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

总在不知不觉间娱乐了自己也娱乐了大众。

【他曾】四、活着就是要谈场恋爱,血族也不例外01

  

  

  

  『第一眼看到你时我就明白,你与众不同。我一直在找你,日以继夜,我有种预感,只要能见到你,一切就能有所改变。痴心妄想也好、无理取闹也罢。

 

  我从未停下脚步。

 

  没有一刻不想这么做,哪怕很疯狂、哪怕一切乱无章法,我从不奢求任何谅解,只是想知道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甚至能够为了他义无反顾。她说起那个人时漾起的笑灿烂得无法直视,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想知道他是什么样子。

 

  不论要付出多少代价、不论要承担多少罪孽,我想知道。』

 

 

  『诺先生、诺先生!』

 

  这究竟是第几次发作,已经数不清了。在体内翻腾的血液像要宣告主控权般不停叫嚣,止不住痉挛的身子变得很敏感,就连吸到的氧气也越来越稀薄。看不见自己现在的表情,只知道一定比平时还要苍白骇人,额间不断沁出冷汗,视线也越来越模糊。平常总是不怎么在意,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意识到原来自己确实活着,躯体上的磨难太过真实,有着能让醉生梦死的家伙马上清醒的魔力,这听起来很令人绝望;然而比这更绝望的是,这种折磨还会持续几分钟。

 

  『我没、事……不用担心。』勉强挤出一句回应的话,这次姑且算撑过去了,发作的痛苦次数只会随时间增长并不会减少,他觉得自己撑不了多久。但至少不能是现在,现在他可不容许自己倒下。

 

  『诺先生,要吃点心吗?店里新出的蛋糕味道很赞喔。』

  『好啊,这次是什么?』

  『草莓瑞士卷,期间限定,一天限量一百个。』席娜边说边拿起不久前放在一旁的蛋糕盒子。

  『喔喔!』然后映入眼帘的是位长相俊俏的青年闪闪发光的眼神。

 

  大概是在鬼生跑马灯刚跑完后的十分钟,出现了这样的对话。而刚从鬼门前回来的青年……姑且算是青年吧,以外表来说,不然以他的年纪就算前面加上一排曾字可能还是太过年轻。那名青年正一脸愉悦地享用席娜拿出来的名店蛋糕,啊啊,这瑞士卷的味道真是妙不可言,更别提切半的草莓抹上特制鲜奶油勾勒出的口感简直是极品中的极品。

 

  先撇开女人看到不久前惊世骇俗的场景之后还能面不改色拿出下午刚买的蛋糕招待这回事,重点是在她身旁的男人根本有病啊!彷佛理所当然般吃着为他准备的草莓瑞士卷蛋糕,还一边在心里想着这真是天堂般的口感,不愧是名店之类的感想。一副「刚刚那个是常态,不用太介意喔」的态度,露出「所以先帮我准备好过度运动后需要的养分吧」的眼神,至于所谓过度运动……可以回顾一下发作时的情形,就知道所言不假也不扯。

 

  『那间店开着真是世界上最正确的决定,居然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存在!』彻底遗忘不久前还差点去见老爸的某掌权者正吃着草莓瑞士卷蛋糕,还滔滔不绝地赞叹其味道究竟多么艺术。

  『今天去店里的时候,阿泉看到我偷偷跟我说有帮我留一份。』席娜笑着,阿泉是甜点店的店长,因为席娜常去光顾,后来渐渐熟了起来。到了最后只要店里有限量商品都会用简讯告知,确认席娜有要过来之后便帮忙保留一份。彻底证实了有门路就是不一样的概念。

  『下次绑窝谢谢踏。』伊诺继续享用他的瑞士卷,那句咬字不清楚的话意思是:下次帮我谢谢他。

  『一定的。』

 

  『诺先生。』

  『唔?』

  『刚刚那种情况,你之前已经发作过很多次了吗?』她蹙起眉,说完全不担心是骗人的,任谁都无法忍受朋友甚至是重要的人在自己面前面临濒死的状态。更何况还不只一次。

  『嗯,是这样没错。每个继承者继位之后,都必须忍受五次体质适应的痛苦,至于过程是如何,不要怀疑就是妳刚刚看到的那样,而且痛苦只会加重不会减少,这也是为什么一定要挑特定年纪的血族继承王位的原因,而我这个年纪纯粹是个错误。』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伊诺照实说了。打从跟对方坦承自己是掌权者之后就不曾想过要隐瞒任何事。毕竟席娜是少数听到他的身分后还能跟自己自在对话的人,虽然这也是他第一次跟人类说就是。

 

  当时席娜只说觉得自己身上散发非凡的气质,感觉并不是泛泛之辈,一定是个不得了的人物,所以听到掌权者身分时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有一种「原来如此」的感觉。倒是咱们伊诺就意外起来了,开始追问自己有什么气质为什么他都感觉不到云云,毕竟他对自己的想法就只有「拜托,下次一定要走对路」之类的,只要能不要迷路,其他的他就别无所求了。他可不觉得一个一天到晚在迷路的家伙能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气质,根本骗鬼。

 

  『一种直觉吧,我就是觉得你是。』这回答非常不负责任。

  『这根本是妳一厢情愿吧!』

  『或许真的是一厢情愿吧?但不是猜中了吗?所以说我看人的直觉还是很准的。』

  『……』

 

  等一下,居然不是看人的眼光而是看人的「直觉」吗!这个家伙平常到底多随便?此时此刻这么想的某血族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是最没资格说别人的那一位。

 

  『那我厘清一个问题。』

  『妳请说。』

  『这样听下来,诺先生活下来是非常难得的事情对吧?』

  『是的没错。』

  『说是奇迹也不为过?』

  『是的没错。』

  『不过就算发生奇迹,很容易迷路这件事好像没有得到改善。』

  『……是的没错。』

  『诺先生有没有想过二次奇迹来拯救您的认路障碍呢?』

  『是的没……不要把奇迹说得这么廉价!』可恶,搞半天根本拐个弯骂他路痴!但是寄人篱下凡事要多忍耐,去他的寄人篱下!

 

  在认识席娜之后过了一年,基于不想回去那个讨人厌的地方,他简单跟拉斯交代一下后就借住在席娜家里。她的房子非常大,母亲据说身体不好很早就过世了,父亲长年在国外奔波很少回家,而她跟她的父亲简单交代一下后得到了这样的回应:

 

  『爸,你介意家里多一个人吗?』

  『什么!小娜你有对象了吗!有爸爸帅吗!有爸爸有钱吗!有爸爸高吗!有爸爸对妳好吗!不可以不可以我要回去鉴定一下!谁要拐我宝贝女儿都得先过我这关,没有亲眼看过我绝不允──』

  『停!我跟他不是那种关系!至少现在还不是!』

  『所以是以后会是的意思吗?不行不行!爸爸要回去看看才会放心,不然──』

  『停!』

 

  这样鬼打墙的对话持续很久,在她们争论期间他还去睡了一觉,醒来就看到席娜非常头痛的样子,不过貌似是成功说服了。

 

  『所以我就说不要说那种什么家里多一个人这种暧昧的话啊。』

  『可是我想不到其他说法了,而且说了都说了。』

 

  拜托,妳商量的时候可没提到妳老爸是女儿控啊!他等下抓狂回来把妳男友宰了怎么办!妳好歹考虑一下妳男朋友的鬼身安全啊!

 

  『然后我实在没想到妳爸爸这么的……呃,爱女心切。』他自认说得非常委婉。

  『呃,家父是有些关心过头了没错。』岂止是有些!妳说得这么扼腕是连自己都不想相信吧!而且那句「至少现在还不是」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超在意的啊啊啊!

 

  他们对望了很久,实在是非常尴尬,她的神情有些困窘,大概也知道自己刚刚跟父亲的对话会令人想入非非;却又无从否认起,应该说她并不想否认,自小她不曾要求过什么,没有特别的爱好跟坚持,就连现今冰锥当主的位置也是按照父亲的意思接任的。但是眼前的血族,她是说什么也不会让的,连自己也不明白的原因,甚至在看到对方困扰的神情时鬼使神差地问了句「要不要住下来?反正我一个人住也很无聊」之类的话,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可是这样的心情是可以的吗?对方会不会压根没这个意思呢?

 

  『那个……』带有一丝窘迫的嗓音打断她的思绪,她望着青年,有些期待又有些恐惧。

  『总之,请多多指教了。』他别过头,红透的耳根令席娜不自觉笑出声,这个动作实在太可爱,跟他的形象相差甚远;但却意外适合。

  『彼此彼此。』

 

  嗯,突然觉得好像过了很久似的,在那之后又过了几个年头,跟席娜已经是熟到能盖棉被纯聊天的程度了,当然最好是不要那么做。

 

  『娜。』

  『怎么了吗?』

  『终于只剩最后一次了呢,感觉好不真实,明明之前发作时痛得快死掉了,却还是挺过来了。』他莞尔,席娜则是满脸不解,『下一次──应该说之后,妳能陪我一起回去吗?以女朋友的身分。』

  『咦、咦咦!』

 

  爆炸性发言炸得她不知所措,看着她红得不知所云的脸,总觉得那模样怪可爱的。平常总是挂着优雅的笑,宛如没有情感的娃娃般,美丽动人却遥不可及,这样的席娜使他忆起当时跟她告白时的情景。或许就是看起来太过耀眼,伊诺以为一定会被无视的,甚至还盘算好被对方拒绝后要用什么理由圆场,没想到她非但没拒绝反而还红着脸点了头,意料之外的答案让伊诺登时楞在原地许久才回神。至于究竟要多没自信才会忘记把自己告白成功的可能性考虑进去,这个问题就留到之后再来讨论。

 

  『我只是在想,或许该定下来了吧?』

  『这样……会不会太快?』

  『妳不愿意吗?』纯黑的眼眸望着她,她从没想过这张脸居然会有这样的表情,实在太超过,如此惹人怜爱的神情,到底要多冷血才拒绝得了。

  『不,当然是愿意的。』闻言,伊诺的嘴角勾起若有似无的弧度,啊啊,拐骗成功了呢。有时候有张好看的脸也是很管用的,特别是这种非常时期。

 

  事成之后,伊诺哼着小调回他的房间去了。他有预感第五次发作的时间跟第四次不会间隔太久,每次快要发作时他都能隐约感觉到,起先他并不想让席娜看到他这副模样,就像个疯子一样。但拉斯用「子民看到你这样会恐慌」的理由硬是将他留在这,不过这次说什么都要回去才行,结婚这种大事当然还是要回去宣布的。

 

  原本他是这么想的,一切应该要很完美,他们会互许终身,虽然人类的寿命不长,但他至始至终只会爱那个人,从一开始就注定好了,从见到她的那刻起就注定会栽在这个人手上。

 

  他无可自拔地恋上人类,几近疯狂的想要占据这个人的一切。

 

  原本应该要是这样的──如果早点知道会发生那种事……如果能早点知道事情会变成那样的话,哪怕死也绝不会带她回去的。

 

 

  ──人生总是在后悔与失去间徘徊,哪怕做好了万全准备,仍禁不起一瞬间的支离破碎。

 

 

 

  开头的引言可以猜猜看是谁说的,说的人不见得一样XD

 

  另外,只要出现席娜就是过去篇。


评论

热度(3)