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早安】十四、你长存在我的记忆里

   

  

   

  城镇内部。

 

  建筑物几乎被大火吞噬,皇城卫兵护送居民离开后,阶级较高的卫兵施加法阵,想要尽可能减少损害,只是效果十分薄弱。

 

  焚烧的建筑物中有一处并未染上大火,在一片火海中那块安全地带显得突兀,而那里伫立一名男子,他有着一头赤红色的头发、银色的眼眸,头上还有对相当显眼的龙角。

 

  男子的神情淡然,彷佛周围的事皆与他无关,加速蔓延的火势一旦往他的方向前进就会像被泼水似的熄灭。

 

  「……你在哪呢?」他低声问着,在一片怵目惊心的火海中,他依旧淡然地挑望远方,寻找他朝思慕念的某位男子。

 

 

  「快点!还有受困民众吗?水系魔法师呢?」

  「报告!水系魔法师已经全数在前线支援,火势灭不掉!有些火焰上施有魔法无效化的咒文!」

  「该死!用什么方法都好,尽全力阻止火势蔓延!」

  「遵命!」

 

  事态紧急,城镇陷入一片火海中,莫筲来到火场中央,并未看见熟悉的身影,尤里安家应该被派遣到护送民众的小组那,不会魔法的人站前线太危险,这里放眼望去不是皇族就是阶级相当高的卫兵,凯萨估计在更危险的地方。

 

  「大殿下!」他转过身,有几名卫兵朝他行礼,「现在情况如何?」

  「报告大殿下,目前没有传来民众受伤的消息,不过火势没有减小的趋向,情况依然不乐观。」他点点头,「你们有人看见陈吟吟吗?」

  「您是说那位女魔法师吗?抱歉,属下没看见。」

  「我知道了,你们先忙吧。」

 

  语落,他用瞬移移动到火势更险峻的地区,才刚着陆就有几发火球朝他的方向飞来,他抬手用魔法无效化的咒语挡下来,随即丢了几发水系魔法过去,不过还没碰到火就被附加在上头的魔法无效化抵销。

 

  「啧!」

 

  要是这里有一般的水就好了,事情就不会这么麻烦。

 

  蓦地,他的视线对上一名男子,不知怎地,以男子所站之处形成一个小型的防护网,只要一有火往他的方向窜,都会在碰到防护网之后消失殆尽。以恶龙魔力为首的特殊火焰这么简单就被破解了?莫筲蹙眉,总觉得不大对劲。

 

  男子眼神缥缈地望向远方,完全无视眼前骇人的火势。莫筲正犹豫要不要开口喊他,倏地,一道火光往他的方向飞去,防护网没有起到作用,莫筲朝他大喊:「喂!危险!」

 

  男子的动作依旧,只见他一抬手,火光骤然熄灭,听见喊声,他终于抬起头,银色的眼眸对上莫筲,那双没有情绪的漂亮眼睛却在看见莫筲时有了温度。

 

  顷刻间,他用非比寻常的速度移动到莫筲面前,「是、你……?」

 

  莫筲还没反应过来,那名男子已然到了他面前,莫筲的眼神对上他头上的龙角。是呢,恶龙能够化为人,当时被火场的浓烟蒙蔽没有注意到,怎么可能有人站在高危险的火系魔法中还能安然无恙?

 

  除了罪魁祸首之外,还有谁呢?

 

  「你忘记我了吗?」他的嗓音淡淡的,莫筲却在淡然的语气中听见了哀伤。

  「什么?」

 

  他没有回答,伸出手把莫筲拉进怀里。莫筲瞪大双眼,显然有些不知所措。

 

  「我一直在等你,一直守在这里,等了好久好久……我一直希望你能再来见我一面,我想要再次看见你对我笑。」恶龙的眼眸是非常耀眼的银色,淡然的神情却参杂一丝苦涩。

 

  不可能的吧,传说中的恶龙尼葛拉会难过?但他却感觉到了,凝望他的那双漂亮眼睛,透露着哀伤的讯息。

 

  「你真的忘了吗?可是我一直都记得,放在心里记着、念着──没有什么事比它更重要。」

 

  尼葛拉的嗓音有些低沉,像在叙述多年前的往事,彷佛他和莫筲是已经认识多年的老朋友。

 

  他本就不属于这里,并不存在遗忘一说,尼葛拉记忆中残存的,是属于谁的回忆?他想张口反驳,却在望见对方的眼神时哑了声,那样太过残忍。

 

  他愣了愣,对自己产生的怜惜情绪感到不解,他什么时候开始会顾及别人的感受了?

 

  这是好事吗?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这不会是现在的他所乐见的。

 

 

 

  『灾难、恶梦。』

 

  曾几何时,这些词汇成了他的代称,尼葛拉这名字象征毁灭,人们看见他犹如望见死神,他们恐惧失措,用尽各种办法想要对他赶尽杀绝。他不明白,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为何人类会如此厌恶他?

 

  龙族存在的时间很长,他看尽了欧德曼帝国多代的交替,他对人类的事从来不上心,要不是居住位置刚好处于交界处,可能也不会注意到这些。

 

  原先欧德曼的子民并未注意到龙族的存在,人类不曾离开过王国以外的区域,若要到其他国家也会透过交通工具抵达,并不会经过交界处。

 

  欧德曼帝国有个只有王族知晓的秘密,事情的始末起于他和第一代国王,由于不是什么光荣的往事,大家心照不宣,只让必要的人知道,后来成了王室必须彻底保密的禁令。

 

  他说过,他对人类不太上心,不过能够交心的人类倒不是没有,第一代国王就是其中之一,那时的欧德曼帝国尚未统一。

 

  那是他来王国闲晃时,遇见的一名男子。他还记得对方的名字,叫莫离。

 

  莫离莫离,不会离开、永不相离。

 

  当时的欧德曼是个小国家,不过百姓安居乐业,倒也没什么不好。尼葛拉倚在边境的大树下,静静望着王国内欢笑嬉闹的人民。他淡然的眼眸没有情绪,目光却紧紧锁住眼前景致,不让它落出视线范围。

 

  『看得这么入迷,怎么不下去一起玩?』

 

  谁?

 

  尼葛拉蹙眉,他一转身,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一名外貌看来与他相仿的男子,他负手而立、嘴角微扬,笑着的模样相当迷人,若是摆到大街上,大概可以迷惑万千少女的心。

 

  『没兴趣。』他的语气带着一丝疏远,尼葛拉可没兴趣搭理不知哪来的无聊男子,就算是个很帅的无聊男子也一样。

  『你并不是人类,是吗。』男子显然不在意自己被拒绝的事实,继续实行他的搭讪大业。

 

  在讲什么废话。尼葛拉的眉头皱得更深,敢情他头上的角是长假的吗?还是说现在的人类头上也有角了?

 

  『龙王尼葛拉,我没说错吧?』

  『你──』

 

  怎么知道的?

 

  他惊愕地回望他,男子脸上依旧挂着淡笑,不过在尼葛拉看来,这份笑容似乎多了一丝狡诈。

 

  『龙族虽然多,但能够化人的龙可不多呢。』

 

  虽然龙族的数量不在少数,不过了解的人类并不多,能够化人的龙更是少之又少,他并不指望人类学校那些无能的课程能教导什么正确知识,搞不好有不少乌合之众认为所有的龙都是能够化人的。

 

  简直像读出他的心声似的解惑了他的疑问,他正视起眼前的人,若一开始是不耐烦,现在就是厌恶──一种出于本能的警告。

 

  『我叫莫离,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应该这么说,你那么强,我想伤害你也办不到啊。』莫离将双手摊在他面前表示友善,尼葛拉看着眼前的俊逸男人,心底有着不少疑惑。

  『莫离?欧德曼王国的王子?找我有何贵干?』尼葛拉看着他,质疑意味浓厚。

  『还说你没兴趣,这不是知道我是王子吗?』他笑道,尼葛拉则不屑地哼了声。

  『我想要统一王国,目前的百姓虽然过得快乐;但这样的和平并不是永久的,邻近国家对我们的土地虎视眈眈,攻打过来是迟早的事。为了人民着想,我需要你的协助。』

  『你们战争是你们的事,凭什么要我淌浑水?』

 

  他不想管人类,人类总是自私自利,为了一己之私不知道能干出多少丧尽天良的事;现在还厚颜无耻地来拜托他侵犯别人家的领地了?

 

  『不,你误会了。我只是希望,如果到时战争不小心波及到你的地区,希望你能大龙有大量,不要跟我们计较。』

 

  啊?

 

  『战争时需要大规模移动,不太可能动用交通工具,有极大的可能会进到交界处。』尼葛拉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不过莫离显然没注意到,继续进行他的说明大业。

 

  这人是傻了还是本来就没脑?战争打到别人家是别人的事,先道歉先赢吗?还是他其实是想拜托自己不要把他家的人民宰了配饭?

 

  『拜托你,请你一定要答应!』他很诚恳地低头,虽然尼葛拉并不想插手麻烦事;但此刻他居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事后想想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莫离是个有效率的人,自从他答应后没多久,他很快地挑起争端,似乎是忍受敌国许久,到现在真的受不了了才决定攻下来。

 

  欧德曼帝国的人民本身就优秀,加上有位好的领导者,很快地就让他们溃不成军纷纷投降。至于他所担心的误闯领地倒是没有发生,尼葛拉还一脸幸灾乐祸地在一旁看着他们战争。

 

  明明自己没帮上什么忙,莫离还是很感激他,三不五时就会来交界处找他聊天,尼葛拉不太清楚跟一只龙究竟有什么好聊的,莫离非常吵,什么都能聊,有时他心烦意乱,还会把处理不了的国政拿过来抱怨。尼葛拉实在很想问他,跟一只龙谈国政的意义究竟在哪?不过他还是很有耐心地听他抱怨,听久了习惯了,莫离如果哪天没来找他,他反而还会觉得不自在。

 

  『欸阿尼。』

  『闭嘴老莫,我叫尼葛拉。』

  『阿尼,我叫莫离,不是什么老莫。』他们很有默契地争辩对方的绰号,又很有默契地放弃争辩。阿尼和老莫无疾而终。

 

  『你当时为何会答应我呢?明明一脸很讨厌人类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大概因为你看起来一脸蠢样所以心生怜悯吧?』

  『什么一脸蠢样!少女看到我的脸会春心荡漾好吗!』

  『所以我看起来像少女吗?』

  『……当我没说。』

 

  其实他也不知道答案,只知道当时心底涌上一股异样的心情,他越是压抑,那股情感就越加亢奋;于是他妥协了,却不晓得,自己究竟是向什么妥协。

 

  或许,是眼前这名愚蠢的人类;又或许,是自以为能够置身事外的自己。

 

  『阿尼,你是不是根本就喜欢人类啊?』他感性的想法在瞬间被眼前的男人摧毁殆尽,连带萌生了想揍他的怒意。

  『闭嘴老莫!嫌老子太久没揍你吗!』他大吼,示威性地扬起拳头。

 

  『反对暴力!你一个龙王不可以欺负弱小!』

  『你看起来哪里弱小了你说啊!一国之王!』

  『全身上下啊!不觉得我散发出一股楚楚可怜的光辉吗?』

  『我的确有这种感觉。』

  『对吧!所以我就说──』

  『所以老子更想揍你!』

  『啊啊啊!话不是这样说!』

 

  日复一日,他们总是重复这些没营养的话题,一国之王跟一国之龙聚在一起聊这种没营养的东西,不知道被他们的子民听到会不会集体吐血身亡。

 

  因为莫离的关系,尼葛拉不再排斥人类,甚至开放龙族到欧德曼王国参观,人龙的互动开始活络起来。

 

  莫离也开始在国家学院里加入和尼葛拉聊天得知的一些龙族知识,鼓励民众学习新知,日后也可能和尼葛拉合作,让龙跟人有进一步的交流和互动。

 

  『欸老莫。』

  『嗯?』

  『在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说过你的目标是让欧德曼王国成为数一数二的帝国,让人民能够无忧无虑,不须烦恼吃饱穿暖的问题,你已经做到了,那么你还有新的目标吗?』

  『嗯……阿尼啊,我觉得国家治理的问题是一辈子的,毕竟我们只要有一刻松懈,就有可能让人民有挨饿受冻的风险,所以我不觉得我的目标已经完成了,我想要做得更好,更希望我的下一代能够将这些风气传承下去。』

 

  莫离说着这些话时,褐色的发丝随风飘荡,看起来十分耀眼,就像闪耀夺目的宝石,无法移开视线。他是莫离,欧德曼的国王,也是他尼葛拉第一个愿意亲近的人类。

 

  『还有啊,我想要让我们的友情更加坚固!要到无坚不摧的程度!』

 

  如果智商跟外表能够平衡一下就更完美了,尼葛拉听着他的发言,暗自想着上帝果然挺公平,随后默默叹了口气。

 

  他虽然没回答,不过他和莫离想的是一样的事,希望他们的友情能够延续下去。

 

  然而,希望终究只能希望,努力维持许久的和平,破灭,却只需要瞬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