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一、唐少日常发病中

  

  

  

  『那天,阳光明媚。


  我走在走廊上,顿然微风轻拂。我回过头,看见一个清新脱俗的背影,然后就见她巧笑倩兮,我感觉在一瞬间坠入情网。』


  ……


  「谦谦,一大清早唐少又抽什么风?」医学系教授集体出去秋游了,何医仁赚到一天假期,懒洋洋躺在床上装死。

  「你听那个内容觉得他是抽什么风?」

  「……」你问我我问谁?


  谦谦凉凉看了他一眼,医学系学霸觉得那一瞬间他被他的室友鄙视了。


  『她的笑是那样勾人,举手投足都流露出别样的风情。看着她,蓦地觉得这世界的万千美景于她而言也不过如此。』


  「谦谦,唐少最拿手的不就一见钟情吗?他怎么说得好像认识人家很久?」

  「你都知道了,为何还要问我?」龙谦天这次直接丢了一个白眼。

  「……」你为何要把对唐少的怒气转嫁给我?还有没有点室友爱了?


  忽地,门被打开。唐安眼疾手快地抱住刚踏进来的那只脚:「凡凡!你说我说情归何处?都怪命运造化弄人,偏偏让我遇见如此令人倾心的女子!」

  「……」


  早上十点,刚结束很恼人的微积分,亦凡一脚刚踏进宿舍,就被雷了个外酥内嫩。


  「……你又祸害了哪家姑娘?」亦凡举起另一只脚,一脚把他踹回墙角。随后平静地走到自己的位置上。

  「你要说是哪位姑娘又被我临幸了!不要说得那么难听!」


  唐安很快从墙角爬起来站定,高挑的身材加上祸害万千少女的脸蛋,一点也没有被人踢了一脚的狼狈。他看来温文儒雅、霞姿月韵、玉树临风,又是中文系才子,与另外三位室友并列S大四大男神,这样的条件理当完美无缺。

  只可惜,他脑袋有洞。


  「谦谦,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这段话很熟悉啊?」

  「不是你的错觉,整个寝室的人都很熟悉。今天几号?」

  「啊?10月29,重阳节刚过。」

  「是啊,这个月29号,他那话说了30遍,当然熟了。敬老节刚过就在坠入情网,活该鲁一辈子。」

  「……我觉得应该没什么关联,还有是重阳节。」

  「嗯?」

  「没有!我是说我也这么觉得!」


  ……


  「你们今天全部都没课?谦天就算了,阿仁你也是?」亦凡翻开基础微积分,简单做完他给自己的范围后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我?今天医学系教授集体出去秋游放我们一天假。原本我也是要出去透透气,但想到我们系可怕的战斗能力想想还是待在宿舍比较安全。」


  何医仁这话不是没有道理。医学系的教授一直以来都非常性格,那群老人家想到要去哪玩就手牵着手出去了,上至春游夏游秋游冬游下至圣诞节重阳节跟情人节都要出去跟人家搅和,完全没有任何进度意识。

  基于靠山山倒靠教授教授跑的原理,医学系的学生几乎都要自己自立自强,活动也因此多了别的系好几倍。


  那是发生在何医仁大一的时候,年少无知总是会犯下一些无可挽回的错误。

  刚开学的时候何医仁听说医学系又办了一个新活动,是由女学生主办的,举办宗旨是提前练习使用手术刀,掌握下刀的技巧跟切入角度,大体老师是尊贵的,不小心切坏了你可能就得亲身上阵。

  拿的道具是完全没有任何危险的钝刀,他们会邀请自愿的同学躺上自行搭建的手术台,当然不是拿他们当范例示范这么简单,而是让他们体验一下躺在手术台上的感觉。

  钝刀另外有用途。


  何医仁没多想,同学拉着就去了,直到走到活动场地,听到惊天盖地的惨叫声后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这次的主办人是哪位!为什么一个体验活动会有惨叫声!」

  「这、这……你等下我马上查!」


  同学也被惨叫声吓傻了,他赶紧打开手机点开活动页面,看清资讯后脸色白得像要往生,「是、是怡蓉学姊……」


  万事休矣。


  陈怡蓉学姊,大他一届,仅仅大二就红遍医学系大街小巷,人听人胆战、人闻人心惊,获奖无数,尤其在解剖学上有非凡成就。典型的「绝对不能招惹的女人」,没有之一。

  陈怡蓉学姊人跟传闻中一样令人震惊,惊艳的惊。大眼、柳眉、樱桃小嘴,加上天生丽质,身材更是没话说──但是换男人换的比女人生理期还准时。

  倒不是她个性有什么问题,而是她的个性真的很有问题──她爱手术刀胜过她的男人,拿着手术刀时的笑容比跟男人在一起时灿烂数倍,果然是为解剖而生的女人。


  医学系的学长姊学弟妹在私底下偷偷给她取了一个昵称──遗容学姊。


  典故来自当你见到她时,特别是她刚分手时,那时候的你在她的眼睛里看到的就是自己的遗容,接下来你就要开始祈祷,希望自己能留个全尸。

  以上源自于许多学长学弟的辛酸血泪史。


  嗯?你问为什么没有学姊学妹吗?女人要同一阵线,怡蓉学姊是不会对女人出手的。


  「……」何医仁萌生了想打电话给寝室叫他们帮他上香的冲动。


  他眼疾手快拉着同学往回走,周围却涌上一群女同学,只见她们一个个笑容比阳光还烈,就像临行前的往生者对亲人朋友的最后一瞥,永生难忘。


  「哎,去哪呢?活动会场在这边喔,不要走错了。」


  几位学姊的话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比他们多握一年手术刀的手劲就是了得,想要甩开都觉得手有要被扭断的趋势。

  然后,他们被拖着前往会场,不负预期地看见怡蓉学姊──学姊身边没有男人。

  晴天霹雳。原来是遗容学姊。


  何医仁跟同学两个面面相觑,彼此记住了对方的最后一面,短短几秒钟不知道心里淌过多少心酸泪。


  然后,他看见躺在手术台上的同胞,那位仁兄身上有深浅不一的痕迹,被钝刀压的。没有伤痕只有压痕,再搭上怡蓉学姊的杀人笑容──也够恐怖了。

  那位仁兄在行刑前瞥见他们,彼此在对方身上寻得排队依序喝孟婆汤的苍凉,唉,前后受苦的难兄难弟啊。

  再来,学姊的手术刀轻巧地压在光滑的皮肤上,头挡住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让学姊的脸蒙上一层黑光。


  「啊啊啊啊──!」


  再然后,惨叫声划破天际。




  「喔。」


  亦凡大概跟他想到同一块去了,毕竟那位学姊都红到别系去了,他也略有耳闻。几乎能说是医学系最大的恶梦之一。


  「阿凡。」龙谦天从床上探出一颗头,「老唐从今天出去回来后就开始犯病,他们学院跟你们蛮近的,你有没有头绪?」


  亦凡皱眉,「你确定他是跟同院的吗?」

  「好问题。」


  唐安拈花惹草的功力遍及全校,什么系的他都行,来者不拒。


  「不过,若是指唐少,我今天上课的时候的确有遇到。」

  「哦?」龙谦天突然来了劲,探出的身子又多了一截。


  S大的教授各有各的性格,若说医学系是三不五时缺席,那么数学系就是三不五时加课。提倡早晨头脑清醒适合学习,数学系某些很靠腰的科目全都排在早八,上至微积分下至普物甲,无一不例外。

  这也导致数学系跟医学系像难兄难弟,他们多希望教授可以平均一下,让他们看起来能够正常一点。


  今天769寝室只有唐安跟亦凡有课,但是文学院教室又稍微远了些,他们出门的时间不大一样。

  唐安走到哪都是瞩目的焦点,相比之下亦凡比较低调,加上性子冷,被封为数学系高冷之草,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倒不太有人招惹他。


  文学院本该安安静静,无风无浪。这个系风在唐安入学后骤然扭转,有他在的每一天,文学院都有看不完的新闻、吃不完的戏。

  就在今天!

  文学院又发生了惊天大新闻:中文系系草一见钟情同系高领之花!


  当大家纷纷讨论这是唐少这个月第几次「初恋」时,两位主角已经开始命运般的邂逅。

  中文系系花沈言,人如其名话少、性子冷,跟数学系的亦凡并列S大高冷男女神。而此时,中文系高岭之花竟走到系草面前,甚至脸贴到对方耳边低语!


  这有戏啊!


  吃瓜群众纷纷打卡,开始下注接下来是手牵手还是嘴对嘴,甚至有人开始脑补中文系系花系草谱出的相爱恋曲,从相遇相知相恋一套通通备好。

  观众屏气凝神,期待高潮迭起的下一刻!


  然后!

  就见系草似乎有些茫然地看着她,再来路过了数学系系草,他的脸也贴着唐少的耳朵旁,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三人修罗场?

  再来,就见唐少红了脸,匆匆忙忙在自己身上摸索起来。


  吃瓜群众:?????


  怎么回事?怎么脸红了?剧本不对啊!

  然后,数学系系草走了,系花也转身准备进教室。就在此时!唐少喊住了她!


  要告白了吗?吃瓜群众再次屏气凝神。


  「……」


  沉默了几秒,唐少的嘴开开阖阖,什么也没说成,系花转身进了教室。


  观众:唉,唐少日常怂(1/?),差评。


  当唐安看见系花朝他走来时,心里是忐忑的、是雀跃的,同时有些疑惑。而当系花走到他面前时,他所有的想法浓缩成一句:仙女下凡。

  沈言的美貌自然是没话说的,唐大少爷又在今天坠入情网,当他看见对方的脸朝他越贴越近的时候似乎都能感受到心脏剧烈跳动的声响。最后,沈言在他的耳边停下,低声说了一句:「下面。」


  ……


  ……


  ……


  啊?什么下面?


  他满脸问号,但这位系花不愧惜字如金,不论他如何用眼神暗示,对方不说就是不说,只是一张淡漠神情不移地看着他。

  此时,亦凡走了过来,巧度巧妙地挡住唐少的身影,他轻轻在唐安耳边低语:「唐少,你裤子拉链没拉。」

  「……」


  以厚脸皮著称的唐大系草,在他的无耻生涯中短暂地画下句点。他十分罕见地,脸红了。后来文学院榜上的新闻系草脸红了甚至压过了系草系花相恋的推测,一跃而上成为第一。

  他匆匆忙忙拉好拉链,亦凡已经走了,他想叫住提醒自己的系花跟对方道谢,但他喊了之后就后悔了。

  这里这么多人在看,让他怎么开口?他刚想好的说词就这样僵在口中,而沈言则眼神下移瞥了一眼确认他拉链拉好之后就转身走了。


  这从来都不是什么浪漫的爱情故事。

  现实,永远是如此残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