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五、幸福的伪装脱落02

  

  

  

  『呃……』

  『呜……』

 

  事发之后过了几天,他们已经从山上回到席娜家,但是席娜现在只要看到他就一脸想找洞钻进去的样子,让他非常无奈。

 

  这种诡异的沉默到底想折磨谁,到底谁才是受害者?她究竟有没有搞清楚?

 

  『诺、诺先生,对、对不起!实在是太丢脸了,居然做出这种事……』拜托,不要用快哭的脸看我!被强暴的是我!不要让我声明第二次!

  『算了……总之行程还是照走,妳过几天跟我回去一趟。』有些无力地撑住头,反正这事妳不说我不说应该不会有第三人知道了……吧。

 

  『好的!实在是非常抱歉!请让我负责到底!』

  『不用!妳还想干嘛!』

  『那个、首先先跟父亲──』

  『停!谁都好就是妳父亲不行!我还不想英年早逝!』

 

  拜托,开什么玩笑,被妳那个没药救的女儿控老爸知道他还用活吗?他才不会管到底是谁被强迫,脑袋里面肯定只有女儿吃亏的结论啊!

 

  『咦?可、可是……』

  『好了,没有可是,一切免谈!到此为止!』强行结束了话题,不想让鬼打墙的话继续下去,他简单说了几句照常出门的结论后就往房间走去。

 

 

  虽然说了要她一起回去……但他超紧张的啊啊啊──!他整理行李的手一直在抖,实在太丢脸了。突然有带女朋友回去见家长的感觉,虽然已经没有家长可以见了啦……等等,那是要见谁啊?拉斯吗?不,他没办法想象拉屎帮忙鉴定女人的画面。凭他那种三不五时得跑厕所的度量,他一定会借机冲康。

 

  由于是心里话,没人可以吐槽他度量根本不是那样用的,伊诺继续整理他的行李,为几天后回去做准备。

 

 

  『那个,我明明是人类,跟诺先生回去会不会不太好啊?』在出发前,她有些紧张地抓住伊诺的衣服下襬问着。

  『不会啦,总是要有人开先例的。』随口应了句,但似乎让她更紧张了。

  『咦咦咦咦──』

 

  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就到了。明明是自己的家却有股陌生感,大概是总是迷路在外地不回来的关系吧?用了拉斯之前给的有声式感应导航,这次终于没有迷路了,令人欣慰。

  或许该好好盘算怎么开口跟他要第二个,听说这个非常贵的样子,而且还没有开始量产,好像是前阵子才成功研发的产物。

 

  『诺先生?』

  『啊,抱歉。』忘记这次不是自己一个人回来了,伊诺对她露出充满歉意的微笑,之后便拉着她往拉斯可能在的地方走去。

 

  ……相信比起一个路痴,让正常人来带领参观绝对是个明智之举。

 

  

 

  这次回来的太仓促没有时间伪装,导致周围传来许多「天啊,是殿下!我今天一定要去签乐透!」、「殿下旁边那个女生是谁啊?是人类!而且好漂亮!」、「殿下怎么会跟人类走在一起?难道是女朋友?」……之类的垃圾话。

 

  拜托,你们看就算了,要讨论他也认了;但可以讲小声点吗?没看到席娜头越来越低了吗!咦、头抬起来了?还散发超级可怕的寒气!原来这股压迫感是因为紧张吗!

 

  突然意识到自己发现了女朋友的秘密,不过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实在是高兴不起来。算了,还是赶快去找拉斯比较实际。

 

 

 

  『喔!发现家里蹲!』话一说完马上迅速地往左边挪一格,一本书不偏不倚地砸中旁边的柜子。嘿嘿,就知道他这次会丢这里。

  『你个路痴诺!你说谁家里蹲!』

  『看谁应声就是谁啦!不服来辩!怎样!』然后就扭打成一块。

 

  拉斯一边嚷嚷着「连家也不知道怎么回去的路痴连家里蹲也不如」之类的狗屁话一边拉他的脸。

  「搞半天你不就承认你是家里蹲了!就叫你好好练射击了,要丢人还丢到柜子,我跟柜子长这么像喔?不要笑死人了!」说完还顺带做了几个挑衅的表情。

 

  『什么跟柜子长得像!不要污辱我家柜子!』他吼了回去。

  『你说什么──』

  『怎样!不服来辩!』然后他一个拳头招呼过来。

 

 

  『……那个?』回过神来才发现席娜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应该说他们两个。

  好像不自觉打了很久,而身体就维持这个奇怪的姿势与对方僵持……好吧,应该说「被迫」与对方僵持。

 

  『你个路痴诺手放哪啊!』

  『你才问问你的脚放哪啊!』

  『不会先松开吗白痴!』

  『这句话原封不动还给你!臭白痴!』

 

  『呃,需要帮忙吗?』

 

  『『不用!』』几乎是下意识地喊出来,虽然以现况来说根本是睁眼说瞎话。

  『……你们加油。』在席娜果断放弃插手后某两位血族又吵了起来。

 

  『你这个家里蹲骂谁臭!你才臭你全家都臭!』、『总比你这个没洗澡的家伙好啦怎样!』、『你又知道我没洗澡了?你一直在偷窥我吗你这个变态!』、『谁偷窥了你这个思想龌龊的变态!』、『谁应声就是谁啦,不服来办!』……之类的垃圾话,持续了几分钟后才终于跟那家伙分开。

 

 

 

  『哇,这位大美女是谁啊?』终于冷静下来后,拉斯看着席娜发出很夸张的赞叹声,这让他非常不爽。

  『你难道刚刚都没发现还有一个人吗?』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抱歉,可能因为你太蠢了注意力被转移。』

  『说什么!你这个家里蹲!』

  『怎样小白脸!』

 

  『……』席娜有些无奈地看着扭打成一块的两血族,短暂思考了自己现在可以做什么打发时间后,就走向拉斯表示可以自行取用的茶杯区拿了三个杯子去装水。

 

  原本她将水装满一半就打算停止,但碍于「激烈争吵后应该会口渴」的想法,又将两人杯子里的水装到八分满,而自己的维持在一半。不过不知道打架跟口渴有没有关系──想到这里她不禁叹了口气。

 

  『原来小姐是被这蠢货强迫带回来的受害者啊。真是辛苦,他很难搞吧?我懂,我被他折磨一千年了。』去你的折磨一千年!看在席娜的面子上他没有吼出来,只见她礼貌性地给予微笑,看来在『冰锥』受过不少有关于这方面的应对。

 

  在他的印象中掌权人不能让人看透太多情绪,这个道理应该每个种族都一样。不过她的笑容似乎有些僵硬,好吧,面对拉斯身上多得吓人的伤口还要保持平静可能太强人所难了点。

 

  『那个、拉斯先生?这样称呼可以吗?』

  『可以喔,称呼什么的请随意,我不是很在意的。』

  『对啊,妳也可以叫他拉屎喔!』

  『闭嘴!』

 

  说了很多没意义的废话……稍微寒暄一下之后,拉斯就请使者带席娜到附近到处参观了。虽然伊诺觉得没什么好看的,搞不好最有看头的还是被改造成跟夜店没什么差别的办公大楼。

 

 

 

  『是说,你撑过适应期了?』拉斯拉了张椅子在一旁坐下。

  『剩下最后一次了,应该是没问题……吧?』回答得有点心虚,毕竟他的情况特殊,不能以历代的标准来看。但是伊诺最担心的还是他的适应期会不会不只五次,希望不要,他很怕痛,真的。

 

  『你……唉,我不是叫你适应期结束之前不要回来吗?』拉斯看起来非常挫败,『你知道你家子民究竟有多爱你吗?就连办公大楼被你搞成那副鬼样子里面的工作人员还跟自己的亲戚炫耀自家殿下为了让他们了解人间的文化特地将办公室大改造!』他开始觉得心情复杂了。

  『你知道现在事态多严重了吗?』

  『……现在知道了。』要命,现在往他们脑袋催眠殿下有路痴属性来得及吗?为什么自己当王这么久了却到今天才知道他的子民爱他爱到失去理智啊?

 

  『那你现在要怎么办?马上回去吗?』

  『不行,好不容易小娜愿意陪我来,至少要宣布完才能回去。』

  『……你的子民才不会在意你要跟人类还是血族结婚,你难道感觉不出来吗?』拉斯的眉头似乎皱得更明显了。

  『我当然知道他们不在意啊!但我还是觉得说一下比较好嘛!』

  『其实你只是害怕她在这里乱晃会被搭讪而已对吧?』

  『……』妈的你是吃了我的口水吗?

 

  『算了,总之就是那样。有什么事情我会看着办的,我先去找她了。』说完就去找席娜了,总觉得今天的拉斯有种很讨厌的气息。

 

 

 

  『……喂泷岚吗?嗯,他走了,大概得麻烦你看着他。当然没出什么事是最好的──如果真的不幸发作了……到时再看着办。』

 

  拉斯切断通话后目光停留在房间的门上,『所以我才不希望你在这种时候回来,为了这里我得做好最坏的打算,即便我并不希望走到那一步──我们都不希望。』他叹了口气。

 

 

 

  『小娜。』

  『嗯?诺先生跟拉斯聊完了吗?』对带领她参观的人员使了眼色后,他们向伊诺微微敬礼后就离开了。

  『算是吧,其实没什么好聊的。』

  『这样啊,其实我一直很好奇……』

  『嗯?』

 

  『为什么诺先生不直接让我成为血族呢?我曾经听过只要进行某种方法就能办到,虽然很痛苦,但是就不用忍受离别了吧?』原本是想笑着带过的,不过发现她非常认真之后想要说出口的话却硬生生地鲠在喉间。

 

  『为什么会这么问?除了我之外,妳还有很多重要的人吧?你的父母、还有『冰锥』的人,甚至是我不知道的朋友,他们呢?』

 

  他不知道他究竟希望怎样的结果,或许希望她成为血族又不希望;但那样的选项没有意义,只是以别的方式继续痛苦罢了。两败俱伤的结局没有必要采纳,哪怕剩下的道路充满苦痛,仍会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我只是希望诺先生能够快乐,你已经承受很多了,不应该再多加我这份的。』她苦笑了声,『我母亲身体不好很早就去世了,『冰锥』的工作很忙碌,我没有其他的朋友,就只有他们了。如果不是人类的话,或许我就能好好守护他们到最后了吧?』

 

  她是真的很认真在想,为了重要的人不惜忍受对方离去的痛苦也要看着他们直到最后。不可能不懂的吧?活了几千年的血族看过的生离死别早已多到无法细数,次数多到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痛了。

 

  伊诺不希望她变成这样,对痛麻木的情感太过悲哀惨澹,不应该再出现新的牺牲者。至于那个仪式……

 

  『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进行的,那个仪式──』

  『死亡率高达九成喔。』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他很无奈地往后方瞪去,果然看到一个欠扁的身影朝自己的方向走来。

 

  『午安殿下,还有这位美丽的小姐。』泷岚朝席娜眨了眨眼。有没有搞错,你家殿下的女朋友你也要把就对了?

  『呃、你好,请问你是?』完美无视了伊诺充满杀气的目光,泷岚的笑容依然灿烂得让伊诺想送他去见上帝。

  『没有自我介绍是我的疏失,我叫泷岚.西斯特,叫我泷岚就好。』他牵起席娜的手亲了一下。

 

  你介绍就介绍手在干嘛啊混蛋!小心他叫拉斯拿他们开发部新研发的泻药来对付……咦、刚刚地板是不是地晃了一下?

 

  『妳好像很疑惑仪式的事,我简单说明一下吧。这个仪式是由血族吸取对方的血液,同时将自己的能力跟血族特有的费洛蒙送到对方体内。在过程中会产生非常严重的排斥作用,由于人类跟血族的构造不一样,因为排斥作用而丧命是常有的事。再者,将自己的能力还有自身的费洛蒙送到对方身上后,他会变成对方的血亲,也就是类似于人类父母的存在。妳懂我的意思了吧?』泷岚笑了笑。

 

  『原来是这样,谢谢你告诉我。』

  『不客气,妳好像松了一口气呢。勉强自己去成全谁什么的虽然高尚但是我们家殿下不吃这套喔。』

  『……我希望他能够快乐。他已经不幸太久了,是时候该──诺先生!』

 

  头好痛……刚刚好像听到了席娜的声音,是错觉吗?身体好重、动弹不得。

 

  『开始了吗。』泷岚收起笑容,『喂你们,通知一下你们亲爱的队长叫他赶快过来。』站在泷岚周围的侍卫慌张地散开,等不了那么久,他很难得动用了念想。

 

  『你再不过来的话就见不到殿下最后一面喽,然后到了之后保护好人类女子。不然很难保证会不会出什么事。』

 

  念想会消耗相当大的体力,他已经几百年没用了,但是现下的情况已经故不得那么多,他有不好的预感。虽然擅自胡说八道一番,不过拉斯赶到后倒也没有生气,只是很紧张地撑住伊诺的身体。

 

  『伊诺!』他能感觉到有人在支撑自己的身体,应该是拉斯吧?刚刚有听到他的声音。

 

  『现在所有人立刻疏散民众,动作快!』他总是喜欢大惊小怪,只是站不稳而已被他搞得像世界末日。不过似乎是没看他这么激动过,拉斯的直属队员以快得吓人的速度执行动作。

 

  好累,为什么会突然想睡觉呢?是适应期发作了吗?不过跟前几次的感觉完全不同,不会感到痛;身体却软绵绵的使不上力。眼睛睁不开了,好想睡觉……

 

  『欸泷岚,你估计一下等下需要对付多少人呢?』将伊诺扛到一旁的墙边靠着,拉斯随口问了句。

  『我想想,一千个跑不掉吧。战斗部门的素质不敢保证,他们不是归我管,但最好别期望能够战斗比较好,不过如果是我训练的那当然就别当别论。』他勾起嘴角,拉斯突然有种想闹内哄的冲动。

 

  『殿下虽然总是少一根筋,但是他比当时被冠上天才的那位还要优秀,殿下无法控制的情况下造成的精神冲击,他们可能光保持清醒就很吃力了。』已经将周围肃清得差不多,他顿了顿,『拿这种事来当作饭外运动会不会太激烈了点?』泷岚叹了口气。

 

  『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你们的表情很难看。』她隐约察觉到伊诺的不适是导致他们神经兮兮的原因,但是她并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像要开始战争的气氛。

 

  『这个嘛,大概是这国家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事吧。』泷岚的眼底已经看不见笑意。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