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早安】三、嗯?我很认真啊?

  

  

  

  莫筲瞪着手上的签名板和笔,心情非常复杂。他的笔名取自名字的谐音,就叫末梢。通常粉丝都叫他末梢大大不然就是大神,这种非常现实的叫法令他心生疑惑,或许对方就是他一直要找的人──找来算账的人。

 

  「我是陈吟吟,是您的忠实粉丝,您每一本书我都有买!」

 

  陈吟吟的眼睛闪烁着耀眼的光,耀眼到伤害视力。莫筲面无表情,紧紧皱着的眉头暴露了焦躁,他现下陷入是该帮她签名,还是骂她搞出来的乌龙的两难。

 

  基于护粉主义,莫筲还是帮她签名了,虽然他也不知道在虚拟游戏里面签名到底存在什么意义。

 

  陈吟吟捧着他的签名,看起来一脸拿到昂贵礼物的眼神,莫筲没什么心情招呼她,眼下有更严重的问题要解决。

 

  「妳刚刚用瞬间移动把我弄来这里,有想到等下怎么收拾残局吗?」

 

  小说的设定里,能够施展瞬间移动能力的法师没有几个,虽然对方是很传奇的存在,但马上把本来就没多少的名额用掉不是什么好事。

 

  「嗯?您说跟您原本同行的人解释吗?这点您放心,刚刚我移动的时间顺便施了短暂的记忆丧失,不会有任何问题喔。」她眨了眨眼。

  「妳可以说明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吗?」莫筲没领情,他实在不想跟她有太多接触,某人见状开始干笑,佯装思考的样子不知道是在装死还是真的有在想。

  「呃、那个……就两个故事混在一起?」

  「然后?」

  「然后我进来之后,发现这世界好棒!衣服好漂亮!城镇的人也很亲切!还有沿途上的风景──」

  「讲重点。」

  「呃、哪些算重点?」他对自己能忍住没揍她这件事感到佩服。

  莫筲勾起嘴角,陈吟吟看着,总觉得那抹笑对她而言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妳可以选择不说,顶多我一通电话请外面的人把妳弄出去而已。」

 

  他当然是随便说说的,真可以出去的话早在发现问题的时候就请人把他弄出去了。不过对方显然没想到这点,那个笑容深不见底,看得陈吟吟心底发毛。

 

  她开始转动孱弱的脑袋思考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终于在历经几分钟的努力下勉强拼凑出莫筲能够接受的答案:她也是某间公司的测试人员,由于没有能够上市的作品,她只好拿自己的作品进去实验。

 

  谁知道一进去不是自己熟悉的场景,反而跑到别人的世界去了。她打电话出去求证之后才发现外头乱成一团,设定混在一起,目前没有办法解决,只能靠玩家自食其力通关。

 

  他们俩妳看我我看妳,看了很久之后莫筲才勉强妥协,虽然疑点重重但也没办法了。他现在姑且不想知道为何对方会有全世界隐密生产的虚拟实境系统,能够赶紧通关才是王道。

 

  「妳把那些人的记忆修成什么样了?」

  「也没什么,就修改成没遇见我的情况。」

  「我的呢?」

  「临时肚子痛回家了。」

  「……」莫筲顿了一下,「妳有加上我们大家都认识的设定吗?」

 

  如果还得重新认识一遍,他觉得可能会失手把眼前的女人掐死。

 

  「呃、等我几分钟,我马上补。」受到眼神威胁,陈吟吟心虚地念起咒语,果然如她所言几分钟就好了,兼具效力与实力。

 

 

  「没什么时间了,随便找间饭店,能掩人耳目就行。」

 

  中古跟高科技混杂的小说,住宿用的城堡长得像饭店。

 

  「报告!关于这件事小女有话要说!」

  「妳说。」  

  「我忘记带钱了。」

  「那不要紧。」

  「咦?这样我们还能去住饭店吗?」

  「总是有办法可以进去。」莫筲指了指自己,之后向她招手,示意她过来一趟。陈吟吟凑了过来,就看见莫筲在手机上敲了两个字:凯萨。

  「凯萨……喔对!您是皇子,可以自由进出所有旅店!大大英明神武,小女子敬佩不已!」

  「以后叫我不要加敬称,这样听起来很奇怪。」

  「这怎么可以!末梢大人是至高无上的存在!需要被后人景仰!」

 

  莫筲想盖她布袋,但是忍下来了。

 

  「不必,这样其他人会觉得很奇怪,既然我们在这里是朋友,叫我莫筲就好。」莫筲拿出身上随身携带的纸笔,将自己的名字写上去后递给她。

  「怎么可以直呼大神的名讳!这样不合乎礼节!」她一把抢走莫筲手上的纸,一脸宝贝地将心爱作家的签名放进口袋。

  「……不必,这样的叫法跟朋友的设定不符。」明明是面无表情,陈吟吟却从话里听出咬牙切齿的感觉来。

  「那大大再等我几分钟,我把我们改成主仆关系!」

  「会有任何一对主仆常常在讨论事情吗?」

  「报告大大!只要感情很好就没问题!」

  莫筲皮笑肉不笑:「妳觉得我们看起来感情很好?」

  「报告!没有的事!」

  「所以?」

  「……呃、那叫您大大或大神可以吗?」

 

  她满脸委屈地垂下脑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犯了什么错,莫筲盯着她看了许久,最后叹了口气叫她把头抬起来,算是答应了。

 

  「耶!大大万岁,那事不宜迟,我们马上移动去饭店!」说完非常有效率地抓起莫筲的手准备瞬间移动。

  「妳知道位置?」

  「这种事不用想也知道,以大大的性格绝对是在最热闹、最繁华的地区。」

  「……」

 

  有时候他会莫名觉得对方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他的忠实粉丝还真是所言不假,都快比他了解他写出来的世界了。

 

 

 

  以皇子的身分进去城堡后,为了方便讨论剧情,他们选了一间有客厅的四人房。而柜台人员看见皇子带女人来开房间而且还是开四人房时内心相当复杂,但碍于身分,人员眼观鼻鼻观心,只能将满腔疑问往肚子里吞。

 

  到了房间后,莫筲坐在客厅,单手撑着头,淡淡瞥了她一眼。

 

  「所以妳要说明妳的故事是怎么回事了吗?」

  「哇,居然能跟末梢大神住同一间房……」然而坐他对面的人显然把他的话当耳边风。

  「……陈吟吟。」

  「是!」莫筲的脸沉了下来,「妳的故事……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呃、简单来说是这样的──」

 

  故事发生在男女主角大学的时候,泉涌集团的独子喷拳是个天才,不仅拥有逆天的颜质,人缘、智商跟运动细胞也是好得没话说,在他进入泉涌大学念书时造成学校众迷妹们暴动,争相想要跟帅哥有进一步的交流──如果能是肢体交流的话更好。

 

  他在校园遇过各式各样的搭讪手段,都被他一条一条完美化解,他给自己的原则是想要好好过完这四年,并不想花时间在无意义的感情游戏上。然而这样的他却在某天对一名剽悍的女子一见钟情并展开热烈追求。

 

  「停一下。」听到关键词让莫筲忍不主开口制止,只见对方面露疑惑地看向他,好像不太能理解他喊停的理由,莫筲缓缓开口,语气有些无奈:「妳刚刚是说……剽悍?」

  「嗯啊,怎么了吗?」

  「……怎么个剽悍法?」

  「噢,就有次喷拳被一群人围殴的时候女主几掌就把他们打趴了。」

  「……」他默默把脏话吞回去,「妳不是说他人缘很好吗?」

  「人缘好还是会有人讨厌啊。」

  「他的运动细胞很好,却不会打架?」

  「可是他们有五个人耶!就算再厉害喷拳也是只有一个人啊。」女主角不也是一个人吗?妳的逻辑哪去了?

  接收到莫筲鄙夷的目光,陈吟吟补充了句:「喔,女主是黑带喔。」

  「……」

 

  好吧,那的确是挺强的。

 

  「那她为什么要救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她是见义勇为的个性吗?」

  「嗯?不是啊,因为他们挡到她的路了。」

  「……喷拳为什么会喜欢上她?」

 

  莫筲已经不对这本小说抱有任何期望,他只希望所有事情从简,不要浪费他太多时间。

 

  「因为他没有见过这么强的女人,他一直以为女人总是弱不禁风,只会躲在男人背后寻求保护。」

  「……」

 

  莫筲的眼角开始抽蓄,他什么话都不想说了,挥挥手示意她继续。

 

  于是他对这名女子表明心意,没想到对方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这是他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受到这种待遇,反而让他确信对方是他要找的人,他锲而不舍地打听这名女子的消息,对方叫浦布,也是某集团的千金,碍于家训只要是集团的人从小就得练一身防身术,必须要能歌善舞、多才多艺,这样才不会丢家族的脸。

 

  「……妳说女主叫什么?」莫筲的嘴角跟眼角同时开始抽蓄。

  「浦布啊?怎么了吗?」

  「喷泉跟瀑布,妳的取名品味真是……」狗屎。

 

  他没说完,违背良心说了一句「一言难尽」。

 

  「怎么会?大神不觉得喷泉跟瀑布是天生一对吗?」

  「……算了,妳继续说。」

 

  尤其浦布又属于天资特别聪颖的一个,明明生得貌美个性却相当剽悍,和大家闺秀扯不上边,不过也因为自然不做作让她在学校里拥有众多追求者。

 

  就在喷拳第N次问她能不能做个朋友时,她终于给了一个正面回应:只要你能在某次考试胜过我,我就当你的朋友。

 

  于是喷拳开始努力用功──

 

  「等等!」

  「又怎么了?」陈吟吟一脸「我讲得正高兴你干嘛打断我」的疑惑表情。这实在太诡异了,他刚刚一直忍住没说话,但是听到最后他真的忍不下去了。

  「喷拳是天才。」

  「是啊?」

  「那为什么他考不赢对方?」

  「女方也是天才啊。」

  「有种东西叫平手。」

  「哎,他们科系不同嘛。」

  「……」

 

  莫筲已经不想去算这到底是他跟陈吟吟开始对话以来第几次沉默了,他怕数量一出来他会忍不住骂脏话。

 

  「算了,妳告诉我这本书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就好。」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让她把故事说完。

  「喔,总之就是他们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结婚生了小孩这样。」

 

  喔,是喔,还真的不太意外。

 

  在莫筲的认知里这类的小说大致上都是这样,男主角跟女主角在一起,不论中间有多少波折、合理或不合理。

 

  「说到这个,我刚进来这里的时候有时候会看到我写的小说世界,地面上隐隐约约有条分水岭,照理说那里才是我该待的地方,却不知道为何会跑到大神的小说里来。有时我在这里走,会莫名回到我的小说世界去,但过没多久又会回到这里,大概是现实世界出了什么状况,不过我也因祸得福,居然有幸能看到大神还没问世的游戏!」

 

  陈吟吟说得慷慨激昂,没有半点危机意识。莫筲果断无视她的迷妹发言,认真思考她前面所说的种种疑点。

 

  他一开始遇到喷泉,走到城镇后喷泉无预警消失,之后又突然出现──听起来像是设定错乱导致的。

 

  但他却从未离开过自己的故事。仔细想想,约书亚似乎也一直在原本的世界没有被移动,不稳定的只有陈吟吟自己和她笔下的人物……等等,他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浦布呢?」

  「嗯?」

  「我是说浦布有没有一起被送过来?」

  「经你这么一说……好像没有耶?」陈吟吟歪头一想,印象中她连浦布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莫筲觉得一个头两个大:「那妳能告诉我,妳的故事少了女主角,要怎么演下去吗?」现在他们俩算是在同一艘船上,她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就算想装死也没办法。

  「呃、那个……」她突然支支吾吾的,莫筲瞇起眼,「妳是不是有什么事没说。」非常肯定的语气。

  「……其实在我刚到这里没多久就遇上喷拳。」

  「然后呢?」

  「然后、然后……他就跟我告白了。」

  「啊?」

  「好像是因为被我施魔法的样子吸引,他跟我说他从没见过如此优雅的攻击方式,所以目光就再也离不开我──」

 

  魔法世界跟普通的爱情小说不一样,他当然看不到用魔法攻击的样子。

 

  「那妳的女主角怎么办?」

  「也只能这么办了吧,不然不是没办法破关了吗?」看在她终于说出人话的面子上,莫筲没多说什么,只淡淡说了句,「那可能要委屈妳跟他结婚了。」

 

  陈吟吟原先笑着的脸瞬间凝滞,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后,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妳刚刚说了什么来着,他们生了小孩?」陈吟吟的脸色蓦地刷白。

  「那个、大神……没其他办法了吗?」

 

  陈吟吟无助地拉着他的衣角,试图激起大神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保护欲,遗憾的是莫筲什么没有,特别没有良心。

 

  他扬起标准笑脸,不着痕迹地拉开陈吟吟放在他衣服上的手,对她低语:「谁让妳不帮妳儿子设定得专情一点呢?」

  「……」是她的错觉吗?她觉得大神好像黑掉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