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二十八、梦境遣返01

  

  

  

  『我一直都明白,全是骗局,是幻境创造出的假象。我们的一生并不存在幸福,那只是我的臆想,只是不曾存在过的企盼。

  可是,我舍不得放手。不论是哪一个,是现实还是幻境,我都无可救药地爱着他。只要是他所希望的,我都会尽力去做。

  哪怕要花上一辈子,我义无反顾。』

 

 

 

  母亲原先要骂他,却被爆炸炸得哑口。这、鱼还没烤完……
  雷西倒是被吓得不轻,不是被爆炸吓的,是被语西吓的。

 

  「妈,我要去找语西!我怕他出了什么事!」
  「啊?小西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家里会爆炸?」母亲抓住他的手,到底是帮里的家属,她很快恢复镇定,脸上早已见不着刚才花容失色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就是哥联系我要我赶快跑,然后就断了。而且他的声音听起来不对劲!我一定要找到他!」雷西原先想挣脱,不料母亲却越抓越紧。
  「你冷静点,你又不知道去哪里找他。」
  「可是!」

 

  母亲举起手环,在上头简单按了几个键,将跳出来的代码转给雷西,「这是语西的位置,你收好。会爆炸肯定不是凑巧,我们家看来是被首领盯上了。我有点担心你父亲,我去帮里看看,你去找语西,这样行吗?」
  雷西有些愣神,母亲太可靠反而让他有些尴尬,自己刚刚慌得跟白痴似的,真是要不得!

 

  「那个……妈,你怎么会知道他在哪?」她笑了一声,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傻孩子,为了怕你们出了什么事找不到人,我们家的每个人手环上都有定位的。只是我也不敢保证语西──」她没有说下去。

  是啊,那是手环定位,不是语西这个人的定位。如果人脱离手环,那么也是彻底没辙了,真是那样大概凶多吉少……打住!他在想什么?语西一定会没事!他点开手环准备出发,看见母亲后又顿了一下。

  「妈,妳一个人没问题吗?」
  「说什么?语西就交给你啦!」
  「当然!」

  看母亲笑得灿烂,雷西没多说什么,跟她道别之后就匆匆赶路。不知为何,他一直有种不好的预感,大概是多想的吧?只要找到语西,他就会赶紧回来会合,一家人又能重新聚在一起──他甩头忽略这种诡异的感觉,继续赶路。

  然而,他的直觉一向很准。

 

 

 

  「你说你是……不可能!」他愣了半晌,开始端详起眼前的男人。他的确有血族标志性的红色眼睛,移动速度也很快,有没有什么能力目前尚不清楚;但是洁馨明明最讨厌血族不是吗?

  「我的确是,馨也知道。」似是猜到对方的想法,瑟尔耸肩,倒不介意回答他几个疑问。

 

  他划了一下手,随着指尖在皮肤上滑过,一条丝丝的血丝沿着指尖缠了上来,最后凝固成了一把剑。

 

  「化形?」

  「虽然是混种,懂得倒是不少嘛。」他给予赞赏的眼光,「你也不用想了,馨知道我是血族,我们只是互相合作罢了。在对方身上各取所需,她是个成大事的人,只要对方不会损害她的利益,她不会在意我这条命留着与否。」

  「原来如此,为了研究非法药剂是吗?」语西神色一凛,瑟尔则在听见他的话后露出诧异的表情。

  「是你啊……难怪我一直觉得我的实验室有不熟悉的味道。」

  「娜姊说过药剂里面含有血族的血液,以人类目前的能力应该是办不到。所以,你是供血者?」

 

  瑟尔吹了一声口哨,「难怪馨那么急着要杀你了,跟你弟弟一样,一个比一个还难搞。」

  「你为什么要协助人类制作对血族有害的药剂?你不也是血族吗?」语西皱眉,他怎么就没想到血族血液并不是夺取的,而是对方自愿提供的呢?或许,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居然会有血族愿意出卖自己的同胞?

  「刚刚才夸你聪明而已,怎么现在又说蠢话了。血族没有你想的那么团结,人类那么常自相残杀,这应该很好理解吧?既然不喜欢他们,现在有人跟我有一样的想法,那么我们合作,她提供技术、我提供材料,不是皆大欢喜吗?」

  「你在说谎。」语西笃定地看着他,瑟尔的脸色依旧波澜不惊,不过眼睛微微瞇了起来,「理由说服我了,但好说歹说我也拥有血族血统,不至于连对方的情绪波动都感觉不出来。虽然很逼真,但是假的。」

 

  他顿了顿,「不对,是真假参半的谎言。非常高明,有真实的成分在比较不容易看出破绽。你们到底为什么合作?」这次瑟尔已经没了表情。

  「你的话太多了,我也没义务告诉你。」

 

  他刀一握劈了过来,速度之快让他经过的位置发出凌厉的风声。语西闪得狼狈,方才受伤的部分还在隐隐作痛,他也没有武器,赤手空拳的对上他根本没有胜算。

  瑟尔像是发了狠,兴许是刚才那番话触动他的逆鳞,虽然不明白他是被什么触怒,但他现在持刀挥击的速度跟一开始判若两人。敢情刚刚都没动真格是吗?

  他暗自叫糟,对方刚刚出现的空档让他有机会警告雷西赶紧去避难,但机会只有一次,他已经用掉了,现下不知道能不能躲过这桩。

  而且情势看来凶多吉少!

 

  他很快被逼至墙角,眼睁睁看着那把锋利带着血光的利刃刺穿胸膛。他咳了好几声,那一瞬他几乎脑袋空白,眼中闪过好几处画面。

 

  「咳咳、咳咳──!」瑟尔将剑抽了出来,双手环胸。语西瘫坐在地下,汩汩鲜血沿着胸口的伤落到地面,染红了陈旧建筑物的地板。

 

  雷西。

 

  他看见小自己不过几分钟的弟弟,看见他时而低头沉思、时而憨傻对着他笑,然后又见他伸手,那时年岁不过一字头,雷西的手白白嫩嫩,又软又小,轻轻地,勾住了他的手。

  然后柔柔弱弱地喊了一声「哥哥」。

 

  「咳咳──」

 

  他不知道为何会想起这些,脑袋里除了一瞬间的空白之外陆陆续续浮现诸多画面。他的父母、朋友、冰锥的弟兄,最后是他的手足──他最无法割舍也最放不下心的弟弟。

  瑟尔显然没有再补一刀的兴致,大概是看出来他活不久了,他看着语西,沉声道:「如果你还能活到你的亲人来救你,那是你的本事,我不干涉。馨已经下令全面诛杀,或许你的家人已经罹难,又或者他们还安然无恙。我的工作已经结束,你的生命大概也到此为止……」

  他顿了顿,「反正也活不久了,你刚刚的问题我回答你。我的确说了谎,我会帮她,不是什么各取所需,只是因为──我欠了她一条命。」

 

  语西的嘴唇动了动,似是想说什么。瑟尔没给他机会,身影一闪,离开了这栋建筑。

 

  『哥,你唱歌给我听好不好?』歙然,他忆起雷西吵着他要唱歌的画面。

  『怎么突然要听歌?你不是很久以前就说长大了不听了吗?』

  『那是因为你不唱了啊!我还是很喜欢的!哥哥唱歌最好听了!』

 

  他说,自己唱歌最好听了。

  他说,他很喜欢的,只是因为自己不唱了。

  所以,他唱了一首很童趣的歌。歌词里说着古老的英雄──那个年代的男孩所憧憬的英雄。

 

  『Achillesand his gold

 

  Herculesand his gifts

 

  Spiderman'scontrol

 

  AndBatman with his fists』

 

  ──阿基里斯与他金刚不坏之身、海克力斯和他的天赋、蜘蛛人的无所不能,还有蝙蝠侠的侠义精神。

  虽然他从未探究那个年代的英雄应该要是什么样子,但是他希望他也能同他们一般。他想要拥有那些力量,不需要全部,只要一点、一点点就好。

  他想要保护他的弟弟,他希望他无忧无虑,可以偶尔跟他撒娇、偶尔什么也不做就冲着他笑。

  然而……

 

  『Andclearly I don't see myself upon that list』他却又唱了这么一句。

  ──很显然传奇里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很显然这个世界并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他跟雷西就是个矛盾的存在,他们活着让父母一直处在一个危险的立场。他是明白的,众人惧怕他们,百般打压、防范,为的就是不让「杂种」上位。

  血族天生拥有较为优异的天赋,若是位阶权重又比凡人来得高的话,谁来护他们周全?人总是喜欢把一切想得很美,梦里什么都有、幻想里什么都能实现。但都是假的,他们争不过、抢不得──最终走火入魔,失了心性。

  同门的奚落他感受得到,相信雷西一定也行。但他们彷佛约好似的,回家后就把一切苦往肚子里吞,笑容恰当好处,为的就是不让家人担心。但这样的情况不能维持多久。

  席娜在的时候还能保护他们,至少明目张胆的挑衅跟欺辱做不出来,背地里的龌龊事他们也不好再惊动首领,真有什么,「动真格」解决便是。

  如今席娜殒落,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无人能再护他们周全,现任首领下令对他们赶尽杀绝。

  一切他早有预料,却无能为力。

 

  「哥哥!」

 

  不知过了多久,他恍恍惚惚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随后肩头便湿了大半,他瞇起眼,雷西不知道何时来了,头枕在他的肩上,双手搭在他的后背,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气。

  他很想跟他说没用,别白费功夫了。但是看着雷西,话却哽在喉间怎么也说不出口。

 

  「……你是怎么、找到咳、咳──!这里的?」

  「那不重要!哥你怎么回事!怎么会伤成这样?」雷西的眼神焦虑地在他身上来来去去,尤其瞥见胸口的大洞时,他几乎要扑上来,但硬生生忍住了。只见他瞳孔倏地放大,宝蓝色的眼睛里写满了悲伤。

 

  他轻轻地抚上胸前的缺口,喃喃道:「这是怎么弄的?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语西摇头,显然不想多说。

  雷西看他的样子也不问了,打算将他背起来带去治疗。但他正欲动作,却被语西制止,「……来不及了,别忙了。」他语气淡然,除了身上残破的样子外,倒一点也不像将死之人。

  「哥!」雷西急得快哭出来了,谁知道他抛下母亲尽全力赶来,仍旧迟了一步。而现在事主自己居然要他别忙了,这怎么行!

 

  语西将他的头转过来,他们四目相对,语西没说话,他的眼睛逐渐混浊,漂亮的宝蓝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血色的双眸。

  雷西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哥、哥哥……你的眼睛?」

  「你想听我唱歌吗?」他答非所问,雷西的眼泪依旧没忍住,一点一点地打在语西身上。

 

  他用力点头,眼泪没停。

  语西再次哼起那首歌,这次唱了不同的段落。

 

  『She said "Where'd you wanna go? How much you wanna risk?

 

  I'm not looking for somebody with some superhuman gifts

 

  Some superhero

 

  Some fairytale bliss

 

  Just something I can turn to

 

  Somebody I can kiss"』

 

  ──她说:「你所向往的远方在何处?你愿意为此付出多少?我并不是要找那些有着与生俱来的福气的人──像是超级英雄,或是有着童话命运般的人。」

  ──「只是要一个能够依赖的他,一个我能亲吻的人。」

 

  『"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Oh 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Oh 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那才是我要的人……我要的就是这样的人。」

  ──「那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人,我要的就是像你这般的人。」

 

  「雷西,哥当不成、你的英雄,最后还是只能当你的哥哥……」

  「但是,我却、连这个身分……都失职。」

  「才不是这样!」雷西朝他一吼,「你是全天下最好的哥哥!你才不需要保护我!我也可以、我也可以──」

 

  我也可以保护你啊。

 

  语西伸手掏出雷西腰间的掌心雷,握住他的手朝自己的胸口开了一枪。雷西大惊失色,他还没反应过来,甚至什么都来不及说,语西已经将他圈进怀里。

 

  「为什、么?」

  「如果、要死,我希望死、在你的手里……」

 

  他看着他,清冷的嗓音传入雷西的脑中:『我是歌手、我很常唱歌给你听、我也是作家,我没有任何能力,家里拥有血族能力的只有你。在首领下令除掉所有人时,你为了不让我死在他们手下,听了我的命令杀了我。』

  「哥哥……」雷西的眼神开始涣散。

 

  ──现在,指令生效。

 

  语西朝他一笑,算准了他现在听不见,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对他说──

 

  「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之前有朋友问我那首歌有没有什么伏笔,现在我回答你了。

  有没有人看出来歌词想表达什么?

  真要作者说一句,我只想说:这两兄弟他妈全是疯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