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早安】尾声、当我们回到那里

   

  

   

  莫筲回到家后,开始进入疯狂工作模式。除了极力修改企划案内容之外,编辑也要他着手开始构想新小说的大纲内容,简单来说真的一刻不得闲。

 

  指针又往后了几格,他的手机跳出讯息,公司传来问说企划案的初稿什么时候能交给他们,还有几则讯息是编辑传来的,没什么新意。大意大概是要他不要拖赶快交大纲出来,如果还没有想法的话他们那边可以提供协助。

 

  莫筲直接忽略这些讯息。

 

  『大神大神,你在忙吗?』

 

  这次的讯息他就点开了,看开头就知道是陈吟吟传来的,由于他工作忙,陈吟吟的身体状况也不太好,他们互相交换联络方式之后就很少见面,几乎都用通讯软体联络。

 

  『嗯,工作那边在催了。』

  『咦、大神不是一直以来都很有效率吗?他们还能催什么?』

  『以对方的立场来说,当然是希望企划案越快给他们越好。』

  『要不要我用点人脉打压一下他们?』看起来不像开玩笑的语气。

  『这就不必了。』

  『有什么关系?我都当乖女儿这么久了,是时候该叛逆一下了!而且我好不容易可以派上用场了耶!大神你就让我帮点忙嘛!』

 

  妳是要帮什么忙?他忆起游戏世界里那个天雷轰顶的雷包,不自觉抽了抽眼角。

 

  『这种忙就不必了,妳真想帮忙的话……那妳告诉我,如果妳是玩家,会希望故事是什么样的,或者是有什么东西能够吸引妳。』

 

  敲出文字后,陈吟吟那还没有消息,莫筲继续赶工,企划案的雏型快完成了,几乎是以他在游戏里面的经验为主,还有一些衍生出来的灵感,搞不好能当作新大纲的构想。

 

  『大神,既然是要两个故事混在一起,你们有特定说要什么混什么吗?嗯……举例来说,奇幻小说一定要混奇幻小说啊、武侠风格一定要跟武侠风格之类的。』

  『应该是没有,我觉得上次的魔法世界混校园爱情带出来的感觉就不错,虽然本身非常突兀,但是一个可以突破的窗口。』。

  『哈哈哈哈──大神是说喷拳的穿著吗?毕竟大神写出来的世界里,大家都穿法袍或是中古世纪的衣服,根本不可能出现现代化的穿著嘛。』

 

  虽然莫筲将故事的年代设定得跟现实差不多,不过他们的衣着却非常远古风,这跟他当时崇尚中古世代有很大的关连。

 

  『如果是以相同类型的故事混合,那么在技术方面的处理上就会轻松许多;但我认为这样的话游戏的可玩性就被限制住了。当时在游戏里面,系统自行合理化许多不符逻辑的地方,不然妳那间学校还有里面的学生根本不可能活在欧德曼帝国。』

  『哈哈,现在想想真的是蛮好笑的,里面的人民都一脸理所当然。明明学校整栋移过来了,还表现得像它本来就在一样。这样我会很害羞耶,我写出来的东西居然能跟大神的世界合在一起,看起来还相当自然!』

 

  到底是哪里自然?那栋音乐艺术大楼吗?想了想,他还是很给对方面子没多做反驳。

 

  『虽然过程曲折离奇,甚至可以说是莫名其妙,但这样的游戏是有趣、充满可能性的,我觉得能够引领一番风潮。』说着说着,脑袋又冒出新的想法,他随即动手记录下来。

  『如果是大神的话一定办得到!』似乎能隔着萤幕看到她兴奋的神情。

  『先谢谢妳了。』他勾起嘴角。

  『当然!我对大神永远是一心一意!何况大神如此英明神武所向披靡全知全……』

 

  讯息太冗长浮夸,莫筲索性关掉对话框。

 

  『喂你。』

 

  他忆起第一次见到喷泉的场景。那时因为游戏错乱位移,他被强制移送到莫筲在的小说世界,还阴错阳差地跟他待在同个森林。

 

  『你知道这里是哪吗?』

 

  他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很不客气,所以自己连理都没理他。

 

  『欸?筲你来啦?你可能要等我一下,我快结束了。』

 

  然后是他笔下的主角约书亚。

 

  个性就跟他写的差不多,没有失真,是名谦逊有礼、文质彬彬的少年。

 

  『皇兄,您怎么在这?』

 

  再来是他的二儿子凯萨,在他的小说里是名重要角色,只是在游戏中因为他们的关系出现次数没有小说里频繁,在游戏世界里自己还莫名成了他哥哥。

 

  『抢劫!』

 

  还有那位剽悍大妈,明明只是路人角色却意外出现了好多次镜头。

 

  『你知道我?』

 

  然后他遇见了总裁模式的喷泉,当时不知道陈吟吟把对方的个性搞得乱七八糟,一下爽朗一下冷漠,而且也不清楚记忆错乱的原因,大概是因为被强制遣送回陈吟吟写出来的世界的关系吧?

 

  总之他相当不爽。

 

  『末梢大神,我找您好久了!我是您的粉丝,请帮我签名!』

 

  再来他就遇见了陈吟吟。不愧是陈吟吟,一出场就惊天地泣鬼神,除了外挂魔法之外,还取代了原本的魔法师成为他小说里叱咤风云的存在。连他现在回想起来除了嘴角抽蓄之外还是嘴角抽蓄。

 

  之后他被迫跟陈吟吟到泉涌大学寻找被取代掉的女主角,见到了惊世骇俗的音乐艺术大楼,现在想到那个样子他还是心有余悸,根本就是一生的恶梦。

 

  『好啊,只要你们有一个能打赢我,我可以考虑看看。』

 

  他见到那名名为浦布的女子,的确很漂亮,个性剽悍、眼神凛然。

 

  他的第一个想法是真可惜,这样的女人跟那盆水配在一起真是委屈了,不过被某人乱搞之后会不会在一起还是个未知数。谁知道在对方轻松撂倒五名男同学后的下一秒竟当场跟他告白,表示自己一见钟情要他考虑一下。

 

  他简直被这名女性的跳跃性思考震慑了,不过如果是陈吟吟写出来的,就算接下来冒出牛鬼蛇神,他可能也不会太惊讶了……

 

  『回来啦。』

 

  后来他在皇宫里见到了欧德曼国王,跟他的父亲长得近乎相同,让他产生了自己的父亲是否也一起进来游戏了的错觉。

 

  他遇到了好多好多事。陈吟吟失踪、回忆起过去的片段,甚至到了尼葛拉进来王城,陈吟吟回归,最后回到了现实世界。

 

  『是、你……?』

 

  那只骄傲的龙忽地冲到他面前,用着颤抖的声腺问他。那是小说里的尼葛拉不曾出现的表情,他却在这里看见了很多,所有人物在他没看见的地方露出的另一种样貌。

 

  『你忘记我了吗?』他问着。

 

  但莫筲并不是他记忆中的人类,莫离已经死了,现在站在这的,是莫筲。

 

  死亡并不是件残酷的事,残酷的是抱持着对死去之人的心意独活在世上,感到生命的凋零却再也无法相见,怀抱着这样的心态死去,才是最大的折磨。

 

  他从不认为自己会对游戏角色产生情绪,那只是他的工作,是职责所在。但他却在不知不觉间将自己最真实的情感赤裸裸地放到对方面前。

 

  他看见那只孤傲的龙,明明心早已碎得残破不堪,仍死死守着与对方的承诺,替他看着日后的欧德曼帝国,看着王国的盛衰,一刻不离。

 

  『我再问你一次,那是你珍视的人吗?』

 

  当对方问起时,他彷佛找到了答案。日后他回到现实,偶尔在梦中他会梦见当时的场景,梦里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尼葛拉和莫离,他并没有看过莫离,不过梦中的男子长得和自己极其神似,他能够理解尼葛拉认错的原因了。

 

  他们真的很像。

 

  他在游戏世界里遇到许多哭笑不得的事,也遇到许多活在现实多年来也无法取代的珍贵回忆。明明只有短短三个月的时光,他却无比珍惜。

 

  也第一次破天荒地想着,原来活着是一件如此快乐的事。

 

  他在脑袋里勾勒当时的感动,将它们一一化为文字呈现在企划案中,他写得浑然忘我,直到太阳探出头,他才伸个懒腰往床上躺。

 

 

  一年后,游戏发表记者会──

 

 

 

  『贵公司发开的游戏一直都是市场的指标,这次还邀请到了知名作家末梢协助游戏开发,听说构想是由末梢老师提供的,请问这款游戏的创作理念是什么呢?是什么使您有了这样的想法?』记者将麦克风递给莫筲。

  『相信各位都知道,在好几年前公司就一直致力开发小说虚拟实境游戏,原先在一年前这款游戏就会上市,不过在我前去测试游戏的过程中因为一些意外的小插曲,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才造就现在这款游戏。』

  『好的,谢谢末梢老师的回答。那么,游戏将在下个月月初上市,能不能提前说明一下游戏方式呢?』

  『游戏方式相当简单,玩家能够在游玩前设定任何东西──例如自己在里面的能力、职业,和游戏角色认不认识,甚至是时间线都能调整。时间限制为三个月,现实则是三小时,要多少人一起游玩都没问题,只要让游戏有个结局就算通关成功。』

  『听说这次的记者会上会开放还没上市的游戏进行游玩。』

 

  记者问话一出,现场欢声雷动。

 

  见状,莫筲和公司负责人交换一个眼神,过了半晌,工作人员就从休息室搬了一箱东西进来。

 

  『是的,只要同时连线,就算不在记者会现场也能一同参与游戏。现在我将游戏认证码发送出去,只要输入上头的序号就能同时连线。当然我也会一同进入游戏,确保各位的安危,这点请不用担心。』

 

  语落,莫筲连上早已设定好的游戏内容,一晃眼,他再次来到游戏世界。

 

  这次的试玩故事依然是当时的那部小说,虽然莫筲后来陆续出版了好几部畅销作品,但是这部小说对他来说别具意义,跟制作人提及之后他便不做更改,沿用原本的设定继续下去。

 

  很多玩家相继进入游戏,他看着人潮,在人来人往中寻找那一抹人影。

 

  在一年前的游戏世界里,他遇见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不是位特别出众的女子,没有惊人的外表,脑袋普普通通,除了非常雷又非常闹之外,想不到其他特色。

 

  但是,莫筲在她身上看见了相同的东西,也在她身上体会到了自在快乐。他们是相同的人,无论何时,不管身在何处,总是会互相吸引,最后携手一起走下去。

 

  他想着,缓缓抬头,将视线对焦在不远处的人影。那名少女披着斗篷,穿着开襟上衣和及膝裙,还有这个世界并不存在的裸靴,最后她转过身来,对莫筲露出了大大的微笑。

 

  他笑了声,快步朝对方走去。

 

  「陈吟吟。」

 

  他唤着,那曾经是他最头痛的一个人,如今却成了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柱,他想在未来,还有更远的将来都和这个人一起,看尽世间的所有风景。

 

  如今,他们又回到这里。在欧德曼王国的土地上当着王子和魔法师,一切似乎相同,却又截然不同。

 

  他走到她身旁牵起她的手,陈吟吟则抬头看着他,笑得一脸灿烂。

 

  最后一如既往地,朝他喊了声「大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