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早安】九、时间真的不够了,要互相伤害去旁边

  

  

  

  莫筲昨晚睡得不是很好,脑中萦绕太多杂讯,盘根错节的,一团又一团,全都缠在一块。他并没有把书带进来,只能凭脑中残存的印象推测剧情进行到哪个阶段。

 

  结束了陈吟吟故事中的其中一个大主线,按照原设定来说男女主角的感情应该会急速升温然后往前迈进一大步;然而因为某人乱搞的关系,本来该有的进展全部等于没有。

 

  「大神早安!」

 

  陈吟吟倒是睡得很好,模样跟平常没什么两样,声音特别宏亮。莫筲简单朝她点个头,有些尴尬的嘘寒问暖就这样揭过。

 

  就是陈姓某人完全不觉得尴尬,甚至乐此不匹。

 

  莫筲感觉到某处传来的炽热视线,他转头跟陈吟吟四目相对。陈吟吟亟欲想用眼神传递什么,只可惜莫筲不懂,也不想懂。最后仍是被她看得败下阵来,只好找个话题问她:「在文化季的时候喷拳有没有跟妳说什么?」

  「嗯?大大指的是什么?」

  莫筲沉默片刻,道:「告白、表达好感,什么都可以。」

  「唔……告白是没有啦,表达好感的话他不是一天到晚都在做吗?」

 

  他们已经在这待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唯一有进展的只有莫筲自己的故事,只要等到约书亚接到王城委托去讨伐恶龙结束之后,没有意外就能顺利结束。

 

  那也只是原本预期的状况,他不确定故事结构是不是被打乱了,甚至无法确定欧德曼王国里还存不存在恶龙。

 

  他看着陈吟吟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的表情,直接放弃与她沟通,回到房间拿出手机联系技术人员,确认外头的情况如何。

 

  『喂,我是莫筲。』

  『噢,老莫啊,你那边情况怎样?你当时一句招呼都不打直接就进去是要把我们吓死吗!』

  对头瞬间飙过一串国骂,莫筲耐着性子等他骂完,才又听到那边的语调恢复正常,『我们这边已经把东西修复得差不多,里面人物或建筑物应该不会再位移了吧。』

 

  这么一说,自从他遇见陈吟吟,然后泉涌大学整栋移过来之后,位移就没再发生了。

 

  『我自己的故事是没问题,剧情都照着原本的故事在走;但是另一位作者那边的问题不小。』

  『问题不小指的是什么。』

  莫筲想了一下,说得字斟句酌:『故事主角爱上不存在于故事里的人。』

  『你的意思是爱上玩家吗?』他嗯了声,电话那头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对方那边是爱情小说吗?有没有其他的主线?例如需要达成某些目标,或者是主角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据我所知是纯爱校园小说,没有其他主线。』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只好让玩家跟主角在一起了,不然无法通关。』

 

  这下轮到莫筲这头陷入沉默。这是最恶劣的结果,他没有对别人的故事负责的义务,眼下的局面却逼得他不得不去做,最糟糕的是,他甚至不知道该做什么才能把不正确的剧情导正,回到正轨。

 

  『还有件事。』对头的气氛莫名严肃起来。

  『出了什么事吗?』

  『原先你们设定混在一起时我们没有多想,现在政府致力于开发小说行虚拟实境游戏,有其他人开发并进行测试是正常的,但是现在有开发权的只有我们公司,后来我们有派人去询问公司才知道他们除了我们这边之外并没有请其他人开发这款游戏。』

  莫筲拿着手机的手顿了一下,『所以你的意思是……他们私自开发?』

  『这是最有可能的结果,当时拿着盒子的人统一穿着黑色西装,看起来像是某个集团聘请的保镳,应该是很有名的大型企业,不然开发这么庞大的游戏,没有政府补助的话费用很不得了。』

 

  莫筲沉默半晌,有些事他隐约感到奇怪,彷佛在对方说出口的瞬间得到了解释。他直觉认为陈吟吟的家世应该不凡,但没想到到了能够私自开发游戏的程度,不过他现下没有任何求证的时间,有些事他得先搞清楚。

 

  『你清楚他们为什么会冲进实验室吗?』

  『不知道,他们当时的样子看起来很慌张,可能出了什么事吧?总之不关我们的事也就没人多问。』

  莫筲不置可否:『我差不多要挂了。』

  技术人员连忙道:『小心一点,私自开发的游戏比起我们一定会出现很多问题,我们会尽量排除让你们遭遇危险的可能性,但必要时刻还是会强行结束游戏让你们出来。』

  『知道。』

 

  那天晚上莫筲辗转难眠,陈吟吟到底有多少事是他不知道的?仔细想想,她从出现的时间点就很可疑,在发生火灾的建筑物旁明明人那么多,为什么她能够马上走到自己身边?

 

  明明什么都不会,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待了多久,却一路畅行几乎没遇上什么难关,她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不对,就算是那样也无可厚非,严格来说他们只是认识,连朋友也称不上。就算是对方心中崇拜的偶像,也不过是位比较熟悉的陌生人罢了。那么他到底凭什么觉得对方得对自己毫无隐瞒?

  

  他自以为是地认为对方什么都该告诉自己,因为他是她崇拜的对象、是她每天嚷嚷着榜样的大神;但他却忘了,除了崇拜的对象之外,他们只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因为一场意外才迫不得已地凑在一起。

 

  莫筲并不晓得自己是如何睡着的,但他那天睡得不是很好,梦到了以前的事。

 

  「大大你看起来脸色很差耶,是不是没睡好,要不要再休息一下?」他摇摇头,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跟约书亚约好的时间快到了,我们快走吧。」

 

  如果他推算的时间没错,约书亚大概已经接到王城的委托要去讨伐恶龙,现在约他们见面大概是要说这件事。他们在约定好的地方等待,不久后有辆王城的马车朝他们驶来。

 

  「皇兄。」凯萨下了马车后,到他的面前微微行礼,莫筲朝他点头,对故事角色的态度往往比玩家要亲切:「好久不见了,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虽然没事也很想来找皇兄聊聊天,不过今天来其实是父皇有事找皇兄一趟,希望您能去一趟皇宫。」

 

  莫筲不置可否,他的确想去看看皇宫被盖成什么样子。

 

  「我知道了,我会过去一趟。」

  凯萨点头,对他比了「请」的手势,「那么上车吧,皇兄。」

  「马上就要去?」他有些惊讶。

  「是的,父皇说有急事要找您,希望越快越好。」

 

  他看向陈吟吟,有些为难该怎么处理身旁的女人。他的思绪转了半圈顿了一瞬,他为什么要管她?

 

  而陈吟吟倒是没让他有纠结的时间,只用魔法传了几句简短的话给他后就跟他道别了,他上马车后看着陈吟吟越来越小的身影,最后消逝在视野中。

 

  他不明白心里这股堵得发慌的思绪是怎么回事,就好像认为那个人应该理所当然地待在他身边。但她没有,宫廷魔法师此刻意外洒脱,轻轻地朝他唤了一声后就没有下文。

 

  『去吧大神,我会跟约书亚说的。』

 

  到了皇宫后,莫筲站在路口处,对看到的景象啧啧称奇。莫筲很向往皇宫、古代遗迹之类的大型建筑,如果有幸在小说里写到的话他总会多花点心力在外观上,就算故事里只会出现一幕,甚至是纯粹当背景完全没有戏份,他还是会写好存在自己的资料夹里当收藏,说不定哪天就有机会能用上了。

 

  城堡他写得中规中矩,就是一般的欧式城堡──对齐的窗户、尖屋顶,再来就是位在中心的宫殿大门,城堡的色调走蓝色系,一般的磁砖是浅蓝,屋顶则是深蓝色。

 

  而庭院他设计成西洋棋盘格的样子,现在他正踩在西洋棋的棋格上,曾经有一阵子莫筲对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场景情有独钟,这次写到欧风城堡就被他拿来运用在建筑的庭院上,加上魔法世界里真正存在的马车,还有特大号的西洋棋装饰,就算站在现场还是有种虚无缥缈的梦幻感。

 

  他现在正站在皇宫前,没有预想中那样兴奋,也或许是他本身就缺乏这样的情绪。

 

  「皇兄,请跟我来。」凯萨下马车后挥手跟侍卫示意一下,对方点个头表示理解,就解散去忙各自的事了。

 

  莫筲跟在凯萨身后踏入皇宫,虽然写过不少次但真的踏进来还是第一次,莫筲的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下的心情。他们来到皇宫里的会议厅,莫筲在里面看见一名神色严谨的青年。

 

  起初他只是稍稍皱了眉头,后来当脸部特征开始明显时莫筲的眼角跟嘴角一起抽蓄,良好的修养差点被硬生生逼出脏话来。

 

  那是一张与他父亲别无二致的脸。

 

  故事里没有描述国王的外貌,只有写他是个做事严肃的人。自从被某个女人雷得够呛之后他自认为心脏已经很坚强了,不料看到技术人员搞这一出,他还是压不下心里那股惊愕。

 

  「回来啦。」

  「……」

 

  他现在看到这张脸和蔼可亲地朝他微笑,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的父亲是个神人。

 

  每次他回家时。

 

  『我回来了。』

  『喔,你回来啦?』

 

  他工作的时间莫筲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每次回家,一定能看见他在客厅躺着看电视,姿势还相当不雅观。

 

  『你就不能坐好吗?』莫筲冷着脸,十分怀疑这人的心智年龄是不是逆向成长。

  『哎,你不要像你妈一样啰啰嗦嗦的,躺着坐着趴着不都在看吗。欸!你别拿我遥控器!』

 

  莫筲关了电视,不顾那位老男孩的抗议,冷酷无情地甩门回房间。除了那张脸之外,家里那位祖宗大概也没别的可取之处了。

 

  真是丑陋的错误。

 

  「怎么?人在吗?」欧德曼国王勾起嘴角,很欠的表情倒是唯妙唯肖,跟家里那位如出一辙。莫筲微妙地顿了一下,才不甘不愿地喊:「父皇。」

 

  ……

 

  陈吟吟在原来的地方干等,约书亚不知道何时才要来,她想了想,大神只说别跟上去,没说不能偷窥!

 

  她连忙念出一串咒文,眼前的景象模糊成一道残影,逐渐清晰──映出皇宫内部的样子。

 

  「原来如此,皇宫长这样啊,看到大神了!」

 

  『我知道你在外面忙,但是偶尔有空也要回来看看我跟你妈啊,老人家很怕寂寞的。』

 

  嗯?这里的称呼这么现代吗?大神说了什么啊?哎这东西能不能转视角啊?陈吟吟用手挥了挥,还真的能转视角,她不太会操控,磕磕绊绊地转了半圈,才看见莫筲的脸。

 

  『我知道了,下次会注意的。』莫筲似乎回了一句什么,声音有点小,她没听清,反正大概是「我知道了」之类的话。

  『罢了,今天要说的不是这个。』

 

  国王的脸登时严谨许多,陈吟吟隔着咒文,隐约能猜出是什么正经事。大神的表情也变了,从嘴角抽蓄恢复成正常的脸。说起来这游戏的人颜值怎么都这么高啊?原来大神是个颜控吗!

 

  「吟吟,抱歉久等了!」

 

  不远处传来约书亚的喊声,她正在兴头上,没理他。

 

  陈吟吟看得专注,没给自己设下任何防护咒语,几乎是一瞬间,她听到后头传来脚步声,速度极快,她来不及反应,随即她感觉自己眼前一黑,彻底失去意识。

 

 

 

  「你跟约书亚的交情我不是不知道,想必你应该从他那听说了,我请他去讨伐境外那条龙的事。」其实他还不知道,不过约书亚今天特地约他和陈吟吟出来十之八九是为了说这件事,「不,其实我还不知道,但如果今天赴了他的约的话大概就知道了。」微笑。

  「喔?所以你是在怪我破坏你们的约会是吗?」他挑眉。

  「没有的事,您怎么会这么想呢?」莫筲依然挂着笑容。

  「那你大概也猜到我找你做什么了吧?」莫筲再怎么样也是人,不是虚构世界里人民所崇拜的全知全能的大殿下,不过八成是跟龙有关的事。

  「我希望你和那位女魔法师能一起加入屠龙行动,就算尤里安家的继承人拥有再精湛的实力,我还是不希望有万一,毕竟龙本身生性残暴,以现在的情况来说还是小心为上。」

 

  莫筲点头,他本来就有一起去的意愿,放任约书亚一个人他不放心,在原故事里约书亚也有法师陪同,只是他是男的,但莫筲却从未在这见过他,想必是被陈吟吟取代掉了。

 

  「既然皇兄要去的话,那我也──」

  「你留下。」他和国王异口同声,凯萨则一脸无法理解。

  「尼葛拉有魔法无效化的能力,除了王室御用魔法师之外,其他魔法师去太危险了。」莫筲胡扯了一个理由。

 

  国王和凯萨听了之后对视一眼,神情有些复杂。

 

  莫筲还看不透那眼神有什么深意,国王忽地开口:「莫筲,你们去屠龙的时候尽量不要伤到牠,把牠引到别的地方,最好是空旷的,离国家越远越好,之后就不用管了。」

  「不管牠?」莫筲愣了片刻,确认自己没听错后,国王又接着开口:「没关系,接下来我自有打算,总之你们先照我说的做。」

  「知道了,我会记得转告约书亚。」

  「那我呢?我还是可以去帮忙啊!不要离龙太近就不会危险了!」凯萨仍试图抗争。

  「你必须留下来,这样莫筲如果发生什么万一你才能善后,而不是两个人一起去增加风险。」

 

  虽然他很不喜欢被做这种假设,但以一国之君的立场来看有这样的顾虑是正常的。任何事都有风险,没有人希望它发生;却总是天不从人愿。

 

  莫筲没有为国顾虑的伟大情操,他只是个过客,哪怕是他创造出来的世界,他依然不属于这里。他会拒绝纯粹只是不想增加不确定因素,他害怕陈吟吟又会搞出什么是非,对凯萨也不熟悉,他很理智,希望不要冒险。

 

  「可是……」凯萨显然不太能接受。

  「父皇说得对,就这样吧。」凯萨似是不满莫筲没站在他这边,正欲开口;却被门外卫兵慌张的声音打断,「陛下,尤里安大人有急事求见。」

 

  好几位卫兵同时冲进来,模样非常慌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请他进来,还有你们发生了什么事?」国王皱眉,他底下的卫兵向来训练有素,既然露出这样的表情表示外头可能出了什么事。

  「刚、刚刚城里突然出现一帮来历不明的人,绑架跟尤里安大人在一起的女魔法师,现在正在城里大肆破坏。」

 

  莫筲看他着急地快哭了,连忙拍拍他的肩膀要他冷静,没想到对方发现安慰他的是平常几乎见不到、大名鼎鼎的大殿下时感动得痛哭流涕,反而更不冷静了。

 

  ……失算,忘记把身份考虑进去了。

 

  「筲!吟吟被抓了!麻烦你快跟我一起去找她!」

 

  得到允许后约书亚马上冲进会议厅,狼狈的模样令莫筲忍不住皱了眉头,从来到游戏里到现在他还没见过约书亚露出这种表情,他一向文质彬彬、举手投足都充满非凡的气质,看来事态比他想得还要严重。

 

  只是陈吟吟什么不会,最会自保了,根本不用担心。

  「她为什么会被抓?」莫筲原本想接着补「这国家里还有人比她还会跑吗?」,但想了想,还是把话吞回肚子里。

 

  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这种烦躁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那群人用魔法无效化的指令,吟吟根本无法反抗。」

  莫筲皱眉:「最后在哪看到他们的,快带我去!」

 

  「陛下,外头──」闻言,莫筲猛然止步看着国王。现下他的身分是皇子,无法像现实一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凯萨,你领兵去镇压,莫筲你不用顾虑这边,先去救人要紧。」陛下神色淡然,让他想起他的父亲也是如此。在紧要关头变得莫名可靠。

  「我知道了,先走了。」身后传来「嗯」的一声,莫筲加紧脚步跟着约书亚离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