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终章、写于未来,记于曾经

  

    

  『我曾想过我为何存在,这个疑惑到现在依然没有答案。人生中有太多侥幸、太多意外,还有太多的无奈。我这个人的一生没有什么,平淡无奇出生、黯然神伤殒落。

  可我想啊,这样太悲哀了不是吗?于是我开始找,我想要找到一个人存在的意义,我想要说服自己喜欢上这个世界。』──那些他曾说过的




  西元三零一六年,实体书店几乎销声匿迹,世上仅存一间。

  如今的年代,血族已经不是神话,路上常常能看见并肩同行的人类跟血族,他们可能是路人、可能是朋友,更可能是携手相伴的伴侣。


  『知名作家希希新作上市,再次造成网路瘫痪,实体书店涌上大批人潮,这波抢购热潮还会持续大段时间。』


  「我说你这本书不是上市一个月多了吗?这阵仗太夸张了吧?」


  伊诺跟拉斯从外头回来,雷西的宅邸跟几百年前差不多,除了有些家具翻新之外,几乎没什么改变。


  「是吗?大概是我本人魅力无边造成的附加价值吧。」雷西笑嘻嘻探出头,伊诺挪了下位置,果不其然看见一排还在空气中飘浮的文字档。

  伊诺一脸漠然:「停止你无耻的自恋行为,我不想知道。」


  混血的寿命几乎能跟纯种匹敌,这事伊诺他们也是之后才知道的,以前没有这样的先例可以参考。雷西在这几百年间又抽高不少,身高已经直逼伊诺,而且还有能继续长的迹象。

  五百年前的事情落幕后,他们暂时分道扬镳,雷西回去安顿冰锥,伊诺则回归血族领地进行难得的领袖视察。他大概是真铁了心,血族领地这几百年愣是被他搞得有声有色,饶是拉斯、泷岚都没料到他有这样大的毅力跟决心。


  那年,伊诺迅速颁布了新法,血族建筑的维系不仅仅是领袖的职责,任何能力足够的血族都能够进行捐血。之后他跟泷岚在实验室研究了好几年,终于把建筑自动替补血液的诡异设定移除,算是了结一个昔日的丧命危机。

  向来习惯居于幕后的血族领袖骤然崭露锋芒,到底是那个人的儿子,天之骄子始终回到了他应有的位置上,多年的讳莫如深,如今不再隐瞒,就是熟悉他的高层也惊艳于他举世无双的才能与手段。


  拉斯觉得一切恍若隔世,彷佛回到了曾经陛下在的时候的光景,一直位于顶点的传说。

  拉斯从没说过,他认为伊诺的外貌跟那位陛下十分相像,他们都有一双漂亮的眼睛,艳红的眼眸衬在那张脸上就像画龙点睛,是精雕细琢的艺术品。陛下跟伊诺像同个模子印出来的,任何表情甚至是笑起来的神韵都如出一辙。

  但即使如此也无人往这方面钻研。光是气质就先差了半截,那人的眼眸凌厉逼人,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精光,但看着血族的目光却又十分温暖真诚;相比伊诺则给人一种随性慵懒的气质,反差实在太大,就连跟伊诺最亲的拉斯泷岚也从未将他们放在一起比对。

  而且……怕是拉斯想说,伊诺恐怕也不愿听的。他对于陛下,隔阂跟误会实在是太深了,那种错误的情感甚至深入骨髓,浓缩成了恨。于是事情就这样丢着,十年、百年、千年──

  时间太久了,久到他们似乎忘了,那两血族是血亲、是骨肉相连的父子。这样的能力才是他应该展现的东西,他们后知后觉,对于他突然的转变有些措手不及。

  伊诺拾回逝去的辉煌,势不可挡地回到最高位,得到的自然是无庸置疑的伏首称臣。


  雷西这边也不简单,自从瑟尔去世后,冰锥的高层又少了一个,守冰派群龙无首,最后被破冰铲除。他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安顿重整,冰锥终于又有了曾经席娜在时的样子。

  各种杂事盘根错节,加上继任跟后续的交接问题,待他们再次相见,那又是几个十年后的事了。

  至于雷西也能活上上百年,他自己没想过这庄,后来发现了人也豁达,果断重操旧业,再次写起小说,比较麻烦的大概是每过几十年就要换一次笔名,除此之外倒没什么疑虑。


  「雷西,你不是前几天才刚交稿吗?怎么现在又开始写了?」拉斯也看见那排文字档了,应该说密密麻麻的想不看见也很考验眼力。

  「哎,闲不下来嘛!」他摊手。


  现在雷西也没兼任作家跟首领两个身分。人早早就隐退养老,前些年进了一批很有潜力的新人,到了现在已经能独当一面,他笑得好不灿烂,随便在里面选了下任首领后便开始他的养老人生。

  这样说也不大对,他早几百年就卸任了。雷西是混血的事在帮派不是秘密,元老很重视这位前任首领,一直希望他能长年掌管帮派事务,演变到后来,每到首领继任时刻他都得去露个脸,甚至有绝对的首领选择权,让他很是无奈。


  「你现在又在写什么东西?说起来你还要装女人到什么时候!笔名越取越扯了!」

  「哎,诺诺,你这是性别歧视,谁说希希不能是男人的?」雷西强词夺理,随后他手一挥,飘在空中的文档倏地出现在他们眼前。


  『我不明白这是对的还是不对,我向来对自己的行为没有任何想法,我只是一直看着他,追随那不曾属于我的背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哪怕季节更迭,我从小孩成了大人,那种感觉至今我仍不曾忘怀。


  ……


  后来,过了很久很久,记忆中哥哥的容貌已经模糊不清,但脑中仍清楚地刻划他的嗓音。我开始困了,这一睡,或许再也不会醒来。我的脑袋开始高速运转,记忆中闪过很多人影,其中有个人的轮廓特别清晰。

  那是到死也不能忘的人,他温柔笑着,一如既往摸着我的头,我记得他的歌声、记得他喊我的语调;而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他在最虚弱之际,字字倾吐的关怀。

  他说,哪怕这世界对你充满恶意,也请努力地活下去。只要活着,说不准哪天,你又能遇见生命的价值。』


  「这……」伊诺沉默了一下,他总觉得这内容似曾相似,他反复端详,片刻后终于被他看出端倪,「扭曲的变奏曲?」

  「正确答案。」雷西笑了一声。

  「怎么回事?过了几百年你又打算再版了吗?」

  「也不是这么说,毕竟以前那个──哎,说实在也是我胡说八道出来的。」

  「……」你倒是很清楚嘛。


  雷西轻咳几声,这次端正了态度:「我想,我还是想好好记录一下关于哥哥的所有事情。其实我也快忘记哥哥长什么样子了,每次有这样的念头,我就会奔去照镜子,虽然还是不太一样的,但至少还能有个依据。」

  伊诺没打断他,雷西就继续说下去:「原来我的哥哥是这样的啊,但肯定不是我这么幼稚的脸,一定比我看到的还要帅上好几倍!」


  又来了,哪怕过了几百年,依旧是这样无药可救的迷恋,但伊诺却罕见地表持沉默。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那样欢脱的语气背后,是怎样的故作坚强。


  说起雷西,他以前并没有现在这么广为人知,他本人倒也不在意这些虚的东西,一开始动笔就不是为了自己,附加价值更不会在意。说起他红的契机,跟伊诺倒是有很大的渊源──他写的是伊诺的自传。

  几百年来,他兜兜转转换了好几次笔名,蕾希、雷西、蕾蕾都用过,伊诺曾问他,都过这么久了,为何不换回语西?

  他笑而不语。


  不用他回答伊诺也猜得出答案。


  雷西买下了店面。在冰锥首领跟当红作家的双重身分下,买店面并不会影响什么。他亲自参与了布置跟商品的种类,每层书架都放了各式各样的书籍,唯有一个单独的位置,一层柜子摆在那,空荡荡的,上面陈列几片看起来颇有年代的专辑,是非卖品。

  语西曾经唱给他听的歌被他录成唱片,如珍宝般保存起来,后来请人帮忙谱曲又弄了后制,把所有回忆倾注在专辑上。世界上唯一一间实体书店,不为了营利,甚至年年亏损。店主彷佛不在意似的,照常日出开店、日落打烊。

  店里有时会播放架上的专辑,温柔又带着暖意的歌声在店里回荡,歌声透过耳朵窜过四肢百骸,化为一股暖流,淌过来书店的人心头。或许对雷西而言,那才是最大的救赎。

  开书店是为了那个人、放他的歌是因为想念他的声音,他存在的所有意义,都是建立在那个人之上。


  他永远不会言明,思慕却无所遁形。丑陋的、扭曲的,只要是为了他就能摧毁一切的爱意,这样龌龊的事就让他带进棺材,阖上冰冷的盖子,将思念尘封、把想念掩埋,只要他还记得,那便够了。

  时至今日,过往的种种逐渐清晰。其实语西当年唱的最后一句歌词他有听见,只是当时脑袋恍惚,还没反应过来,眼前的人已经阖上眼,用沉默跟他道别。


  『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我要的就是就是像你这般的人。


  饶是雷西,也理不清语西话里藏的弯弯角角,那天兴许是身体上的原因,他的嗓音不再像曾经一般充满暖意,反而有些清冷。雷西记住了这句歌词,只要一有空便在脑袋里循环播放。

  或许语西当时是想跟他说什么的吧?想说,却又怕他听见,偏偏要在能力施展后才开口。可能是怕不说就来不及了,也可能只是一句单纯的歌词,而这份可能过了几百年,终究成了妄念,如同雷西对他的情感,葬送在冰冷的躯体间。


  「不说这个了!泷岚呢?没跟你们一块来?」

  「喔,他最近有点忙。他的部门里来了可塑之材,所以他特别高兴。」

  「不对不对,他的原句可不是这样的。」拉斯忍不住插嘴,「他明明是说来了一个愿打愿挨的玩具,日子可以很有趣了。」

  「……」你这么干脆讲出来干嘛,他就是不想在雷西面前继续破坏他的形象才不说的,他们关系已经够恶劣了你难道不知道吗?


  雷西倒是毫不意外点头:「蛮像他会说的。」


  完了,万事休矣。


  他的话题转得生硬,伊诺没戳破他,担心倒是毫不犹豫写在脸上,雷西被他的表情惹得笑出声:「你行啦!过这么久了早放下了,别想了别想了!」说完连忙去推他。


  放下了,是吗。

  伊诺自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以雷西的性子,他铁定是把他哥哥整个人连带心都盛进骨子里,像他这样执着到自虐的人,世上大概找不着第二个了。真要说的话,只能说不那么在意罢了。


  雷西已经偏过头跟他的稿子相亲相爱,他脸上的表情温柔依旧,似是想到了什么,他先是轻笑,最后笑声越来越大,惹得伊诺他们将视线移到他身上。

  雷西彷佛又回到过去,在他还是蕾希之前,那样意气风发的笑容他已经很久没在他脸上看见了。

  上一次是在五百年前,雷西说想替他写自传时。


  『诺诺,我想把你的故事记录下来,你能不能分享一点事情给我?』或许是他的眼神太过炽热,又或许是雷西很少拜托他事情,他鬼使神差答应下来,开始回忆过往。


  他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些,放在心底的人事物越来越多,重要的、不能割舍的事也越来越多;他想,如果现在再问他一次,他肯定无法轻易离开,比起曾经,他有了太多牵挂不下的事。

  伊诺开始娓娓道来。


  『一个人的一生漫长也无趣,我遇见了很多人,做了很多事,觉得自己什么都来不及做,就匆匆过了几个年头。我时常在后悔,这一生中做了太多错事,误会了人、耽误了人、伤害了人,什么事我都做过。


  但却没有人真正怪过我。他们是那样好,就算我做错什么,大家打打闹闹、嘻嘻笑笑,一会儿就不气了。


  我一直记得他们说的──好的、坏的、重要的、不重要的,那些记忆深刻地在脑海中留下痕迹。回过头去看,竟过了几十个年头。

  人生看似漫长,实际上却短得可笑。我很感谢,我遇见了你们。


  ──在广阔无边的世界里与你相遇,我何其有幸。』


  雷西一边听一边注记,在伊诺说完最后一个字,他的手也停了下来。


  『原来如此,那些于你而言重要的人事物,是吗。』他露出惬意的笑容。


  伊诺的自传改编在几年后顺利出版,彻底将雷西推上颠峰,他的名字出现在世人眼前,大家记得这位伟大的作家,更对他的书记忆深刻。那本足以撼动心脏的小说问世,里头的一字一句都是著名金句,被人争相模仿。

  那本书没有华丽的封面、没有浮夸煽情的笔触,开头引言仅仅写了一句:致每个人心中重要的人事物。

  从此便风华绝代,成为绝响。


  伊诺从回忆抽身,对雷西回以一笑。他瞥了书柜上的一角,寥寥几本书零星放在架上,他看着那本封面有些破损的书籍,嘴唇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他替他书写了记忆,写于未来、记于曾经。他走到书柜旁抽出那本书,烫金的印刷映入眼帘。

  ──《那些他曾说过的》,作者:雷西。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没有

  到这里正文就正式完结啦!再过来就是番外了!时间改为不定期,不用刻意蹲点礼拜三了!真正的后记大概等我番外结束才会开始写,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