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十一、我答应你02

  

  

  

  「诺诺!」

 

  雷西冲到他身旁连忙稳住他的身体,眼前的血族领袖已经完全失去意识,他看着怀里昏厥的某血族,眸色暗了下来。

 

  该死,怎么样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血液中枢动手脚,似乎早就做好就算自己会死,也要跟对方同归于尽的想法,真是阴险的女人。

 

  有哪里可以暂时安置他?雷西感受到周围许多不怀好意的视线,但是在抱着人的情况下他不能贸然出手,不然只会误伤,要是有拉斯或泷岚的联络管道就好了。自己虽然也有血族血统,但能力还是比不上纯种,例如念想他就无法使用。

 

  他感应了下距离目前位置最近的血族,有两个特别强烈的光点反应,应该是拉斯跟泷岚。不过现在高速移动的话不知道伊诺能不能承受得住……可是没有时间了。

 

  「哎呀哎呀,脸色很难看呢。」

 

  一个旋身,雷西下意识避开人造人刺上的一剑,他一手拿着剑一手小心护着伊诺,在电光石火之际准确刺穿他的咽喉。

 

  「即使抱着一个人,身手还是很好嘛,现任首领。」戏谑的女声在他的身后频频响起,雷西烦躁地回头,不意外地看见洁馨站在离他几步远的距离。

 

  「少搞些有的没的,明明就不能打了,区区几个人造人奈何的了我?」雷西将视线转回伊诺身上,确认对方身体无恙之后,语气有些不屑。

 

  「是啊,就算来一百个、一千个,甚至是一万个,可能你都不会放在眼里吧?不然就愧对你在『冰锥』里的魔鬼称号了。」

 

  她一步一步走向前,步伐轻盈优雅,脸上挂着痴狂的笑容。明明伤口严重得需要静养,却像疯子一样跟着他一起来到这里,只为了见自己手中的这位血族。

 

  「既然知道没用,何必做无谓的挣扎?还是妳嫌自己的兵力太多需要我帮忙消耗一下?」他轻蔑地笑了声。

  「嗯?原来长这样啊,初次见面,我的『父亲』。」在父亲一词上特别加重了语气,「的确非常英俊,可惜现在没有意识,不然我还蛮想跟他说说话的。」

  「离他远一点妳这垃圾!简直像社会的毒瘤,到底谁害他现在躺在这的!」

  「毒瘤?哈哈哈哈──」

 

  她的笑声震耳欲聋,有些狂妄有些疯癫,却也有些……痛心。

 

  「到底谁才是毒瘤?母亲是因谁而死的?血族本来就不该存在,这种极端破坏生物体系的物种只会危害社会。」

  「少在那牵拖,因谁而死?笑死谁,不就站在我面前吗?少把所有过错都推给血族,说得自己还是人类有多高尚,牛牵到北京还是牛;而妳,狗改不了吃屎。」

  「你以为激怒我就赢了?抱歉我还真忘了,眼前就有一个非人非血族的异端啊,夹在两边谁都不要你很为难吧,怪物。」

  「总比被抛弃的垃圾好,我只是异端,而妳不被需要。」

  「你说谁不被需要!」她几近疯狂地冲向前,血液沿着激烈移动的脚流到地面,她一手捏起雷西的下颚,「你就继续耍嘴皮子好了,这些人造人也许奈何不了你,但是你手上这位呢?」他一愣。

  「妳想做什么!」

 

  成功激怒对方后,她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只是帮忙鉴定看看,曾孙与曾祖父之间伟大的爱罢了。」她手一挥,顿时一票人造人蜂拥而上。

 

  该死!他目前只能用一手回击,动得太激烈的话,怕会加重伊诺的伤势。怎么办?他被动地回击攻击一边想。

 

  最后他开启血族的感应功能放手一搏,希望他们能看见,不要被其他东西缠上才是。

 

  他看了眼伊诺,下定决心。

 

 

  『喂伊诺!你还在吗喂!』

 

  到底怎么回事?

 

  拉斯周围满是人造人的残骸,附近区域都已侦查完毕,谁知道才刚跟伊诺接上讯息没多久就从他那听见爆炸声,而且那个位置……不是吧?

 

  他突然有股很不好的预感,希望不要成真。

 

  『喂?泷岚吗?』他赶紧换个人通话,确保对方是否清醒。

  『不然你觉得世上还有谁声音这么好听?』另一边传来轻笑。

  『……』好,这听起来很安全,去你的根本安全过头了!

 

  拉斯深吸一口气,这时候绝对不能跟一个疯子计较,先确认伊诺的安危要紧。

 

  『你有跟殿下在一起吗?』

  『呵呵,你是明知故问吧,还是你觉得我说谎骗你会让你比较好过?』对方的语气不变,但拉斯仍能感受到对方话语里的冰冷。

  『你知道他在哪吗?我刚刚跟他讲电话讲到一半他就没消息了!还有爆炸声!』

  『……感应你做过吗?』

  『不行,我现在必须集中精神,没办法用感应能力。』

  『看来你对殿下也不过如此啊。』他听见念想另一头好像事不关己的调侃,顿时火大起来。

  『胡说什么!你知道现在在这的子民要是出了什么事,伊诺也不会好过到哪!』

 

  他比谁都要重视伊诺,当然,伊诺交代他的事他一定复命完成,虽然那位领袖总是一副不值得相信的愚蠢样子,也完全没有领袖风范,很多时候都要他和泷岚替他善后。

 

  但在关键时刻他总是会有些惊人之举,明明笨拙却不顾一切的样子,让他一次一次选择跟在这个人身边,替他挡去所有可能发生的灾难,哪怕对方不需要他的保护。

 

  『喔?只怕你的话已经成真了。』他的心猛然一跳。

  『泷岚你说什么!你知道伊诺怎么了吗!』

  『你没感觉到怪怪的吗?供血的建筑被炸了。不过这也没什么,你就待在那顾好他的子民吧,会有人过去找你的。』

  『被炸了还没什么!你是认真的吗!』

  『也就是除了建筑之外,没有其他血族受伤,出事的只有一个,算好消息了吧?』

  『开什么玩笑!就算只有一个,难道殿下的命你就不管了吗!』

  『他没这么容易死,收起你无谓的担心。』另一头的声音冷了下来。

  『就算你这么说……喂、喂?』

  『嘟──嘟──』

 

  「该死!一个个都给我搞神秘!」

 

  拉斯挥手唤出监控萤幕,看着上面的内容确认子民都没事之后才让自己稍微放松一下,跑了讨人厌的人类进来之后场面变得很乱,实在很烦。

 

  泷岚要他待在原地别动,如果只是要看好那些鬼的话他在哪都能看,他到底想说什么?还是说他已经先用感应看过,知道会有谁过来找我?

 

  『请你务必陪在他身边,我相信你做得到。伊诺虽然开朗,但他不是很愿意相信谁,这点你一定比我清楚。』

 

  几千年前,那名男子曾对他说过。

 

  他无比尊敬的对象用着恳求的语气对他说,希望他能照顾好自己的儿子,只有他能做到,因为他是伊诺少数愿意亲近的对象之一。

 

  『作为一名掌权者,很多时候必须做必要的决策,并不是随时都能顾及到他,而且有些糟糕的是,他虽然不单纯但却天真,有着继承者不该有的妇人之仁。我是他父亲,不好去说这样不对那样不好,他年纪还小,提早养成冷酷的性子也是我不乐见的结果──所以我只能替他决定,所有他做不到的事、无法狠下心的选择,都由我来做。现在我把责任交付给你,如果他以后有什么无法下的决定,请你替他选择,这是我自私的要求,你如果不愿意答应我也无可厚非。』

 

  当时拉斯并没有吐槽伊诺已经一千多岁不能算年纪小这回事,对于相同年纪却被托付这种事,拉斯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哭还该笑。

 

  他最终还是答应了对方的要求,除了对方是他尊敬的血族以外,也因为他们同样将伊诺视为无可取代的重要存在,哪怕只有一点,都不希望任何东西染指他分毫。

 

  拉斯看向周围的人造人残骸,推估伊诺不久前应该曾待在过这里,这些人身上有被鞭子划过的痕迹,也不过是断了手脚的程度,看起来伊诺没有处理干净,会死大概是谁又在后面善后,尸体……又或者该说是坏掉的零件上头有着截然不同的伤口痕迹,会留活口究竟是因为在赶路还是不忍下手?拉斯没有细想。

 

  他在原地思忖片刻自己要不要移动,看着人造人的残骸连成一条道路后他又有了新的打算,也许能够顺着痕迹找到伊诺?

 

  他正欲离开,眼前却忽地晃过几道剑影,拉斯侧身闪过,当他正视前方时,脚下的尸首已被随便踢到一旁,他的视线范围多了一群人造人,看对方的架式八成不干个你死我活不会善罢干休。

 

  「真残忍。」

 

  他看着对方当着他的面将同类的手脚踢到一旁,忍不住说了声。当然人造人不可能回应他,而他也没有怜悯「已故」的敌人的意思,他可没有伊诺那种妇人之仁。

 

  拉斯唤出剑,他算是少数不使用血液塑型武器的血族,一来是他的控血技术还不到家,二来是手上的剑对他来说意义非凡,不是随便一把化形的剑都能取代。虽然他是不爱争斗,不过必要时候需要杀人他还是会动手的,正好他现在心情糟到爆,需要找人发泄一下。

 

  『我不在以后,替我保护他好吗?』

  『您在胡说什么!您还可以活很久的!』

 

  那个人对他这么说之后,他第一次发了火,明明不在乎生命的消逝,却在那个人这么说之后真正动了怒,连自己也不明所以。

 

  『是啊,但终究会比你们早走。』然后他笑了。

 

  无法反驳,的确是如此,但他却不想这么早面对现实,他希望眼前的人能够继续活着,陪他们继续度过漫长的岁月。

 

  他先应允了下来,同时在心底打量,血族的年龄很长,虽然不知道眼前的男人究竟几岁了,不过至少再陪他们几千年不是问题。

 

  但计画终究赶不上变化。

 

  自从某次人类闯进来大闹一番后,虽然男人已将残党全数清理干净,却也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也因为对方阴险的战略,让男人提早接近死期。

 

  『终究会比你们早走。』

 

  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着实令他措手不及。

 

  『拉斯,之前跟你说过的话,我是认真的。我是一位掌权者,也是一位父亲,我做的决定无法两全其美,世上也没有这么好的事,我只能尽量不伤害到他,希望你们能体谅我的难处。

 

  我想拜托你,这是我最后的请求,希望你能替我好好照顾他,他不敢做的事情、不敢下的决定,通通由你来做,对你很残忍,可能偶尔得牺牲自由去完成,我不会勉强你,我只问你一句,你愿意吗?』

 

  那天,他在那个人的桌子上发现这封信,署名给自己,写信的人已经断气了,就算他想回答,对方也早就听不到答案。

 

  愿不愿意对你来说真的有这么重要吗?他还没来得及问,就被对方的死讯炸得猝不及防,后来也就遵守两人之间的约定直到现在。

 

  「陛下,您为了他牺牲至此可曾后悔过?」

 

  答案想必是否定的吧?他斩下一人的头颅,模仿得再相像,人造人始终不是人,并没有血液流出。

 

  他没在那人面前喊过这个称呼,只因对方说不需要。

 

  『在国家还没安定下来之前,我只以殿下自居。』说完嘴边还噙着淡淡的笑意。

 

  可是国家何时会有安定的时候呢?就像没有极限似的,为了国家为了血族到处劳碌奔走,把自己当作铁打的,不怕受伤更不怕痛,某方面来说自虐得不可思议。

 

  不过正因领袖是他,拉斯才会心甘情愿地做到现在吧?答案是肯定的。

 

  「我会谨遵您的遗愿,不仅仅因为您是我尊敬的领袖,更重要的是,因为您是──」

 

  他周旋在一群人造人之中,犹如猎豹般的矫健身手还有敏锐的洞察力,使他一出剑就正中要害。

 

  他边攻击边低喃,在最后几个字时微微放轻语调,同时刺中了好几人的咽喉。

 

  ──更重要的是,因为您是我的,父亲。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