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二十二、回归沉寂02

   

   

  

  血族领地彻底静了下来。

  在那之后没有人提起那天的事,血族高层忙着清理大战后的残骸,原本伊诺想自己处理,但在雷西严肃表态身为冰锥首领需要负起责任之后,跟伊诺进行了言语上的抗争,最后伊诺说不过他就随他去了。
  人造人的遗骸上没有血,清理起来也方便,唯一一具人类尸首只有洁馨。她的遗体伊诺没有让任何人碰,他小心翼翼清理干净后思考了一阵子,还是决定拜托雷西将遗体带回冰锥,希望能顺她最后的心愿让她跟席娜葬在一起。
  雷西沉默了很久,虽然表情看上去相当复杂,但最后还是应允下来。伊诺也知道以他们之间的恩怨实在不应该拜托他,但除了雷西之外没有人有权限动冰锥领地内的墓园,他只好恨下心来这么做。

  伊诺难得当了一回认真尽责的君王,这次说什么他都无法开溜,不管怎么说这破事追根究柢都是他惹出来的祸,他还没有无耻到全权丢给他们国家的高层解决。
  而冰锥突袭事件也为他们敲了一次警钟,血族并不是万能也没有刀枪不入,已经有人类研发出能够伤害他们的药剂,血族身体上的致命缺陷将不再是秘密,如果不好好处理,之后若发生战役,他们必定会吃上大亏。

  「殿下,麻烦回收人造人遗骸的小组将遗骸全部交到研究室来,我需要大量的材料研究一下他们的制造成分。」泷岚也罕见地认真投入工作,为此伊诺不知道在心里感动了多少次。
  拉斯则彻底沦为整个国家最忙的血族,身为回收小队的队长他风尘仆仆,整个国家内充斥着战争遗留的产物,除了清理跟回收之余还要将原先疏散到特地区域的民众一区一区引导回去,忙得焦头烂额。
  无法休息是小事,回家洗澡之后马上再出门更是常态,有时连伊诺有事要找他还常常碰不到头。
  雷西在这段时间也没闲着,原本要跟着一起回收人造人,但是拉斯坚决要他们小队自行完成之后,雷西就改为联络冰锥内部剩余人士,确认一下帮里的状况。
  前任过世后他的工作量遽增,虽然他是现任,但冰锥实质上的权力跟职务都是压在洁馨身上,他唯一有权引导的只有暗杀方面的工作。反正他也不在意,想要权力就给她吧,他乐得轻松。
  雷西倒在伊诺提供的房子内发懒,偶尔看看冰锥内部汇报的资料,偶尔什么也不做。他不知道上次这么惬意的日子是什么时候,印象中他总是让自己忙到没有时间休息,只有这样才不会想起一些他不想要想起的东西。

  「……我到底在干嘛?」

  他的心情还是很复杂。人生回忆里并没有任何值得细数怀念的片段,每每忆起,他的脑中只会浮现血肉模糊的场面。任何开心的、愚蠢的、窘迫的、值得纪念的通通没有,他简直要怀疑自己有没有童年——真是倒人胃口。
  洁馨过世整体来说他应该是要高兴的,人生中的一个重大恶梦终于永久性解脱,生活中仅存的最后一个知晓他不堪过去的人离开了,横想竖想都该放个鞭炮庆祝。
  但他没有。连一点喜悦的心情也没有,甚至在伊诺询问他是否能把对方的尸首带回冰锥下葬的时候他也只是犹豫,脑海中并没有拒绝的选项。那种感觉影影绰绰,他看着伊诺有些复杂的眼神,原先想说的话都噎回喉咙里。

  是啊,虽然不曾相处过,到底还是女儿,亲手杀了她不可能毫无想法吧?

  后来雷西在不知不觉间睡着了,前阵子他也忙得够呛,连阖眼的时间都没有。一旦安逸下来后身体的疲惫自然而然找上门,谁也没有幸免。他难得做了一场梦,梦里的青年有着跟他相似的五官,明明靠得很近却看不清样貌。
  那个人成了一片模糊的残影,但雷西认得出来,是他朝思慕想的那个人,记忆中仍存在对方爽朗阳光的笑。

  『雷西。』他唤。
  『哥哥……』我好想你。我没有一刻不想见到你。

  洁馨已经死了,我留在这里的任务基本上已经完成,我能不能去那里陪你?雷西看着他,仍旧一语未发。他什么也没有说,纵使心里千言万语,到了这个人面前所有的准备都沦为一场笑话。

  青年没有说话,他仅是笑着轻拍雷西的头,然后摇了摇头,显然明白雷西想做什么。他们凝望彼此很长一段时间,等到雷西醒来,他的脸上模糊一片,眼角还挂着两行未干的泪痕。

  「唉。」

  为什么当时死的人不是他?他并不想独自活着,孓然一身面对接踵而来的劫难。雷西什么也不想做,说到底他就是个普通人,他只想要自由,至少保有最低限度的自由,只要这样就好,这样就够了──却连这点程度的要求都无法实现。
  他想着,不禁露出苦涩的笑容。

 

 

  清理工作依然如火如荼进行中,泷岚在这段期间也少见地收起平常那种无所谓的态度,变得严肃起来。

  样本一件一件送来,分析部门的血族虽然能够帮他分担大部分的工作,但最费心的步骤只能他自己来,其他血族来弄的话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他的能力毫无疑惑是真货。

 

  「殿下,你有空的时候顺便过来抽个血检查一下吧,如果你突然撑不住倒了我们会很困扰的。」

  「嗯?没问题是没问题啦,可是样本不是已经多到快忙不过来了吗?」

  「反正现在都这么忙了,也不差你这件。你如果突然倒了,我们才真的会忙不过来,你要真没意识到就想想拉斯那货多少没讲干话了?」

  「……」好像真的很有道理。

 

  别说去想了,他最近根本连拉斯的影子都没看到。回收部队的工作可以说是工作量最大的,人造人的遗骸遍布整个领地,部队也就那几个血族,队长一定是工作量最大的。他甚至怀疑拉斯究竟有没有回家睡觉。

 

  「我现在没事,你干脆现在拿一拿吧。」泷岚点头,两血族也没继续废话,伊诺将其中一只手伸了出去。泷岚在上头用指尖轻点一下,血液顿时凝聚在他的指间,成一条细丝状从伊诺的身体中分离。

  「这个……」泷岚诧异地看着如细丝般抽出的血,就连伊诺也愣了下,完全搞不清楚怎么回事。泷岚拿过容器将血装入,收入自己平常的收纳区,思忖片刻后开口:「殿下,您在这之后有特别吃过什么补品吗?」

  「没有,收复区域的工作一直很忙,甚至没什么时间吃饭。」

 

  一般来说大量失血会导致血族的身体机能变糟,残存在体内的血也会变淡,代表这位血族的身体目前很虚弱。

  然而在不久前大量失血的伊诺身上抽出的血颜色却相当美丽,是很健康的鲜红色。不仅是泷岚,就连血液分析方面没那么专业的伊诺都察觉到古怪。

 

  「呃、所以这是很健康的意思?」不是专业人士,伊诺这话也问得有些忐忑,害怕这是一种另类的毛病,真是那样的话可能会对之后的工作造成麻烦。

  「我也不太能保证,目前看起来很健康,但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测。」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泷岚向来不开玩笑。

 

  他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就见泷岚面色凝重,双手撑在下颚,「难道他吃了那个……?」

  「什么?」

  「没什么。」他顿时切换成平时的官方笑容,速度之快连伊诺都深感佩服,「不要以为看起来健康就没事,别因为自己的愚蠢导致整个国家的工作进度落后,我这样说您应该明白吧,殿下。您真的没有必要用这种方法告诉全世界血族领地的王是个白痴。」

  「……」

 

  妈的,这家伙开始连百年前的帐都一起算了,而他还该死的无法反驳。

 

  「好了,我还没神到这样看一看就能看出问题,真那样我就篡位了,记得过几天再来拿。」

  「要篡位就快点篡,我二话不说马上让给你。」伊诺面无表情。

 

  后来伊诺就离开了,他的事情虽然没像拉斯那样忙得连影子都看不见,但也绝对不轻松,抽空来泷岚这里聊几句已经是极限了。

  已经看不见伊诺的身影后泷岚敛下眸子,用念想传了讯息过去。

 

  『你给他吃那个了?』虽然有好几天都没看见对方,不过回应他倒是没等太久。

  『给他抽血检查了?』

  『看起来是了。』泷岚蹙眉,『伊诺可不笨,你知道这么做之后他很快就会查到吧?你还记得答应陛下的事吗?』

  『查到就让他查到吧,只怕是当时没给他的话他连日后追查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死在那了。』他说得洒脱,但话的确是没夸大。如果当时拉斯没有马上往伊诺身上塞血剂应急的话,这国家很可能就没有王了。

  『那你答应陛下的事呢?』泷岚倒也没往那方面纠缠,转而问了他比较想知道的问题。

 

  这次他等了很久,对方迟迟没有回应,久到他以为对方技术性掉线准备不回答时,脑中传来了清冷的嗓音。

 

  『我答应陛下的是保护他让他好好活着,其他的──我可从没答应过。』

 

 

  伊诺又继续回到工作岗位,原本他有事要找雷西,是关于洁馨尸首的事。不过他找不到人,一问之下才知道对方已经回去人界了,似乎是帮派那边有事要处理,尸首他也带回去冰锥了。

  效率好得让他想哭,或许他对雷西还是太残忍了些,原先他是想请下属帮雷西把人送过去的,他知道雷西并不想看见她,哪怕只是一次。结果在他还没安排好时对方已经行动了,从开始到结束他都不知道,就这样结束了。

  雷西是什么样的人他清楚,至少他不用担心自己女儿在过程中会不会发生什么事,若真有了意外,他也无权过问。

 

  「殿下,收复地区的报告已经放在旁边了,请您有空过目一下。」

  「嗯。」伊诺随意摆摆手,当是听见了。

 

  他百般聊赖地盯着报告,思绪一直停留在不久前泷岚低吟的一句话,直觉告诉他泷岚跟拉斯肯定瞒着他某些事情,而且不是件小事。但他没有证据,他们看起来也很正常,这让他又烦躁起来。

  这几天伊诺疯狂投入收复地区的工作,领地已经重建到以往的样子,就剩下最后的收尾。他算是卸下心中的大石,紧皱的眉心终于松了开来,这几天大概抵得过他过往几千年的工作量,吓得拉斯都以为他出了什么事。

 

  是不是该找他把事情问清楚?可是要用什么理由?拉斯现在忙得够呛,甚至比他还要忙,因为这点小事吵他是不是不太好?他陷入短暂的沉思。忽地,他的脑中传来嗓音。

 

  『殿下,报告已经好了,您如果有空就过来一趟吧。』

 

  他果断放下手边工作往分析部门前进。在这之前他还是用念想联系了拉斯,跟他约等等在家里见面,有些事还是得问清楚。

 

  分析部门。

  他才刚到就有个部品往他脑门飞了过来,他眼疾手快接住,发现是前阵子泷岚抽的血。血液的颜色依旧跟上次看见的相同,是漂亮的鲜红色。他有些无法理解,所以是很健康、没有大碍的意思吗?

 

  「就是你想的那样。」泷岚停下手边工作,这才舍得把视线移到伊诺身上,「跟前几天初步判定的结果相同,很健康没有问题,从这瓶血的颜色看来,你目前的身体也很健康,没有缺血问题。」

  「没有缺血问题?」伊诺一愣,虽然很相信泷岚的专业,但是当时可是血液建筑崩毁,就算他安然无恙活到现在,也不可能毫无后遗症。

  「或许很不可思议,但的确没有问题。」泷岚顿了顿,嘴角扬起,「还是说,您其实很希望它出问题好让您能够继续罢工?」

  「……」为什么这家伙的嘴总是这么欠呢。

 

  他看了眼泷岚,总觉得有些奇怪,泷岚平常遇上比较特别的个案时态度不会像现在这么冷淡,至少他已经做好被问到天荒地老的准备;但是什么也没有。就像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好像早就知道似的,他没有特别的反应。

 

  「你和拉斯……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伊诺看着他,问的并不是疑问句,他几乎已经确信这个结果,缺的只有对方的回答。

  「你的话里可没有否定的选项。」泷岚不置可否地笑笑,「你不是约了他见面吗?那就去找他,他会告诉你答案。」之后他并没有施舍任何眼神给伊诺,径自转回去工作了。

 

  伊诺没说什么,拉斯已经用念想发讯息给他,说他已经到了。他二话不说直接往指定地点前进,还好领地内有特殊指引,不然他肯定迷路半天还回不了家。他一进门,拉斯已经喝完一杯茶,正在倒第二杯。

 

  「你要问我什么?」拉斯看了他一眼后又将视线转了回去。

  「你瞒了我什么事?」伊诺也不废话,既然对方看出他没有要闲话家常,那么他自然也把开场白省了。

  「王族的身体状况比一般血族还要复杂,除了治疗上特别麻烦之外,相对地也很难受伤。那么你受了重伤之后却完全没有后遗症,你有想到任何可能吗?」他摇头。

 

  任何可能性他都想过,特制的特效药、自身的强大愈合能力,甚至是血液建筑崩毁对他造成的损伤没有预期中来得严重,但不论是哪种跟实际情况都对不上。

  特效药是开发部负责的,第一时间研发出来的东西一定得从伊诺这边经手,有新药他不可能不知道。

  再来,血族的愈合能力只针对外伤,从体内造成的伤口并没有这方面的功能,而建筑崩毁对他造成的冲击都直接让他昏迷了,要说不严重也说不过去。

 

  「你给我的东西不可能是新研发的新药,再加上王族的身体对任何东西都拥有排斥作用,你没办法拿其他血族的血给我,除非同是王族不然绝……」咦?他刚刚说了什么?

  「是啊,除了王族之外,任何的血进到你的体内都是加速死亡速度而已。」拉斯的眼神突然锐利起来,「那么你喝了血,为什么还能毫发无伤站在我面前问我话呢?」

 

  他的身体忽地颤栗起来,这是不可能的,这世上早已不存在王族,哪怕是雷西的血对他来说都会有排斥反应发生。那么可能性只有一个──血的主人和他有相近的血缘关系。但那个人早就死了,而且他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把自己珍贵的血捐给你是吗?」拉斯与他四目相对,从他身上散发的寒气咄咄逼人,伊诺不自觉往后踏了几步。

 

  他的脑海不禁晃过几个非常疯狂的可能性,但不论是哪个都被他立刻推翻。那种事情是不可能的,那个人怎么可能会为了他做任何事?如果真是那样、真是那样的话……他怎么可能那么早就死了?怎么又会将自己丢在一旁自生自灭?

 

  伊诺被自己的想法冻得发寒,鸡毛疙瘩起了全身。拉斯没理会他,默默又喝了口茶,「那年发生的事你是怎么看的?血液用尽死亡那次。」

  「不就是肆虐成瘾,最后自取灭亡吗?」

  「陛下在大量猎杀血族期间也是好几十年的岁月,这些年间你可听说过子民说了他什么吗?」

  「有啊,说了他是嗜血帝王,我是暴君的后代什么的……」

  「除此之外有过很激进、夸张的谩骂吗?」

  「这个好像……」伊诺用食指抵着下颚,很认真从脑中存找几千年前残存的记忆,「没有,至少我不记得。」

  「那么他开始虐杀血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人类和血族战争之后,有好一阵子我都不曾见过他,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就连公文也是放在门口,他会自己拿进去。」

 

  等等、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在这之前他还是一个慈祥的父亲,几个月不见之后性情大变,除了大量虐杀血族,还开始对他提出各种不合理的要求。他从没想过为什么,只当是他终于露出了本性。

  他的身子开始颤抖,伊诺感觉自己似乎意识到什么很恐怖的事,他想摀住耳朵将自己与世界隔离,但拉斯刺耳的语句又从外头撞了进来,「你什么事都不知道,自以为是这么久,够了吧?」

  「你到底在说什么?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拉斯并没有回答他,他身上的寒气凌厉逼人,与他对视都有种会被冻伤的错觉。伊诺下意识别开眼,却又被他硬生生跩了回来,然后尖锐的言语再次刺入耳际。

 

  「你以为,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这字数太可怕了。假日的时候电脑送修,原本想说如果之后没回来就心安理得窗稿(嗯?

结果它回来了,只好认命开始赶进度……血族领地的戏份已下线,下章可以回到人界了!(没人想知道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