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十七、战姬01

   

  

  

  『她从来没有将自己放在心上。因为是首领,她用这样的理由麻痹自己,其实她在意很多事,部下的死、恋人的身体状况、因故杀人的苦衷──她总是欺骗自己她不在乎。

 

  我希望哪天,妳能够遗忘这个身分,我希望妳能够顺从自己的想法,我希望妳能偶尔任性一回。

 

  到了那时,妳不是什么首领、我也不是什么血族领袖。妳是席娜,对我而言妳只是席娜,而我爱的,也一直都是席娜这个人。』

 

 

  『天罗所有成员注意,敌方人员已中圈套,等等听我指示,XX地点待命,XX:XX将他们一网打尽!』

 

  所有天罗成员配给的通讯装置同时响起,莱菈的心情荡到谷底,现在也无法联络上席娜或是伊诺其中一位,她再怎么安慰自己也淡定不了。

  在心里粗略计算自己现下位置到首领说的指定地点距离,也没时间确认真伪。她立马用尽全力奔跑。

 

  一步,二步,三步……她突然恨起自己的脚步,为什么速度这么不靠谱?首领所说的时间分分钟逼近,她从没有一刻如此焦虑过,因为她无法断言他们的性命是否无虑。

  在她心里,席娜就是所向披靡的存在,但她还是忍不住担心;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风险她都无法忽视。她每靠近一步,爆炸声就越发频繁,她的心脏也跟着越跳越快。

 

  一定要没事啊!女神一定要没事!好不容易才见到妳,我还有好多好多话想对妳说,跟妳分开后的五年发生了什么、我用什么样的心情待在天罗……想要说的事太多了。

  就算妳不想听,就算我们其实没有那么熟,但那也不会是我再也见不到妳的借口!

 

  轰——

 

  莱菈加快步伐,加速狂奔到她看见老爸老妈向她招手的程度,突破人体极限后的数秒终于到达位置,她急速煞车,速度转变之快让她瞬间有种自己窒息的错觉,大口喘气之余还担心了下自己会不会不小心把心脏给吐出来。

 

  到了!

 

  她看着眼前的房间心一横,伸手探上门把。

 

  砰轰──

 

  她才刚握紧门把里头就传来爆炸声,由于是帮派要地,每个房间的防爆防炸措施都做得不错,区区爆炸还无法把房门轰成渣,不过她本人倒是被爆炸带起的余波震退数尺。

  该死!席娜或是伊诺会不会有其中一个在里面?还是两个都在!她飞快起身冲向房门口再次握上门把,才刚碰上门把手心蓦地传来一股剧痛,她看了下自己的手,上头鲜红一片,掌心上还有片刺眼的玻璃碎片。

  这打哪来的?莱菈从身上掏出布,将碎片拔除后马上用布加压止血。她稍微看下周围,方才跑得太匆忙没怎么注意,沿途上满是打斗过的痕迹,不远处的研究室已经一片狼藉,存放实验器材的玻璃柜碎得一蹋糊涂。

 

  呵呵,她一定是沾了实验室玻璃柜的光手心才一片喜气。

 

  莱菈的运气还算不错,由于首领传令下来,大多数的战斗人员都被统一集中到某个位置迎击敌人,让她一路上都没遇上天罗的人,行动方便多了。不然她真不知道要用什么理由找来这。

  确定手上的血暂时止住后她再次握上门把,使劲一转。

 

  砰轰──

 

  迎面而来的是震耳欲聋的连环爆炸声。

 

 

  席娜跟帮里的部属分开,她跟伊诺都不属于任何小队,两方分开后各自行动。在她交代莱菈待在原地不要移动之后,她跟伊诺在转入一个转角之后分开行动,同时互相确认对方的路线以防万一,若自己的部分提早结束也方便进行支援。

  她们在潜入天罗之前仔细研究过地形图,大致的军事要地都算清楚。当时席娜请技术部门推算出可能的袭击地点跟对她们有利的地点之后就开始部属行动,天罗的首领特别狡猾,帮派也以首领的风格为主,老奸巨猾。

 

  若要说天罗首领的评价,那不用说,自然是一面倒的负评。天罗擅长自杀式攻击、出其不意的偷袭,对部下是用过就丢,反正他不差你一个,要多嚣张就多嚣张。

  而天罗也是算目前上得了台面的大帮之一,就算在里边做事不受尊重,但是附加的BUFF效果还是不错的,说出帮派名都觉得走路有风,以至于每年天罗收人时报名的人数依旧可观。至于日后的中途退帮人数多寡,都是后话了。

 

  总归来说席娜这次的决定除了向对方挑衅之外还相当冒险。对一个擅长偷袭的帮派进行偷袭究竟是怎样的胆量?席娜一开始提出时伊诺不禁皱起眉头,显然不怎么同意她们这样玩命。

  不过首领大人告诉你,她才不屑在意这种事,她只问你:敢不敢?做不做?当然『冰锥』同志的胆一个比一个大颗,一个比一个还敢死,在进行会议时几乎没有太大的困难,反而造成会议停顿的原因还是想要参战的人数太多。

 

  少数不用担心自己性命是否无虑的伊诺同志表示累感不爱。

 

  瘫痪供电系统之后席娜探入其中一间房间,来天罗之前她去技术部拿了夜视用的隐眼,不得不感叹一下科技的伟大,在一片黑的房间她完全没有障碍。她跟伊诺的首要任务是除掉首领,如果在路上遇袭就直接跟对方干上一架。

  当然可以避免的话就尽量避免,无意义的争斗浪费体力。天罗的首领除了内部人员之外没有其他组织的人知道长相,那家伙狡猾得很,又戴面具又变声的,搞得圈内其他没人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

 

  席娜这边的消息也只能从以往他出席过的聚会跟组织群架着手,从身形勉强推断出性别,应该是个男性。至于能不能遇上甚至是认不认得出来,真的就是运气了。如果真认不出来,把他们帮拆了大半也算是大有收获了。

  至于从莱菈问出一点情报的选项,他们是想都没想过的。一来是人家小女孩再怎么说也是天罗的人,问了她不说奇怪说了更奇怪,就不要为难人家了。

 

  道德良知大家都懂,不太懂的人情世故的血族大人见席娜没有这方面的念头后自己也没有多说,反正不管原因是什么,他会无条件尊重席娜的任何决定;除非她又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安静得有些诡异,这里没有人吗?席娜谨慎前进。虽然隐眼能够帮忙解决漆黑看不见的问题,但是她走进的房间障碍物有点多,一时半刻席娜也无法判断杂物堆里有没有藏人。

 

  『诺先生,你那边情况如何?』

 

  她小心敲下文字传送,随后慢慢沿着墙壁移动,若在有埋伏的情况下踢到障碍物对她来说只有坏处。

 

  『全部处理掉了。』她很快就收到回复。

 

  难道说敌人都集中在诺先生那边的位置吗?感觉不太可能,集中某个位置的战力太冒险了,若是敌人好死不死往其他方向进攻,防守线就全面溃堤了。除非有特别需要保护的东西……

  但是除了首领之外,席娜实在想不到他们还有什么东西需要保护,选项剔除。

 

  她利用隐眼环顾起房间。这间房的空间不大,不过设计有些奇怪,眼前堆迭各式各样的杂物,离得有些远她还无法确定大概有哪些东西,一个大的圆桌还有围着圆桌一圈的数张贵妃椅。

  看起来像会议厅却又放着杂物,想要混淆视听?看起来也不像,东西像是随意迭上去的,没有什么刻意的意图在。杂物迭得很高,利用东西遮掩的位置可能可以连到另一间房,如果要藏人的话最佳选择会是那。

  不过这也只是她的臆测,席娜不敢离门口太远,她只身一人,若是在这样狭窄的空间被包围,加上地点她又不熟,就算拿的武器是偷袭利器匕首胜算也不大。

 

  『诺先生,你那边情况如何?』她又问了一次。

  『目前很顺利,但我觉得有些诡异。』手环持续发来讯息,『太过顺利了,反而不太踏实,妳当心些,我怀疑有鬼。』

  『好。』

 

  她愣愣地看向前,一手摸上腰侧的掌心雷。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看来只能赌一把了。她拿起枪缓速前进,果断放弃逃脱路线直行,握着匕首的手时不时划过杂物。

 

  「啪叽」一声,她在听见声音的瞬间警觉性退后好几步,刚刚似乎还参杂什么东西泄气的声响。她划破的明明是箱子,为什么是「啪叽」声?她愣愣看着箱子破洞处汩汩溢出的鲜红色液体,蓦地她马上回头,门却硬生生被关上。

 

  糟糕,果然是陷阱!

 

  她果断掏出第二把掌心雷朝门口射击,谁料到这扇门却莫名坚硬,连子弹也射不穿!

 

  『有备而来啊,居然是防弹门……』

 

  砰砰!砰砰砰砰──!

 

  她奋力一跳,听着方才枪响的方向头也不回直接往后射击。隐约听见了几声惨叫,房间里的颜色逐渐染上鲜红,充斥血腥味的空间让她反胃,但她又该死的出不去!

 

  『小娜,赶快离开!尽可能不要碰到他们的血!小娜,妳听得见吗?小娜!』

 

  手环突然响起伊诺急躁的嗓音,席娜现在无法回话,她腾出一只手戴上防毒面具,还好随身带着,不然现在真不知道会怎么样。

 

  倏地,她的视线晃过一个黑影,她下意识举枪。

 

  砰砰!

 

  『噗叽──』扔向她的箱子在半空中坠落,鲜红色的液体像天女散花般散落开来。

 

  要命,就算她再厉害,也没无敌到可以躲过液体!她反射性向后扑倒,硬生生切断手环的通讯功能。

 

  『小娜,妳那边什么声音?小娜──!』

 

  急切的嗓音孤零零回荡在房间内,而那一声关闭,则是手环主人最后的回答。

 

  *

 

  莱菈打开门时正好乱成一团,看着遍地血迹她吓得花容失色,刚才她转开把手大力推开门刚好巧妙地挡住大半血迹,莱菈四周张望,正在视角里捕捉席娜或伊诺的身影。

 

  『咳咳、咳──!』

  『姊姊!』

 

  听见咳嗽声她赶紧向前,席娜一只手撑起身子,轻轻跪在地板上缓和方才紧急扑倒的冲击。她抬眸,宝蓝色的眼眸对上莱菈,而后她眼睛一弯缓缓勾起嘴角,给她一个安抚的笑颜。

 

  『快走!这里不安全。』

 

  席娜一个使力站起身,掌心雷朝后方就是一阵扫射。

 

  砰砰砰砰──

 

  伴随剧烈的枪响,她一把抓起莱菈的手使命往外冲。莱菈还搞不清楚状况,为了不拖女神后腿只好卯足全力跟着跑。

 

  『抓住她!她还挟持人质!』

  『那个女的不是那什先锋队的幸存者吗?』

  『不管她是谁,首领指示优先干掉敌方人马,情势所逼牺牲人质也无所谓!』

  『前面B路第五小队!A路第七!包围她们!』

  

  人越来越多,从莱菈的视角可以明显看见席娜后颈频频冒汗。糟糕,女神看来体力快要不够了。感觉到声音越来越近,莱菈心里越发焦躁。随后,她似乎听见席娜「啧」了一声,然后直接掏出掌心雷向后开枪。

 

  『莱菈,抓紧了。』

  『什么?』

 

  莱菈还没反应过来,席娜就单手掏出三把枪,开始往后方地板射击。『冰锥』技术部门特别改良过的气枪,几乎不具杀伤力,扣上板机后后座力比一般枪枝大上数倍,赶路时非常方便──例如现在。

 

  『啊啊啊啊──!』

 

  她两只手紧紧抓住席娜才勉强没被气枪制造的强风震飞,这速度根本快得不科学啊!为什么姊姊一脸像在散步的惬意脸!因为是女神吗!

  可怕的精神摧残持续了数分,在她们转过不知道第几个转角时席娜才停下来,莱菈的脚几乎能稳稳踩在地面上了,她感动得痛哭流涕。

 

  『姊、姊姊……妳、怎么办到……完全不喘、的……?』她的气息还没缓过来,说话时上气不接下气,席娜只好摸摸她的背,『如果妳常用这样的速度赶路,久了妳也可以办到的。』

 

  不对!那不是常人可以轻易尝试的方法!女神您别说笑了!求女神不知道凡人的难处时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又过了一阵子,莱菈的气息终于调回来了,她紧张地在席娜周围不断绕圈,看得席娜有些好笑,『妳这是做什么呢?』

  『姊姊,妳刚从那么危险的地方出来有没有受伤?我开门的时候整间房子都是血,很可怕的!』

  『我没事。』她摸摸她的头。

  『姊姊我不是小孩了!』席娜笑而不语。

  

  她的确差点没命,要不是莱菈及时开门替她挡住大半的血迹,那些染毒的液体就几乎全洒她身上了。连血族都不太能抵挡的有毒物质,被大量溅在身上,没死大概也剩半条命,现在想来还有些心有余悸。

  她不太在意自己如何,但是她不能不在意其他的。若是她怎么了,父亲怎么办?伊诺怎么办?眼前这个女孩怎么办?帮里的部下怎么办?这些她都不能不在乎。

  那就像血液一样溶在身体里无法分离,现在看着眼前的女孩哭丧着脸一直在她身上摸来摸去深怕她有个三长两短。她的心暖暖的,也不计较对方不顾自己安危跑来找她了,不顾她已经十五岁了,伸出手就是摸上她的头。

 

  『我知道妳担心我,但下次不要这样了。就算妳是天罗的人也一样,武器不长眼,还是很有可能误伤的。』

 

  莱菈望着她有些严肃的神情,默默点头,对方才收敛眼神勾起微笑。是啊,姊姊笑着多好看啊,一直笑着该有多好。

 

  『姊姊我──』

 

  轰──

 

  『趴下!』

 

  席娜压着莱菈的身子贴着地板,但爆炸的余波还是将她们震飞,席娜撞上墙壁闷哼一声后没什么大碍。她连忙寻找莱菈的位置,却在四处张望时瞥见自己身上一大片突兀的血迹。

 

  这是什么时候沾上的?

 

  她昂首,错愕地对上莱菈虚弱的笑容。她被震飞到自己对面的墙壁上,腹部以下一片鲜红,伤势比席娜严重太多。

  她吓得冲向前扶起莱菈,将袖子一撕扯了一块下来绑在她的腰腹;然而血流的速度过快,干净的布要不了多久就染上一片红,她想再撕一块却发现自己另一边的袖子早就鲜血淋漓──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血。

 

  『姊姊……』

  『不要说话,保留体力。』席娜还在苦恼有什么东西能止血,只见莱菈将手轻轻覆在她的手上,浅笑。

  『姊姊我觉得妳笑着很好看啊,笑一个吧。』说完她自己又笑了,因失血过多她的脸跟之前相比苍白不少;但那却是席娜见过最灿烂的笑靥。

 

  莱菈原先手就有伤,现在腹部受重伤无疑是雪上加霜,席娜看着她渐渐阖上的眼皮,蹙眉摘下对方的防毒面具使劲拍着她的脸,那也是她少数没受伤的地方了。身上遍布无数大小擦伤,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席娜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她想用手环求救却发现手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弄坏了,『莱菈,醒醒!不可以睡!』

 

  她并没有回应。不久前的那一声赞美竟成了她最后倾诉的话语,席娜抱着她的手臂逐渐收紧,心脏被什么紧紧绞着的感觉并不幸福。

 

  『……妳不是很喜欢我吗,还很喜欢看我笑。那妳乖,妳张开眼睛,姊姊笑给妳看……好不好、好不好……』她喃喃念着,轻轻抚过莱菈的面容,心里头一直憋着的什么不断叫嚣,她强行压下想要大哭的念头。

 

  不行,她必须冷静,她不能在这里失控。作战还没成功,她是首领,不应该把任何私人情感参杂到战场上。

 

  ──姊姊,笑一个吧。

 

  声音的主人说完不久就闭上眼睛,再也没有醒来。

 

 

  打斗戏真的好难写,后来在校稿的期间又陆续加了一些东西,结果它就这么爆掉了……(蒙逼脸

 

  回忆篇快结束了,喜欢席娜的各位朋友把握机会多看她几眼,以后可能没机会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