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早安】八、说认真的,你们是不是生错性别?

  

  

  

  「你还打算看多久?」

 

  那盆水的脸臭得像踩到狗屎,他看了很久还是看不出来「这位」到底哪里像喷泉了。大概也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很不妥,莫筲收回视线,草草把这件事归类为母子连心。

 

  「没什么,我只是想说,你看起来真美。」莫筲莞尔。

  「对啊对啊!喷拳你超正的!」陈吟吟在一旁帮腔。

  「……」

 

  喷泉当作他没听见那句话。

 

  「你们站在这,是要去咖啡厅?」

  「喷拳你们店生意超好耶!不过人太多了,我跟大神等等才要去。」

  「如果妳们愿意的话,我可以请他们留位置给妳们。」

 

  那盆水的视线飘向陈吟吟,表情瞬间从踩到狗屎转变成捡到钱,待遇落差悬殊。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甚至觉得那盆水说妳们时的「们」字,说得很不情愿。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他这句话是对着陈吟吟说的,却被莫筲抢先应了下来。某人的脸臭得不可思议。遗憾莫筲什么都好,尤其心理素质特别好,全然对他的瞪视视若无睹。

 

  陈吟吟则眼观鼻鼻观心,没注意到两个男人眼皮底下的明争暗斗,在喷泉转身之后就蹦蹦跳跳跟在他后面。

 

  喷泉让他们在入口等,他进去跟里面的人员交代,摊主的动作很快,不过片刻就看到他们空出一个特别好的位置,是四人座的。

 

  负责接待的同学领着他们往里面走,莫筲不是这的学生,不知道泉涌大学平时上课的教室有多大,不过以他现在看来,泉涌大学真是有钱没地方花,一间教室的空间大得像黑洞,难怪一百多人挤进去都安然无恙。

 

  咖啡厅看来砸了不少重金下去装潢──地板铺了不少高级地毯,墙壁也重新粉刷过,漆成古色古香的氛围,有些地方还应景地挂上几幅画作。

 

  就是气氛诡异,反串咖啡厅应该会是很热闹缤纷的感觉比较合适。

 

  「怎么样大大!我想这里想了很久喔!这种古典风格还不赖吧!」

  莫筲想了很久,字斟句酌道:「是还不错……不过就是气氛有些诡异。」

  「咦、会吗?可是哥德罗莉不就是给人一种很神秘的气息吗?」

 

  他果断不回答,某些人的认知低下到简直能列为世界奇观。

 

  「大神!你有看到什么想喝的吗?」莫筲没理她,陈吟吟一阵困惑,又问了一次:「大神,你有没有想喝什么?」

  莫筲盯着菜单上的「血染圣杯」跟「禁断之果」发楞,眼神迷茫:「这是什么东西?」

  「女仆咖啡厅的菜单啊!都这样的,单用看的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点了才知道。「攀上高峰」看起来好帅!我想点看看!」

  莫筲一脸扼腕:「这是妳写的?」

  「不是啊,我只负责咖啡厅装潢跟服装。」

 

  他顿时觉得头痛了起来。

 

  「决定好了吗?」熟悉的淡漠嗓音,莫筲缓缓抬头,映入眼帘的是张精致帅气的脸,穿着一身执事服,身高跟他相比稍微偏矮了些,不过这个比喷泉好认多了。

  莫筲看到她,心情稍微平复了些,问道:「有推荐的吗?对了,「与泉共舞」跟「爱上瀑布」是什么?」

  「「与泉共舞」就是喷拳特调,每次调出来的东西都不一样,你可以想成大冒险的概念,如果他心情好的话东西就会比较正常,心情不好的话……就自己自求多福;「爱上瀑布」亦同,就只是换个人决定生死。只是点的话,负责调的人必须过来陪在客人旁边,可以不用喝但是人一定要在。」

  陈吟吟在一旁咬耳朵:「就是陪酒的意思啦!而且这样的东西都会特别贵,像人家酒店的红牌那样。」

  莫筲心里五味杂陈:「妳倒是很看得开。」

  「反正横竖都是死嘛,不如开心点。」

  「……」谁告诉妳的,游戏公测人员吗?

  陈吟吟没注意到莫筲的沉默,兴致勃勃地继续发问:「那同时有两个人点的话你们怎么办?」

  「只要饮料做出来,在上一位客人喝完以前是不能再点下一杯的,所以老话一句:先抢先赢。」

  她点头表示理解:「听起来真辛苦,点个饮料也像战争。」

 

  此时,喷泉正好从厨房的方向走过来,他这身装扮吸引了不少目光,如果以往只吸引到雌性生物,那恭喜他,他晋升为男女通吃了。

 

  不知道他到底做了多大的勇气才愿意这么牺牲,不仅垫了胸垫,戴着假发,发尾还用电棒烫过做造型,看起来的确美得人神共愤,似乎是释怀了,脸上并没有太大的起伏

  由于陈吟吟跟他坐在同一排,喷泉果断选择陈吟吟对面的位置坐下,单手撑着头看着眼前人。

 

  浦布对喷泉没有任何想法,她的注意力全放在莫筲身上:「你想好要点什么了吗?」

  「给妳决定吧。」莫筲摊手,无奈地笑了笑。

 

  浦布点头,朝身后喊了声:「帮我准备一下,「爱上瀑布」一杯。」

  「……」莫筲欲言又止,话到嘴边又吞回去。

  浦布似乎看出他的疑惑,缓缓道:「不用担心,现在是我的休息时间不接任何订单。」

 

  他更困惑了。

 

  「我只是手痒想调而已。」她撇过头,过来很快就移动到厨房的位置去了。

  「大大明明这么聪明,怎么在这方面就不开窍呢?她只是想自己调饮料给你喝啦。」陈吟吟在一旁咬耳朵。

  「妳从哪看出来的?」

  陈吟吟一脸骄傲:「因为我是亲妈!」

  「……」

 

  行吧,妳高兴就好。

 

  「莫筲点完了,那吟吟妳呢?」喷泉随即开口。

 

  莫筲对这种刻意打断他们对话的行为不置可否,只觉得幼稚得可笑。

 

  「我不知道耶,不然你帮我决定好了。」她笑道,喷泉似乎僵了几秒,而后他点点头,也离开往厨房走去。

  「妳知道他要点什么给妳吗?」见他走远,莫筲问了一句。

  「大概是「与泉共舞」吧,在我的故事里他有点给浦布喝。」

  「然后现在是做给妳喝?」他斜睨了陈吟吟一眼。

  「啊哈哈哈哈哈……」她开始干笑,显然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饮料完成得很快,他们把饮料送上后,莫筲才有空端详这两人。他们的打扮着实吸睛,女的帅男的美,反串这个词像场骗局。

 

  「大大,我突然觉得我好像写错了性别。」陈吟吟凑过来,表情痛心疾首。

  「妳跟我说这个干嘛?」

  「喔,我就是突然有点感慨,有一种孩子都大了,叛逆了,已经管不了的感觉。」

  「……」

 

  「在说什么?」

 

  浦布把特调凑到莫筲嘴边,用一种不容拒绝的眼神示意:给我喝。

 

  莫筲别无选择,认命咬上眼前的吸管开始啜饮,齿间顿时溢满淡淡的草莓清香,还有股酸酸的、却又在瞬间融在舌尖的甜味,他无法形容那种感觉,只能很粗俗地给予非常好喝的评价。

 

  他在食物方面不是专业的,给不出好喝以外的评语,平常他是不太在意的,却在此时感到有些抱歉。

 

  「这是什么?味道很棒,妳很有天分。」

  「草莓柠檬水,看你刚刚好像都没有喝水,这可以解渴。然后我还加了点蜂蜜。」浦布说着,耳根有些红。

  「难怪还有股熟悉的甜味。」莫筲沉吟了声,浦布看了他一眼,随后以很快的速度咬上吸管,大口吸了起来。

  「那我刚刚用过了?」

 

  浦布有洁癖,她现下的动作就连陈吟吟也十分惊讶。

 

  「没关系,我口渴。」一边说一边喝,吸管完全没离开过嘴巴,她顶着莫筲诧异的目光干了大半杯,才终于抬起头:「你一直看我干嘛?」

  「没事。」

 

  莫筲笑了一声,去猜测陈吟吟笔下角色的思维,是世上最没道理的事。

 

  他没什么意思,浦布倒被他笑得满脸通红,神情有些凌乱,踏着步伐匆匆走了。

 

  陈吟吟一直盯着他们的方向,后来看着浦布渐行渐远的身影,眼神晦暗不明。她总有种胸口堵着的感觉,来得猝不及防也走得莫名其妙。陈吟吟拍拍脸颊,尽可能忽视掉这种荒诞的感觉。

 

  「吟吟。」

  「嗯?」

 

  陈吟吟对上喷拳淡漠的眼神,看到他眼睛上的假睫毛,还有几乎没什么化妆的精致脸庞,身为女人的竞争意识莫名抬头,没办法,这真的不是她的错,谁叫眼前的「女人」长得实在太「极品」,让她久违地出现了危机意识。

 

  「喷拳。」

  「怎么了?」

  「那个、很痛吧?」

 

  陈吟吟用眼神示意了腰部,喷拳的脸随即沉了下来,虽然这在女装上是基本,不过他「现在」的腰部以正常男人来说,的确是纤细了些,这点事陈吟吟还是知道的。

 

  「就、那样吧。」喷拳的眼神似乎有些飘移,那不是什么值得提起的往事,为了美观要束腰什么的,对男人来说非常痛苦。

  「噢。」陈吟吟会意地点头,没有继续问下去。她将注意力转到面前的饮料,「你调什么啊?」

  喷拳笑道:「喝喝看。」

 

  陈吟吟疑惑地盯着饮料,过了半晌她咬下吸管吸了几口,马上惊喜地大叫:「芒果冰沙!」她最爱的口味!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不愧是他儿子!

 

  喷拳脸上扬起淡淡的笑容,似乎对她的反应很满意,果断无视了旁边同学小声提醒他休息时间已经过了的声音。

 

  莫筲的眼神草草扫过隔壁,对陈吟吟的行为无法理解,她真打算自己代替主角走主线了?

 

  莫筲见陈吟吟的饮料见底,连忙拉着她起身,「谢谢招待,我想我们也该走了。妳们过来要继续工作了吧?」

  喷泉还没发话,正巧回来的浦布反倒拉住他的手,眼神澄澈明亮:「莫筲,我真的很喜欢你。」

  他瞠大双眸,没料到对方会在这种情况下再度告白,「看你的反应你似乎不喜欢我,那她呢?你喜欢她?」

 

  哪个她?莫筲突然跟不上她的节奏,见到浦布的视线往陈吟吟的方向飘,他大概知道是哪个她了,大概毁灭世界都不可能会发生。

 

  「我没有喜欢的人。」

 

  他不是这里的人,更不可能喜欢上游戏角色,莫筲的想法很简单,他来这里只是义务,不应该去节外生枝。

 

  浦布敛下眼眸,看着莫筲拉着陈吟吟的动作,对他的回答不可置否,轻飘飘地回了一句:「……是吗。」

  「什么?」

  「不,没事,今天很谢谢你们来。还有,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

 

  莫筲朝她一笑,没有回答。拉着陈吟吟的手毅然决然离去。

 

 

 

  历经疲惫的一天,泉涌大学的文化季终于告一段落,回到城堡后,他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快散了,陈吟吟倒是活蹦乱跳的,看起来很有精神。

 

  「妳体力真好。」莫筲看了她一眼,直接呈大字型躺在沙发上。

  「大大你这样不行啊,如果出门去玩会吃亏的!」

  「无所谓。」

  「怎么会无所谓!这很重要啊!吃美食需要体力、逛街买衣服需要体力、玩也需要体力啊!」

  他没起身,维持躺着的姿势:「妳如果留我下来是要说这些废话的话,我要回去睡了。」

  「等等!等一下!」陈吟吟眼疾手快地抓住他的手,深吸了一口气,模样看来总算是正经一点,「大大就这样拒绝浦布好吗?如果顺势答应的话说不定就完成一个主线了喔。」她难得问了比较有建设性的问题。

  莫筲倒是连想都没想:「为什么?没有任何原因,跟游戏角色谈恋爱不是我的责任,我只负责测试游戏、通关,其他都不在我管辖的范围。」

 

  陈吟吟想说的话噎在喉咙。

 

  她顿了顿,随后笑了:「如果是大大的话,这个答案我倒是不意外。」

  莫筲挑眉:「妳说……意料之内?」

  「我是大大的忠实粉丝吧,这种事我还是知道的,喜欢的作家是什么样子,个性又是什么样的──小说不会骗人,会全部、赤裸裸地表现出来。」

 

  歙然,莫筲的嘴唇翕动,没发出声音。他瞇起眼,好像在一瞬间看见了眼前这个人跟以往截然不同的一面,就在剎那间变成他不熟悉、模糊的形象。

 

  是的,小说反映人心,是作者内心最真实的写照,所以他才选择这条路,以他自己的方式向世人宣告他就是这样的人,莫筲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的;但他却没想到会在眼前的女孩口中听到。

 

  「大神晚安!今天很愉快喔!」他还来不及反应,陈吟吟已经躲进房里。

 

  莫筲出乎意料,并没有回房。他缓缓直起身,脑袋闪过几个片段。

 

  『我是陈吟吟,是您的忠实粉丝,您每一本书我都有买!』

  『说到这个,我刚进来这里的时候有时候会看到我写的小说世界,地面上隐隐约约有条分水岭,照理说那里才是我该待的地方,却不知道为何会跑到大神的小说里来。有时我在这里走,会莫名回到我的小说世界去,但过没多久又会回到这里,大概是现实世界出了什么状况,不过我也因祸得福,居然有幸能看到大神还没问世的游戏!』

  『不过谁都不能跟我抢大神,就算是我女儿也一样!哼哼,反正我一定是最了解大神的!』

 

  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却又毫无破绽。

 

  他走回房间,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总觉得会是个难眠的夜晚。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