不答,或是喊了一声名字,又匆忙移开视线。

 

  更年期到了?

 

  未免太快了吧。

 

  「那个小朋友……」

  「有屁快放。」

  见他的情况有点不对,贺朝也没那个胆再说没事了,连忙讨好道:「那个就是……我最近对物理学特别有研究。」

  谢俞顿了一下,显然对这答案始料未及:「啊?」

  「你不觉得物理学真的对人类社会的进步有很大贡献吗?」

  「不觉得。」

  「……」这天还能不能聊了?

  好在贺朝的字典里刚把放弃给放弃掉了,补上了再接再厉:「就是我们人类要多崇尚科学,生活才会越来越美好!」

  「讲重点。」

  「我物色了几部玄学片,想让你跟我一起看。」

  「……」这他妈跟物理学什么关系?

 

  隔天就是假日,谢俞没答应也没拒绝,贺朝当他是答应了。隔天一早就跑去物色好的片子,当然他那没被感动的勇气连直视玄学片的封面都有点勉强,是闭着眼睛瞎蒙的。

 

  拿去结账的时候店员还一脸迟疑问他:「同学你真要借这个?」

  贺朝什么没有,就是戏特别足,马上装的一副淡定脸:「有什么问题吗?」

  店员显然很吃这套,连忙摇头:「没有没有!同学你胆子肯定很大啊,这是最近最火的一部片,据说一放出来绝对会有尖叫声!」

  「……」贺朝面上平淡,心里已经开始骂娘,「是吗。」

  「是啊!据说这部片的特效跟音效特别惊人,然后──」

 

  然后了什么贺朝完全没听进去,他的脑袋里只剩下四个字:恐怕要完。

 

  谢俞等他等了好一阵子才等到人,贺朝租了片子后又顺带去附近买了包爆米花。只是某人的表情有点一言难尽,谢俞皱眉,伸手跟他拿了片子。不拿还好,一拿就连谢俞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微妙。

 

  贺朝忐忑不安,见男朋友久久不说话,变得更紧张了:「怎么了?」

  「没什么。」谢俞顿了顿,「你确定要看这个?」

  「你知道这部片?」

  「听过。」谢俞转身进了房间,过了半晌才出来。出来后往贺朝的手里塞了个东西,随后拍拍他的肩膀道:「我看出你的决心了。」

 

  贺朝打开手,发现是一对耳塞。他一抬眼,就看见男朋友略带同情的目光,简直不能忍,他咽不下这口气,耳塞是绝对不能戴的。

 

  等午夜一到,谢俞准备放片子时发现某人已经把耳塞丢到一边,露出视死如归的眼神。

 

  「行吧朝哥,我敬你是条汉子。」谢俞面无表情地把片子放进光碟机里。

 

  贺朝觉得他似乎离死亡更近了一步,但小朋友在旁边,怎么样也不能怂!

 

  反观谢俞,一点心理压力也没有。他吃了几个爆米花,时不时在电影放了一阵时看了看隔壁观众,确认对方还活着,又为了自己耳朵着想,贴心地往某人嘴里塞爆米花。

 

  谢俞根本没怎么把内容看进去,于他眼里,就是群黑灯瞎火的诡异东西在眼前晃,他判定画面恐不恐怖的依据其实很简单──只要他的右手被抓得很紧大概就是很恐怖的意思。

 

  恐怖片特别懂观众的心理,时不时出现几个假血脸,几乎占满了萤幕,他的右手简直像废了,还听到夸张的咳嗽声,肯定是贺朝被爆米花呛到了,自己真是有先见之明。

 

  片子结束,他想要起身,发现自己的右手被抓得死紧,贺朝的脸色泛白,整个人摊在沙发上,还不忘抱着他的手,彷佛抓着人生的希望。谢俞看了看,很清楚对方不是叫累了,大概是咳累了,毕竟被呛到好几次。

 

  「朝哥,你还行吗?」谢俞拍拍他的脸,生怕这人就这样眼前一黑晕过去。

  「我快死了老谢,我跟你说,如果我真的死了,你千万不能跟我一起走,你要好好活下去!」

 

  看来好得很,谢俞转身就走。

 

  不过贺朝没给他机会,整个人像八爪章鱼缠了上来:「老谢你这么冷酷,你会失去我的!」

  他整个人的重量压在谢俞身上,双手双脚并用缠住他的身子,谢俞拿他没办法,只得问:「你到底想干嘛!」

  「我需要补充能量!你亲我一下!」

  「我去你妈补充能量!」

 

  贺朝一米八五的身高在此刻占尽优势,谢俞努力了一会儿,还是没法把人甩下来,只好直接让他抱着,往房间去。一进到房间,确定摔下来人没事后他果断做了一个手势,把人往床上一砸。

 

  贺朝摔进柔软的床铺里,他对上男朋友居高临下的脸,感觉到自己的小命似乎要不保,连忙干笑几声:「那个老谢,你听我解释──」

 

  回答他的,是谢俞近在咫尺的脸还有侵略口腔的气息。

 

  谢俞老早就把灯关了,是真正意义上的黑灯瞎火。谢俞的吻一向具有攻击性,他仔细描绘贺朝唇的轮廓,一边又啃又咬的。

 

  贺朝傻了好半晌,幸福来得太突然,他竟不知所措。他家男朋友难得主动了一次,他很严肃思考自己究竟要不要夺回主动权,就怕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谢俞也不明白自己究竟在发什么疯,他就是想亲他,莫名的、没有任何理由,或许是看这傻逼傻愣的样子很有趣,又或许是他一时心情好,也或许是──因为他是贺朝。

 

  因为他是贺朝,是他那个傻逼男朋友。

 

  他想,这大概是要继续折腾下去了,他一边亲一边想,不过在那之前,他可能还是得把不知扔哪去的民间怪谈检回来,毕竟某人这个胆量实在是不行。以至于贺朝隔天一早醒来看见放在床头柜上的民间怪谈时,吓得把人抱得死紧。

 

  当然,那又是后话了。

 

 

  等我写到第十题时解锁一个消息。

 


评论(2)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