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二十四、那一个人01

  

  

  


  『自那天起我舍弃了很多东西,仁慈、同情、软弱,我只是个普通人,并不是一开始就能接受这种事实。


  你说,要一个小孩子接受家人在一夕之间全都死了,是不是太残忍了?
哥哥如果看到现在的我,可能会很失望吧?但即使能重来,我大概还是会选择这样的道路,并不是冲动或是什么,只是因为一个承诺罢了。

  可能这不是个好决定;却也无可奈何,不是任何选择都能有一个幸福的结局。而我,也不该一直陷在回忆里。
  时间在走,我们人也是,终究是要往前走的。』
 

  

  
 
  「他回来了?什么时候的事?」
  『我也不是很清楚……副首他一回来就把守冰的元老都叫过去会议室开会,还下令我们不能离开这里,过来就没看他们出来过了,而且他——』
  「而且什么?还在吗?喂?喂!」
  『嘟——嘟——』
 
  该死!信号被屏蔽了!
 
  「……发生什么了?」
 
  伊诺模模糊糊起身,他刚刚就被声音吵醒了,不过看着雷西的样子不大对,他也就没出声,静静躺在一旁。
 
  「最糟糕的情况。」雷西叹了一口气,「你亲爱的女婿回冰锥去了。」
  「嗯,刚刚听到了。」伊诺往地板使下力,利索地跳起来,他拍拍衣服,朝着还坐在地上的雷西道:「所以要回去了?那赶紧走吧。」
  「……」
 
  雷西面无表情,看着伊诺速度背好行囊往外走的背影,有种说不上来的复杂感。
  「怎么?不是赶时间吗?」伊诺的声音听来已经有段距离。
  「来了。」
 
  雷西收好东西出来后已经看不见伊诺了,这速度之快令他不禁叹服,不过看到他往相反的方向走之后雷西的赞叹瞬间烟消云散,他果断丢了行囊,让路痴别越跑越远比较要紧。
 
  「诺诺你不要再动了!你走反了那边是山顶方向!」伊诺的身影顿了一下。
  「……你早点说啊!」
 
  一个弹指伊诺又回到他们扎营的位置,雷西非常无奈,他觉得他已经说得很早了,伊诺的速度感知显然不能跟常人相提并论,就算他混了一半血统也吃不消。
 
  「好了行了,跟着我走,好吗?」雷西背好行囊,确认伊诺好好跟在后头之后才下山。
 
  虽然情势不太妙,但雷西还是先跟伊诺回到家里。
 
  「手环的讯号传得过去吗?」伊诺在雷西冲进房间忙东忙西的,随意问了一句。
  「不行,完全收不到讯号。对方可能用了特殊的手法屏蔽了什么,人类的方法看来是不管用了。」
  「冰锥的根据地总共有几个啊?」
  「如果单就我们这个地区的话,大概有十来个吧?」
  「……」
 
  果然是有钱的大帮,在挥霍方面毫不马虎,跟花一堆钱盖别墅炫耀的有钱人有得拚。
 
  「他们平常没有固定在的根据地之类的吗?」
  「没有,我们常常因为开会的关系来回跑,而且一间一间去试也没用,冰锥的建筑物会移动,还有特殊的防护机制,在屏蔽的情况下没有找到正确的座标根本进不去内部。」这是哪门子诡异的设计?好好几栋建筑为什么你们要搞得这么复杂?
 
  雷西拿着笔电从房间出来,屏幕的亮光在空中一闪一闪的,伊诺认真看了一下,发现上头的乱码跟骇客用来骇网站的程式码很像。
 
  「……」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难怪这家伙跟泷岚这么合得来,一言不合就骇人网站这种事那家伙也搞得出来。
  「怎么了吗?」雷西已经在伊诺旁边的位置坐下,对伊诺那投射过来的视线很不习惯,不过手下动作未停,程式码密密麻麻地晃过眼前,时不时闪着错误的刺眼红光。
  「……原来你还兼职骇客。」他想破头只挤得出这么一句,如果脑袋里的惊叹号可以化成文字的话……算了,他不想想下去了。
  「这在我们这行是基本。」说完红光又亮起,他听见雷西「啧」了一声,「果然是瑟尔的手笔,如果是他亲自设的程式我也无能为力。」
 
  喔,所以他的女婿很擅长程式防护是吗?
 
  「他是学电脑的?」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帮派里的人这方面的本领都是他教的,包括我。洁馨那时介绍他时只说过瑟尔这方面很厉害,我猜测他可能是什么程式员吧?可是他连研究药物什么的都很拿手,Humanactivation就是他研发的。
  我可以突破这世界上九成的网站,但他属于我无能为力的那一成。会知道他会骇程式还是有次不知道谁的暗杀目标的位置被屏蔽了,他出手帮忙之后才暴露的,那次以后帮派就多了一样要学的东西。
  那人神神秘秘的,搞不好连名字都是假的。但那也不怎么重要,名字这事就是个代称,知道在叫谁就好。比较难搞的就是他的能力一定不是假的,不知道洁馨从哪里认识的,尽会找麻烦……」
 
  雷西的手已经停了下来,显然放弃了。他伸手把恼人的萤幕关掉,身子一放松人整个倒进沙发里。
 
  「你有血吗?」
  「什?」
  「我是指帮派里的血,谁的都可以,只要是现在在帮里面的就行。」
 
  雷西沉思了一下,「之前他们抽血做Humanactivation的时候好像有用剩的,记得放在房间里,我去拿。」
 
  过了一阵子,雷西从房里搬了一箱东西出来,「都在这了,你要这个做什么?」才刚说完他就看到伊诺的眼神非常无奈,似乎还有些视死如归。
 
  「既然人类的办法没用,那就用血族的吧。」
  「听起来很有道理,可是诺诺你的表情……」看起来完全搭不上喔?
  「因为能够办到这种事只有那家伙了……不过他现在大概没空,等一下再连络他。」伊诺用手环发了讯息过去。
 
  真的不是因为你不想面对吗?雷西看着他,想想还是没说出口。
 
  「对了。」
  「嗯?」
  「上次你说瑟尔把你爸妈杀掉,我记得洁馨跟你有血缘关系,那这样瑟尔不是……」杀了自己的孩子?
  「有什么好奇怪的?」雷西把血液箱随意放在一旁,又回到伊诺旁边坐下,「我不也是她的孙子吗?」
 
  如此自然的语气让伊诺把话噎回喉咙。
 
  「……你们人类都是这样自相残杀的?」伊诺有点搞不懂,看雷西说得稀松平常,难道手刃自己的血亲在人界是正常的吗?
 
  即使他当时再怎么仇视那个人,也从未萌生过杀了他的念头,再怎么样都是被他手把手养大的,虽然途中发生了不太好的事,伊诺曾经很恨他,恨不得他就此死去;但如果要他痛下杀手,他还是办不到。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如何,但是在冰锥里是很正常的。」雷西并没有正视他,他先绕去厨房帮自己泡了一杯热茶,顺便端了一杯给伊诺,而后好似忆起了什么,他的眼神看来有些落寞。
  「或许在很久以前……在娜姊还在的时候,这样的事是不正常的吧?娜姊是不会容许这样的事发生的。」
 
  伊诺轻啜一口茶,今天的绿茶尝起来有些苦涩,那股苦味冲破喉咙饮下肚,几乎要使他落泪。
  他的记忆停留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冰锥的人都还认识他,会笑着喊他一声「诺哥」、留他下来吃饭的时候。那时候很好,小娜还在、那群善良纯粹的人一个也没少,可是那是多久以前了?
  到了雷西成为首领,开始统领冰锥之后,他经历过那样的盛事吗?还是说打从他有记忆以来,冰锥只有染血跟不好的回忆?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对雷西做了很多残忍的事,他曾经很快乐地跟席娜一起生活,偶尔翘翘班、偶尔帮忙解决一下冰锥的事,日子过得很快,虽然他最后没能跟席娜道别,却也拥有一段值得回味的往事。
  后来,季节更迭,时间带走了他们的幸福,却独独留下了苦难。伊诺不知道雷西曾不曾有过值得回忆的幸福,但他知道他的双亲、他的兄长、他的童年,没有一样留下来,就这样孓然一身到了现在。
  他很强大,在必要的时候近乎不近人情,他不知道其实有时候能够停下来休息一下,他不知道其实不用那么拚,可以适时地依靠一下别人。雷西什么都不知道。
  ——他从没有过知道的机会。
 
  伊诺第一次如此痛恨世界的残酷。
 
  「我很抱歉。」他想不到该说什么,明明他应该替已故的人把她一直以来在意的事顾好,而席娜牵挂的也就一个冰锥,他为什么连这个都守不住呢?
 
  时至今日,他仍旧只能笨拙地道着歉,事情因果轮转,不知为何形成了这样的局面,明明是他该承受的果,却拖了成千上万的人陪他受罪。大概,上天从来就不曾公平过。
  他已经错过了一次,这一次,他想要试着做些什么。
 
  「是我没有保护好她的冰锥。」雷西想开口说些什么,随便什么都好,至少不要再让他感到自责,却在视线对上时默了声,「我错过了一次,所以我绝不再让它发生第二次。」
 
  这一次,不管要牺牲什么,他会把冰锥夺回来。
 
  那位血族领袖的眼神透着一股坚定,好像什么事都能迎刃而解,雷西笑了,那才是他认识的伊诺,也是他们最伟大的首领至始至终爱着的血族。
 
  「诺诺,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一百年前的事我不清楚,但是娜姊信任你自然有她的理由,我想一定有什么是只有你才能办到的。」
 
  或许我会在那时遇见你就是场命中注定。
 
 
 
  他的手环震了一下。伊诺打开,泷岚正发来讯息。
 
  「上面的血,你确定每个人都在帮里吗?」
  「没意外的话是的。」
  「以防万一,你搬着这箱跟我回一趟领地吧。」
  「噢,你不自己回……啊,没事,我们走吧。」雷西马上拿起血液箱。
  「……」他怎么觉得自己有一瞬间被嘲讽了?
 
  一个小时后,血族领地。
 
  「我还以为天塌下来了,不然您怎会主动联络我呢?」泷岚笑着,伊诺马上转头,他可不想知道那双眼睛里面藏了多少龌龊的东西。
  「东西在这了,你确认一下,还少什么再跟我说。」雷西把箱子放在桌子上,泷岚的眼神扫过雷西一眼。
  「要我帮忙人类?上次对方还打过来呢。」他略带深意地看着雷西,雷西倒也没在怕,冷着脸跟他对视,「你不愿意我们当然不勉强,我可没有强迫你。」说完伸手准备把箱子搬走。
 
  伊诺一愣,眼疾手快地拦下来,「等下!泷岚他是开玩笑的,你不要生气!」怎么回事?为什么有种剑拔弩张的氛围?
  「诺诺,他是不是开玩笑我看得出来。」
  「殿下当时只有说要我帮个忙,可没说是帮你的忙。」泷岚笑道。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你就说一句到底帮不帮!」
  「帮啊,您难得回来领地一趟,要让您马上回去那些高层不知道把我针对成什么样。」
  「……」
 
  你跟我开玩笑呢,你没弄他们就偷笑了,他们还敢弄你?
 
  嬉闹没有继续太久,伊诺还没反应过来,泷岚已经从箱子里拿了一个试管出来,「没有遗漏了吧?我直接开始了。」
 
  他的眼睛闪过一片红光,试管里的血开始扭曲变形,最后化为条状晃了出来,他伸手轻指了一下,条状的血顿时散开,众多的屏幕骤然显现。泷岚的手指开始开始动作,敲打的声音不止,程式一条晃过一条,看得伊诺眼光撩乱。
  简直跟不久前的场景彻底重迭,伊诺看了两次,果断笃定自己没这方面的天分。雷西倒是在一旁看得欢,还有些跃跃欲试,这两家伙明明个性跟喜好都这么合怎么凑一起总是吵起来?
 
  不过雷西惊喜的眼光中似乎参杂些许不解,伊诺在泷岚忙碌时撞了他一下,「他用的这些你不会?」他小声询问。
  「不会,这些是属于血族方面的技术,我虽然有一半的血统但帮里没办法教我这些,这又属于高级技巧,我可没神到自己无师自通。」
 
  也是,这些东西他看泷岚秀几百年了,还是看不出所以然。
 
  「座标确定了,你们自己看着办,我不确定他们的座标会不会再次移动。我没办法再搞第二次,这次是看在殿下的面子上,动用血液连结持有人查座标消耗很大的。」
 
  泷岚还是挂着笑,伊诺倒看不出来哪里消耗大了,要不是他的手已经开始颤抖,伊诺真会把这个当成他推托的借口。
 
  「我欠你一次。」雷西开口,语气很轻,听不出什么情绪。
  「不必,要你首领的一次我可承当不起。」
  「好了!都打住!先办正事!」在气氛再次变得诡异之前伊诺赶紧出言阻止。
 
  「现在的冰锥不安全,你一人去我不放心,我跟你一起去。」
  「诺诺……冰锥内部有特殊装置,有时候血族能力会无法使用,这样太危险了!」
  「你把我当什么了?老子可不是没有血族能力就废了。」伊诺翻了个白眼,「不能用血带把武器便是,这样行不?」
  「殿下在不用动脑的地方一直都颇靠谱。」泷岚笑着附议。
  「……我怎么感觉不出来你在帮我说话?」
  「是吗,可是我很真心诚意的。」他眨了眨眼睛。
 
  伊诺嘴角抽蓄。
 
  「可是——」
  「别可是了,大不了我让拉斯跟我一起去!就这么决定!」



  最后一章主线开了!先恭喜自己的期末结束了,礼拜三、四咸鱼,礼拜五才有报告到底是什么诉求?真的要让我待到最后一天才给放假……

  昨天睡觉的时候脑袋里把剧情从现在直接到结局跑了一遍,应该是不会卡稿了(? 希望就这样顺顺写到结束!最近又碰上低潮期一整个人很意志消沉,大概是我在连载他曾的最后一次低潮期了,我还是会继续写,就硬闯过去吧,真有什么问题我也不想去管了。

  最近想了一些事,没有意外的话应该会在他曾完结的时候公布,希望我能在过年前把它写完QQ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