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早安】四、总之就顺其自然吧

  

  

  

  莫筲莫名被她折腾了一整晚,完全没办法睡觉,隔天和约书亚他们会合时脸上还挂着淡淡的黑脸圈。

 

  「嗯?筲你和吟吟一起过来啊?」莫筲虽然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回答:「嗯,在路上遇到之后就一起过来了。」

 

  不知为何他觉得喷泉的脸色比平常还臭,如果说之前是看到狗屎,那现在就是踩到狗屎。而且看着他的眼神还有些……敌意?

 

  等等,为什么会有敌意?

 

  他连忙往陈吟吟的方向瞪,只见对方心虚撇头,想将自身存在感降到最低。看她那副样子全世界都知道人是她杀的,莫筲笑着搭上她的肩膀:「妳是不是加了什么不该加的。」他有点好奇陈吟吟这次会说什么。

  「呃、我只是加了我是你的超级粉丝而已!真的!绝对没有别的!」

 

  莫筲脸上的笑意未减,但陈吟吟却觉得寒风刺骨,她快被冻成冰块了。

 

  「嫌情况还不够乱?」

  「抱歉大大,我马上改!」她一说完就闭上眼,半晌,喷泉的眼神回归平静,回到看到狗屎的眼神,莫筲才收回搭上她肩膀的手。

 

  照着他的小说发展的话,过不久镇上会举办射箭大赛,身为射箭名门的尤里安家势必会参赛,约书亚自然是稳坐冠军宝座,这全得归功于莫筲不小心把人家的射箭本领写得太变态,不过若不是亲眼看过,他还真不觉得变态在哪。

 

  现在已经不能算是他的小说了,没办法金手指开好开满,他只能尽早练就遇事平淡的本领,免得被某人的设定气死。

 

  「妳还有写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吗?」

  「哪有!我都很认真写好吗!」莫筲没回应她,径自往前。

 

  他们原先的目的地是城里一间有名的箭矢商贩,尤里安家历代都是跟他们采买箭矢材料,彼此间的关系自然友好。

 

  不过走没多久,看见耸立在眼前的诡异建筑时莫筲就察觉到异样。那栋建筑明显与他所写的欧式建筑不同,模样看起来太嚣张了,颜色漆得像彩虹就算了,窗户还搞不对称,综合起来真是丑不堪言。

 

  要不是他看见许多穿着某大学代表外套的学生走进去里面,他绝对不会联想到这栋鬼建筑是学校。明明是间学校,却只有一间房子──校园、学生餐厅、操场,学校该有的东西它一样也没有。

 

  「约书亚,这学校是怎么回事?」

 

  他大概有了一个很悚然的猜想,陈吟吟对他的故事造成的伤害是核弹等级,而且还在持续增加。游戏世界已然面目全非,连回不回得去都是问题。

 

  他跟这条路颇有渊源,剽悍大妈是在这里遇到的、草尼马是在这里看见的、被误认成抢匪同伙也是在这,世界如此之小。但上次来明明是块空地,这学校哪里来的?

 

  「嗯?这间学校在这很久啦,泉涌大学──筲你不知道吗?是贵族学校,而且非常难考,据说能够进去的学生不是背景庞大、家世显赫,就是天赋异禀。」

 

  泉涌大学?

 

  『你刚刚态度不是还很差?我是泉涌大学的学生。』

 

  莫筲:「……」

 

  「妳来一下。」莫筲随便找个理由跟约书亚、喷泉道别后,一把拎起陈吟吟往反方向离开。

 

 

 

  「那个是妳的吧?我可没有写过那种东西的印象。」

  「对啊,泉涌大学的设计是不是很特别?我想学校外观的时间花了好几个小时呢!」

 

  她开始高谈阔论起当时的写作历程,从什么颜色应该要在上面开始,为了达到渐层效果还有亲自去实验颜色加在一起会如何,再加上窗户的排列组合……说得振振有词,莫筲一个也没听懂,也不想懂。

 

  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这都不是重点,读者才不会花时间在意妳的学校是圆的还是方的,他们只想知道妳的主角帅不帅美不美、故事精不精彩,还有最后会不会在一起而已。

  

  「妳先告诉我为什么只有一栋?」看她兴奋成那样,莫筲也不好打击她,果断忽略这个问题先问他比较在意的部分。

  「嗯?那栋是音乐艺术学院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这栋过来,而且刚刚喷拳跟约书亚的反应看起来很正常,大概因为设定混在一起的关系,游戏角色的记忆可能也受到影响觉得这是正常的。」

  「看起来真的蛮艺术的。」

  「是吧是吧!我自己很喜欢呢!我刚刚说了为了颜色的渲染效果──」

  莫筲直接打断她:「比起那个,妳还是先想想怎么破关吧。」

  「噢……」

 

  还好陈吟吟看过他这次的新书,他直接省下解释故事架构跟大纲的时间,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看了陈吟吟一眼,他的眸子敛了下来,「妳在写一个故事的时候,有查资料的习惯吗?」

  「查资料?」

  「像是妳在写学校样子的时候,既然要深刻描写,有特别去看过建筑类的书或是钻研过盖房子吗?」他继续补充说明。

  「认真去想然后写出来不算吗?」

  「不算。」

  「那没有。」

 

  我想也是。

 

  意料之内的答案,果然不该对她抱有期待,莫筲想了想,又提出一个问题:「说到这个,妳的喷拳为何个性颠三倒四的?」

  「颠三倒四?什么意思?」

  「我第一次在深山里遇见他,他看起来像迷路的富二代,除了长相英俊,没什么能够吸引人的地方;我第二次遇见他,他已经有了总裁该有的样子,连个性也跟印象中的爽朗大学生大相径庭。」

 

  他疑惑了很久还是没有得到答案,也曾经想过是不是因为设定碰撞导致人格错乱,但是这个选项没过多久就被他否决了──他进到这里已经好一阵子了,除了人物会随机位移跟记忆被窜改之外,还没有过人物个性上出错的例子。

 

  「就……我觉得爽朗一点比较可爱嘛。」她眨眨眼。

  「后来的冷漠跟面瘫?」

  「总裁不是都那个样子吗?电视上常有啊,总是没有表情,然后遇上一个心仪的女孩,只会在那人身上才会出现身为人的温度,也只会对她温柔,对其他人或生意上的竞争对手都只会冷冷地说『全部处理掉』,不都是这样吗?」说得理所当然。莫筲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又一脸兴奋地接下去,「而且里面常常会有一些勾唇、眉尾扬起之类的形容词,看起来好酷!还有什么『我今天不工作,拿下去吧。』之类的,这时候秘书就会一脸为难,总裁总裁地一直喊,我一直都想写看看耶!那是我的梦想!」

  「……」

 

  莫筲很认真思考有没有这类的电视剧刻划在脑子里,搜寻好一阵子他放弃了,果断往前阵子总编塞给他的畅销总裁小说去想,听说那书是抢手货,出版社疯狂再版,虽然还不及莫筲的销售量但也不错了,要他一定要看看。

 

  好像叫什么「你任性我随兴」?

 

  他不想花太多时间去钻研这个书名究竟是如何取出来的,总之他很认真地翻了几页,表情从波澜不惊变成颜面神经失调,甚至撑不到结束他就把书阖上了。那个内容大概花一辈子的时间也无法理解。

 

  小说的种类太多,客群也不一样,或许就是有人喜欢这样的东西,倒也不是说它不好,但至少不会是莫筲想去接触的。很多作家会在作品的类型或是理念上产生分歧,遇上这类问题他也不会去争辩什么,小说本来就是个未解的谜,没有标准答案。

 

  陈吟吟看起来就是那种跟他理念完全背道而驰的类型,一般来说莫筲会对这类人敬而远之,以免到时一言不合吵起来。

 

  他没有看完那本书,隔天把书还给总编后,他委婉表示作者想表达的意境太高深,他没有办法理解个中意涵,只愿他能寻到知音体会,世界人口很多,他会找到的。

 

  有些话不用说得太明白,伤感情。

 

  而现在眼前就站着一个把那类书当成圣经的人种,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五味杂陈的感觉,但他由衷希望「这种东西」能够从他的眼中彻底消失。

 

  「妳知道又爽朗又冷漠的,在医学上称为什么吗?」

  「什么?」她歪头。

  「人格分裂。」

  「……」

 

  等到他们回去跟约书亚还有喷泉会合时,莫筲在不远处看射箭比赛的相关事项,时间在三天后。至于当初感到疑问的泉涌大学,出现契机似乎跟浦布的科系有关。

 

  浦布是音乐艺术学院的学生,他当时听到很不敢置信,他无法把一位剽悍女子跟吹着长笛、拉小提琴,甚至是弹钢琴的画面连接起来。

 

  画面太美。

 

  当他提出质疑时,陈吟吟是这样说的:『既然不是大家闺秀,那么秀个音乐天分合情合理吧?谁说女汉子不能有少女情怀呢?』

 

  莫筲放弃沟通。再怎么不满意他也没有挑剔别人设定的毛病──当然,本身充满问题的例外。他们之后花时间去泉涌大学看看,并没有看见像是浦布的人,找了很久仍然苦无线索,只好先放弃,等到之后再想办法。

 

  「约书亚,射箭比赛你会参加吧?」

  约书亚面有难色:「嗯,父亲要我不能丢脸,尤里安家历代都是冠军,也是比赛的纪录保持人,虽然早就习惯了,但每到这个时候还是有点紧张。」

 

  莫筲了然点头,安慰性质地拍拍他的肩膀。

 

  尤里安家的箭术相当出名,训练更是严格,除了箭术之外,他们更被教导要注重仪态跟礼貌,身分没有贵贱之分。他们对人一向温文儒雅,正因如此,尤里安家族在国家拥有非常高的声望。

 

  「你们有要参加吗?」一向秉持沉默万岁的喷泉突然发话,莫筲愣了半晌才意识到他正在询问自己,「这个我就不──」

  「好啊好啊!我要参加!」拒绝的声音淹没在陈吟吟的吼声里。

  「那莫筲呢?」他神色温柔地看了眼陈吟吟后,又将目光移回莫筲身上。

  「我就不──」

  「大大一定是要参加的对吧!」妳烦不烦!让老子把话说完!

  「是吗,原来大家都要参加。」

  「……」

 

  对话结束得很快,快得莫筲连替自己平反的时间都没有。

 

  身为一位全知全能、文武双全的作家,他唯一的罩门就是射击,举凡市面上的射击游戏、夜市的射气球,甚至是转转乐,他连把东西丢到靶上都办不到。

 

  莫筲开始盘算自己要如何在不久后的射箭比赛上拿个不会丢脸的成绩,他对自己的要求就是有射到靶就好,这样就很了不起了,至少以他来说,比他的书蝉联好几年销售首位还要来得让人感动。

 

  「筲,怎么了吗?如果不想比的话是可以取消的。」

 

  约书亚感觉到后方传来的刺骨寒意,背脊一凉。不过完全不明白莫筲是哪里出了问题,只好随口问了一句。这番话让莫筲顿时觉得人生充满希望;然而那道曙光却又在下一瞬消逝殆尽。

 

  「大大当然是要比了!而且我刚刚去帮忙报名的时候还特别跟主办单位交代了,皇子大人要比赛,岂是一般民众能抬举的?当然要战到最后才有资格当大神的对手啊!」

 

  莫筲脸上的寒意更甚,他开始严肃地思考用什么方式送她上路比较体面。

 

  「嗯?那他们说什么?」约书亚似乎来了兴致,示意陈吟吟继续说下去,「他们就很高兴地说原来皇子大人愿意赏光参加啊,既然大人要参赛,给个种子选手资格是当然的,然后就把大大排到特等席去了。」

  「这样啊,那筲,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喔。」

 

  约书亚径自拉起他的手,似乎很期待当天的比试,但莫筲只觉得槁木死灰,他暗自希望那天的一切能够跟风一样,咻一下就过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