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十五、我想成为你的后盾02

  

  

  

  这世界分好几种人。

 

  第一种,是天生天赋异禀的人;第二,是一直努力不懈的人;而最后一种,是两者皆具。

 

  但席娜却属于例外的范畴。

 

  曾有人说过她是天才,但她不觉得。像父亲那样的,做什么都游刃有余,还能在过程中开开玩笑,那才是天才。对她而言,轻松的胜利才配称为天才。

 

  然而认清现实,她却安于现状,席娜的确没有停止练习,但也仅仅是如此,无法称作努力。

 

  因为没有动力。

 

  重要的人太优秀,他们已经足以自保,根本不需要她。所谓人们口中的『天才』最终沦为一场可笑的闹剧,没有用武之地的人,连存在的价值都不需要。

 

  她是消极主义者,伊诺对她的观察并没有错,她是稳重,她也的确捉摸不定,因为她并没有在乎到能让她愿意拚尽全力的事物。

 

  于是,天才的光辉殒落,神成了凡人,化为茫茫人海中微不足道的一人。但她是堕落了,可本质终究不变。

 

  失意的老虎可能被犬欺,但牠终究是老虎,不论经历多少磨难,都不会成为犬。她可以背弃信仰、抛弃责任,才能却不会摒弃她。这是很不公平的,可是人生就是这么不公平。

 

  拥有天赋的人不愿努力,努力不懈的人得不到天赋,全部都有的人不以为意,当你认为时来运转,一切往好的方向走时,命运却捉弄了你。

 

 

 

  席娜在瞬间抹杀了许多人的生命,她转守为攻,放弃原先在暗的掩护直接弃暗投明杀到战场中央!

 

  敌方的人数瞬间剃半,从百来人递减到五六十,虽然是个极为成功的先手,但对方到底占着压倒性的人数优势。虽然之中还有许多受困在血印的干扰下,伊诺也因为那一记自损八百,状况不太乐观。

 

  伊诺在席娜站后的情况下迅速将武器换回双枪,掩护剩下的训练生离开。

 

  『我掩护,妳断后。』

 

  他直接用血族能力将话语传到对方脑中,席娜心领神会,由于无法回答索性用行动表示。她的匕首由两把变成四把,一样接在一起,虽然长度上还是差了一截,但莫名有种她拿着双剑战斗的错觉。

 

  『不要让她近身!用人数优势压死她!』

 

  砰砰砰砰!

 

  依然是攻势猛烈的枪林弹雨,但是刚才百来人的席娜都没在怕了,何况是人数跟枪枝都只剩下一半的残兵?

 

  这个年代的人类子弹对他们来说已经不是硬伤了,先进的设备、优秀的医疗、完美抵挡子弹的衣着,时代的进步让以前非常忌惮的枪伤在此时此刻沦为一场笑话。

 

  席娜忆起了刚刚阵亡场上的孩子,还只是孩子而已,里面说不定有人之后会在『冰锥』大放异彩。是的,『冰锥』拥有许多有天赋的孩子,但不久前的枪响却让一切化为泡影。

 

  她皱眉,真是一群碍事的家伙。对方的举动放在敌方帮里的确是很出色的决断,但现下席娜没有心情去佩服敌方的高瞻远瞩,她只是心疼那些还未展翅却被折翼的雏鸟。

 

  如果有随身配给防弹衣就好了,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大的牺牲。所有的后悔都为时已晚,席娜现在只想打烂他们,击溃防线让对方溃不成军,就算毫无意义可言,至少大大削弱对方的气焰,达成心理上的报复。

 

  不过她不能这么做,首领的身分不允许她随心所欲,所以她收手,只做应该跟必要的攻击。凡事有先来后到,场上不只有她一人,不能因为自己幼稚的举动拖累伊诺。

 

  她从来都不是没有情绪,人到底不是机器,情绪谁没有?只是没有必要表现在脸上罢了。她是与世无争,她是不在乎,但不是所有事都不在乎。她有重要的人、她有想要实现的蓝图,但在这之前她的优先选项是完成任务。

 

  私仇,以后有空的时候再来算。

 

  她一边小心走位一边探查可以躲避子弹的地点,到底只有一人不可能毫发无伤,不过她一直以来都很谨慎,防弹衣还有武器都随身带着,还好她总是这么做,不然再淡然她也一定会在此刻恨上自己。

 

  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这不影响席娜的判断力跟攻击,她使着匕首在敌阵穿梭,模样像失去理智,不过攻势乱中有序,维持着应有的平衡。她的目的只有一个──破坏、大肆打乱对方的布局!

 

  打中?那又如何?不过就是痛一点的擦伤罢了,只要打不中要害,一切都是空谈!至于跟一位庞大帮派的首领谈忍痛度的问题?自然是没人想谈了,答案简单到拉斯都能鄙视地骂一声『白痴』。

 

  席娜正在场上绕圈,手上除了四把匕首之外还握着一把掌心雷。时不时东射一发、西射一发,试图干扰对方的节奏。

 

  人数上的优势,对方没有少利用这点,到底不愧是帮派中的翘楚,他们并没有全部留下来围守席娜,反倒放了一票人去干扰伊诺。在席娜的快攻下依然井然有序进行包围作业,搞得她有些头痛。

 

  对方明智的战术安排,纵使席娜的动作再精彩快速,起不了作用依然徒劳。没有致命伤又如何?无法击溃敌人等同失败,就像PK一样,不论是满血还是残血,只要对方没有倒下,都不算胜利。

 

  血条,不过是优势的一小部分罢了。

 

  人数上的差距太悬殊了,她深深体认到了无奈。

 

 

  与席娜交换位置,伊诺悄悄退到场后,将双枪换成鞭子在场外游移。

 

  一个两个三个……根本数不完,人数上的优势果然很棘手,他停下来思考片刻,果断再牺牲自己一些血量加深血印的中毒效果。

 

  一阵哀号,又有数十人中毒倒下。嗯,这样干净也安静多了,差距一瞬间又缩小了十多人,牺牲血量果然很值得。

 

  距离他们杀上战场大概也过了半小时有了,援军差不多该到了吧?只要撑到援军来他就能够功臣身退了。有了简单的念头他开始行动,张扬的鞭子恣意挥动,模样看来嚣张跋扈。

 

  艳红的血鞭在一片漆黑下却闪着妖异的光彩,这让看见的人为之一愣,接着鞭子挥下,接着放纵的癫狂,简直像失去理智似的,这让不在攻击范围的敌人更加警戒,就怕有丝毫空隙都能被对方放大利用。

 

  然而那像是要将魂魄吸进去的诡异色彩,在持有者看似无意却有技巧性的使用下,更加剧了惨剧的发生速度。众人的防备就像垂死挣扎,在一声声惨叫响起时,无力地被对方啃食依然苟活的生命。

 

  『诺先生,援兵到了。』

 

  席娜忽地闪到自己身旁,他放下心中的大石,总算是到了,那短短距离是在磨蹭什么?这些人都干什么吃的?

 

  失血造成的晕眩让他踉跄了下,一旁的席娜连忙稳住他,一手拿着掌心雷快速射击。敌人还没死光,还不能松懈。

 

  枪声震耳欲聋,不过终于不用每发都闪了。伊诺看着我军,有种以牙还牙的感慨,人海战术嘛,轮我们用了。

 

  『这只是他们的一小批人,今天大概是试探,想要试出我们的确切位置,成功的话可以消耗我们的战力,失败……顶多损失一批人,对大帮派来说不算什么,他们多的是弃子。』

 

  退到安全距离后席娜说着,伊诺闭眼不语,不是很意外这样的答案。

 

  『这房子快毁了吧?还能住吗?』

 

  看了一眼眼前的建筑千疮百孔的,说它是房子就是一种赞美了。加上四周已经满目疮痍,拿来当鬼片取景绝对有赚头。

 

  『这点诺先生不必担心,帮里很多据点,这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没有,他从来没有担心过。谁不知道『冰锥』很有钱啊?你们根本富可敌国了吧?是吧是吧?

 

  『妳爸派来的人差不多都到了,我们能回去睡觉了吧?』

 

  伊诺说完正准备往前走,头忽地昏眩了一下。席娜眼明手快扶住他,『诺先生,我带路吧。你刚刚失血过多,不要太勉强了。』

 

  她撑起伊诺的身体将眼前的血族移到部下开来的车上,视线集中在方才大战过几乎化为废墟的建筑。

 

  『很在意的话跟着去医院也没关系,不过妳的身体受得了吗?除了刚刚的外伤之外妳也跟我一样没睡吧?血族三天两头不睡没什么关系,我们只有失血过多才需要休息。不过人类的话妳还是注意一下身体吧,别累坏了。』

 

  伊诺看了眼席娜一只脚跨进车里,另一只悬在半空要进不进的诡异画面,又看了看在建筑物周围一摊一摊怵目惊心的血迹,而后闭目养神。

 

  『……那不是我该管的事,刚刚已经连络过医院了,他们的效率很好不需要担心延误治疗时间。身上这点伤不碍事,我们回去休息吧。』

 

  她跟着坐进车里,指示司机一个地点后便闭上眼睛休息。伊诺则缓缓睁眼,默默盯着她几乎要攥出血的拳头。

 

  『真的不去?』他又问。

  『……因为据点被突袭,刚刚父亲来电话要开紧急会议,凡事有先来后到,会议重要,其他的之后有时间再议。』

 

  伊诺将视线往上,这次连眉头都皱起来了。

 

  『……是吗。』

 

  违背自己的心意做事……只因为妳是首领,是吗?

 

  回屋的路上,沉默肆虐。诡异的宁静一直持续到隔天,由于折腾了一整晚又碰上敌袭,伊诺真正碰到床的时候已经上午八、九点了。他一回到房间一句话也没说,倒头就睡,这一睡直接睡到晚上席娜开会回来才起床。

 

  他睁眼,看见席娜看着一迭资料坐在电脑桌上敲敲打打不禁皱起眉头。

 

  『小娜,妳有吃饭吗?』他已经放弃问对方有没有睡了,答案不用问也知道,索性跳过。

  『呃、诺先生问的是早餐午餐还是晚餐?』她的眼睛没有离开萤幕,伊诺爬下床走到她身旁坐下,上头的资料他猜测大概是敌方帮派的进攻地点跟布兵安排。

  『妳哪餐有吃?』

  『……晚餐,等下会吃。』伊诺看了一下时间,晚上八点半。这种拙劣的理由八成是为了糊弄他随便说的,看她目不转睛一直修改资料,说等下会记得吃饭根本睁眼说瞎话。

 

  『我帮妳吧,还剩多少?妳直接跟我说妳要改什么。』伊诺叹了口气,将目光转向萤幕。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帮我上标记,需要特别加派人手的地方要做重点记号,多个方案移动路线的弄上星星,有待修改的上惊叹号,其他的地方我来处理。』

 

  听完,伊诺连忙着手进行,过了一段时间,除了席娜需要自己处理的地方之外,其余的部分都弄好了。确认没有遗漏之后将资料存在手环,席娜才终于离开电脑桌,伊诺抓准机会,果断拉着人到附近去觅食。

 

  『所以妳们开会的结果如何?』

 

  最后还是席娜带着他到附近的商店去买点东西吃,新环境新风貌路痴发威不解释。

 

  『直接突袭。』她吸了一口面,『讨论了好几个攻破点,还有要一起突袭的人员部属。』

  『时间呢?』

  『三天后。』

  『不会太赶吗?才刚被毁一个据点而已,重建需要时间吧?』伊诺咬了一口肉包,他记得当时送到医院去的没有百来个至少也有数十个,算一算真是可观的伤亡人数。

  『没有时间了,这次是运气好,被他们突袭到非主力人员的据点。要是被毁到重要关注地,需要收拾的就不会这么简单。』席娜喝了一口水,弄了一下手环把不久前整理好的资料按出来,顺手指了上面几个标注。

  『诺先生看一下屏幕上的几个点,到时我们会在这些点派人潜入,一举攻下来。』

  『如果失败呢?』伊诺问了他最关心的问题,战略都有一定风险,他必须知道退路在哪。

  『我们会先预备好救护人员,如果没办法撑到那时……所有人员都已经做好牺牲的准备。』

  『所以你们的退路就是……没有退路是吗?』

  『……』

 

  她没有回答,继续安静吃她的面。伊诺觉得头有点痛,这些人为什么老是拿命在开玩笑?人类脆弱得不堪一击,却一天到晚当自己是无敌之身往水深火热的地方冲。

 

  『如果是这样我也要去。』

  『诺先生!请您不要开玩笑了,这次行动很危险,可能大家都回不来!』

  『所以妳就打算自己一个人去,妳有想过我的感受吗?如果妳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办?妳爸怎么办?』

  『……我会很小心尽量安全回来,所以──』

  『所以妳也该相信我一定会没事不是吗?』

 

  伊诺直视她的眼睛,『血族很强大,我相信妳很清楚。不要做无谓的担心了,既然要去就一起去,然后一起回来,好吗?』

 

  她突然释怀地笑了,原先疲倦的神情再度染上光彩,『说好了,一起回来。』

  『嗯,说好了。』

 

  他凝视她的眼,缓缓道:『我答应妳。』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