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十六、因为妳希望我活着01

  

  

  

  『我一直在找一个人。

 

  她不笑的时候就像艺术品,笑起来像仙女,对我来说她完美无缺。就像在沙漠里找到绿洲,她点亮了我的生命。一直以来,我希望能再见她一面。她给了我希望,给了我存在的意义。

 

  如果能再见到妳,我想跟妳道声谢谢;我想亲口对妳说,能在那时遇见妳,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运。』

 

 

 

  『这次大家的功劳很大,能够拆了大帮一个据点哪怕是牺牲一点人都是值得的!』

 

  天罗本部里,莱菈脑里转着方才首领在会议上赞扬她们先锋部队的声音,明明是件好事,她却觉得脑袋有些恍惚。虽然大家一开始出去突袭时的确都做好赴死的准备,那可是『冰锥』啊!黑帮界中闻风丧胆的一个帮派,若是在争地盘时派上这名字,那是多威风啊!

  的确以利益角度来说,牺牲一些杂兵换去歼灭对方阵营的其中一个据点是再划算不过,但就算是这样,人命是这么不值钱的东西吗?为什么要用志得意满的嘴脸说着这件事?

 

  这次,也没能见到『冰锥』首领啊……莱菈在心里叹气,原本以为参加先锋部队混进去『冰锥』就有机会见面呢,果然她还是想得太美好了。这个大帮一向神秘,每一届的首领总是八卦中的八卦,彷佛能窥得一幕就是被上天眷顾似的,不久前首领的身姿终于上了杂志。

  不同于上次的高挑男性,现任首领是名女子,而且还是个超级大美女,不过莱菈惊讶的点不只这些──她见过对方。

 

  而且她救了自己一次。

 

  莱菈肯定自己绝不会认错,应该说世上若有第二张如此完美的脸蛋,上天未免太不公平了些。她原本只是个平凡的学生,但是家里欠债,常常因为躲债没去上学,甚至有时还会被上门讨债的人打伤。

  身上的疤层层堆迭,新伤迭旧伤,遍布纤细的手臂,有时她会想,究竟为什么要活着?

 

  然后,那个人出现了。就像误入凡间的天使,救赎了她的生命。

 

  『因为妳还没体会到快乐,也还没体验到幸福的人生,所以妳要活着。』

 

  谁?

 

  铁棒声戛然而止,她睁开紧闭的眼睛,那道耀眼的身影映入眼帘,她的双眸倏地瞪大。那是名极其美丽的女子,金发及腰、宝蓝色的眼眸眨了眨,她扬起笑容,嘴边还有个浅浅的酒窝。

  女子朝她伸手一把将她拉了起来,她轻轻启唇,『不要轻易放弃,人生有很多美好的事,如果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呢。』

 

  莱菈一愣,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将心里话说出来了吗?虽然她很感谢对方出手相助,可是这帮人有十几人,还是抄着家伙的!自己就算了,怎么能害这位姊姊一起被拖下水!

 

  『那个姊姊……太危险了,妳还是先──』逃字还没说出口,莱菈就被人紧紧护在身后,她压着手臂的伤,方才被划伤的皮肤有些刺痛,眼下也没有什么东西能止血,只能意思意思压着。

  『妹妹,妳的伤很严重,我们还是快点去医院看看比较好。』女子瞥见她的手,好看的眉头蹙起,对眼前一排大汉视若无睹。

 

  这让莱菈有些汗颜,姊姊,我们被包围啊!妳怎么看起来一点反应都没有!画风不对啊!

 

  『唉唷,这是哪来的漂亮小妞。看妳漂亮我们不跟妳计较,只要放人一切好说。』那群人吹着口哨,还用猥亵的眼神看过来,莱菈心底十分不悦,不过眼前的人却一脸淡然,丝毫不在意。

  『这位小姐做了什么让你们这样找她碴?』

  『她们家欠我们帮钱,还不出来呢。既然这样就别怪我们抓人抵债!』大汉一喊,有一人扑了上来,女子视线未移,抬脚踹向对方的左膝处,他立刻痛得抱膝哀鸣。

  『如果我说不呢?』她再次扬起笑容,如初见时一般灿烂,可莱菈却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

  『那就一起打!全部给我上!』

 

  这下,一群人蜂拥而下,抄家伙的拿着铁棍挥过来,赤手的则用拳头说话。莱拉吓得闭上眼睛,这下好了,不只自己,还害得别人一起受罪,她到底在干什么!

 

  谁知,她听见一声声惨淡的哀号,而且是很多人……等一下,很多人!她蓦地睁眼,只见那名女子一个箭步冲上前,出拳打向其中一人的腹部,他痛得跪倒在地,而那已经是最后一人。

 

  『妳到底──』一定是她睁眼的方式不对,她刚刚闭眼没多久吧?怎么全都倒了?

  『走吧,我送妳去医院。』她还来不及问出口,对方已经拉着她狂奔,她们跑没多久,眼前就有辆救护车停在不远处,不过这辆车的样子有点奇怪?

  『上车,钱的部分不用担心,赶快把身上的伤治好,女孩子留疤不好。』将莱菈推上车,对方转过头去叮咛驾驶,这到底什么情况?

 

  车门被关上,她突然对着车外的那人大喊,『姊姊,谢谢妳的帮忙,我们还会再见吗?』

 

  车外的人挂着一抹淡笑朝她说了几句,然后车子驶远,莱菈的胸口起伏不定。

 

  ──『好好活着,妳会遇到好事的,加油。』

 

  刚才那张过分漂亮的脸孔对着她笑,莱菈无比感谢这个人,是她救回自己的命,这些年来她是第一个对自己说加油的人,所以莱菈决定要为自己努力一次,因为她说会遇见好事,因为她说加油。

 

  还能再见到妳吗?

 

 

 

  最后她为了还清家里的债务加入帮派从基层做起,虽然她很想加入『冰锥』,但她自认自己不够格,连去报名的勇气也没有就这样在天罗待到现在。

  之后莱菈再也没见到那个人,就像场美梦,现在她醒了,所以那位姊姊消逝在她的生命里。但她相信总有一天一定能再见到她,到时,她一定要亲口向她道谢。

 

  『莱菈、莱菈──?』

  『啊?』

  『妳怎么啦,叫妳都没回应,还在为当时牺牲的人难过吗?』对方皱眉,先锋部队派去突袭的结果十分壮烈。虽然成功摧毁据点,但他们的伤亡惨重,原先百来人的部队,平安回来的人只有个位数。

 

  据回来的人表示,真正歼灭他们的不是后来到的援兵,而是最开始的两人,一男一女,听来非常荒唐。两人?他们可是有百来人啊!说出去不笑掉别人大牙啊?百来人不敌敌方两人?

 

  『没有,妳想多了。战争嘛,牺牲是常有的事,我已经很习惯了。』总不能说自己是在恍神她们偷袭据点的首领吧?既然同事都误会了,就让她继续误会下去好了。

  『那帮里谣传先锋部队被区区两人歼灭的消息是真的吗?』不是她八卦,是真的太震撼了。由于是内部工作人员,不属于先锋部队的范畴,她只能靠同事提供才能知道真相。

  『是真的。』莱菈回答得很平淡,『而且另一名男性应该不是人类,而是血族。』

  『什么!血族!』耳膜受到一亿点伤害,莱菈皱眉。

  『妳小声点,血族又不是神话……』

  『可、可是──血族不是向来神秘又不喜露面的吗?怎么可能跟一个人类在这种会曝光的地方大开杀戒?』

  『妳问我我要问谁啊?我又不是他们帮的。』苦笑。

  『好吧,好像也是。』她偏了偏头,又问,『欸欸、人家都说血族不是俊男就是美女……是真的吗?』

  『……我说妳,』她的头开始痛了,『妳还记得她们是敌人吗大小姐?』

  『唉唷,这种事我当然记得啊!不过这个跟那个是两回事!好了好了,快点说,到底长得帅不帅!』

  『我们是在深夜突袭,最好看得到啦……』

  『啧啧、好可惜。』妳可惜个毛……

  『好了我还有事要先走了,妳自己多保重啊。』

  『哎、等等!菈菈妳别走啊!』

 

  莱菈三步并作两步,总算逃脱某人的视线范围,八卦的女人比枪炮还恐怖,精神损伤总是比肉体上的还要来得无法招架。

  逃回房间后,莱菈不禁忆起当天深夜的情形,天罗对于女性还算是宽容,打斗方面的事情通常会让男性去做,而她负责的主要是情报搜集的部分,这也是她的强项。

  以前躲债主躲习惯了,在危急的情况下脱身的本领她已经体验过很多年,在这方面她能自豪自己是个翘楚,其实偷敌方的资料或是探查敌情在某方面来说比正面搏斗还要危险,不过她根本没什么实力可言,人还是要懂得避开自己的短处,这点她十分有自觉。

 

  血族……吗?她对这个词的印象相当薄弱,几乎能说是神话中的词汇也不为过,但是混过帮派都该知道那是真实存在的种族,毫无死角。以前书上所说的十字架跟阳光甚至是大蒜,一点用也没有。

  那些都是人们的臆测,总是用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安慰自己未知的种族并未向他们所想的那般强大;但也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那夜,刀光剑影。她在鲜血四溅的战场上逃窜,那抹身影忽地晃过眼前,快得离奇得形同鬼魅,她却移不开视线,那名血族就像死神,挥舞着『镰刀』收割性命。

  她没有看清对方的长相,但那双血红色的双眼她并没有错过,艳丽得深入眼底,带着蛊惑的色彩,仅需一眼就能让人坠入深渊。难怪大家总说碰上什么都好就是不要碰上血族,只要有片刻的闪神,他就能不费吹灰之力除去你的心神。

  她不知道自己如何逃过一劫,或许是对方刻意的刀下留魂,又或许是幸运,总之她平安回来了;但她却忘不了那一瞬的震撼。

  『冰锥』里蕴藏太多秘密,一个接着一个,先是首领再来是神秘的血族。莱菈想知道的太多太多,却没有能力去挖掘其中的深奥。

 

  算了,还是睡觉吧。她蜷曲在床,脑袋里闪过几幕突袭当天的片段记忆,而后沉沉地坠入梦乡。

 

  轰隆、轰隆隆──

 

  嗯?什么声音?好吵、头好痛……

 

  『敌袭!报告!第一小队、第三小队全队失去联络!请求支援、请求──』

  『敌方外貌是黑──』

  『没有携带枪械,全员小──』

 

  怎么回事?

 

  莱菈猛然意识到情况相当不对,但是为什么她眼睛已经睁开了眼前却一片漆黑?而且手还被绑在一起……这该不是、被绑架了!不过这样的惊慌只持续了一秒,莱菈同志相当没有人质意识,毕竟从小就没被少绑过,说实在还真没什么好怕的。

  她感觉自己正在『移动』,或者应该说是『被移动』。而且速度非常快,难不成是在什么交通工具上?可是感觉也不像,她感觉有只手撑着她的大腿,另一只则托着她的背部,似乎是……公主抱的姿势?

  等一下……没道理啊,她区区一个小角色哪有当人质的资本?要绑人质也该绑首领吧?究竟什么情况,是不是她惊醒的方式不对?

 

  『那个──』莱菈同志展现天塌下来也没在怕的勇气向绑匪搭话,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听起来是男性的声音打断。

  『不好意思啊,因为妳们帮接下来可能会有点危险,所以只好暂时帮妳安排一个安全的地方了。』而且还有点游刃有余的感觉。

 

  啊?

 

  莱菈同志维持着手被绑眼睛被布条遮住的姿势表示她无法理解。所以说她被绑是因为绑匪担心人质的人身安全所以要被『移送』到安全的地方?她一脸蒙逼,有没有懒人包?

 

  她还在茫然,晃动的感觉已经消失,似乎到了一个定点,她感觉到自己的双脚稳妥地踩到地板,然后双手的丝带被拆下,她赶紧将脸上的布条拿下确认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说,是她没错吧?妳不要跟我说不是喔,我不想跑第二趟。这帮虽然守备松散但是很大啊,小娜妳太不厚道了,妳根本为难一个路痴啊!要不是全部都只有一条路我真的走不出来。』

 

  莱菈的视线刚回归光明就先听见一大串的抱怨,她看着眼前的男子,似乎就是那个抱着她『移动』的人,速度快得相当不科学。

  虽然是在抱怨,但男子的脸上没有丝毫不耐,反倒有着淡淡笑意,衬上对方那副皮相,客观来说……好吧就算是主观来说,莱菈都觉得挺好看的。

 

  不过他在跟谁说话?

 

  『诺先生,我真的走不开嘛,只好委屈你了。放心,需要带出来的人只有一个而已,而且你没带错,是她没错。』

 

  一个悦耳的女声在身后响起,莱菈一愣,连忙转过头,当她对上对方的眼时差点惊叫出声,那双湛蓝的美丽眼眸她绝不会认错,犹如昙花一般出现在她的生命里给她希望。

  仅仅凭借那一句话,哪怕是对方无心的话语,她也确实得到救赎,凭着一股想再见她一面的念头活到现在。她看着眼前的女子,对方扬起记忆中抚慰她心灵的笑,莱菈红了眼眶,不顾现下『人质』的身分就冲上前抱住眼前人。

 

  『在那之后有遇见好事吗?莱菈。』她的语气依旧温柔。

  『没有……不过我还是很努力喔!只为了能再见妳一面,现在我终于见到妳了!』

  『是吗。』她摸摸她的头,看着埋在胸口的脑袋,勾起宠溺的笑容。

 

  『咳咳──我不是故意破坏妳们感人的重逢,但是现下这个节骨眼妳们还是配合点吧。』突兀的男声在后方响起,莱菈赶紧松开手,跟女神拉开一段距离,途中头一直跟地板深情相望,显然很不好意思自己方才脱序的举动。

 

  伊诺盯着某首领刚刚被某人埋过的胸口几秒,而后不着痕迹地撇头转移话题,心里有点闷闷的,他打死也不会承认其实自己刚刚有那么点羡慕。

 

  『抱歉,一时没克制住。』席娜笑着,模样没有丝毫反省之意。

  『唉算了,反正我说不过妳。』

 

  等等,莱菈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那个、请问……这位先生说帮里会出事是什么意思?』她好像或许应该大概识时务关心一下自己的处境?

  『喔那个啊。』男子笑了笑,『因为我们发动了敌袭啊。』

 

  语气欢快得像在讨论今天要去谁家添麻烦。

 

 

  你们这么欢乐真的对吗?不对吧???气氛呢?素质呢?

 

  殿下不要再秀下限了,你已经很低了,真的。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