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早安】一、凡事都需要前情提要,掉到异世界也是

  

  

  

  『知名作家末梢于今日又上市一波重大消息,继他的新书出版之后,游戏公司于今日宣布正式进入改编行列,对于他的书迷以及游戏迷来说是一则重磅炸弹。更详细的内容请继续锁定本台,将为您提供最新消息。』

 

  电视的音乐还在播放,电脑桌前的男人则无动于衷,他的眼睛直直盯着电脑萤幕,骨节分明的手指飞快敲着键盘。半晌,电话响起,他按下接听键,手上动作未停。

 

  『老师,今天跟公司约好要去他们的实验室测试新游戏,您还记得吗?』

  「嗯,下午不是吗?还有一个小时,等我手边的东西处理完我会过去。」

  『老师……』电话里的男声沉默片刻,『您是不是又没吃饭?』

  男人皱眉,「为什么问这个?现在不是还早吗?」

  『老师!你不是早上就起床了吗!您已经没吃早餐了!现在已经一点多了,您昨天不也没吃晚餐吗!』

  「昨天?我有吃啊,你不是有看到?」

  『一杯牛奶并不叫有吃!老师,拜托!我不想再收到你因为过劳被抬去医院的消息,麻烦、务必!在去公司之前记得吃饭!』

  「我──」

  『嘟──嘟──』

  「……」

 

  他看着手上的电话沉默,居然就这样挂了,看来是气得不轻。莫筲难得思考了下他进医院的次数,这个月只有一次,明明还在正常范围内。

 

  算了,编辑就是喜欢大惊小怪。

 

  他果断无视了编辑的威胁言论,继续他的赶稿大业。

 

  西元二零三零年,政府致力于开发小说型游戏,为了让玩家能够体验小说世界的生活,抛弃制式化的桌游和单机游戏,制作真实感逼近现实的虚拟实境游戏。

  莫筲,笔名末梢。为当今奇幻小说界霸主,同时身兼小说游戏制作公司负责人。他写的小说被许多公司争相争取做成游戏,只要一出新书,不论是实体还是网路书店都会陷入一波抢购风潮。

 

  下午两点,他准时出现在公司。

 

  「目前的情况如何?」

  「啊,老莫你来啦。还不错啊,就差你测试一下,如果没问题的话大概可以跟上下一期我们产品的上市发表。」测试人员拿出一个盒子,长得跟桌游有几分像。使用方式也大同小异,就是按表操课。

 

  莫筲先简单测试一下设定钮有没有问题,时间选了游戏初期,特别设定则是跟故事里所有角色都认识。

 

  「老师,以防万一我再跟您说明一次。游戏世界没有既定的结局,只要能给故事一个结局就算通关。还有,里面的时间流速跟现实是不一样的,游戏世界的三个月是我们这的三小时,有问题吗?」

  「没有。」

  「因为游戏还在测试阶段,我们会给您一个联系我们的手机,一有问题就马上跟我们反应。如果三个月后没有成功通关就会直接遣送回来。」

 

  莫筲「嗯」了一声。

 

  「那么没问题的话,祝您一路顺风。」

 

  那个风字刚收尾,莫筲就直接摊在他们面前。测试人员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人走了。

 

  那位末梢老师不愧是传闻中的惜字如金,对于他的寡言,饶是跟他说过几次话的测试人员都有点无奈。他们还有交代的事没说人就这样潇洒地走了,这要出事了是谁的锅?

 

  他们无奈归无奈,后来还是回归手头工作,先把人平安无事保下来再说。

 

 

 

  他一眨眼,看见的是相当原始的丛林,根据对自己小说的了解,目前的位置大概在离主角所在的城镇不远的地方。

 

  《恶龙》故事主题是魔法世界,年代设定得和真实世界差不多,风格则是欧风。为了配合欧风设定,角色名也走欧式风格。

 

  森林离主角约书亚住的城市大概要走半小时,他突然有些后悔,在魔法世界里还是要会魔法方便些。

 

  莫筲进来的时间接近傍晚,碍于出版相关的事都集中在最近,他这个礼拜相当忙碌,今天更是忙了整天。莫筲一旦开始工作简直丧心病狂,觉不睡就算了,饭也不吃了。

 

  他的吃饭时间相当不规律,通常都是拖到自己开始有晕眩症状才知道要进食,因为此类原因在家里晕倒的情况不在少数,搞得编辑得照三餐盯哨,生怕某位大神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饿死在家里。

 

  基于自己的种种丰功伟业,他权衡轻重后,还是觉得自己该去找些食物,以防在游戏里因为「饿晕」被强制遣送,那就不是一句丢脸能解释得清的事了。

 

 

 

  「这里到底什么破地方!我刚刚不是还在学校上课吗!」

 

  莫筲顿了一下,小说里没有这段剧情。他环顾四周,在自己视线前方捕捉到一名男子的身影。

 

  那是名长相俊逸的男子,生得一张精致脸庞,眉尾微扬,明明长得一副文质彬彬的公子样,喊的那什么话?他蹙眉,看来人不可貌相。

  不过不对劲──个性鲜明、长相出众,这不可能是路人的设定,那他是谁?

 

  才刚进来游戏没多久就遇上了难题,不是他写的人,那是哪里来的?

 

  「喂你。」

 

  人不可貌相看向他,莫筲这才确定他是在跟自己说话。

 

  「你知道这里是哪吗?」

 

  莫筲连理都没理他,径自往前走。

 

  「欸!我在问你话啊!你这人怎么这么没风度,说走就走的!我刚刚明明还在学校上课!为什么睡个觉起来就出现在这个鸟不生蛋的破森林!」

  莫筲停下脚步,回头瞥了他一眼,终于开了金口:「你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了,我又怎么会知道?」

  「……」

 

  一句话成功让气氛降至冰点。

 

  人不可貌相没跟他继续纠缠,从他那件高级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求救。一开始就这么做不就好了?莫筲在心里鄙视一声,又见他身上看来不斐的行头。

  喔,原来不只是个傻逼,还是个有钱的傻逼。

 

  有领口的上衣、系在脖子上的领带、有口袋的裤子跟整身行头搭配过的鞋子,甚至是用手机求救的动作……

 

  莫筲停下脚步。

 

  人不可貌相反应不及,直接撞在他背上。他吃痛一声,把手机的话筒按住,朝着莫筲吼:「兄弟你干嘛呢!走路就走路,没事不要突然停下来!」

 

  莫筲没理他,他开始意识到症结点在哪了。年代相近有手机他能理解,虽然在他的故事里主角很少使用手机联系,不过城里的商店的确有贩售,可是这身明显是某间学校配置的标准制服。

 

  「拜托,我哪知道这里是哪!我就看到一堆树!总之你快点叫人过来带我回去!」人不可貌相吼完电话里的人后就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莫筲思忖片刻,从善如流地改了态度,第一次主动找他攀谈:「先生,你能告诉我你什么学校的吗?」

  似乎是被莫筲难得的主动吓到,他愣了几秒才回答:「你刚刚态度不是还很差?我是泉涌大学的学生。」

 

  泉涌大学?看来真的不是路人。他看了眼对方,还是没有写过这个角色的印象,不过现下他还没办法联络测试人员,先看着办吧。

 

  「先生,不好意思,我刚刚态度不太好。请问你的名字是?」

  「算了,我一开始态度也不好,我们算扯平。我叫喷拳,你呢?」

 

  莫筲原先要说的话被他一口噎回肚子里,取名的人大概是个神人。

 

  「……我叫莫筲,我等等要往城镇走,如果你不介意一起走的话,请多指教。」他字斟句酌,挑了个安全的回答说。

 

  有个喷泉,真不知道哪时会冒出一个瀑布。

 

  「喔喔,当然好啊!帮了大忙,何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要来接我,他说老爸有事找他,要我等他事情处理完再说,搞什么鬼!我都迷路了欸!」

 

  莫筲没搭理他,冰释前嫌之后喷泉的态度变得友善许多。一开始对他的态度相当不满,导致莫筲没及时发现他话中的不对之处。

 

  他说,原先在学校上课,一醒来就出现在森林里:然而《恶龙》里并不存在学校。他得赶紧搞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随便找个借口离开,走到一旁联络在外头替他守着的测试人员。

 

  『喂,我是莫筲,里面出了一点问题。冒出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角色,个性鲜明、外型亮眼,我确定并没有写过他。』

  『我们这边也出了一点问题,刚刚研究室大乱,突然有人拿着盒子冲进来,我们没反应过来,他的盒子碰一声跟你的撞在一起。照你的叙述来看,大概也是小说游戏,因为碰撞的关系,世界观可能出现了一点问题。』

  『……』

 

  讯息量太大,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有办法修复吗?』他问得很艰难。

  『可能没办法,你只好继续玩下去了,还有另一个小说的作者似乎也在里面,你如果遇到的话就跟对方一起研究怎么破关吧。我们这边还有一些问题还没解决,那就先这样。』

  『喂、等等!』

  『嘟──嘟──』

 

  莫筲看着手机,异常无奈。边叹气边回去跟喷泉会合。

 

  「你为什么一直在叹气?」喷泉皱着眉头看过来。

  「没事。」

  「什?」

  「过于离奇。」

  「对啊,你也这么觉得吧,一觉醒来突然出现在陌生的森林里,小说都没这么扯!」

  他们的烦恼有本质上的不同,莫筲心想现实比小说还扯淡,「你能帮我个忙吗?」

  「什么?」

  「闭嘴。」

  「……」

 

  出了森林后终于看到城镇,看见自己写的场景活生生出现在眼前,他的心情总算好了一点。喷泉看到眼前的场景并没有他想象中惊讶,那双眼里平静无波,彷佛在看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城镇到了,你找人问看看学校在──」喷泉没回答他。

 

  他转身,人已经没了。

 

  莫筲没有疑惑太久,反正不怎么重要,他决定先办正事,得先找到主角。

 

 

 

  在他的故事中,世界架构在跟现实一样的二零三零年,不过这里的人却像活在中古世纪似的,穿着欧式风格的洋服、贵族王族制度,国家有媲美现代的高科技,而尤里安家族属于名门大族之一,历代都为王室服务。

 

  按照家族传统,小孩出生不久就必须进行严格训练。他将时间设定在约书亚.尤里安十八岁那年,如果他的推测没错,人应该在他们家的射箭场。莫筲沿着他写的路线前进,路途上顺便欣赏欧式建筑,十分惬意悠闲,没半点游戏被捣乱的紧张感。

 

  来到尤里安家门前,他开始思忖要以什么理由进去,不过理由还没想到,门口的守卫看了他之后就笑得亲切帮他开门了。设定成所有人都认识果然能省下不少麻烦。

  他直接往射箭场的方向移动,先是看见已经满目疮痍的靶纸,之后才看见举着弓一脸聚精会神的约书亚。

 

  「筲你来啦?你可能要等我一下,我快结束了。」

 

  莫筲简单点头示意没关系,随意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他射箭。记得在小说里他把约书亚的箭术描写得出神入化,几乎到了失误比射中还难的地步。

 

  『约书亚驾轻就熟地架起弓,眼睛微瞇,咻一声,伴随着破空声,一支箭矢凌厉地刺向红心,分毫不差。』

 

  一模一样。

 

  莫筲看着那个红心上凹陷下去的孔洞,除了红心外其余地方都很干净。

 

  这样的情形又重复了几次,他从一开始的惊叹到麻木,到最后甚至开始腻了,只希望他能赶紧结束。结束练习后约书亚坐到他旁边的位置上,拿起预先准备的水饮下,开始跟莫筲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筲,你听过最近城里来了一位很厉害的人吗?」

  「很厉害的人?」

  「嗯,据说神神秘秘的,但是前阵子王城被敌军入侵时那个人一出现就瞬间歼灭了所有敌人呢!」约书亚说得兴奋,莫筲听他说,脸色渐渐沉了下去。

 

  故事越来越奇怪了,又是他不知道的剧情。

 

  「……好像有听过这件事,是名男子?」他试探性一问,几乎笃定对方会说出肯定的话,不料约书亚却摇头,「是名奇女子,穿得奇装异服,说话也怪腔怪调的,但实力强悍得可怕。」

  「……」他有不太好的预感,「你见过她吗?」

 

  如果能够从约书亚口中听到长相,大概就能证实他的猜测,不过约书亚并未见过她,方才说的话都是从王城里传回来的,还问他为什么不知道这件事,听得他有些扼腕。

  他也觉得他应该要知道,但他就是不知道。

  

  「如果筲你想见她的话,据说她很常出现在卖洋服的店附近。」他向约书亚道谢,他之后还有练习课程,没跟莫筲同行。

 

  莫筲离开尤里安家后就在城里乱晃,看能不能遇见约书亚口中的「奇女子」。

 

  这大概是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一次决定。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