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早安】十六、归途

  

  

  

  「陈吟吟妳这个白痴!妳到底在干嘛!」

 

  她猛地咳出一口血,腹部上的衣物漆黑一片,斗篷也被烧得焦黑,身上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烧伤痕迹。

 

  「大神你有没有怎样?」她稳住身子,颤颤巍巍摸上他的脸庞,确认对方没事后松了一口气。

  「我能有怎样?妳才应该看看妳有没有怎样!」玩家在游戏世界感受到的痛觉只有十分之一,几乎感受不到疼痛,有时不小心受伤的话没看见伤口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受伤了。

  「没事就好,这可是大神很看重的工作啊,不能出差错的……」

  「妳──」

  他才想说些什么,却突然发现陈吟吟的身体逐渐变淡,他忽地抓起她的手腕,「妳怎么了?」

  「嗯?」陈吟吟疑惑地看着他,显然不知道自家大神抽什么风,不过在她看见自己的手臂透着地面的颜色之后她顿时懂了,「这样看来,可能是这副身体撑不下去了吧?虽然感觉不太出来,不过看起来应该伤得挺重的。」

 

  莫筲愕然地看着她,虽然在游戏中死亡并不是真正死亡,但他觉得眼前的人淡然地不像正常人该有的反应。

 

  那种像是看破一切般的从容,诡异得令人发毛。

 

  「陈吟吟……」他颤抖地握住她的手,深怕对方会从眼前消失似的。

  「大神,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少了我添乱,你一定很快就能破关,我会在那里等你──」

 

  她的身影逐渐消散,最后消逝在空气中,莫筲看着陈吟吟原先站着的位置,脑中一片空白。

 

  『大神,我在现实等你。』

 

  脑中残存她最后倾诉的话语,那是她最后一次用魔法对他说话。

 

  「你们,并不是这里的人,是吗?」

 

  莫筲望向他,尼葛拉看着陈吟吟原先站的位置,「那个女孩身上有种特殊气息,那不是魔法师会有的气息,至今我从未看过,却在你的身上看见了一样的东西。」

 

  尼葛拉将视线移向他,说得也是,就算是魔法师,谁死后会直接消失呢?

 

  「你很在意她,是吗。」

  「我──」

  「既然在意,就赶紧追上去吧!她并不是真的消失对吧?」刚才陈吟吟对他说的话非常小声,他相信尼葛拉没听见,会说出这样的话大概是推测吧?

 

  须臾,地面猛烈摇晃。四处飞窜的火光顿时碎成赍粉,天空彷佛缺了一角,蓝天白云在他的眼前支离破碎,最后一片一片地落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

 

  陈吟吟消失后故事不但没有导回正轨,反而失控了吗?

 

  「看来你该回去了。」尼葛拉用眼神示意他看看身上,莫筲发现自己的身子渐渐变得透明。

  「我再问你一次,那是你珍视的人吗?」

 

  这次莫筲没有迟疑,坚定地点了头。尼葛拉似是满意他的回答,轻轻地笑了。

 

  「快去吧,既然找到了,就不要错过了。」

 

  不要像我一样,错过了。

 

  「谢谢你,能够认识你,我很高兴。」

 

  莫筲朝他一笑,尼葛拉的眼眸倏地瞪大,那抹笑容他曾在几百年前看过,虽然已是不同的人,他却总是时不时忆起他的身影。

 

  那是他至今仍无法忘怀的,莫离的笑容。

 

  莫筲缓缓闭上眼,任由风将身体包围,暖暖的很舒服,尼葛拉看着他,像是饯别却又不像。最后,他的身影消散在风中,和方才那位女子一样。

 

  尼葛拉望着他本来站的位置,敛下眸子,「莫离,你看见了吗?那是你的后代,这个世代的欧德曼皇室。虽然我不清楚他确切来说到底是什么东西,但在他身上有着跟你一样的信念,我在他身上看见了我们。」

 

  那个曾迷惘、不知所措的我。

 

  那个很坚定、义无反顾的你。

 

  「我相信他一定会成功。」

 

  你也这么想,对吧?

 

 

  「老莫、老莫──!」

 

  睁眼,莫筲已经回到最一开始进入游戏前的研究室,他放眼四周,是当时协助他测试的工作人员。

 

  「发生什么事,为什么我会提前回来?」

  「我才想问你在里面发生什么事!你对你自己为什么会回来有没有什么想法?」

  「……另一位玩家在游戏中身亡,这样有影响吗?」

  「废话!影响可大了!你们两个是游戏核心!这款游戏还在开发阶段,玩家在里面殒落会严重影响游戏运行!难怪你会被遣送回来!」

  莫筲没怎么听他说话,他现下只在意一件事,「她呢?」

  「什么?」

  「我说陈吟吟呢!」

  「那是谁?」

  「另一位玩家!她现在在哪里!我必须要赶快找到她!」

 

  莫筲一直有种不祥的预感,他说不上来原因,只觉得应该得马上找到她。

 

  「你冷静点!你说的陈吟吟是陈氏集团的千金陈吟吟吗?」测试人员想了想,又说,「印象中陈氏的千金从来没有露过面,传闻是她一直在医院静养……」

  「她在哪间医院!」

  「好像是在他们集团下的附属医院──喂、你去哪!喂!」

  他突然冲出去,测试人员被他搞得措手不及,经历了一场眼睛和耳朵的浩劫后,他们过了几分钟才勉强恢复一点说话能力,「那个、老莫他以前……是这样的性格吗?」

  「谁知道他突然抽什么风,以前从来不管别人家的事的,把小说跟工作当生命的家伙哪会在意别人死活,现在是去一趟游戏世界之后稍微找回一点泯灭的人性了吗?」测试人员一脸莫名其妙,敢情伟大的大作家被游戏转性了不成?

 

  随后,他们想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可是陈氏集团底下的医院不只一间啊,老莫他知道陈氏千金住的是哪一间吗?」

  「靠!快点联络他!手机没通就打到通!不然他找到死都找不到!」

 

  他漫无目的在街上奔驰,去过一间又一间的医院,还是没能找到她。后来接到测试人员的电话后他立刻往他们说的位置奔去,这一次总算被他找到了。

 

  莫筲站在对方所在的楼层,理智逐渐回笼。

 

  他到底在干嘛?脑子一热就跑来了,他来找她做什么?游戏已经结束了,他们那段荒谬的关系应该就此划下句点。

 

  莫筲烦躁地揉着眉心,觉得自己去了一趟游戏世界后越来越婆妈了。想着想着,他已在不知不觉走到她的病房前。门外有几名保镳守着。

 

  「请问是哪位?小姐有交代,她不太想见客人,先生请回吧。」

  「我是莫筲,请问我能见她一面吗?」

 

  保镳听见他的名字后,神情明显有异,莫筲不明白那代表什么,只见几名保镳开始交头接耳,之后当着他的面讨论起来。

 

  「莫先生,小姐曾交代过,如果有名叫莫筲的先生来找她,要我们放行。您请进吧,不过小姐的身体还很虚弱,请您不要跟她说太多话。」

 

  莫筲点点头,伸手握住门把,他有些紧张,握住门把的手沁出些许薄汗,过了半晌,他转开门──

 

  陈氏集团下的私人医院,病房相当高级,除了有客厅之外还有卧室跟会客间。他一打开门看见的是客厅,陈吟吟应该躺在卧室里,他往卧室移动,想着见到面之后究竟该说什么。

 

  他推开卧室的门,映入眼帘的一整排放满书的书柜,接下来是一张加大版的大床,一旁的矮桌上插着几朵鲜花、窗帘半掩,时间接近下午,些许阳光透着窗户照了进来,落在她的脸颊上。

 

  莫筲将视线移往面前的女子,她紧闭双眸,就像静止似的。

 

  『大神,我在现实等你。』

 

  他没想过,在现实第一次见面居然会在这里。

 

  「陈吟吟。」他轻轻唤了声,眼前的人没有反应。

  「陈吟吟。」他喊了第二声。

  她的睫毛微微动了几下,而后缓缓睁眼,在眼眸对上莫筲时,脸上挂着淡笑,「你来了。」

 

  一对上眼,他有些不敢置信,眼前的人明显有着大家闺秀的风范,说话谈吐也轻声细语,虽然他曾想过现实会有落差;但却没料想到竟和他认识的那个陈吟吟大相径庭。

 

  「你很惊讶吗。」

 

  像是预料到了莫筲的反应,陈吟吟淡淡笑着。她看来是位乖巧的名门千金,若是以前他所认识的陈吟吟,他从未怀疑过对方就是写出喷泉和瀑布的作者,但若是眼前这个人,他迟疑了。

 

  如果「这个」才是陈吟吟,那么她是用什么心情去写那部小说的?

 

  他无法揣测。

 

  他看向一旁的书柜,上头陈列着他的书,他在上面看到了改成游戏的那本,还是精装版。看来她所言不假,的确是他的粉丝。

 

  「陈吟吟?」

  「是我。」陈吟吟笑了笑,「我跟大神说过现实相见,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再见到你,简直像做梦一样。」

 

  莫筲看着她,看着这人的样子,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千言万语汇集成了短短一句:「哪一个是妳?」

 

  是游戏里的,还是现在?

 

  他并不意外陈吟吟瞒了他这么多事,本就是萍水相逢,自然没道理要对素未谋面的人坦承。他意外的是,对此他居然有些愠怒。

 

  「大神,每个人都会伪装。」她抽起书柜上的一本书放在手上,「我们活在一个别人构筑的世界里,为了保护自己,我们必须捏造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性格去迎合他们。」

 

  她一直以来都做得很好,大家闺秀、品学兼优,但这些东西在她进到游戏之后被一一舍弃,在游戏世界里没有家人、没有保镳、没有身分,她不必再勉强自己去做她不想做的事。

 

  ──于是她暴露了本性,在这个人面前。

 

  最真实的陈吟吟在他面前裸露坦承,但他却不知道现实中的陈吟吟并不是他所看到的样子。如今她居然会为此感到难过,真是讽刺,明明早该习惯这种眼神;但出现在这个人身上,彷佛一切都变了调,让她乱了阵脚、不知所措。

 

  莫筲给了她一个不长不短的沉默,在间接坦承后的等待时间相当煎熬,这份煎熬还是双向的,谁也没讨到好。

 

  他其实并不在意对方说了多少谎、隐瞒了多少事。游戏世界虚实参半,大家充其量不过是萍水相逢,他不会如此不讲理。他只想知道,他至今为止认识的那位女孩,她对他展露的笑容,是不是真心诚意?里头有没有藏着不情愿与虚伪。

 

  他只想知道这些。

 

  「大神,我没有对你说过任何的谎言,我对你说的每一句,都是发自内心、真心诚意的。」陈吟吟见他沉默,只好继续说,「不论你相不相信,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他好像懂了,正因为是这样的人才会写出那样的作品。剽悍叛逆的千金浦布、专情严谨的总裁喷拳,那是陈吟吟心中的理想,是她梦寐以求的事物。

 

  『哪怕无能为力,我也要战斗,为了我自己、为了身旁重要的人,如果我连努力都不愿意去做的话,连奇迹发生的可能也没有。

 

  我不想要被家族摆布,我不是任人操纵的魁儡,我是有血有肉的人类!我会哭会笑会难过会生气,那我凭什么要为了那些人牺牲我自己?

 

  我有我自己的人生,我要为我自己而活。

 

  于是,我现在在这里,就站在你面前。』──沉吟《学霸校草追妻中》

 

  作品是作者内心的缩影,浦布的内心独白正是陈吟吟心中最柔软脆弱的部份,她把现实里打不赢的仗放进小说,用最荒诞的方式苟延残喘。明明是毫无意义之举,却衬得她坚毅顽强。

 

  人生有太多无能为力的事,能力所及的事不多,逼不得已的事很多。即便难过、即便不甘,我们还是得顺着这条路走下去。

 

  那就是人生。

 

  「大神,你会讨厌我吗?因为我跟你所想的陈吟吟不一样?」她看着他,即便眼神淡然,莫筲却从她平板的语气里听出一丝难过。

 

  『我知道我很雷、只会扯后腿,就算是这样,我也想尽一份心力啊!我已经尽力了啊!为什么你总是要否定我的努力!我们都是玩家,既然大家一起来到游戏里不是应该要互相帮助吗?就算我的故事乱七八糟,但是我还是很努力想把事情做好,难道我为我们的故事冒了一点风险,连这种事情都不允许吗?』

 

  他一直以为她很坚强,就像她的笑容一样,好像只要笑着,所有事情都会迎刃而解,但并不是这样,在这之中有太多太多的难堪与苦闷,她独自承受。

 

  是啊,他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如今,他才真正意识到,他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个人。

 

  完全,一无所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