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早安】七、我一直以为射完箭就要屠龙了,原来不是吗

  

  

  射箭比赛就跟原本预期的一样,虽然过程有点爆走,出老千事件也让大会开始商议是否该更改会规,引发了一连串连锁反应,总之冠军由约书亚拿下。

 

  按照莫筲本来的剧情去走的话,过没多久约书亚就会受到王室委托,奉命去王国边境讨伐恶龙,约书亚凯旋归来,故事就差不多到了尾声,等到约书亚受到王室加冕成为有头有脸的人后,他就能顺利回到现实。

 

  然而,这世界显然没打算这么轻松放过他。莫筲没怎么了解总裁爱情小说的套路是什么,陈吟吟这种脑回路写出来的东西大概也不能用常理来判断,要不是要破关出去,他一点都不想知道对方到底写了什么鬼。

 

  「作者,说明一下妳那边接下来会干嘛。」

  「唔,没记错的话大概是文化祭了吧!很热闹喔!会有很多吃的,班级也会各自开店,我一定要去逛逛!会有的吧,女仆咖啡厅或执事咖啡厅什么的!」她的眼睛又开始闪着诡异的光芒。

  「大学没有文化季,那是高中。」莫筲瞅了她一眼。

  「咦、没有吗?亏我很期待的说!总之我写进去了,应该还是会有吧?」

  「……既然妳都写进去了,那就一定有,不要废话,回去了。」

 

  泉涌大学的文化季在欧德曼王国里算是盛大的庆典,当然这是设定混在一起后强加上去的,毕竟原本根本没有泉涌大学。听浦布说音乐系会跟物理系合作搞一个盛大的反串咖啡厅,想也知道是陈吟吟搞出来的。

 

  一个老梗,小说或电视剧里常有的剧情:男女主角的班级合作办什么活动,通常都是感情线有一大进展的大主线,吃醋牵手拥抱接吻通常都是在这种日子里发生的。

 

  只是现在有一个严重的问题。

 

  「现在他们谁也没有喜欢谁,这条线继续发展还有意义吗?」

  「大大,关于这点我也很想知道,但是小说走向早在我把作品写完的当下就没办法插手了,所以我也无能为力啊。」

 

  的确是这样没错,但是陈吟吟这边的故事线还是得走,不然他们依然无法通关,他可不愿意自己的故事是以失败的成绩回去的。

 

  「既然这样就只好由我们来推进剧情了。」莫筲沉吟了声,若有所思地看了陈吟吟一眼。

  「嗯?什么什么,大大你为何要一直看我?」她总觉得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却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也没什么,只是可能得委屈妳了,优雅的魔法师小姐。」他露出灿烂得令人发毛的笑容。

  「……」她突然开始后悔自己当初为何要在儿子面前施魔法了,根本造孽。

  「不过我还是得一起去嘛,谁叫浦布喜欢的是我呢?」他依然维持笑容,但陈吟吟突然觉得自己的死期将近。

 

  呜呜,大神只要笑着说话就会瞬间变得很恐怖啊!他看起来一脸快气疯了,陈吟吟开始祈祷,希望大神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她计较,写小说的天分不是人人都有,所以应该要互相体谅才对!

 

  只是她没想到,莫筲要是没体谅她的话早在遇到她的当下就把人给宰了。

 

 

  另一方面。

 

  「这事是谁答应的?不需要给个解释?」他淡淡启唇,众人顿时觉得寒风刺骨,没人敢应声。

  「那、那个……因为当时拳你被校长叫去交代事情,但委员会的人要我们尽快决定,不然没有时间了,所以我们就只好先决定──」有人硬着头皮发声,在对上喷拳的眼神后默默地消了音。

  「罢了,答应了就答应了吧。对方的主要提案是什么?」

  「音乐系和我们系合办一个反串主题咖啡厅,拳知道反串吗?男生扮女装、女生扮男装,不觉得很有趣吗!到时可以看到很多女生穿着执事服走来走去的想到就觉得很兴──」奋字还没说,同学又在对上喷拳的眼神后默默消音。

  「你是不是忘记自己要穿女装?」

 

  同学一时没反应过来。

 

  「男生扮女装,要是我的理解没错的话你是要扮女装吧,还是说其实你是女的?」同学瞬间刷白了脸,显然完全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妈的!同意单在哪里?现在改可以吗?」

 

  其他同学安慰性地拍拍那位同学,默默表示:单子好几个礼拜前就已经交了,而且还是你亲自交的,节哀顺变。

  

  喷拳没理会同学足以毁灭世界的凄惨叫声,转向一旁继续问了他现下比较想知道的问题:「需要我们这边负责的衣服送来了吗?」一旁文化季的负责人点点头,转身去储藏室搬了一箱衣服出来。

 

  喷拳随手拿起一件,视线对上衣服的剎那眼神凝滞。他看向同学,「你们玩这么大?」负责人只是耸耸肩,无奈表示当时签单子的时候他根本不在场,一回来就收到这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喷拳锐利的眼神扫过在场每一位,特别是签下同意单的那位仁兄,他多看了他好几秒,看得对方都快怀疑身上是不是多了一个窟窿。

 

  「既然你们答应了,我就牺牲点跟你们一起,但是现在在场的每一个不管知情还不知情,通通一个也别想跑。」他扬起令人闻风丧胆的笑容,就算有人想拒绝恐怕也没那个胆,只好在心里默默问候签单某人的祖宗十八代好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很快就到了泉涌大学文化季,原先莫筲有问约书亚要不要一起来,不过尤里安家似乎有个家族集会,而且不能缺席的样子,看他一脸为难莫筲也不好勉强他,就跟陈吟吟两个一起去了。

 

  每年到了文化季,泉涌大学除了学生自设的摊位之外,也有额外聘请一些店家过来协助支援,像瓦斯供应商或是一些零售业,不然就是专门卖一些杂物的,每到这个时期总会聚集到学校来,只能说有钱就是任性,简直夸张得无法无天。

 

  莫筲今天穿得很轻便,原先他会入境随俗在国家里的商店买一些法师袍穿,不然就是凯萨会拿一些以前他放在皇宫里的衣物给他──凯萨告诉他的,莫筲本人可没去过王宫。

 

  由于世界观混在一起,就算穿袍子来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但他还是要陈吟吟想点办法变些现实世界会有的衣服给他,只有这种时候他才会有原来自己有队友的感觉,遗憾的是这种体悟通常不会持续太久。

 

  「既然都来了,妳有什么特别想玩的摊位吗?」陈吟吟似乎没去过文化季,一脸兴奋地到处乱窜。

 

  莫筲对文化季的印象不是很好,以前的学校每过一年就会搞一次,那时候莫筲已经是作家,常常为了截稿日忙得昏天暗地,实在没空去管学校的活动。无奈有时候时运不济,还会被拉去帮忙处理班上的摊位。

 

  「啊那个那个!我要射气球!礼物的那个娃娃好可爱!」

  「……妳会吗?」

 

  射箭比赛的事给他一个很大的阴影,深怕对方又用魔法惹出什么事端来,他仔细想想,发生的机率还真的很高。不过一瞬,陈吟吟已经冲到摊位前面了,过人的行动力在各种意义上都让莫筲感到头痛。

 

  「同学欢迎,要玩看看吗?一人有十发箭,只要射中八发就可以随便挑一只娃娃带走。」负责顾摊的是两位女学生,莫筲离她们有段距离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什么,不过陈吟吟似乎跟她们聊得很愉快。

  「咦、原来妳是大皇子殿下的朋友啊!上次那场射箭比赛我超想去看的,都是该死的教授害的,那个臭老头,他一定会秃头!」

  「听说大殿下全知全能,没有任何事可以难得倒他是真的吗?」

  「当然!大神英明神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区区射箭只是小菜一碟!要不是有个白目的家伙撞到大神,大神怎么可能会输呢!而且大神超有风度的,当场直说比赛难免会发生意外,没有排除阻碍射击是我的问题,要求主办单位不用重新比赛。实在帅呆了!不愧是大神!」

 

  莫筲站得很远,自带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只可惜陈吟吟免疫。

 

  「大神大神,人家想要最右边那个娃娃,您大人有大量会帮我吧?」陈吟吟瞥了他一眼,摆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架式。对此莫筲冷眼旁观,沉默是世上最伟大的语言,能够无声胜有声。

  「天啊!是大皇子殿下,麻烦请帮我们签名!」

 

  莫筲冷着一张脸,顾摊的姑娘直接被那股寒气冻得退避三舍。她们看着陈吟吟毫无压力地走去抓住某人的手,默默感叹果然能跟神人成为朋友的一样是神人。

 

  「陈吟吟,自己要的东西自己拿,要娃娃妳不会自己射吗?」

  「可是人家的技术不好,可能玩十次都射不到标准啊……」

  「那妳就不要玩啊。」

  「可是那个娃娃好可爱喔……」

  「不要闹了。」他试图挣脱陈吟吟扣在自己手上的手,陈吟吟的力气大得诡异,莫筲看着自己泛红的手臂一阵无语。

 

  「妳们这在吵什么?不过顾个摊位而已,跟客人拉拉扯扯的成什么样子?」

 

  他的双手顿时恢复自由,还没反应过就听见后头传来熟悉的嗓音。

 

  「浦、浦布小姐……没有什么,因为看见大殿下太兴奋不小心失态了,非常抱歉!」

 

  浦布一脸淡然,面无表情地走到莫筲身旁,陈吟吟还偷偷用魔法传了讯息给他:『大神你看,真不愧是我女儿,一站出来气势就是不一样!』

 

  莫筲冷笑一声,心想:是不一样,特别是跟妳。

 

  「刚刚听见你想要最右边那只娃娃?」

  「嗯?」

 

  莫筲还没反应过来,浦布已经拿起摊位上的箭开始射,转瞬间墙壁上的气球破了八颗,她淡然地走到摊位里拿起最右边的褐色小熊塞到莫筲手里,「这对你来说应该很简单吧?是前阵子比赛太累了才不想玩吗?」

  「……」

 

  他的手里莫名被塞了娃娃,总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熊明明是陈吟吟要的,陈吟吟倒是一脸「赚到了」的表情看着那只熊。莫筲把熊塞到陈吟吟手上,果断把关系撇得干净。

 

  他看向浦布,问道:「这是音乐系的摊子?」

  「嗯,算是其中一摊。不过主要的人力都集中到教室方向的咖啡厅去了,等到准备工作完成之后,整个系都要去支援,不然很容易人手不足。」

  「喔喔!是之前说的音乐系和物理系合作一起办的反串咖啡厅吗!大神我们去那边看看好不好!」莫筲没理会她,继续问一些相关事项,「那妳们的咖啡厅大概何时会开始营业?」

  「嗯……现在十点四十分,大概十一点左右就开始了,我等等就得回去支援,恐怕没办法带你们到处参观。」

  「没关系,妳忙妳的,我们自己去就行。」莫筲简单向她道谢之后,浦布往他的手里塞了两张咖啡厅的招待券就离开了。

  「怎么了?」陈吟吟盯着他瞧,总觉得莫筲的表情有点恍惚。

  「没什么。」莫筲看了一眼手上的票,「浦布人这么自来熟?」

  「嗯?可能大神是特别的吧,她刚刚对同学不就很凶吗?」

 

  陈吟吟说完就跟他拿了一张招待券来看,上面的图案风格很少女风,她似乎很喜欢,一直看着招待券傻笑。

 

  特别?他觉得陈吟吟写错个性的机率要大一些。

 

  快十一点了,他们已经在附近的摊位上转了好几圈,继续看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他们动身前往咖啡厅,咖啡厅设在物理系的大楼,要是设在音乐系的话,莫筲实在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踏进去的勇气。

 

  听闻音乐系专出美女、物理系专出俊男,可能是俊男美女的吸引力很强大,还没开幕就满满的人潮。他们艰难缓慢地往路口走去,途中莫筲还因为身分被认出来徒增了许多困扰。

 

  「欸欸妳们听说了吗,这次喷拳大人要扮女装耶!」

  「我知道我知道!喷拳学长平时英俊潇洒,不知道扮女装会是什么样子,好期待喔!」

  「还有还有,浦布学姊要穿男装喔!」

 

  莫筲走路的动作微妙地顿了一下,他没有歧视的意思。

 

  『妳当时写人物,有提前设定什么吗?』

  『有啊!185的男人非常有魅力!所以喷拳就决定是一米八五了!』

  『……』莫筲没来得及阻止,只好又问,『那浦布呢?』

  『金发!』陈吟吟想了想,又继续补充:『一米六五!』

  『妳除了身高就没设定什么其他的?』

  『金发啊!』

 

  莫筲觉得这天聊不下去了。

 

  在他放空时,时间已经来到十一点。咖啡厅的大门打开后,满满的人潮登时消退,游戏世界向来不合常理,刚才近百人的空间顿时空空如也。

 

  「看起来客满了,我们等等再来?」

  「好啊好啊,反正咖啡厅不会跑掉,我们再去摊位上看看好了。」

 

  陈吟吟答应后,莫筲才刚转身就被人撞得猝不及防。

 

  「抱歉,同学妳没事吧?」

 

  他抬眼,那人穿着哥德风的洋装,头上戴着小礼帽,有些透明的丝袜搭上靴子,看这装扮应该是音乐系或是物理系的学生。

 

  对方很高,莫筲一米七八的身高还得抬头才能看见她的脸,不得不说对方生得十分貌美,五官突出,淡妆突出她的眉眼,平常走在路上大概是回头率很高的美女,看来两系专出俊男美女的传闻不假。

 

  「莫筲?你和吟吟也来逛文化季?」

  「我们认识?」莫筲的动作滞了了一瞬,表情微妙地盯着她看。不仅认识他,连陈吟吟也认识,他想不出来哪里有这样的人存在。

  陈吟吟看莫筲没动作,跟着回头,跟那人对上眼后一脸惊讶:「喷拳你怎么在这!」

  「……」

 

  神他妈喷泉,哪里像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