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十五、我想成为你的后盾01

  

  

  

  『她是在自己的认知里唯一一位使用匕首做武器的人,伊诺自认活着的岁数不能说短了,把匕首当作正攻武器而不是偷袭利器的,始终只有她一人。

 

  至于原因,伊诺不知道。

 

  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若要问伊诺对席娜是怎么想的,真要说起来他只有一句话想说。

 

  『她是个怪人。』

 

  是伊诺认识人类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摸不透的人。虽然血族善于读心,但也无法准确知道一个人真正的思维,他们多半是推测,然后旁敲侧击。他们读的是一个心情起伏的数据,而不是真实清晰的想法。

 

  人一说谎,有时会因为慌张心跳频率加快,或是出现一些细微的起伏,即使表情能做到波澜不惊,但身体的反应却骗不了。正因如此,血族能够很轻易知道一个人是否说谎,至于一个人的思维,那真的是看各方造化了。

 

  活在世上久了,多少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大概吧。

 

  但是伊诺还真猜不透她,他是喜欢这个人,或许是因为身分让他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觉,但是席娜的作为在很多时候伊诺都是搞不懂的。

 

  她太过沉稳了,以首领来说当然是件好事,首领本来就应该比帮里的任何人都要稳重;但她稳重到伊诺感觉不出她在乎什么,像是什么都无所谓似的,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完全没有私人情感。

 

  喔,这次讨伐是必要行动,她去了。然后,帮里有财政问题需要首领亲临讨论,她去了……再然后,没有然后了。

 

  唯一能让她有情绪起伏的时刻,也许就只有伊诺适应期发作的时候了,也只有这时,那位万年挂着淡笑的首领大人才会难得地将担忧表现出来。

 

  对此,伊诺实在哭笑不得。他不知道对方究竟经历过什么,才能表现出超脱年龄的稳重。

 

  一百年前,席娜在『冰锥』的声望还没有那么强大,虽然前任首领靠不靠得住是个很让人匪夷所思的问题,但是他在战术上的眼光跟人事控管还有杀敌的能力是无庸置疑的。

 

  事实上,一位长相过于耀眼的女首领,并未博得大多数人的认同,在前任光芒过于强大的照耀下更显得突兀,甚至很多弟兄私下议论这位『美女』首领是不是靠外表拿下这个位置。

 

  当然席娜很优秀,非常优秀。在各方面的能力上都不在她的父亲之下,统领能力跟帮里的大小事务都处理得井然有序;可是,那又如何?这些事情除了管理阶层的人之外,不会有人注意到,更不会有人在乎。

 

  『冰锥』的实力是用战力说话的,对他们来说,文他们不懂,武的话可就浅显易懂多了。前任首领劳苦功高,席娜自然是为自己的父亲感到骄傲,可是她自己的处境却因为父亲的优秀卡在很尴尬的位置。

 

  战争又不是她说打就有得打的,偏偏她接任时就是一个太平盛世,太过安逸了,在这样的环境下就算她拥有非凡的战斗天分又能如何?对于部下无声的鄙夷,即使淡定如席娜,这时除了苦笑以外,倒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了。

 

  问席娜在乎吗?她当然不会。在这个位置上,除了打斗以外还有很多她能做的事情,她可以做得更好,必须要做得更好、更优秀!这是她给自己的期许。

 

  『是说,妳为什么会选匕首当自己的武器?』

 

  伊诺曾对她提出这个疑问。这也不是第一次回答了,席娜淡然一笑。当时做武器选择时,负责的高层也是满脸疑惑望着自己,似是在等她脱口而出『我开玩笑的,怎么可能?』,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也够明显了。

 

  黑帮不是什么很光荣的组织,他们一向在暗,干的也尽是一些杀人的勾当。虽然时代在变,不少黑帮也会和白道合作,只要黑帮私下的斗争不要太超过,警察也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然而即使黑帮不怎么光明磊落,也不会有人希望自己的首领选了这样一把武器,甚至有人质疑──匕首,究竟能不能算是武器?

 

  『不知道呢,可能当父亲的影子习惯了,掩护他的时候总得用匕首的,再怎么样都不可能拿把剑吧?』

 

  她给了一个迂回的答案,当然伊诺也知道她是不会说的,自从认识她以来,看过她有真正动手的打斗寥寥无几,伊诺甚至不清楚她使匕首究竟使了多少年、有多少经验,非常彻底的一无所知。

 

  算了,或许哪天他自然就会知道了吧?伊诺只能这样安慰自己,用一个微不足道的理由把自己的好奇心压下来。日子一天天过去,好听点是安逸,难听点就是了无新意。不过却在伊诺这么认为时出了件大事──人界的两大帮派暂时结盟,集火『冰锥』!

 

  那天席娜看起来虽然一如往常,但伊诺却在她淡然的表情中感觉到一股压力,不错,就是压力,甚至还有一点无力感。

 

  『发生了什么吗?』

 

  他很清楚若是不问的话对方一定什么也不会说,席娜太习惯硬扛压力了。不过他问是一回事,对方愿不愿意回答又是一回事了。

 

  『这一次……恐怕是要大战了。』

 

  在伊诺以为对方会简单带过时,她回答了,一句话就让眼前的血族心漏了几拍。

 

  大战?

 

  『天罗跟火炬联手打过来,烙下狠话说这次一定要干翻帮里上下。』

 

  姑且不论两帮的取名品味,求一个优雅的女人用平淡的语气讲出『干翻』两字,而且人还是你女朋友时,男朋友的心理阴影面积。

 

  根据席娜简单的说明,大致情况是三方在之前土地开发的争议上谈不拢,觉得『冰锥』强占他们的地,基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们结盟。目标是先击溃共同敌人『冰锥』。

 

  『对手很麻烦,两帮都不是好打发的对象,前几天父亲接到信,看见里面的挑衅字眼,脸色也是一沉。』

  『妳那个老爸脸色都能一沉,事情果然很严重。』

 

  伊诺对那个岳什么父的印象还是停留在一边傻笑着说『女儿好可爱啊』,一边射爆对方脑袋的神经病。

 

  显然是抓错重点的言论,不过结果倒是对了,席娜点头认同,『我也觉得,父亲推论应该是过几天就会打过来,要我们做好准备。』两帮的战力都很强大,虽然『冰锥』是人界势力最大的组织,但是碰上结盟也是能料到他们会经历一场硬战。

 

  但是结果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两帮的袭击时间是当天半夜。

 

  当晚伊诺没有回到领地过夜,而是留下来陪席娜整理资料。在这种非常时期他若还是照常回去的话他自己都要鄙视自己了,跟席娜一起整理出席名单到深夜三、四点时,才终于放下手边资料准备休息……

 

  砰!

 

  嗯?

 

  砰砰砰砰砰!

 

  情况有异!

 

  他们顿时屏气凝神,房间已经剧烈摇晃。由于要整理的资料很多,他们并未回到席娜的住处,而是留在『冰锥』的据点进行准备。

 

  敌袭!他们迅速冲到外头,一阵枪林弹雨掠过眼前,有股不把房子打成蜂窝不罢休的气势,留宿在据点的训练生仓皇逃窜,甚至有不少人直接死在扫射的子弹下。

 

  仅需一瞬,鲜血四溅。

 

  席娜马上连络父亲通知紧急事态,要求加派人手火速支援,但是现下的情况只有一群毫无实战经验的新生,平常自己信任的部下没有一个在!

 

  打,只有她一人能做什么?不打,眼睁睁看着据点被毁,部下被杀?席娜顿时陷入两难。不过她没有思考太久,果断抽出藏在大腿两侧的匕首,大有以一敌众的气势。

 

  『不要冲动。』

 

  亟欲冲出的身子被眼旁的血族挡下,她差点对着伊诺大吼,要她怎么不急?眼前正有一票厉鬼在收割生命啊!

 

  『妳看起来是想一个人杀上去了?一个人能干什么?妳的理智哪里去了?』

  『诺先生……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是我别无选择,请你不要拦我。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这样凌虐我的部下,哪怕要我死!』

 

  她是首领,是『冰锥』上上下下的领袖,没有别的,就只为了一个如此简单的道理,她选择向前,哪怕情况多么险峻。

 

  虽千万人,吾往矣!

 

  『谁说我要拦你了?』席娜一愣。

 

  伊诺正微微笑着,她顿时不明白了。自己的举动很不理智很冲动她知道,可是怎么连眼前这个也跟着一起胡闹了?这跟她想的不一样啊!

 

  『既然要放手一搏,当然要算上我了。怎么说,我也在你们家白吃白喝很久了啊,不付点劳力怎么行呢?』

 

  说完伊诺侧身,席娜的视线瞬间清晰。如此别脚的借口都扯得出来,席娜笑了。这次没有谁的阻拦,她毅然向前,只身杀入战场。

 

  须臾,原先在她身后的身影却以她几乎看不见的速度冲入战场,犹如鬼魅一般。人界的技术哪怕再先进,碰上血族也是徒劳,区区人界的子弹完全奈何不了他。

 

  伊诺利用血在脚下施加冲力进行高速移动,加上血族引以为傲的高速,人类的眼睛捕捉不到是人之常情。花不到多久时间,伊诺已经绕到敌方的正后方,他一摆手,地面顿时一阵摇晃,一道道血印浮现,打断敌方缜密的射击。

 

  步调一被打乱,敌方登时慌乱起来,手上还浮现怵目惊心的血痕,他们一脸茫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伊诺伺机而动,等待一个最完美的时机。

 

  就是现在!

 

  他从后方掩护中冲出,虽然已用血印打掉数十位敌人,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血印对于使用者的血液消耗可是很大的,加上需要对座标有精密的计算,无疑是路痴的致命伤。

 

  不过此时路痴却成了优势,正因为是路痴,他对于定点迷路的经验多到自己称二无人敢称一的情况,捕捉一个停住的目标对他来说还是没有太大难度的。只是血液做为代价时就算是天才也没辙,迫于无奈他只好将数量压在自己还能应付的范围,而后抓准时机,冲出!

 

  伊诺选择的伏击地点保守了些,离两帮有段距离,但在血族高速移动下一切都是浮云。在移动期间他同样唤出两把枪,一左一右一前一后,一边利用子弹加速一边对前方展开扫射。

 

  『散!』

 

  不过对方的指挥也不是吃素的,遇上血族不慌不乱,明显水准不错。加上有人数优势,伊诺随便一扫都有百来人,一人一口口水说不定还能淹死他,希望他们不会无耻到搞人海战术。

 

  一晃眼,伊诺杀到战场中央时他已被团团包围。

 

  靠!一语成谶!真的他妈搞了人海战术,人多了不起啊!他在心底翻了无数个白眼。

 

  『不要让他有机会跑出包围网,一鼓作气把他干掉!』

 

  砰砰砰砰!

 

  回应指挥的是一道道机械的枪响。伊诺赶紧化盾掩护,四面八面的射击毫无死角,他只能仓皇躲避期待对方出现破绽,无法闪掉的就拿盾牌挡挡,真的没办法的只好用身体硬扛了。

 

  同时,他持枪的另一只手仍不停对周围进行散射,试图争取一点空档,但是对方没给他机会,比方才更加猛烈的枪林弹雨袭来。

 

  该死!

 

  眼下就是一个闪避不及都会造成不小的伤害,这他妈容错率真低。蓦地,他发现了一个射击死角,瞬间利用子弹飞到那个角落。他安然落地,脚底下已是一片狼藉,血花四溅。

 

  他一笑,在尸体脖子上俐落的刀痕可不是他的杰作,完美的辅助,仅需简单一手就让他成功脱离险境。对方出现的破绽让他有时间端详起四周,他看见一抹身影飞快移动,甚至快得令他眼光撩乱。

 

  眼睛好痛啊,有没有眼药水?

 

  席娜在伊诺杀上战场后便选择在一旁等待,她必须做好最完美的支援,因为那位强大的血族不需要累赘,所以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强大到足以成为对方的后盾。

 

  她一边转着匕首,将两把匕首串联,手持连接处,进而达到战术多变,也能视情况调整攻击距离。

 

  她的攻击不华丽,却诡谲多变。招招精准、招招致命。她像刺客又像死神,敌人一个个倒下,她的脸上被溅上几抹血,场面看来怵目惊心。席娜没有恋战,她锁定了最好最完美的空档下手,偷袭得手、成功支援,马上退开。

 

  『为什么要选匕首?』答案呼之欲出。

 

  她正用矫健的身手挞伐质疑的声浪,谁说她没有实力?她只是没有舞台展现;谁说她只有外表?她只是没有机会证明。她的身影潜行在黑暗中,低调却无人能夺走她的光采,为何武器是偷袭用的暗器,已经不重要了。

 

  她用结果证明了那不重要,同时也用行动证明她的选择。

 

  ──我希望成为重要的人能放心把背后托付给我的对象。

 

  于是她举起匕首,往身前的敌人脖子抹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