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翻写-LPMM】千万别交这种男朋友


  

  (感谢狗狗提供封面)

 

  夜安这里是冻结。

  有没有种我们怎么又见面的感觉呢XD(#

 

  这篇是我第一次翻写的作品,原文请点

 

//

 

  还记得去年的今天……他跟我告白了。

 

  「MM,和我交往吧。」仅仅一句简单的话语,却令我的心跳顿时紊乱许多。当时的悸动,纵使过了一年也不曾忘怀,同时也在那天——结束了我多年来的一厢情愿。

 

  在一间雅致的咖啡馆,我和他正在庆祝交往一周年……原本我是这么认为的。

 

  「13号星期五……」望着手机上的日期,不自觉呢喃了声。但是后来才知道,他是在前天被人闪到所以……不甘示弱的他,就想要闪别人……

 

  「我是白痴吗?」默默吐嘈自己一句,说实在他这个理由的确很像他的个性……但因为这种事自己在一旁一头热什么的,有够丢脸……他不可能会记得的吧?偷瞄了眼坐在对面的他,标致的五官、深邃的双眸,以及那雪色的短发。不自觉看得出神,明明安静时很帅……

 

  「MM。」

  「干嘛?」

  「我FB刚PO我们的照片说我们在吃饭庆祝。」

  「蛤?什么时候照的!还有这种事跟我报备干嘛……PO就PO。」

 

  我无奈,默默点开FB,滑着他的动态。不会是在炫耀我们在庆祝交往一周年吧?啊有了。

——今天一起庆祝黑色星期五喔——与MasterMind。

 

  没错,我们不是在过交往一周年。LP他完全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去他的黑色星期五!

 

  「MM你太慢了,留言跟案赞的头香被抢走了!」谁稀罕!BM你案毛赞!望着上头案赞的讯息跟留言,蓦地涌上一股怒火。臭懒趴……边咒骂边按下了检举。好好约个会却都在给我滑手机……

  唉?我的布朗尼呢?正想吃甜点压抑满腔怒火,却不见甜点的影子。昂首,正巧瞥见罪魁祸首正咀嚼着我心爱的布朗尼,居然被暗算了!倏地想起,貌似交往以后,我就灾祸不断。像是错买鬼片的电影票、N次错过公车,周围的人不时抱怨LP又做了什么好事,就像间接成了他的监护人似的。他活像个超大型的瘟神……

 

  「MM。」

  「怎?」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打断我的回想,我昂首。

  「帐单给我。」

  「你要看你吃了多少啊?」

 

  瞥了眼上头4200的金额,他道:「MM。」

  「干嘛?」

  「不愧是黑色星期五,帐单跟罚单一样!多两个零!」

  「就都你点的!少在那牵拖!少两个零是42!还有帐单给我拿去结账了!点心被吃了不想待了!」

 

  看着他赞叹地盯着帐单,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好赞叹的,我只知道我现在只想付完钱然后走人!要知道食物的怨恨是很大的!

 

  「我付。」欸?他刚刚……说了什么?已经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我有些迟疑地怀疑自己是否有幻听,但他的只字片语提醒了我,这是现实。

 

  「身体有不舒服就直说……」不禁微瞠双眸,这个理由是我唯一想到的可能性。

  「你、你吃错药了?」

  「没。」

 

  推开了我拿帐单的手,平常主动付钱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啊?虽然今天是……但是他……不可能……会记得的啊?

 

  「今天是特别的日子不是吗?给你付不就跟平常一样了?」

 

  扑通——那一剎那,心跳似乎漏了一拍。没想到……他记得……所以他还是有我们在交往的意识了?因过度紧张而沁出水滴的双手不自觉地紧握手上的茶杯,心跳频频加快。冷静下来啊我,只是请顿饭……

  

  目光停留在他离去的方向,想想别人交往一年早就回本垒,我们却……接吻一次就回到牵手的阶段,然后这是他第一次请客。

 

  「MM。」

 

  预料之外的喊叫令我震了一下,下意识转身喊道:「又怎么了阿你!」

 

  「嘘。」

 

  一只手指贴上唇瓣,他转了转手上的车钥匙,莞尔。魅惑人心的笑靥浮现,我只记得当下的脑袋,一片空白。

 

  「闪人吧,黑色星期五还剩下5小时!」还没意识过来,手就被他拉着不断往前,回到他家后意识却一直停留在刚刚。

  

  「LP……刚刚服务生是不是有追上来?」莫名有股不好的预感浮现,无奈问着,心底却早已定案。

  「有阿,可惜他腿短没追到。」

  「抱歉,打扰了。」

 

  ……果然,我有些颓废地回头,他说要付钱时根本就不该相信他的……

 

  「要去哪阿你?MM?」

 

  他面带疑惑地搭上我的肩膀,却不禁触动了某个开关,无法压抑的怒火与担忧在一瞬间满溢而出,随后爆发。

  「LP……你个大白痴!混账!猪头!臭懒趴!现在马上跟我回去!把帐单结清!不然你就等着吃牢饭吧!」怒火侵蚀了理智、担忧侵占了冷静,此刻的我并没有意会到他脸上不自然的神情,只是自顾自地宣泄自己无处抒发的不悦。

 

  「区区个坐牢,嘛等等再说。」

  「LP!快跟我回去!处理完你要干嘛都随便你!」他一点也不在意的神色令我恼怒!不料却拉不动他。

  「拜托……」

 

  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虽然他真的很爱惹事、不按牌理出牌,又常把我耍得团团转,但是……无法忍受、无法忍受他不在身边阿……如果因为这样就去坐牢的话——那我……

 

  「我不要你这样去坐牢,没钱就跟我说阿……节日什么的都不重要啦。我只要……你好好的……待在我身旁就好……」

 

  眼眸不争气地染上些许水气,只顾着沮丧的我却没察觉他闪过一丝狡诈的神情。

 

  「那……回本垒吧!你说处理完,什么都可以喔。」

  「唉?」

 

  爆炸性的言论在心头炸裂,他晃了晃手中的收据,而后勾起嘴角。那抹玩世不恭的笑,早就没精神注意了啊……

 

  「等……LP你又暗算我!等、等一下!」

  「来、不、及、了。」

 

  诡计得逞的他,闪过一抹狡诈的笑。聪明如我,此刻却不知花了多少时间才整理出自己被整了的结论,他的心思难以猜测,就如同现在……不知花了多久、付出多少代价——才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

 

 

  「呜——」

 

  隔天,一整个不想起来的节奏。昨天好像……回本垒了。瘫死在床上忆起昨晚的种种不堪,总觉得怪难为情的。是不是该认真思考一下以后哪些话不能乱说呢……?

 

  「你醒啦。难得你睡那么晚,吃早餐啦。」

 

  低沉的嗓音传入耳畔,再度勾起那不堪回首的过往,说是这么说……其实不过是昨天发生的事罢了。

 

  「谁害的……」

 

  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紧紧抓着枕头,现在完全不想起来啊!昨天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有!什么都……呜……

 

  「原本昨晚要给你当宵夜的。」起身,他递了一个蛋糕给我——布朗尼。

  「这你自己做的吗?」

  「不然呢?厨师当假的?」

 

  特地……做给我的?不争气地乱高兴一把的,现在的脸……应该不红吧?

 

  「还有……」

  「嗯?」昂首,望着他逐渐放大的脸……

  「第二年……也请,多多指教。」

 

  那天的意识停留在唇上的热度,那一吻,吻去了过往的种种不愉快,在顷刻间被抛到九霄云外。当时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传说中的黑色星期五或许……也不见得是不好的日子也说不定呢?难得见到他如此沉稳的一面。若今后,能这样安安稳稳走下去就好了呢。

 

 

  虽然我是……这样想的啦。

 

  ——今天回本垒——与MasterMind。

 

 

  「LP!」

  「怎?这次你有入镜啊。」

 

  瞥见他FB上的动态,只知道那天的惨叫声——响彻云霄。

 

  我错了、错得离谱、彻底。果然希望最终只能奢望……今后大概要这样抱着随时都会被整的决心过日子了吧?但一旦那张熟稔的面容映入眼帘,就气不起来了啊……

  

 

  我其实……是有点被虐倾向的吧?

 

//

 

  其实,我写完很久了(# 然后我发现,我居然不敢直视它(抱头

 

  翻写果然有着一门学问,好像不是自己能够触及的领域。这篇原本估计应该是一千字左右,结果写完变成2300阿!!!!(闭嘴#

  再校稿一次后居然又多了300字(远目

 

  最后谢谢狗狗让我有机会翻写它,还有愿意看完它的各位。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