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十二、他的命从不属于自己02

  

  

  

  砰──

 

  须臾,一声巨响划破天际,攻击雷西的人造人停了动作,他们的手犹如脱线人偶般垂了下来,没有挣扎、没有恐惧,只是单纯地失去攻击能力。

 

  半晌,数十发箭矢袭来,全都准确地正中关节处,若是真人挨这伤肯定是痛得大叫的,不过人造人没有开发语言区块,此刻的战场静得只剩风声。

 

  忽地,在空旷的领地上,一抹身影在风中渐渐现形,微妙地落在雷西和殿下面前,也就是战场中央。

 

  「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嗯?血族?」

 

  洁馨瞇起眼,似乎对于人造人会全军覆没没有什么特别的看法,彷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她比较在意的是眼前这名突然现身的血族,她没有见过他,不过从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杀意过于强烈,虽然很巧妙地压抑到最极限,她还是能感受到,看起来来了位非同小可的家伙呢。

 

  她微扬嘴角,也是,殿下都在这了,还有什么不可能呢?

 

  「您可别对我用敬语,我可承担不起,美丽的女士。」泷岚莞尔,眸子在轻扫过伊诺的瞬间起了波澜,「看来您对我们家殿下颇为照顾呢,不亲自来怎么能表达我们血族的感谢之意?」

 

  挑衅意味十足用词却相当委婉客气,洁馨淡淡地看向血族的方向,「敬语就免了,能在一瞬间弄死我的兵令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实力,不过你应该不会愚蠢地认为我的兵只有这些吧?」

  「呵呵,这自然是不可能。」

 

  泷岚警戒地看着她,那是张和席娜十分相似的脸,不过仔细看还是看得出差异,席娜的气质是内敛稳重,甚至是神秘的;而眼前的人则毫不掩饰身上的傲气和猖狂,他在心中轻叹,明明如此相像,却还是差太多了。

 

  『冰锥』信仰和凡人的差异,仅需一眼就足以望见。

 

  他那意味深长的眼神让洁馨少见的发楞,怎么回事?那不像在看她,反而像是透过她在看着谁似的。

 

  趁着短暂的空档,泷岚伸手晃晃雷西的肩膀,直到对方硬撑着张开眼后才松开扣在对方肩膀的手。

 

  雷西被外力强制叫醒,眼前终于有了黑暗以外的色彩,不过他没时间高兴,连忙检查护在身后的血族有没有什么三长两短,确认没事之后才松口气。

 

  「泷岚?」

 

  雷西看着他,眼前的血族没有一开始初见时玩世不恭的神情,他嘴角微扬,眼底却没有笑意,还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差点让雷西以为对方也受了不小的伤──精神损伤。

 

  一声呼喊让洁馨很快回过神,她唤出更多人造人往雷西的方向攻去。泷岚看也不看,血箭以他为中心射出,准确贯穿每一位人造人的头颅。不过『守冰』的部队像是杀不完似的,杀死一批又涌上一批,以群众优势将他们团团包围。

 

  「我们家殿下有事吗?」他看了眼雷西身后的伊诺,淡淡问了句。淡定得像在问「今天晚餐吃什么」。

  「应该是没有,不过诺诺的脸色越来越白,再这样下去很不妙,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不要再让他受到任何外力损伤,我们这自有办法。掩护我,我现在需要集中精神做防护罩。」

  说完,他才想到对方刚刚受了不少伤,甚至才刚醒过来没多久,思忖半晌,他又补了一句,「你的身体还可以吗?」他可不想再增加工作量,有一个伊诺已经够他烦了。

  「可以,只是皮肉伤,会晕倒跟伤没关系,只是身体疲劳过度。」

 

  他说得云淡风轻,泷岚还来不及辨别话语的真实性,雷西已经唤出武器,似是要证明自己所言不假,他走位和挥剑的速度都快得不可思议。

 

  一切发生得猝不及防,泷岚无法在一时半刻看出对方是否在逞强,如果他没有血族血统的话就能透过情绪反应去确认,遗憾的是眼前的家伙是货真价实的稀有混血种,他顿时有些扼腕。祖孙俩都一样,特别喜欢添乱。

 

  算了,管他的。

 

  泷岚看了眼伊诺,伸手一挥,血液从手上宣泄而出,迅速形成一个血圆圈住伊诺,圆持续扩大,泷岚全神贯注地盯着伊诺,确保圆的稳固,雷西则替他挡下正欲攻击的人造人。

 

  「我们这样还要多久?他们人太多了我无法攻击洁馨。」

 

  再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虽然不知道洁馨究竟怎么弄来这么多人造人,但是不得不说人海战术真的颇有用,雷西虽然以最短距离躲开攻击,但时间久了体力也会下降,如果一直碰不到洁馨,被攻破是迟早的事。

 

  「撑到配角登场喽。」

  「配角?」

  「主角是我们家殿下,剩下的当然是配角了。」

  「不是、我不是问这个……」

 

  雷西有些困窘,既然还有心情开玩笑就表示对方游刃有余吧?他一个箭步向前,斩下两名人造人。

 

  泷岚依然聚精会神,周围的打斗声越来越大,他看着眼前的血圆,登时,红光闪烁,他踉跄了下,连忙稳住身子,基本防护攻击算是完成了。

 

  刚才来的时候已经把建筑修好,伊诺应该是不会再失血了,只要醒过来就没事,没有醒的话……他并没有继续想下去。现在只能希望他求生意志强烈点,还有指望血族的自我修复能力了。

 

  他架起血弓,一个呼气,血液往天空凝聚,随后化为点点星雨落下。血族的血液参杂剧毒,哪怕无法致命,一时之间无法动弹还是办得到的。

 

  「泷岚,你知道诺诺到底发生什么事吗?」弓箭射出,雷西终于有能够喘气的空档。

  泷岚看向他,不知在盘算什么,最后缓缓启唇:「对于他晕倒的原因你知道多少?」

  「因为特殊建筑被毁,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以前从娜姊那听来的只有这些,他毕竟是被人类带大,虽然拥有一半的血统,但对血族的事几乎能说是一无所知。

 

  「是吗。」泷岚轻叹一声,不知道在感叹什么,雷西看着他。

 

  半晌,若有似无的嗓音响起,「告诉你也无妨,你迟早会知道的。」

 

  「一直以来,他背负了太多……虽然那家伙总是笑着,很蠢也不聪明,永远不知道要为自己多想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历代坐上那位置的血族都是那副样子……」

 

  说着,他忆起了那个血族的父亲,有其父必有其子,一个比一个还要胡闹。他苦涩地扬起嘴角,却不知道自己是以怎样的心情去面对这件往事。

 

  「雷西,在血族里,王之名代表的便是诅咒,以王为称,得到万民景仰、尊敬,以此为代价的,便是自己的命。即使,那并非你所愿……」

 

  永恒的寿命,正代表永恒的枷锁,必须为了国家付出所有,哪怕是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你的意思是,诺诺是在非自愿的情况下称王的吗?」雷西皱眉。

  「用人类那边的话来说,就是逼不得已吧?同是领袖你应该很清楚,很多事情并不会因为你不想就不用承担。」

 

  这世上有很多无可奈何的事,大家都知道,只是不愿意认清事实。

 

  在血族里,王象征的不是权力、不是荣华富贵、不是地位,而是责任、是孤寂、是一无所有。

 

  ──是自我毁灭。

 

  「血液建筑,打从一开始就是错的,那是一场以命换命的赌注。」

 

  他娓娓道来,关于建筑、关于王位,关于从根本开始的不平等。

 

  血液建筑,由历代王族登记自己的血液样本以供随时抽取。以一年抽取固定的基准量维持国家的重要设施运作。

 

  历代的继承者都会面临残虐无道的适应期,死在适应期底下的血族不计其数,为了血液的纯度与需求量,一般的继承者年龄大概会落在三千到四千岁,此时的血液量最充足,不在年龄范围内死亡率会增加好几倍。

 

  「……我曾经听娜姊说过,诺诺因为某些原因在两千岁时被迫继位。」

  「是的,所以他当时能活过来在血族历史上被誉为奇迹,同时因为这名奇迹的君王,他的能力也是历代王族以来最为优秀的。同时,也是负担最大的。」

  「你是指血液建筑?」雷西的眉头皱得更深。

  「对,就是建筑。」

 

  建筑会跟登记过样本的血族有着某部分的连系,只要量不足就会自动抽取,不论连系者的身体状况如何。

 

  「等下!所以你的意思是,如果被抽取者重伤,而血库刚好缺血的话也是会直接……」

  「抽到死为止。」他莞尔。

  「所以诺诺在建筑被炸掉的时候会突然吐血晕倒也是因为缺血过度吗?」

 

  该死!听那个爆炸声也知道血量至少少掉一半,怎么会是一个血族能够负担的?

 

  「这是最有可能的原因,我在来这里以前有去建筑那看了一下,啊啊,真是炸得干净俐落,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还好血族的血向来有多层防护措施,区区炸药是毁不了的,不过还是少了很多血就是了。」

  「……那些损失的血量会在瞬间递补上去吗?」

  「是瞬间没错,递补到最低需求量,如果登记的样本不只一位,就会以贡献量的多寡等比例抽取。」

 

  例如他自己稍微捐了个皮毛这次就扫到台风尾,这笔帐等某鬼醒来后他会好好跟他算。

 

  「那诺诺他──」

  「那家伙什么没有,唯一的优点就是命大,你就相信他会醒吧。」

 

  只要醒了以血族的修复能力静养个一阵子大概就生龙活虎了,没醒的话……

 

  「看来我们的闲聊时间结束了呢。」

 

  看着人造人再度动了起来,雷西警戒地环顾四周,泷岚则架弓寻找绝佳射击地点,不过他的身体刚因爆炸被波及,再射一次箭恐怕就是极限了。他开启感应,寻找离他们俩最近的那某光点,凑近一看,他嘴角微扬。

 

  他再度凝聚血液,血液如红色的细绳般延续到空中,数量之多令雷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几乎要将天空染成血色,顷刻间,他拨弦的手一放,血箭如天女散花般往四面八方飞去。

 

  稍纵即逝,却美得灿烂夺目。

 

  这一波攻击几乎歼灭了所有人造人,不过只要没有击倒洁馨,人造人就会以惊人的速度再次出现,方才的攻击似乎被她料见,早已狡诈地退到射程范围之外。

 

  「泷岚,再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

 

  谁知,回答的却是一声轻笑,雷西疑惑,将视线转向泷岚,却对上对方含笑的眼眸,他轻轻低喃:「没关系,这样就够了。」

  「什──」

 

  语未落,雷西蓦然看见洁馨吐了一口血,仔细一看,她的胸口处插着一把剑,后方似乎有个影子?

 

  「啧!被避开要害了。」

 

  然后,他听见熟稔的嗓音。

 

  「我说了,要撑到配角登场。」泷岚笑着。

 

  来得真是时候。

 

  「拉斯!」

 

  在对方越走越近之后,他终于看见对方的身影。

 

  「抱歉来晚了,被一些烦人的东西误了时间。」

 

  拉斯说着,神情与以往大相径庭,他的衣服惨不忍睹,几乎都沾满了血迹,雷西对上他的眼,却在他的脸上望见他轻蔑的笑。

 

  他还来不及说话,便听见拉斯开口,「接下来,我们快速做个了断吧。」他轻笑出声。

 

  对那些自不量力的人类,还有伤害伊诺的所有事物。

 

  全部,做个了断。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