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十六、因为妳希望我活着02

   

   

  

  喔,这样啊。

 

  在三观被刷得体无完肤之后,她发现她看事情的角度也异于常人了。

 

  『那个……』莱拉觉得自己似乎该说点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什么「居然攻击我们帮」啊、「只把我一人带出来算什么」啊、「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什么,总之就是该说点什么。

  『所以进行得怎么样?』于是她说了一句相当不符合她现下处境的话。

 

  ……

  ……

  ……

 

  老天,她到底说了什么?不带这样关切的啊!她什么身分?人质、人质啊大大!怎么说得好像同帮同志在嘘寒问暖加油打气?画风不符啊!她是不是不小心拿错剧本了,倒带回去重来行不行?莱菈顿时想挖个洞把自己埋了。

 

  没想到对方还略带严肃回了一句,『嗯,看起来挺顺利的。』

  『……』

 

  顺利、顺利……顺利你妹啊!这样她不回个恭喜不就显得很奇怪吗?

 

  没看出小女孩心里的纠结,咱们伊诺同志还在跟席娜讨论接下来的进攻跟部属事宜,最后果然还是首领大人心细,无声无息地走到某人身旁摸摸她的头示意她「别在意」后,对方才稍微冷静下来……大概几秒。

 

  刚刚女神摸我头安慰我了!女神看出我的小心思真不愧是女神!

 

  某位小女孩的小脑袋又在瞬间炸了,呈现当机状态完全无法思考,不过原因跟刚才大相径庭,要说席娜成功了不是,说失败也不是。怪就怪在没把人心如此复杂的因素计算进去,总之那不是什么主要问题,先搁着吧。

 

  『呃、为什么姊姊知道我的名字呢?』等到语言能力回归后,莱菈当机立断问了她最为关切的问题之一,她明明记得她没有跟对方说过自己的名字才是。

 

  只见首领大人微微一笑,用手简单指了指『冰锥』的图案──动用帮派关系查的。

  啧啧,看这动作流畅得……伊诺都忍不住在心里腹诽,学坏了啊。

 

  不过小粉丝显然没意会到那层面,心里还在波涛汹涌女神居然为了知道她的名字特地动用关系!高兴得脸跟耳朵都红成一片,随即又好像想到什么,拉着女神的手又是一问:『姊姊,我能请问妳的名字吗?』

  在一旁的伊诺不小心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咳──不是吧小娜,妳拜托我去掳人出来,结果人家连妳名字都不知道。』

  席娜赶紧顺顺某血族的背,宝蓝色眼眸紧紧瞪着他,确认对方没事之后才淡淡开口,『当时没机会说。』

 

  『莱菈。』她轻轻唤了对方的名,『席娜,我叫席娜。』然后一笑。

 

  席娜。

 

  她静静将这名放在心底。莱菈今年已经十五岁了,遇见席娜那年她十岁,从医院出院后,她惦记着那人的样貌、她叮咛的只字片语、她的一颦一笑,那位救赎她的天使同样有个跟本人一样令人倾心的名字。

 

  她叫席娜。

 

  如果当时知道席娜会接任『冰锥』首领的话,不管自己资质如何都一定会去报名的吧?

  用尽一切手段只为了想待在对方身边,小小的一件事她就能高兴得两脚踏进坟墓见爸妈。想到这她又有些恨铁不成钢,到底为什么没去报名『冰锥』!为什么?WHY!

  而现在她在天罗,对方在『冰锥』,对立的帮派、对立的身分,本该刀剑相向的她们,却聚在一起谈笑风生,以过往的一命之恩为首,再次有了交集。

  绕了很大一圈,她终于见到自己朝思慕想的人。现下的喜悦跟感动,哪怕是现在要她去死,她都会傻笑着去吧?

 

  伊诺看着眼前的认亲场面,血族领袖莫名觉得画风颇温馨,虽然自家女朋友难得抽风犯迷糊了一次让他有点意外,居然没告诉人家自己叫什么,这种低级错误不像是席娜会出现的。

  嗯?等等,席娜虽然平常温柔婉约……漏字了,不干架时温柔婉约,但是某些时候对于首领大人的恶趣味,身为男朋友的伊诺表示他还是无法恭维的。但是他还是得识时务地「阻止」一下认亲场面,样子是颇温馨但是不天时也不地利。

 

  『呃……我不是要故意破坏感人的重逢,但是你们要叙旧的话晚点再说,现在真的不太适合。』已经第二次了。

 

  岂止是不太适合,简直诡异到天边。

 

  莱菈顿时回神,现在的确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刚才的注意力一直在席娜身上导致她没有太注意身旁的男人,她看向眼前的男子,虽然在不久前就有意识到,但一认真看又再次震撼她的视觉──莱菈感受到世界满满的恶意。

  又是一个无死角的好看脸孔,男人有一副标准西方式的深邃五官,褐发散乱,明显没有刻意整理,但衬上这张脸却意外适合。他倚在一旁的墙上双手环胸,神色慵懒地跟席娜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不好意思,请问你的名字是?』

  『小妹妹,叫我伊诺就好。』男人笑着,模样一点也没有敌袭别帮时应有的紧张气氛,反而像是来郊游一般愉悦。

 

  不过就她看见这个男人以来对方一直都是这个调调,她不确定是不是故作冷静,不过以对方能在短时间内将她带来外部会合的本事,他的确有嚣张的本钱。

 

  『情况如何?』男人瞇着眼,随口问了句。

  『都照原定计画,一三小队已经抵达位置,还有一队负责去瘫痪对方的供电系统,破解密码已经请在帮里的相关人员处理了,告一个段落会来消息通知。第二小队成功混入,目前没有异样。没有意外的话正跟被敌袭的军队碰个正着,里边现在一团乱。』

 

  席娜看了一下时间,『等一下就能进去了,估计会是大混战,诺先生没问题吧?』

  『呵呵,说这什么话?有问题就不会跟来了。』

 

  莱菈在一旁听他们聊,从战略位置聊到进度,大多数话题都用暗语她听不太懂,反正也不是说给她听的,她在旁边划水就好。过了一阵子,他们似乎讨论出结果了,姊姊拿出武器,伊诺依旧赤手空拳,不过他的眼睛似乎闪了一下。

 

  嗯?

 

  『那个你的眼睛……?』

  『眼睛?噢,差点忘了妳不知道。』伊诺眨眨眼,艳红的瞳孔望着她,『这个才是我眼睛真正的颜色。』

  『血色的眼睛……血族?』

  伊诺的动作停顿半晌,『我以为妳知道呢。』他笑道。

 

  他是血族?莱菈有些反应不过来,也就是说当时她看到的那位强得像开外挂的血族就是眼前这位吗?她看看他,一脸痞样还很懒散,再想想脑袋里残存的某血族的英勇画面,顿时觉得世界是残酷的。

 

  莱菈一路上都被拉着跑,在她恍神期间他们已经到了。他们低声交谈几句,商量好了之后,席娜对她说了句「留在原地安全」之后就离开了。

 

 

  『备用电源呢?为什么停电了?』

  『有了,已经启动了!还需要一点时间,第二第四部队快点就位!』

 

  伊诺混入人群中,目前的状况乱成一团。视线漆黑对他来说不成问题,记得刚不久前已经先行灭掉几队,现在剩下的都是比较麻烦的队伍,主要的核心是首领,只要处理掉他其他都可以不用管。

 

  他尽量压低声音,游移在人群中。半晌,抬手一划,瞬间收割了好几人的生命。不能恋战,他看准任何能够回避的地点,抓准时机,一旦得手立刻撤退。就这样来来去去,人数已经被削减大半。

 

  『诺先生,你那边情况如何?』他身上的手环亮了一下。

  『目前很顺利,但我觉得有些诡异。』他顿了顿,『太过顺利了,反而不太踏实,妳当心些,我怀疑有鬼。』

  『好。』

 

  很奇怪,真的很奇怪。他百思不得其解,伊诺没有从这些人身上感觉到任何的求生意志,好像就是来送死的,也没有要求援的意思。想要藉此拖住他?

  感觉也不对,他们无法肯定拖住谁能对他们造成最大的效益,除非有人摸透了我方的战术,不然没有道理。

 

  伊诺在一片尸体中随手看了眼,整片空间充满浓郁的血腥味,他能确认除了自己以外没有活着的生物,这样恶心的血味在他的认知里没有人类受得了。他低下头端详眼前的尸体,反反复覆,不过毫无收获,他没有看出什么名堂。

 

  沾上的血迹越来越多,他微微蹙眉,这些人死的样子实在不怎么美观,他也没什么特别的癖好,既然没什么好看的就赶紧走吧。伊诺起身,蓦地踉跄了下,奇怪?头好像有些晕?

 

  『咳咳──!』

 

  他愕然看着自己的手,上头鲜红一片──那是刚刚吐出来的血。

 

  他怎么会吐血?刚刚一站起身忽地一阵天旋地转,还有点反胃,然后他忍不住咳嗽,再然后……伊诺似是想到什么,猛然看着自己身上被溅得不象样的血迹。

 

  『该死!』

 

  他终于知道哪里奇怪了。打从一开始他们就中计了,这些人不是要阻碍他们前进,就像自杀式部队,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让自己的血染上敌人,那就是他们唯一的任务。

 

  到底是用了什么毒,居然连血族的身体都无法负荷?

 

  他烦躁地按下手环,『小娜,赶快离开!尽可能不要碰到他们的血!小娜,妳听得见吗?小娜!』

  『噗叽──』

  『小娜,妳那边什么声音?小娜──!』手环那边的人没回应他,通话被硬生生切断。

 

  ──『如果失败呢?』

  ──『我们会先预备好救护人员,如果没办法撑到那时……所有人员都已经做好牺牲的准备。』

  ──『所以你们的退路就是……没有退路是吗?』

  ──『……』

 

  战争一定会有牺牲,他总是这样告诉自己,但他发现他果然无法像想象中那样沉稳,即便对方再怎么强,她终究只是人类。

  伊诺从来没有放心过,所以他不计一切跟来,至少要对方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至少……若真出了什么事,他还能够保护她。

 

  然而他再强,终究不是无敌,他无法料算所有、他无法预知对方所有行动,即便不想承认──他无法百分之百顾上她的安全。

 

  不行,这种事绝不能发生!

 

  伊诺突然涌上无尽的恐惧,他头也不回,果断往席娜的方向奔去。

 

 

  姊姊跟血族先生好慢,莱菈原本想跟去,但是席娜要她待在安全的地方躲好,真是,怎么老是把她当小孩子看?虽然以两人的年龄来看,她的确是小孩子。

  以她的身分来说她不适合露面,但是莱菈不喜欢天罗,当时是迫不得已才会加入,在天罗待了好几年,她也没受到应有的尊重,似乎做任何事都是理所当然。    

  首领做事情永远只想到自己,部下的命都不是命,不小心死了就是能力不足、没有达成任务就是罪该万死。

 

  她早受够了,她想着要摆脱,而老天也待她不薄──她遇见了席娜。

 

  在最适当的时机点,她的救命恩人对她说,她们发动了敌袭。而她成了「人质」,被强行带在她们身边,最好不过的结果,如果能够就这样摆脱这里,跟着姊姊离去,那就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蓝图!

 

  但是不知怎地,她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在心底盘旋,虽然知道姊姊很强,那位血族也很强,她还是忍不住担心。而且过了这么久都没有消息,她的眼皮一直跳。

 

  不行,她得去看看。如果可以的话能帮上忙更好!

 

  莱菈顺着当时尖叫声最大的地方开始找起,她小心翼翼、踮着脚尖偷偷朝里面探了头。

  靠!好臭!她一推开门就被扑鼻而来的血腥味熏得皱眉,莱菈戴上之前帮里提供的防毒面具,还好之前担任敢死队去突袭,不然这种好东西也轮不到她用。

  防毒面具大得足以挡住整张脸,还附带夜视镜功能,让她不禁感叹了下科技的进步。莱菈忍着反胃感端详起尸体,试图想找出些蛛丝马迹,无奈她什么也看不出来。

 

  她有些气馁,默默关上门往其他地方找。

 

  姊姊在哪里?『冰锥』的部属又是什么?她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什么忙都帮不上,莱菈顿时无奈了。难道又只能坐以待毙?看着姊姊一个人往前冲,她什么都办不到。

 

  不行!绝不!

 

  她想要改变,她不要再当什么也做不了的莱菈。她想要变强,变得能够帮上姊姊的忙!

 

  砰轰──

 

  似是在回应她的决心,地板开始剧烈摇晃。

 

 

  这群闹事的家伙的闹事之旅还要继续持续下去(讲人话

 

  昨天我累倒了(RY

 

  从早十的课开始因为电脑萤幕坏了又不想换电脑,我直接睡了两节。原本是想把老师说的作业带回来补做,结果室友一句「啊,作业要用的素材只有在教室的电脑才有喔」。

 

  槁木死灰,不做了。(干

 

  然后下午四节课很潇洒地睡到三点半才起来做作业(妳

 

  然后下课后运动完回来洗个澡看个书吃个饭,莫名就晚了,原本是想努力撑到十二点发完文再去睡,但是十一点就挂了,只好明日再战(?

 

  大概是暑假两个月以来都没睡饱的还债日常,唉。

 

  BTW最近面临一种看虐文灵感涌现,看甜文又把之前的灵感全部吞掉的天道好轮回(崩溃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