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二十三、亘古的思念01

 
 
   
  
  『生活有时就是场可笑的闹剧,你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可能你会突然飞黄腾达,也可能突然一落千丈,人生就是如此荒唐的一件事。除此之外不会更好,也不会更糟了。

  我不知道之后的日子你是怎么过的,老天对我们开的玩笑可能比一般人要来得大了些,毕竟生活不是童话,我们的人生里并不存在王子。
  一路上我们磕磕绊绊挨了过来,没有谁扶我们一把,也没有任何值得留念的事。可能我们唯一剩下的,只有彼此了吧?

  在失去了另一人之后,我比谁都清楚,希望你能幸福是件多么奢侈的事。

  但即使如此我依旧想着、念着,盼着那微乎其微的机率等待奇迹,那或许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事。
  在那之后好好活着,做自己喜欢的事,然后笑一个吧。要过得快乐、找到生活的意义,幸福地活下去。

  在那个没有我的世界里,幸福地活下去。』

 

 

 

  他逃跑了。

 

  逃离血族领地、逃去人界,远离任何可能会让他想起所有的地方,哪里都好。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雷西家的,印象中当他在人界徘徊时雷西就出现了,看起来一脸着急,他还来不及说话,雷西就拉着他回家了。

  可能是拉斯联络的吧?他想。除此之外没有其他选项了,迷路真不是件好差事,虽然苦的都是旁边的人,对他本身没有直接的影响。

 

  雷西找到他没有花太多时间,越长越大之后身体里属于血族的另一半血统总会引导他,对于伊诺他身体里算是有个雷达,血缘相近的血族能够互相确认彼此位置,这让雷西在找伊诺时不用花太多力气。

  他看见伊诺时对方一脸茫然,失神地走在街上。看起来漫无目的,却又像是在逃避什么,那种神情他最熟悉了──简直像多年以前的自己似的。

 

  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拉斯联络他时还来不及说太多就要他赶紧找血族去了,拉斯在手环中的语气很紧张,一度害怕伊诺可能会做出什么傻事。

  他的感应让雷西大致有了底,他可能知道了什么不应该知道的事,至少现在不该知道。

 

  将他弄回家后雷西的处境并没有得到改善,伊诺像个人偶似的呆坐在客厅,不论雷西怎么喊他都没反应,他甚至试着喊了娜姊的名字,伊诺也仅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再多的就没有了。

  简直糟糕透顶。雷西就坐在客厅和他干瞪眼,陷入一种「我看你你却不看我」的尴尬处境。最后他妥协了,要发呆就让他发呆去吧,明明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忙,为什么还得被这个曾祖父折磨不可?

  雷西果断离开客厅,回到房间跟自己的工作折腾去了。

 

 

  『你有没有想过陛下究竟是为什么死的?以他的实力,就算他糜烂过日子,再活个几千年也绝对不是问题。那么他为什么突然要你继位?他不是一个会说谎的家伙,编出来的谎话漏洞百出,唯一可取的只有演技,看起来还有那么点样子。』

 

  伊诺没有特别去想,他不曾想过曾经被他称为父亲的血族究竟为何性情大变,对他来说这种事并不重要,至少对当时的他来说不重要。那时终究太过年轻,很多事情想得没有现在全面周到。

  他只在意自己为何得提早一千年受苦,甚至增加死亡机率就为了该死的破王位。王族并没有高尚多少,只是个替国家贡献生命的魁儡罢了。

 

  『当年敌军打进来,陛下被下了血祭。你知道的吧,一个掌权者中了血祭代表什么。陛下势必不能再输血了,再不然遭殃的不只是他而已,而是整国的子民。那么为了维持血液建筑的运作,你觉得还有谁的血可以做到?』

 

  血祭,中咒者的身体会以飞快的速度衰败,会时不时抽痛、四肢麻痹,严重的情况下会直接昏厥。

  那阵子那个人的身体的确很不寻常,平常总是尽忠职守的家伙时不时会离席,一离开就是很久,有时甚至到了下班时间还是见不着踪影。伊诺当时没想太多,或许这才是那家伙的本性也说不定,就用了这样别脚的借口把自己糊弄过去。

 

  『血祭对中咒者造成的痛苦有多大?据传言所说,大概跟适应期不相上下。原理也跟适应期相同,时间拖得越久就越痛苦,目前没有解药。唯二减缓痛苦的方法──』

  拉斯的眼神直勾勾看了过来,伊诺不是很喜欢这种视线,他总觉得有种难以言喻的、不好的感觉会跟着拉斯的视线一并来到他身上。

 

  『直接将受诅咒的血从体内排除,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血输入血液建筑;还有一个是使用相近血源的血进行换血。但是第二个方法风险很高,输血方需要一口气换下对方身上不干净的血,王族的血液比起一般血族要高上许久,就算同为王族,因为换血身亡的机率也不小,我说到这里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伊诺没有回答。他只觉得头脑晕晕沉沉的,一直有种嗡嗡声在脑海里转,讯息量实在太大,跟他一直以来所认知的「事实」相去甚远。

  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他始终没有勇气问出口,不,应该说他早已知晓答案,只是他并没有接受的勇气。

 

  『他为了你付出这么多,甚至不惜拜托高层配合他演戏也要骗过你,那是他身为领袖最后为国家做的事。那么你呢?伊诺,身为现任的王,你能够为他、为国家,还有这个国家的子民做些什么?』

 

  能够做些什么?他能够做什么呢?

 

  他没有回答。在拉斯问他的瞬间他就逃跑了,潜意识拒绝回答问题,至少不要是现在。不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在这个他濒临崩溃的时间点上问他。

  他现在心里闷得发慌,刚刚雷西喊他时他连应声的力气都没有,精神上的疲倦真是可怕,他还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自己的处境,回去道歉?他该说些什么?还是说应该做些什么?

  但是他没有跟拉斯道歉的理由,这些年辛苦了?拉斯不会想听到这些,以他的个性他只会希望自己去跟那位说,只有「他」才够格接受伊诺的道歉,其他人都只是顺便罢了。

  但那是不可能的──他真正欠了一句对不起的血族,早就不在了。

 

 

 

  过了一天,雷西从房间出来后伊诺的样子依旧跟昨天一样。这货不是一整晚都维持这个姿势到天亮吧?还是说血族都这样?他还没想完,伊诺突然转了身,视线对上他的眼睛。

  妈的,突然转过来干嘛?雷西暗骂一声,这时回避的话好像输了似的,他不甘示弱地看回去,他们就这样对视好一阵子,幼稚又诡异得不可思议。就在雷西想开点说点什么打破这个尴尬的场面时,「雷西。」伊诺喊了一声。

  「你觉得我是个怎样的人?」然后问了一个问题。

 

  茫然的样子映在瞳孔上,雷西第一次在这位血族身上看见这样的表情,他印象中的伊诺应该要是神采奕奕、自信冷静的。不过他仍是不假思索,几乎能说是下意识地回了句,「是个很会找麻烦的家伙。」

  面对他的回答,伊诺没有太大的反应,仅是呢喃了句「这样啊,我想也是」之类的话后就结束了话题。

 

  「这样啊,我想也是」是几个意思?雷西觉得他的回答可能来得非常不是时候,但是他的脑海中的确只想到那一句。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的状态跟昨天相比好了很多,至少愿意开口说话了,应该很快就能回复正常。

  没过多久,伊诺很快跟他到了别,雷西还来不及回答,那位血族已经消失在他的视野中。

 

  「什么东西,这年头的血族都这样?一个两个要做什么都不打声招呼的。」拉斯也是、现在这个也是。

 

  算了,雷西不想跟那些老人家计较,忆起自己昨天还没做完的事,他的脸色沉了下来,出去喝杯水后又默默回房去了。

 

 

  伊诺用了他生平最快的速度回到领地,说是这么说,他还是花了一般血族的两倍时间。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回到这里,凭着一股冲动就回来了。

  所以说现在要干什么?跟拉斯闹了那出之后根本不可能去找他,那么就只剩……唉,伊诺莫名感受到世界的恶意。

 

  「嗯?所以您现在是想要有所作为却不知道该怎么做是吗?真没想到在我任职期间能听到您说出这么上进的话,拉斯告诉你陛下的事收获不错呢。」虽然知道来找泷岚肯定会被他刷满嘲讽,但实际听到还是很不爽。

  伊诺臭着一张脸,无奈对方说的都是事实无从反驳,他的心情更糟了。

 

  「他以前……还做了什么事?」很多事情他其实都一无所知,小时候没有接触这部分,总认为是应该、理所当然,毕竟再过段时间就得成为王为国家奉献了不是吗?

  「你与其在这里问我为什么,不如找个清静的地方让你愚蠢的脑袋清醒一下,说不定就无师自通了。」泷岚笑着,但逐客意味明显,敬语也不见了。见状伊诺也不好继续问下去,只好说个再见离开分析部门。

 

  清静的地方?他想了想,脑袋闪过以前和雷西还有席娜去过的山林,就是那了。他试着感知雷西的位置,往人界移动。

 

 

 

  他回到雷西家时已经晚上了,虽然知道雷西拥有血族血统,但因为年龄的关系那层引导一直都很模糊,到了最近开始稳定了伊诺才不至于迷路。他打开门时客厅空无一人,后来他试着敲了雷西的房门,没反应。

  出门了吗?他试着转动门把,没锁。雷西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伊诺走到他身旁,看到桌子上的《扭曲的变奏曲》,每一本都做满注记。他是以什么心情看的呢?

  雷西曾说过,《扭曲的变奏曲》是他和语西修改过的过去,但如果上面的事情有大部分是真的,他到底是怎么撑过来的?伊诺不敢去想。后来他轻轻地退出去,雷西眼睛上的黑脸圈很重,他可不想吵醒他。

 

  「诺诺你回来啦?」雷西醒来已经是几个小时后的事了,他出房门的时候伊诺仍坐在沙发上发懒,虽然心情相比之前好了不少,但脑袋还是乱糟糟的。

  雷西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他的样子伊诺决定不提小说的事,恐怕雷西也不会跟他多说什么。

  「雷西,你最近有什么事要忙吗?」他问。

  「嗯?基本上目前没事,前阵子我提早回来已经把冰锥的事都弄完了。只是有件事有点奇怪……」

  「奇怪?」

  「不,可能只是我多想了……」

  「既然这样,我们出去旅行吧!」

  「啊?」

  「好久没出去玩了,我们去露营!」雷西还没反应过来,伊诺又加了一句。

 

  雷西一脸蒙逼,伊诺这是去了一趟领地之后脑袋撞了吗?这语气也太欢快了吧?他突然觉得前几天还很担心他的自己像个白痴。

 

 

  差点以为赶不出来了,最近一直都很不顺,尤其是在小组工作分配上出了很大的问题,学校那边一直在死线,搞得心情跟着很不美丽。

  他曾于今次更新后停更两周,敬请见谅。原本以为这学期不用停更的,计划仍然赶不上变化QQ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