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同居三十题】二、一同外出购物

   

  

  

  两人一起出去买东西的机会不多,课表几乎是满堂,难得放假谢俞又得留下来做实验,时常面临一人有空另一人没空的窘境。

 

  贺朝闲不下来,有事没事就喜欢网上冲浪,看着看着,发现本校校友人才辈出,帖子挺多,其中有个主题帖吸引了他的注意:《问暗恋对象喜欢什么,他回答了直接照做算套路吗?》。

 

  贺朝是个戏多的人,这是全清华都知道的事;贺朝有个心爱的小朋友,这也是全清华都知道的事。他看着主题帖,随即脑子一抽,似是想到了什么,一旁同学看他们金融男神手机看着看着开始傻笑,莫名担心起朝哥是不是前几天撞了脑袋。

 

  谢俞这节专业课刚下课,今天系上教授集体开会去了,医学系赚了一个小小的假期,他今天过来没课,刚回到家想小睡一下,手机登时震了几下。

 

  哥的背影真他妈帅气:小朋友。

  XY:?

  哥的背影真他妈帅气:帮我个忙,系上同学有个暗恋物件,想送东西给她,请我帮忙出个主意。

  XY:你跟你那同学关系不好?

  哥的背影真他妈帅气:???

  XY:就你那品味,不是帮忙搞砸的?

  哥的背影真他妈帅气:……

  哥的背影真他妈帅气:没有你这样说你男朋友的,我的品味怎么了,你不是每次都有收吗!

 

  谢俞心说那是被你硬塞的,谁他妈收了。

 

  哥的背影真他妈帅气:好了,你帮忙出出主意,觉得送什么好?

  XY:不出,别吵。

  哥的背影真他妈帅气:我看玫瑰花挺好的,你觉得呢?还是买个手炼什么的,就像我们手上那条?还是干脆老土点帮忙送个饭?

 

  对面沉默了一下。

 

  哥的背影真他妈帅气:我看就玫瑰花吧!

 

  谢俞没再回讯息,他甚至没想明白那个傻逼跟他说这些究竟想干嘛,顶级流量的威名不是盖的,什么也没回也能自得其乐。谢俞把手机丢到一边,这次什么也没管,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当他意识到事态开始严重是在某天中午,医学系一直很忙,最近更是忙得昏天暗地,有时甚至会拖延回家时间。那阵子他忙得连来送饭的男朋友都没理,自然没意识到背后一连串小动作。

 

  他收到了一个匿名礼物。

 

  送他礼物的人一向多,特别是突然出现在位置上的。谢俞中央空调的威名摆在那,敢正面送礼的一只手数得出来,但依旧不影响他的高人气,全部体现在匿名礼物上──只是他通常看都没看就把东西扔了。

 

  事务繁杂,他不太想在礼物上浪费时间。他把礼物拿起来,盒子很小,却意外的有些沉,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谢俞本来想直接扔垃圾桶,后来脑袋里晃过某个傻逼念经般的礼物意见,顿了顿,鬼使神差把东西留了下来。

 

  送他礼物的大多是妹子,品味上应该还可以。其实不管是谁,品味大概都甩那个姓贺名朝的好几条街。谢俞把礼物拆了,看见里头东西时他愣了好一会儿。

 

  ──那是一朵玫瑰,一条手炼,还有一张老土至极的字条,写着「不用太感动」。

 

  谢俞瞟了眼不远处某人刚送来的饭。片刻,他拿起手机,难得主动联系了贺朝。

 

  XY:后来你那同学怎样了?

  哥的背影真他妈帅气:???

  哥的背影真他妈帅气:礼物那个吗?还能怎样,居然驳回了我的建议,难怪追不到人家。

 

  真的接受了更追不到吧。

 

  哥的背影真他妈帅气:不说这个,你吃饭没有?

  谢俞看了眼还在冒热气的饭,睁眼说瞎话:吃了。

  哥的背影真他妈帅气:吃了就好,注意身体,你们系丧心病狂的,不是人在干的。

 

  手机那头贺朝还在叨叨絮絮,谢俞看他说天说地就是对礼物的字三缄其口,口风紧得很。还真当别人是傻子,就他那个字还有谁能写得出来?谢俞对着手机「嗯」了一句,之后果断冷处理,手机关了隔绝一切噪音。

 

  他继续处理未完的实验数据,礼物丢在一旁,明明四下无人,他却觉得有股目光不断盯着他看。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谢俞放下手边动作,准备把那个碍眼的东西丢了,但真正拿到手里他却觉得这盒「东西」意外烫人,沉得很。

 

  算了,他还是把礼物扔到一旁去,决定放那「东西」一条命,想着想着,脑袋里蓦然浮现某人的蠢脸,谢俞的动作顿了一下,无法形容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

 

  他扯扯嘴角,看起来像在笑,却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解释这种五味杂陈的感觉,实验也不得不罢工,后来还真应了随口敷衍贺朝的承诺,老实吃了饭。

 

  「简直是疯了……」

 

 

 

  贺朝盯着手机萤幕看,差点把眼睛看出花来,但除了一个嗯字外,什么也没等到。他摆弄手机,但不论横看竖看,还是没增加任何内容,他有些不敢置信:「不是吧,难道没讯号吗?这没道理,明明就满格。」

 

  他想了很多种可能性,就是没想到或许是谢俞不想理他。这个选项被他下意识排除了,哪怕是真的也抵死不认。

 

  所以小朋友到底收到礼物没?喜不喜欢?会不会当作垃圾丢了?他几乎是用尽骚扰谢俞的力气才压下询问的冲动。他特别百度过,上面有交代礼物这种东西,就是送出去后不可过度追究,不然会招致反效果。

 

  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算了,烦恼什么的都见鬼去吧,哥这么帅,小朋友怎么可能把礼物丢了?贺朝想啊想,心里美滋滋的,自我感觉不是一般良好,大概是背影给的勇气。

 

  谢俞回到家时,贺朝已经弄好饭了。打自同居开始,他们两人找了时间点了厨房技能,想着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能凑在一起吃饭的时间少到想骂娘,搞得厨艺没处发挥。

 

  「老谢,可以吃饭了。」

 

  贺朝穿着围裙,把菜捧了出来,看起来竟莫名和谐。谢俞在门口脱鞋,听见喊声微妙的「嗯」了一声,进屋后一个拋物线把包包丢在一旁沙发上,也到厨房帮忙端菜。摆好碗筷后他添了一碗饭,筷子伸向眼前的清蒸鱼。

 

  「这东西应该能吃吧?」

  贺朝显然不满他的质疑,辩驳道:「说什么呢老谢,朝哥出马,自然是人间美味。」

  是不是人间美味吃了才知道,他想反正要是真难吃,顶多去洗手间一趟。没想到一吃下去味道还真的不错,「可以啊朝哥,居然真的能吃。」

  「那是自然,特别是你爱吃的,味道可好了。叫一声哥就每天给你做,你看如何?」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两人都忙得够呛,就算贺朝有时间,谢俞也不一定有空。但他还是毫无负担地喊了一声「哥」。清蒸鱼叼在嘴里,那一声「哥」清清冷冷,贺朝竟是听出了含糊的感觉。

 

  狠还是俞哥狠,贺朝咳了好几声,才把卡在喉咙里的饭咽下去。

 

  「小朋友你可以啊,套路越来越深了。」贺朝咳得眼泪都出来了,旁边的人依旧死没良心地撑着一只手笑着瞅他。

  谢俞即便笑着,看上去还是给人一种冷酷的感觉,但或许是贺朝的男友滤镜特别严重,看在眼里觉得非常可爱。想着老子男朋友真可爱的贺某人还没回神,就听见一句:「还凑合吧,也就套路一个你。」

  「……」行吧,观赏费就用笑容抵了。

 

  真他妈,敢不敢别那么撩?是男人就该正面上、堂堂正正耍流氓!想是这样想,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特别的怂。

 

  谢俞看着他一脸苦大情深,莫名心情很好,决定再送他个好消息:「我明天没课。」

  「嗯?」

  谢俞撑着下颚的手没有放下,他用左手把碗筷推到旁边:「调课,可以陪我男朋友。」

 

  贺朝的眼睛亮了起来,果断把明天的课都翘了。

 

  隔天,两人难得一起出门约个会。机会难得,本想得寸进尺来个手拉手,贺朝的手刚伸过去,就看见男朋友的手上除去原本的手炼又多了一条,心情登时用开根号的速度往上冲,他努力压下嘴边的笑意,但微微勾起的尾音还是出卖了他。

 

  「新手炼啊?」

  谢俞瞟了他一眼,表情淡漠:「别人送的。」

  贺朝笑得眼睛瞇成一线:「是吗,谁的眼光这么好,就是差了我一点。」

  谢俞:「……」行吧,你高兴就好。

 

  高兴得连手都忘记拉。

 

  他们在路上晃着晃着,平常日的街上没有太多人,最后晃到了书店去,贺朝一路上都在哼歌,只差没昭告全世界他现在很爽。

 

  谢俞冷眼旁观,弯进去书店一个区块,拿了几本中国民间怪谈,无视贺朝惊悚的眼光,直接结了帐。

 

 

  开始检讨结尾为何都如此沙雕。


评论(10)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